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話,殘缺的懸念(一)

      隔週一早晨,天雨將落未落。

      季長河轉入新學校的二年丁班就讀。

      導師余笙將她的座位安排在班長陸之辰隔壁,另一側靠窗。

      一堂早自習過去,雨已降下,玻璃上漫著茫茫雲煙,光景隱隱約約。

      第一節是生物課,介紹遺傳疾病篩檢。

      她還未領到課程用書,便與鄰座的陸之辰併桌、共看課本。

      半堂課下來,陸之辰使用螢光筆圈出重點,課本空白處亦寫滿筆記,但他彷彿還嫌不夠,又黏了好幾張便利貼記下問題。

      季長河先是觀察他的字跡,後則把視角從書頁上移。她瞥見他鼻梁上架著黑框眼鏡,鏡片很薄,度數應該不深,他的五官端正,可神情極盡淡漠,看似不近人情。那時,老師恰好完成新的板書,他隨即垂首抄謄,露出髮下的耳廓。

      過了好一會,他發覺她的視線。

      「沒帶筆記本嗎?」

      這是他對她說的第一句話,聲調清清冷冷,與他給人的最初印象如出一轍。

      季長河剛才只顧盯著他,等反應過來,他已撕了幾張測驗紙,置於她桌前。

      「拿去。」說完,他再度專注地聽課。

      她其實有帶筆記本,眼下卻也不好意思取出,只能在那些紙上抄抄寫寫。

      直到中午之前,陸之辰皆維持那一絲不苟的態度,使得她的心情不免跟著繃緊。

      午間,季長河並未感到飢餓,便沒打算吃午餐,慢悠悠地在校舍中隨意穿梭。

      二年丁班的教室位於教學樓東側三樓,靠近走廊的那一面正對操場。

      霢霂涔涔,操場上學生稀稀落落,大多撐傘徐行,僅零星幾人拿外套擋雨。

      操場外圍是一圈落葉木,該季徒留蒼涼殘枝,滿地枯葉被泡得軟爛。

      日字型的教學樓,每條走廊底端都設有樓梯。她順著往下走,和一些學生擦肩而過。

      余笙交給她的校園平面圖,標註著地下一樓為圖書室,她想去那裡借閱書籍消磨時光。

      季長河拉開圖書室前門,成排木質書架立刻映入眼簾。她走進圖書室,在書架之間徘徊,最終佇足於文學小說區。她以目光逡巡一冊冊書背,找尋書名令她感興趣的作品。後來,她無意間發現一本轉學前來不及讀完的書——《春宴》,作者為慶山,故事著眼於愛的探討,沒有明確的對錯、真假、是非。

      ——即使不對話,只是站在他身邊,也覺得世間變幻不定其樂無窮。哪怕只是在旁邊看著他,都覺得他是美。此刻我如此清晰而深切地感知到他。想與他融為一體,密不可分。

      她的指尖輕輕滑過紙面,書頁細微粗糙的質感,猶如藍耘的掌,只是後者乾燥而溫暖。

      ——他不是我的親人,他也不僅僅是一個成年男子。他代表我在因緣中得以相逢的一個難存於世的靈魂。

      一頁頁重溫與新讀,她隨著故事向前,讓虛構與真實並行。

      ——他們的相遇,是她此生的信仰,只盼兩抹靈魂密而不分。他不離、她不棄。

      不覺間,時間逝去,午餐結束的鐘聲沉厚低鳴。

      接下來兩天,季長河也都那麼度過。

      在教室裡不刻意與人交談,一到中午就躲進圖書室,放學後背起書包旋即離開。因此班上除了陸之辰和幾位股長,基本沒誰和她說過話。

      她認為這樣的關係是輕鬆的,不用為了迎合某些人做某些事。

      自從兩年多前開始與藍耘一起生活,季長河就養成拿傳單的習慣,回家時還會仔細紀錄折扣資訊。

      轉學第三日,她透過傳單得知鄰近的超市有做牛肉特賣活動,時間定於當天下午三點半,偏偏她五點才下課,即使趕過去估計也只能搶到空氣。權衡利弊之下,她決定翹掉三點以後的兩堂化學課。由於她的存在感稀薄如空氣,當她拎著書包走出教室,幾乎沒有同學多加留心。

      午後化學課,余笙注意到季長河的座位空著,以為她是因不熟悉環境迷了路,便派同學請教官進行校園廣播。殊不知季長河早就找到校園維安的破口,順利從後門溜出學校,可謂無師自通。

      前往超市的路途,季長河其實相當緊張,但非基於翹課,而是對周遭陌生。她乘上公車之前,反覆核對了路線,深怕自己搭錯方向,讓提前離校失去意義。

      抵達超市時,她鬆了一口氣,三點二十分,距離活動開始尚餘十分鐘。不過,現場此刻已經湧入不少人潮,且大多都殺氣騰騰。她忽然有點慫,覺得戰鬥力不足,可是——

      想到辛苦工作的藍耘,她抿了抿唇,告訴自己絕對不能輸給他們。

      十分鐘後,工作人員使用擴音器宣布開放搶購,成群顧客瞬間擠向販賣生鮮牛肉的專區。

      季長河身材本就嬌小,陷在人陣裡連呼吸都困難。她東閃西避,好不容易到達最前方,驚覺牛肉剩沒幾盒,慌忙伸手去撈。成功搶到牛肉的她,臉上露出滿足的表情,像中了彩券一樣,樂呵呵的。隨後,她又拿了幾樣食材才去結帳。

      待季長河提了滿手東西走出超市,意外在門口的水泥柱旁撞見藍耘,她詫異地張了張嘴。

      藍耘當下正低著頭,神情頗為焦躁,眉心也緊緊擰起。他單手斜插於口袋,另一手按著手機螢幕,看起來在與誰傳訊息。

      「藍耘。」她叫了他,聲音不大,猶帶著幾分不確定。

      聽聞那聲叫喚,他抬眼看向朝他走近的她,臉色逐漸緩和了下來。

      「怎麼不接電話也不回訊息?」他講完,發現她滿手東西,便未再多言,只道:「很重吧,我來拿。」他利索地接過所有提袋,僅留一瓶米酒讓她抱著。

      「你怎麼會來?」她知道他最早六點才能離開公司,若臨時加班,指不定會更晚。

      藍耘大學畢業當年,進入一間大型電子零件企業的子公司工作,從工程部門的職員做起。前陣子,他才剛陞遷為小主管,卻無故遭受公司上層糾紛波及,而被調派至另一地點的子公司,這也使他不得已攜她搬家轉學……

      「某人開學第三天就大膽翹課,我能不來找人嗎?」他眄她一眼,語氣不像責備,反而帶了點玩味。

      她訕訕地笑,「老師聯絡你啦?」

      「身為名義上的監護人,我也只能告訴她:妳臨時想起家裡有事,就先離開了。」

      她點了點頭,似乎頗為認同他的做法。

      「傻瓜。」他刮了一下她的鼻尖。

      在見到季長河之前,藍耘整顆心都懸著,深怕她出了事。孰料碰面時,她竟笑得沒心沒肺,好像翹課來這裡掘到了金銀財寶。

      「不對啊,」她曲起食指,抵在唇前,「我想問的是,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餐桌上的傳單。」

      前天夜裡,他又看她拿著小本本,記了一堆密密麻麻的字,他索性也拿傳單翻了翻,不難猜到她的小心思。

      「所以,你知道今晚的料理加什麼菜?」她本想給他一個驚喜,這下子約莫破功了。

      「是加肉吧。」

      他低笑,伸手摸摸她的頭,顯然全都知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