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羅赫

      雨都,米斯特被當地的人們如此稱呼。那是一個一年四季幾乎都下著細雨的城市,由於厚重溼氣的關係,整個都市常常被一股稀薄的白色霧氣壟罩。

      或許是因為細雨和霧氣的關係,在城鎮中的孩子們之間流傳著一個傳說。據說,雨都中藏著誰也沒見過的秘密。只有運氣好的人,才能一瞥其隱藏的迷幻風貌。

      「這批箱子直接搬進客廳就可以了,謝謝你。」

      靜靜地站在窗前,一名年紀看上去不到十歲的男孩趴在窗台上,他睜大著眼專心地凝視著窗外。他有著一頭蓬鬆凌亂的金髮、一雙清澈的藍色大眼和一張有些肥腴的臉龐。

      這名男孩的名字叫羅赫,才剛剛過完八歲生日。男孩伸手把自己往前挪了一點,他的鼻頭已經近到幾乎快貼到被水氣沾濕的窗戶上頭。今天的米斯特一如往常下著細雨綿綿的小雨,外頭因為霧氣和細雨的關係,整個街道宛如披了一層稀薄的白紗一般充滿神秘感。男孩一臉朝迷地望著窗戶外頭的景色,他又忍不住伸手把自己往前挪了一點。

      「羅赫!來把你的玩具搬到你房間裡!」

      男孩,羅赫眨了下眼,他立刻從窗戶旁跳開並朝房間外跑去。

      「如何?喜歡新房間嗎?」走出房間,一名有著和羅赫同樣金髮的女子望著羅赫問道。

      這位是懷特太太,同時也是羅赫的母親,她站在走廊的中央抱著一個大箱子,顯然她原本打算將這個箱子搬進男孩對面的那個房間裡。懷特太太對羅赫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玩具箱在客廳,等等順便叫你父親進來,差不多也該吃午餐了。」

      「好。」羅赫點點頭,他快步的朝大廳跑去。穿過走廊,羅赫很快便來到擺滿紙箱的客廳。

      「很高興認識你們,懷特先生。」

      羅赫眨了下眼,他小心翼翼的放慢腳步並朝門口看去。

      站在門口,兩名男子正面露微笑交談著,站在門外的男子將手中的東西遞了出來。

      「這是我妻子烤的餅乾,請你們收下。」那是一盤烤的十分香酥的餅乾,香甜的餅乾氣味就連站在客廳另一側的羅赫都能聞到,羅赫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十分感謝你們的好意,今後還請多多指教。」站在門內,那是一名有著和羅赫相同金髮的高大男子,他一邊露出微笑一邊接過那盤餅乾。那名男子就是羅赫的父親,懷特先生。

      「我們才是,今後請多多指教了。」門外的男子微笑著說道,他的目光不經意的瞥過羅赫站在牆邊的身影,「啊,懷特先生。那位是您的孩子嗎?」

      「孩子?」懷特先生眨了下眼,他快速的轉頭望向客廳,「羅赫?你怎麼從你的房間跑出來了?」

      「媽媽叫我把玩具箱搬進去。」羅赫緊張的說道,他小心翼翼的瞥了外頭的男子一眼,「還有…媽媽說等等要吃飯了。」

      「是嗎?」懷特先生皺了下眉頭,他轉頭望向門口的男子,「抱歉,我們準備要用餐了。」

      「別在意,我也差不多該走了。」門外的男子微笑著說道,他撇頭朝羅赫看去並揮了揮手,「再見嘍,孩子。」

      羅赫眨了下眼,他遲疑的伸出手並朝男子揮了一下。

      「十分感謝你們的餅乾。」懷特先生迅速地說道,他不等外頭的男子反應便立刻把大門關上。轉過身,懷特先生立刻將那盤餅乾隨意地放到門口的鞋櫃上。

      「羅赫,我幫你把玩具箱搬進去吧。」和藹的露出一個笑容,懷特先生彎下腰對羅赫說道,「是哪一箱啊?」

      羅赫凝視著客廳大量的紙箱,他緩緩地伸出手指比向其中一個最小的箱子。

      「好,交給爸爸吧!」懷特先生跨步穿過紙箱,他輕鬆地一手將紙箱抱起並朝走廊走去。

      羅赫看了離去的懷特先生一眼,他轉頭望向擺在鞋櫃上的那盤餅乾。

      吃一片應該沒關係吧?羅赫吞了口口水,他小心翼翼的走到鞋櫃旁並趴了上去。

      「唉呀?羅赫,你在做甚麼?」就在羅赫準備把手伸向餅乾時,懷特太太的聲音突然從他的身後傳來,羅赫立刻嚇的把手縮回去。

      「這是…餅乾?」懷特太太走到羅赫身邊,她微微皺起眉頭,「怎麼會有這個東西?」

      「剛剛爸爸跟別人拿的。」羅赫說道,他渴望的瞥了餅乾一眼,「我可以吃一片嗎?」

      「別人…是鄰居嗎?」懷特太太皺著眉頭喃喃道,她伸手摸了摸羅赫的腦袋並和藹地說道,「現在不行,等等就要吃飯了,餅乾等吃飽飯再說。」

      「好吧。」羅赫惋惜地說道,他再度望了那盤餅乾一眼。

      「嗯?艾琳,你的東西都弄好了嗎?」懷特先生的聲音大聲地傳來,他本人大步的從客廳的另一端走來,「啊!那些餅乾是鄰居送來的見面禮,我們是不是該回送些甚麼?」

      「那些事情晚點再說,先準備吃飯吧。」懷特太太和藹的望向男孩,「羅赫,有沒有想吃的東西啊?」

      「披薩!」羅赫立刻大聲說道。

      「是嗎?」懷特太太和藹地揉了揉羅赫的頭髮,「好,我馬上去訂。你和爸爸先去一旁坐著等,好嗎?」

      羅赫開心地點點頭,他小跑步的跑到懷特先生的身邊去。

      說到懷特一家,他們原本是大城市的居民,因為懷特先生工作的關係,他們特地從遙遠的大城市搬家過來。提到懷特先生的工作,他曾經是大城市裡有名鐘錶公司的鐘錶師,據說這個地方的鐘錶行以十分高價的薪水特的挖角懷特先生來到這裡工作。身為鐘錶師,懷特先生的手藝非常的靈巧,他總是會做一些有趣的小玩意給羅赫當玩具遊玩。事實上,羅赫的玩具箱中有超過一半以上的玩具都是懷特先生特地做給他的。

      在吃過披薩午餐之後,懷特先生懶洋洋地倒在沙發,他一臉慵懶地盯著剛接上電源的電視。羅赫則努力地把手中沾滿番茄醬的手指一一舔乾淨,他的目光時不時的望向依舊擺在鞋櫃上的餅乾。

      「外頭還在下雨,這裡的天氣真糟呢。」端著一盤水果,懷特太太一邊把手中的盤子放到桌上一邊抱怨道,「愛德華,你有空就把車庫的東西清一清,光是客廳這裡的東西就夠我忙了。」

      「晚點,艾琳,晚點。」懷特先生懶洋洋地說道,「難得悠閒的時光,再稍微讓我休息一下吧。」

      「你這傢伙…!」懷特太太皺了下眉頭,她坐到羅赫身邊並伸手摸了摸後者的腦袋,「有沒有吃飽啊,羅赫?」

      「好吃。」羅赫開心的點點頭,他的目光依舊時不時地往鞋櫃上的餅乾飄去。

      「要不要吃點水果?這個季節的蘋果很甜喔。」懷特太太將一小塊切好的蘋果遞到羅赫的眼前,「要不要吃一小塊啊?」

      「我吃飽了。」羅赫用力地搖搖頭。

      「吃飽了就出去動一動,年輕人不要老是待在家裡。」懷特先生躺在沙發上說道,他快速的瞥了懷特太太一眼,「我記得對面那家也有個孩子,應該叫哈波還哈威?年紀應該不會跟你差太多,說不定你們可以當朋友一起玩。」

      「要媽媽帶你去嗎?」懷特太太眨了下眼,她溫柔的摸著羅赫的腦袋,「我們可以帶一點禮物去拜訪鄰居,順便請他們讓你們當個朋友。」

      羅赫望向沾滿水氣的窗戶,外頭的街道正飄著綿綿細雨。要是能在雨中散步的話,那一定會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羅赫開心地想著,但他知道如果讓懷特太太跟他去的話,她一定不會讓羅赫淋到任何一滴雨。畢竟當他們第一次來到這個城市時,羅赫已經在車內問過類似的問題,而懷特太太那時強硬地告訴羅赫絕不能這麼做,這樣他一定會感冒的。

      羅赫不喜歡感冒的感覺,但他又很想嘗試在雨中散步看看。羅赫微微嘟起嘴,那種感覺一定很棒,好想嘗試看看,就算只有一次也好。

      「我可以自己去。」努力思考一陣子之後,羅赫小心翼翼地望向懷特太太說道,「可以嗎?」

      「自己去?」懷特太太眨了下眼,她有些緊張地望向懷特先生,「可是…?」

      懷特先生輕輕地搖了下頭,他轉頭望向羅赫並和藹地說道,「你真的敢自己去嗎,羅赫?」

      「當然。」羅赫用力的點點頭。

      「愛德華?」懷特太太緊張地望著懷特先生。

      「別擔心,艾琳。又不是甚麼大事,羅赫會照顧好自己的。」懷特先生伸出大手揉了揉羅赫的頭髮,「對不對,羅赫?」

      「對!」羅赫用力的點點頭。

      「很好,把這個帶著。」懷特先生從口袋中掏出一個小小的懷表,他將懷錶的表面打開,「還記得怎麼看時間嗎,羅赫?」

      「記得。」羅赫再度點點頭。

      「現在是下午兩點鐘,在六點前你必須回到家裡。」懷特先生和藹地說道,他伸手比向懷錶,「六點鐘,就是這根短針指到六之前,知道嗎?」

      「我知道怎麼看時間啦。」羅赫小聲地抱怨道。

      「當然啦,我們家的羅赫這麼聰明。」懷特先生忍不住哈哈大笑,他把懷錶放進羅赫的口袋中,「要記得常看時間,不要玩超過六點鐘喔。」

      「好。」羅赫點點頭。

      「把你的雨傘帶著,別淋到雨了。知道嗎?」懷特太太擔憂的說道,「小心別著涼了。啊,外頭不知道會不會很冷,要不要加件外套──」

      「擔心過頭了,艾琳。」懷特先生忍不住放聲大笑,他伸手拍了拍懷特太太,「羅赫不會有問題的,放心吧。」

      「雨傘放在雨傘架上,有看到你那把黃色的小傘嗎?」懷特太太依舊一臉擔憂地說道,「還有,如果對面孩子對你不友善,不要給他欺負要趕快回來喔。」

      「如果那孩子欺負你,不用忍耐直接往他鼻子打一拳。」懷特先生做出一個朝空氣揮打的動作,「不用客氣,羅赫。用盡全力打下去就對了。」

      「愛德華!」懷特太太不悅的瞪著她丈夫,她轉頭望回羅赫,「別聽你爸的話,只要趕快離開就好。」

      羅赫轉頭望向懷特先生,後者故意在懷特太太看不到的角度再度做了一次揮拳的動作。羅赫忍不住笑了出來,懷特先生眨了下眼並比了一個拇指向上的手勢。

      「看看對面的孩子願不願意幫你介紹給附近的孩子,這樣你平常就有玩伴可以一起玩了。」懷特太太溫柔地說道,「要是大家願意和你一起玩就好了。」

      「好啦,羅赫應該等不及了。」懷特先生拍了拍羅赫的背說道,「快去結交新朋友吧,小壯丁。」

      「好。」羅赫點點頭,他站起身快步地朝大門跑去。

      「別忘記你的雨傘!」懷特太太擔憂的喊道。

      「好!」羅赫走到雨傘架旁。抽出那把黃色的小雨傘後,羅赫握著那把雨傘朝懷特太太揮了揮。

      「注意安全喔!」懷特太太忍不住又補了一句。

      「好!」羅赫大聲地回應,他扭頭走到大門前並轉開門把。

      推開大門,羅赫回頭瞥了父母一眼,他們似乎正專心的看著電視,嘴裡好像還在說些甚麼。

      快速地確認他們的注意力不在大門這裡之後,羅赫迅速的跳起身並伸手抓了一塊鞋櫃上的餅乾。小心地確認懷特夫妻沒有發現之後,羅赫快步地走出家門。

      踏出家門,羅赫一邊撐起小傘一邊將那塊已經涼透的餅乾放入口中,他小小的咬了一口餅乾。酥脆的口感,但味道太甜了。羅赫不悅的望著手中的餅乾,他想也不想立刻將那塊只咬了一口的餅乾塞回口袋中。

      站在家門口,羅赫望著眼前被稀薄白霧壟罩的街道,他緩緩將手指伸出傘外。冰涼的雨珠輕輕的滴在羅赫的手指上,那股冰冷的觸感令他的手忍不住縮了一下。

      「冰冰涼涼的。」羅赫將手指縮回傘內,他凝神的望著停留在手指上的水珠。感覺不算太差,應該說其實還挺舒服的。

      羅赫瞥了身後的家門一眼。如果要淋雨的話,最好還是離家裡遠一點,不然被看到懷特太太一定會大發雷霆的。而且懷特太太有交代過要他去對面的家,如果濕著身體過去一定很沒禮貌。

      稍微看了下四周的街道,整個被白霧和細雨壟罩的街道連半個人影都沒看見。還在吃午餐嗎?羅赫歪著頭想了下,可能吃飯的速度沒有他們家那麼快吧。

      啪嚓。輕輕地跳下家門口,羅赫一腳踩在有些積水的街道上,他微微皺起眉頭。那些看起來有點骯髒的積水沾濕了他的新鞋子,濕潤的感覺立刻從腳趾頭傳了上來。羅赫不悅的嘟起了嘴,他很確定他不喜歡這種感覺。

      一邊小心翼翼地繞過所有的積水灘一邊穿過馬路,羅赫很快便來到對面的家門口。

      「哈哈哈!你看看他…!」

      羅赫眨了眨眼,他走到那間屋子一旁的大窗戶旁,他小心翼翼地探頭望進去。

      「喔哇!你怎麼把飲料濺出來了?」羅赫眨了下眼。在一個小房間內,一小群孩子圍成一圈笑嘻嘻地互相打鬧,其中一個孩子似乎不小心把飲料打翻在另一個孩子身上,他們為此興奮的大聲嘻笑。

      「嗯?那個人是誰呀?」突然,有個孩子注意到窗戶外的羅赫,他伸出手指比向羅赫並大聲的朝其他孩子喊道,「你們認識他嗎?他好像不是附近的人耶?」

      所有孩子的視線立刻一致的望向羅赫,他們好奇的打量著這位窗外的不速之客。羅赫放在窗戶上的手指立刻抖了一下,他立刻抓緊手中的雨傘,扭頭快步的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那些孩子只是好奇地看著他而已。羅赫緊張的在內心中告訴自己,他只是站在窗戶前望著他們而已,他甚麼都沒做,沒有甚麼值得他害怕的。

      而且和他們玩一定不會有趣,他也不是那麼喜歡果汁。羅赫努力的在心中跟自己說道,他才不需要交新朋友呢,尤其是那種一大群聚在一起的孩子。

      走到家門口,羅赫深深吸了口氣,他扭頭望回身後。那群孩子居然全部都貼在那扇大窗戶前緊盯著他看,羅赫微微瞪大雙眼,他立刻邁開腳步朝街道的另一側跑去。

      啪嚓、啪嚓、啪嚓。羅赫的新鞋子早已因為不停地踏在積水上弄得溼答答的,他的腳趾頭也因為濕潤感而覺得十分不舒服。但羅赫沒有因此停下腳步。

      「呼…呼…!」跑了好久好久,羅赫最終因為體力不支而停了下來,他一邊喘著氣一邊努力的轉頭望向身後。

      「呼…沒跟來吧…?」羅赫緊張的喘著氣,他輕輕地搖了搖頭。他在做甚麼?根本沒必要那麼緊張,他們只是好奇想知道窗外的人是誰而已,沒有必要逃走才對。

      「咦?」等羅赫的呼吸順暢許多之後,他轉頭看了看四周,他忍不住眨了下雙眼。

      陌生的環境,羅赫呆愣地轉了下頭,不管怎麼看都認不出這個地方是哪裡。羅赫無助地站在原地,他猶豫的看了下身後。剛才他是一路直直地跑過來的,只要依照原路走回去的話,應該就可以回家了吧?

      啪嚓。

      羅赫眨了下眼,他轉頭望向對面的街道。

      在對面的街道上,一名撐著紅色小傘的小女孩正靜靜地走在充滿積水的道路上,她的雙腳不停啪嚓啪嚓的在水坑中濺起水花。

      「她是…?」羅赫疑惑的望著那名女孩,是住附近的孩子嗎?

      羅赫遲疑的望了身後的道路一眼。如果現在回家的話,懷特太太一定會問他有沒有和對面的孩子變成朋友。要是回答沒有,羅赫一定會被逼著過去和對面的孩子交朋友。羅赫可不想變成這樣,他一點也不想在這種情況下,出現在對面孩子的家門口。

      如果交到朋友的話,懷特太太應該就不會太為難他了吧?羅赫轉頭望向那名女孩,後者依舊小步小步的採在水坑上。下定決心之後,羅赫小心翼翼地繞開積水朝那名女孩走去。

      雖然羅赫和女孩的步伐沒差上多少,但由於羅赫一點也不想踏上任何的水坑,因此他必須要常常繞過那一大片宛如障礙物的水坑。而這導致女孩離羅赫越來越遠,他開始有些緊張的望著女孩逐漸遠去的身影。

      該踩上去嗎?羅赫有些厭惡的望著那些積水灘,他一點也不喜歡腳泡在水裡的感覺,但要是不踩上去的話,他很有可能跟丟那個女孩。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可能會離家越來越遠。

      「嗚…!」下定決心之後,羅赫不甘願的踩進地上的積水灘之中,他立刻不悅的皺緊眉頭。原本就十分濕潤的腳底板立刻湧進大量的積水,潮濕的感覺弄得羅赫整個人渾身不舒服。咬緊牙,羅赫無視那股不悅感努力的邁開腳步。

      「那個…哈囉…!」追在少女身後,羅赫緊張的張開口喊道。但女孩似乎沒聽見羅赫的聲音,她依舊小步小步的踩在水灘上。

      沒聽見嗎?羅赫皺了下眉頭,他加快腳步朝少女跑去。

      「終於找到妳了。」

      就在羅赫追上女孩之前,一名奇怪的黑衣男子突然從巷口的陰影中竄出。那名男子身上穿著一身漆黑長袍,頭上戴著一頂有點類似巫師帽的怪異帽子,他有著一副看起來十分邪惡的尖臉和一張尖細的怪異五官,就連男子臉上的八字鬍看起來都十分的邪惡。

      「別再亂跑了。」男子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他伸手抓住女孩的手臂並把她拖進巷子裡面。

      「咦?」羅赫呆愣地望著眼前。剛才發生了甚麼事情…?

      「啊!」在經過一段足以讓羅赫短路的大腦冷卻的時間之後,他立刻回神過來並意識到剛才發生的事情。

      「那個是…綁架吧?」羅赫緊張的喃喃道,他害怕的左顧右盼希望能看見任何一個能求助的人。但可惜的是,整個街道依舊和剛才一樣沒有任何人的身影。

      回去找爸媽求助嗎?羅赫緊張的想著,但如果回去再過來的話一定來不及的,他該怎麼辦呢?

      「先、先跟過去看看好了。」羅赫緊張的走到那個巷口,他小心翼翼地探頭望進去。

      「快進去!」

      羅赫微微瞪大雙眼。在陰暗的小巷子中,那名黑衣男子一邊用力的拉扯女孩一邊惡聲的說道,後者甚至因為男子過大的力道連傘都不小心弄掉了。

      「我應該說過別隨便跑出來吧?」男子惡狠狠地說道,他拖著少女走進巷子內,「走了!」

      嘩啦!一道巨大的水花突然濺了起來,宛如布簾般的水花一瞬間將男子和女孩的身影遮蓋住。羅赫微微皺起眉頭,他瞇起眼凝神望著那道濺起的水花。

      「咦?」羅赫驚訝的瞪大雙眼。

      那道水花很快便散去,但原本應該站在一大片水灘面前的怪異男子和女孩的身影卻消失不見了。

      「消失了…?」羅赫伸手揉了揉眼睛,他困惑的望著眼前毫無人影的巷子。

      羅赫不解的轉頭看了下四周,但附近根本沒有能人躲藏的地方。那兩個人簡直就像憑空蒸發一樣消失不見了。

      「人呢…?」羅赫不解的喃喃道,他小心翼翼的走進巷子內,他皺著眉頭望著那把落在地面上的紅色雨傘。

      「我沒做夢吧…?」羅赫疑惑的把紅傘拿起,他緩緩地走到剛才男子和女孩消失的地方。

      「真的消失了…對吧?」羅赫不確定的說道,他不停的環顧著四周,但周遭確實沒有那兩個人的身影,而且看起來也不像躲到哪裡去了。那兩個人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鞋子都溼掉了。」望著腳底,羅赫不悅的小聲抱怨道。今天真的是糟透了,沒有成功和對面的孩子變成朋友,還遇到這件奇怪的事情,就連新鞋子都泡水了。

      但那兩個人到底跑到哪裡去了?羅赫不解的朝前方的積水灘踏去,人不可能會憑空消失,對吧…?

      嘩啦!

      「咦?」羅赫訝異的望著眼前濺起的水花,一股失重感瞬間從腳底板傳來。

      等羅赫意識到之前,他整個人已經跌入了那灘積水之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