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卷一 .宮門深鎖清凝淚(未完)

金鑾殿上,一抹淡藍色倩影正於御前,此時正值三年一度的選秀。

「民女蕭氏凌妁,謝主隆恩」高亢中帶著一絲自信,卻又不失稚女甜糯。

這御前之女為御史大夫之女,年十七,據時人言:其茂三分似羅敷,另有二分帶昭君,詩華好比班婕妤。

其性格婉約,柔似水,加之只比西子之身剩三分的身子,自是讓眾多男子想摟著好好憐惜一番。

也因此,這讓她得以於殿選上留有一席之地。

此次殿選留有御妻十人,伊人自然是其中之一。

「咱們快些回府向爹娘報備吧,搞了這麼會子,我也累了。」蕭家二小姐也就是凌妁,她淡道,語中情緒不明。

婢子備好步轎後,由她小心扶著踏入轎內,伊人臨行前不忘回頭朝著皇宮的方向瞧了眼。

明兒就是宣布各位御妻位份的時日了。過高,招嫉,過低則招欺。宮門深,漸行蕭郎是路人,呵。

回至府中,伊人命人被來熱水洗淨手、臉,即使疲累,一時半刻也睡不著,便一邊翻著詩詞選,一邊和早上陪同殿選的婢子閒聊著。

「小姐,依奴婢看來,您於此次眾秀女中,您至時受封的位份可是最高的。」婢子一邊抹著紅木雕金梅桌桌面,一邊挨著撐頤的伊人輕笑道。

「哦?怎麼說?」伊人目不轉睛地看著詩詞,沒有抬眸,情緒不明。

「老爺是御史大夫,雖然是從三品的官,但據說現今皇上喜愛的都是婉約的女子,不是那些妖嬈的媚姊兒,奴婢覺得方才那些眾秀女可沒像小姐您婉約如仙吶。」婢子俏皮一笑,朝伊人擠了幾番眉眼。

當伊人翻到一篇題為:無題的詩詞時,聽她這麼一說,伊人眼皮子依舊不抬,只是那如玉般纖細白皙的手指,不斷摩娑著書頁。

婉約......如仙嗎?。還是是寡淡了呢?

些晌,伊人啟唇道:「這可不一定,若真如你所說,那也不是甚麼好事,位高是招嫉的。」

婢子聞言,似恍悟,點了點頭。

伊人放下書,換了個姿勢,半躺在榻上,以手示意婢子將其頭上的髮釵、步搖等等晃人眼的珠寶首飾卸下,微厚的唇輕抿,柔聲道:「安陵姝、上官綺貞,這二位千金才是最有可能的,論家世、朝廷影響力、容貌、才華等等,皆為一流之,我等那可媲及?況且聖上心意豈是我等可猜測?皇上特喜甚麼,還是聽聽便是。」伊人打了個哈欠,感覺頸上的壓重輕了許多,復道:「若雨,待你同我入宮後,三思後方出言,這規矩,可得好好記著,宮內始終不同宮外。」伊人話中有話,都是跟在她身邊不少時間的人了,這點可有不熟之處?二姨母又命了她刺探些甚麼嗎?呵呵……

宮內不同宮外,在家我身旁用的人得看二姨母,若真要塞給我這麼個人陪同入宮,在宮中讓他服侍可得看我願不願了。

畢盡……宮中水井多,井中骨灰也多。

婢子聞言,心一跳,面不改色尊謹道:   「奴婢謹受小姐教誨,奴婢是小姐的人,奴婢定無叛心。」

若雨沒想到她家小姐思慮已如此深遠,她自然是了解她家小姐的,她不會做出拿石頭砸自己腳之事。

「嗯……我累了,你且退下罷。」伊人淺笑,言畢,擺了擺手臥於榻上。「諾。」若雨簡潔回應後,便躡足離開,此時,房內僅留下伊人及若雨闔門的餘響。

約半刻,伊人才入眠,這段時間,伊人整理一些宮內的事情加以思考。

今日,伊人雖未正視帝王,不過,總有股特殊之席撓著她。

「王引霜,京兆尹之女,未雖居正五品下,然,似不可小趨……。」

「墨嬙湘,太傅嫡長女,位居從二品下妃......手段可是很了得的訝......。裴琬,裴妃......長宮內大權......以前姑媽老叨著她多壞多惡毒,據傳言,人命在她手,似也不少……。」宮內這兩位主兒就夠好番應付了,況且還有前時提起的同場殿選御妻……。罷……走幾步便算幾步罷……。

「小姐,起身用膳了。」柔和略帶渾厚的女音環繞在耳邊。伊人微張開睡眼惺忪的美眸,只見一名綰著雙環丫頭髻,並有著似餅兒臉的小丫頭正看著伊人。她是伊人極其喜愛的一名婢子,喚作----雲妹兒,的一個及荊婢子。

雲妹兒那圓軟圓軟的紅頰兒,讓眠覺的伊人不禁伸出玉指撓了幾回。

「嗯,我這就起身。我的小美人兒,你這頰越發的俏了。呵呵。」伊人莞爾一笑,微瞇著眼起身,使得原本似墨勾勒的眸角增了幾分嫵媚動人。伊人此時姿態,及說話語調,像極了名風流公子,加之面容,可謂一介……妖?!

雲妹兒一邊替伊人更衣,一邊笑回:   「小姐哪兒的話!小姐您淺淺一笑,可是每每的撓了幾回公子們的心啊!諾奴婢是門當戶對的男兒身,有幸見了小姐一面後,可是要趕著來提親吶!」雲妹兒打趣著自家小姐,自兒臉也紅了。

雖然是過於誇張的話,但聽著就是心花怒放,伊人瞅著雲妹兒笑罵:   「嘻!胡說甚麼,你這小提子越發月沒天了,看本小姐罰你幾回,還得如此貧嘴!」伊人呵呵笑著,作勢要打雲妹兒。

「唉喲!我的美人小姐,看在未來奴婢替您顧著您雨皇上的滿堂子女的份上,饒了奴婢這回吧。」雲妹兒也是個愛玩的,叨了這句回嘴,可讓伊人臉也跟著漸紅了起來。

「這話在你我二人間說了就罷,往後入宮後可說不得的!!!」伊人害臊且氣急敗壞地踱了幾步,氣也不是笑也不是。「莫非是雲妹兒你想當娘了,這才在暗示本小姐給你找個好郎兒嫁了不?   」伊人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努了努嘴,暗笑,調侃雲妹兒回去。

雲妹兒聞言,臉頓時紅的可媲那紅辣椒樣,羞赧道:   「不是阿小姐……奴婢知錯了,,,,,,奴婢可要跟著小姐一輩子的呢!就算有謫仙般的男子要娶我,奴婢可也不嫁的,您可別嫌奴婢煩人!」雲妹兒蹭了蹭伊人。

「好,好,好,咱們別鬧了,可別讓母親她們等久了。」言畢,伊人莞爾,攜著雲妹兒往飯廳方向前去。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