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末世降臨

末世來臨的那一天,丁遙正在位於   H   市的公司加班。

為防引起不必要的注意,系統託管她身體的時候沒有太賣力。

父母是全國頂尖的科學家,智商不低的她,考上的大學居然只是個普通本科,畢業後,在大學所在的城市找到了這份打雜的工作。

此外,這十年裡她沒有交任何新朋友,和童年的好友也疏遠了,這點從手機通訊錄裡簡單的家人、同事兩個分組就能看出來。

回公司前,丁遙連夜準備。

她看了幾本行政管理的專著,研究了手邊能找到的所有公司檔,還上網查閱了同類工作的資料。

堂堂奧丁大陸第一魔導,怎麼能連打雜的工作都做不好呢?

抱著這種必勝的信念,丁遙很快上手了工作。

這天午休,丁遙忙完了手邊的工作,一邊喝咖啡,一邊操縱滑鼠擺弄電腦螢幕上的電子寵物。

「丁遙,給你,麥當勞的草莓聖代。   」

她抬起頭,發現是同部門的管培生林毅然。

板寸頭的青年笑得一臉陽光,好像完全沒感覺到給女同事帶草莓聖代這件事有什麼不妥。

丁遙頓時有些頭疼起來。

這個林毅然是留美歸國的碩士,成為公司管理培訓生後,在各部門間輪崗學習。

兩個月前,也就是丁遙回到這個世界不久,林毅然剛好轉到他們的行政部工作。

本來呢,她這個身體已經是   26   歲的大齡剩女,談戀愛什麼的也該儘快提上日程才是。

林毅然雖然比她小了兩歲,但外表俊逸,看上去是她喜歡的類型,如果丁遙是個普通女職員,面對這麼優秀的異性追求者,怕是早就撲上去了。

只可惜,丁遙很清楚,此人並非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

在奧丁大陸的   26   年裡,丁遙學會的可不僅是戰鬥技能。

身為天選勇者,她與形形色   /   色的人打過交道,練就一雙識人慧眼,自然能看出這個管培生身上的不尋常之處。

如果林毅然只是個普通職員,行政部的主管不至於時常在例會上詢問他的看法,公司老總也不會那麼經常地路過他們辦公室。

而他表現出對她的興趣,似乎是在某次午休時,看到她電腦上的程式設計頁面之後。

想到這裡,丁遙謝絕了他的好意:「不了,我不喜歡吃甜食。   」

如果她知道,這是自己最後一次吃麥當勞草莓聖代的機會的話,一定不會拒絕的。

林毅然也沒有生氣,他哦了一聲,然後自來熟地拉過一條辦公椅,在她旁邊坐下,拿起勺子吃起聖代來。

一邊吃,他一邊看著丁遙的螢幕,裝作若無其事地開口:「丁遙,你桌面上的電子寵物看起來很特別,是哪家軟體公司出品的?   」

丁遙順著他的視線看去,那是她根據奧丁大陸常見的魔獸毛團怪製作的電子寵物。

這兩個月來,她自學了好幾門程式設計語言,準備等再熟悉一些,就跳槽去找別的工作。

她知道,這個背景有些神秘的林毅然一定是看出了什麼,說不定還猜到這個程式出自自己之手。

正常情況下,這種時候她應該掩飾一番才對。

只是丁遙在奧丁大陸橫行慣了,不喜歡拐彎抹角,反正她就要跳槽離開這裡了,因此很直接地坦白:「哦,這是我做的。   」

林毅然像是沒料到她會直截了當地承認,一時沒反應過來。

他很是吃驚地看了她一眼,然後說:「我可以看看它的功能嗎?   」

丁遙想了想,覺得自己沒理由拒絕,於是點頭道:「好的。   」

高挑的青年在她身邊坐下,清新的洗滌劑混合著某種說不出的淡香,從他白襯衫上傳來。

丁遙不留痕跡地朝旁邊挪開點距離。

加上在異世度過的   26   年,算起來她已經是   42   歲的超高齡剩女了,卻還未正兒八經談過戀愛。   突然和不熟的男人坐這麼近,讓她有些不大適應。

林毅然接過她手裡的滑鼠,點擊查看起電子寵物來。

此時正是星期六,為了準備聖誕活動,行政部全員在公司加班。

這個辦公室本來就以女性為主,林毅然轉到部門不久,就收穫了一大票軟妹子的芳心。

最近幾周,林毅然一直圍著丁遙打轉,早就讓一票軟妹咬碎了銀牙,明裡暗裡想要給這個不起眼的打雜小妹好看。

林毅然在丁遙身邊坐下沒一會兒,就有人忍不住了。

「騙人的吧,她只是個三本畢業的吊車尾,哪裡會什麼程式設計。   」

部門之花唐麗踩著高跟鞋湊了過來,化著精緻妝容的臉上滿是不屑:「肯定是從哪個網站下載的,為了吸引你注意力才故意說是自己做的哦。   」

丁遙愣了一下。

身為奧丁大陸的最強魔導,所有人都對她畢恭畢敬,已經多少年沒有人敢當面質疑她了?

在唐麗的擠兌下,她再一次深刻感受到,自己已經回到了原本的世界,一個沒有魔法,沒有魔物,不必爭分奪秒拯救世界的地方。

這種久違的平淡讓她眯起眼睛,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

丁遙一高興,看什麼都順眼了。

於是她也不介意讓唐麗高興一下:「你說的沒錯,這個電子寵物是我在網上下載的。   林毅然,對不起,我撒謊了。   」

唐麗完全沒料到她竟是這個反應,一時竟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就連周圍準備看好戲的同事也全都愣住了,心想,哪有人會爽快地承認如此丟臉的錯誤,還當眾道歉的啊!

被道歉的當事人林毅然一臉驚訝。

林毅然在   M   國主修電腦科學,幾周前,他一看到丁遙桌面上的程式設計介面,就知道她是在編寫電子寵物之類的小程式。

其中有幾個編碼的邏輯十分特別,讓他很好奇最終成品的功能。

今天一早,他看到丁遙螢幕上多出個電子寵物,知道成品已經做出來了,所以才想找機會研究一下。

如果說,之前丁遙乾脆地承認這個程式是自己做的讓他有些吃驚,那麼,現在她又大大方方往自個兒身上潑髒水,為根本不存在的錯誤道歉的行為,就令他完全無法看懂對方的想法了。

唐麗本來是鼓足了氣勢跑來找茬的,如今一拳打在棉花上,氣勢泄了乾淨不說,圓睜的杏眼還透出了一股傻勁:「你、你就這樣承認了?   為什麼不狡辯一下啊?   」

心理年齡四十多歲的丁遙看了她一眼,微笑道:「因為我心情好。   」

唐麗發誓,她在那眼神中看見了一種慈愛的光芒!

丁遙沒理會眾人糾結的表情,也沒去管還霸佔著自己電腦不放的林毅然,她從抽屜裡拿出一本會計學專著,自顧自地看了起來。

她給自己的職場定位是五年內做到中層主管,因此光學程式設計是不夠的,與企業管理相關的知識都要學。

所幸過目不忘的本事還沒丟掉,否則生下她的科學家爸媽會哭的。

只可惜老天似乎不准備讓她如願享受安逸的人生。

丁遙剛看了兩頁,就聽見大樓外傳來刺耳的汽車刹車聲。

隨即是一連串的巨大碰撞聲,伴隨著陣陣尖叫和嚎哭。

緊接著,辦公室另一角的工位上傳來重物倒地聲,丁遙抬眼看去,發現有兩個人倒在地上,旁邊圍著幾個同事,不停叫著他們的名字。

不知是誰喊了聲:「他、他們沒有呼吸了!   」

像是打開了什麼可怕的開關,有人尖叫著逃出門去,有人拼命按著倒地同事的胸口,有人趴在視窗朝外面喊著什麼,還有人驚慌失措地打起電話。

窗外,是一片更加可怕的混亂景象。

無數車輛因為司機的突然暴斃,不受控制地在街上亂撞,造成了連環車禍。

街道上到處是突然倒地的行人,被車撞傷的傷患,以及哭嚎著奔跑的人群。

整個辦公室裡,就只有丁遙的面色還算平靜。

只是很快,這種平靜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因為天色突然暗了下來,屬於白晝的日光慢慢褪去,空中竟然出現了日食的奇景。

只是遮擋太陽的並非黑色,而是一片詭異的猩紅!

漸漸地,太陽的金色光輝全部褪盡,天空中只剩下一輪血紅的圓日,觸目可及的一切都帶上了鮮紅的顏色。

人們害怕地驚聲尖叫,望著天空嚎啕大哭,整個世界仿佛陷入了煉獄之中。

丁遙的身體微微顫抖起來。

她魂穿到奧丁大陸的時候,距離魔界現世已經過了數百年,她並沒有親眼見到首批魔物降臨的畫面,只是無數次從典籍中讀到過那段歷史。

——血日現世,生靈倒斃,魔物降臨。

而眼前發生的一切,分明是奧丁大陸魔物降臨的歷史重現!

明明,明明已經消滅了魔王,她還是過不上夢寐以求的普通人生嗎?

丁遙的臉色一片灰敗,身體也抖得越來越厲害。

就在這時,一雙溫暖的大掌落在她的肩頭。

丁遙抬眼看去,發現林毅然正擔憂地望著自己。

明明雙眼裡裝滿恐懼,林毅然卻努力用發抖的聲音安慰她:「丁遙,你還好嗎?   不要怕,沒事的,我們一定會沒事的。   」

他像是也想安慰自己一般,又重複了一句:「一定會沒事的。   」

看到這樣的林毅然,丁遙的情緒不可思議地鎮定了下來。

她輕輕拉開林毅然的手,然後皺眉思索了一會兒。

決定了自己要做的事後,丁遙環視了一圈辦公室。

這裡,實在太吵了。

她舉起手,用力朝辦公桌拍了下去。

碰——

巨響過後,辦公室像是被按了暫停鍵一般安靜下來。

包括林毅然在內,所有人都驚懼地看向丁遙。

那個即使在行政部也是邊緣人物的打雜小妹,一掃往日安靜到近乎陰沉的氣質,分明是同一張清秀小臉,卻讓人感覺到了利劍出鞘的氣勢。

而她面前的實木辦公桌,居然被她一掌打穿,裂成了兩半!

丁遙也有些驚訝。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她拿起隔壁工位上的不銹鋼保溫杯,輕輕一捏。

整個杯子瞬間變成了兩頭粗中間細的啞鈴形狀。

看來沒錯了。

奧丁大陸也是在那個血色太陽淩空的日子裡,出現了擁有魔力和鬥氣的人類。

只是她現在身上的力量,和奧丁大陸的鬥氣似乎不大一樣。

丁遙沒時間細想,她趁辦公室裡的人被她震懾之際,露出一個笑容:「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就給我安靜,下面的話,我只會說一次。   」

她本欲用笑容安撫大家的情緒,卻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還笑得出來,只會被人當做變態。

外有恐怖異像,內有變態威壓,眾人頓時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丁遙滿意地點頭,伸手一指:「把那兩個倒在地上的屍體手腳捆起來。   」

馬上有人問:「他們不是已經死了嗎?   為什麼還要捆起來?   」

丁遙淡淡地說:「等天空中的紅日消失了,這些屍體就又會活過來,變成可怕的怪物。   」

「你、你怎麼知道?   」

「騙人的吧!   屍體怎麼會復活?   」

「搞什麼,又不是拍電影!   」

「別吵!   」丁遙又是一掌,將裂成兩半的辦公桌震得粉碎,成功壓制下周圍噪音。

眼看沒有人敢靠近那兩具屍體,丁遙皺了皺眉。

她在辦公室的聖誕派對道具裡翻出繩索,親自出手,把屍體捆了個結實。

如今她的身體不僅力氣見長,連速度也快了幾倍,只花了半分鐘就綁好了兩具屍體。

做完這些,她站起身,對辦公室裡的十幾號人說:「時間寶貴,接下來我會簡單解釋下現在發生的一切,你們聽好了。   」

同事們看著這個像換了個人似的打雜小妹,緊張地屏住呼吸。

然後,他們看到丁遙從口袋裡掏出了手機,當著所有人的面撥出一個號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