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話,殘缺的懸念(三)

      對季長河而言,陸之辰和余笙擁吻的事實過於衝擊,乃至於她回家之後仍恍恍惚惚,不時憶起某些畫面。她漫不經心地煮飯燒菜,甚至連電鈴響了、家門被推開了,都未察覺。

      一直以來,藍耘下班回家,季長河若在,他只需按個電鈴,她定會躂躂地跑去為他開門,並掛著甜甜的笑容對他說:「藍耘,歡迎回家。」

      當晚卻非如此。

      藍耘最初以為她還未回家,但當他打開門,聽見抽油煙機的聲響,又聞到四溢的飯香,便知曉她在準備晚餐。

      ——會不會鬧彆扭了?  

      然而,他也清楚,季長河自幼很少使小性子,頂多負氣時癟個嘴。不過他轉念又想,青春時期誰沒有煩惱,也許她在新學校待的不開心。他欲詢問她的狀況,繞過餐桌走到她身後。

      「長河。」他低聲叫了她,一手支上她右方的流理臺。

      季長河正在切菜,且心不在焉,被他的出現嚇得不輕。手一滑,刀鋒一偏,拇指一塊皮肉就被削了下來。小傷都是那樣,剛開始不覺得疼,一會兒血汩汩流出,傷口變得熱熱辣辣,痛得要憋住淚水,才不至於哭出聲,心裡委委屈屈。

      他傻住一秒,迅即抽了紙巾按壓她的傷口,可是血仍不斷往外冒,整張紙都被染得猩紅,瞧著甚是可怖。

      「妳別動,我去拿醫療箱。」

      她點點頭,眼眶有點紅,雙眸亦泛著淚光,看上去可憐兮兮。

      藍耘內心著急,動作更急,一個個紙箱和櫥櫃被他相繼翻開。他力氣大,當下沒控制好力道,屋裡乒乒乓乓,外面若有人路過聽見,約莫會以為屋內發生家暴事件。

      幾分鐘過去,他終於找到醫療箱。季長河的指尖已從鑽心的疼,遞進為麻而無感。血液倒有止住的跡象,僅剩零星血珠於揭開紙巾時滲出。

      「我幫妳包紮,手伸出來。」

      他讓她坐好,自己也跟著蹲下,輕輕托住她的手掌,開始消毒、上藥、裹紗布。她愣是沒哭,但眼睛是濕潤的,清秀的眉時而輕蹙,受傷的左手更輕輕發顫。

      「沒事了、沒事了。」他語無倫次地安撫她,心臟跟著她皺起的表情揪緊。

      那一刀淺淺劃在她身上,卻狠狠割在他心裡,他多想代替她受傷,不捨得她這麼難受。

      上完藥、包紮好,他對她說:「長河,妳好好休息,別弄晚餐了。」

      她眨眨眼,「……都做一半了。」

      「聽話,我來煮。」

      季長河多年前曾看過藍耘下廚,可自從他們住在一起,製備三餐的事情,幾乎由她一手包辦,打掃和其他家務則由藍耘負責。

      這個當下,她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翻動炒鍋,嫻熟地在適當時機拌入調料,她不明白他的廚藝如何在疏於練習的情形下生巧。

      藍耘沒敢告訴她,他夜半如果餓了,偶爾會從冰箱拿食材製作宵夜。那時間她多半已經熟睡,毫無知覺。隔天,她若發現冰箱東西少了,總認為是睡一覺糊塗了,不曾深究。

      半小時後,幾盤色香味俱全的菜餚上桌。

      「來,吃飯。」

      「嗯。」

      他見她握著筷子,但遲遲沒有下箸。

      「怎麼不吃?」他問她,唇角向上微彎。

      季長河頻頻搖頭,又赧於陳述理由。——難得由他負責烹飪,她想多看看幾眼再嚐。

      「還是手太疼了,需要我親手餵食?」

      他湊上前,她登時往後一退,心跳得厲害。她原想嗔怪地瞅他一眼,卻在對上他含笑的俊容時,又匆匆別開目光,深怕被他瞧出任何端倪。她斂下的視線,碰巧落在他唇上,使她憶起早晨目睹的親暱片段。這一瞬,她不經意將自己和他帶入其中,耳尖立刻染上羞澀薄紅。

      為了掩飾這份胡思亂想的心虛,她連忙夾了幾樣菜到他碗裡。「該、該……吃飯了。」說話時,還不小心咬到舌頭。

      藍耘不明白她為何慌亂,只覺她一會輕輕蹙眉、一會若有所思的模樣煞是有趣。

      「妳別顧著幫我夾,自己多吃點。」

      那夜,他顧及她手指受傷,用完晚飯,連碗也不讓她幫忙洗,直催促她早點盥洗休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