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

        五毒,靖冬雨的住處,靖冬雨的哀嚎陣陣。

「好痛....師姐,打暈我!快!好痛!好痛!好痛!」

「師妹!」

        鳳雪緊緊抱著靖冬雨,靖冬雨哭,她就陪她哭,唐燦看準時機,一手刀打暈靖冬雨,鳳雪還是抱著她,全身都在顫抖。

「燦.....那人忍受的疼痛只有師妹的百分之一,他真的...會來嗎?」

        唐燦看著暈倒的靖冬雨,沉聲

「這樣的痛楚,百分之一,也足以讓人發狂了。」

        藏劍山莊,葉夏雨捂著胸口,整個腦袋都在發暈,軍堯在他身邊皺眉看著。

「很痛?」

「廢話...」

「.....我去找墨寒鳶,你等著。」

        葉夏雨想阻止他,卻因為疼痛一句話都說不出口,他其實大概有猜到他會痛的原因,靖冬雨臨行前的話還縈繞在耳。

        我就讓你自己來找我。

        他記得的,其實隔天,他又去了他們的客棧,卻發現已經人去樓空,當晚他的胸口便開始發疼。

        三天後,墨寒鳶趕到,墨寒鳶皺著眉給他把脈,許久之後趕走了所有人,一面收藥一面問

「這是蠱,會用到這樣的蠱,你不會不知道是誰吧?」

        葉夏雨虛弱到點頭,墨寒鳶喂了一口藥給他

「種在你身上的是子蠱,你必須找到母蠱的擁有者,到他身邊就沒事了。剛才的藥能止痛,你受不了就吃吧,別吃多了。」

「墨寒鳶........」

        墨寒鳶回頭。

「你的...看法呢?」

        墨寒鳶挑眉

「依我看,靖冬雨沒有殺她的必要,而葉情也的確沒死,不過你是名門世家,要交代的比我多,也許是我不懂你的包袱罷。」

        墨寒鳶丟下這句話,轉身離開,而葉夏雨卻陷入了沉思。

        五毒,靖冬雨已經不再哀嚎,每天倚在窗邊看蝴蝶紛飛,她一動不動,鳳雪卻明白,不是她不想動,是她沒辦法動,只要一動,就是椎心刺骨的痛,雖然她表情淡漠,但她的身子卻依然在顫抖,忍耐的能力連唐燦都感到讚賞。

        一月過去,他們終於等到了葉夏雨隻身前來,被鳳雪安排在靖冬雨的住所旁邊,兩人的距離近了,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後來,葉夏雨開始會在靖冬雨和鳳雪出門時跟一些五毒的孩子們去採草、採花、或是做其他事,時間久了,他竟然也習慣起這樣的生活,一日,靖冬雨卻是打破了這樣的沉默。

        那一夜,靖冬雨問他,說好要再陪她去看花燈的,去不去?

        葉夏雨一輩子都不會忘,他當時對靖冬雨溫柔一笑,然後告訴她

「不可能。」

        他永遠也忘不了她那時失望的表情,可是那時,他是怎樣都不能諒解靖冬雨對他下蠱,於是兩人又回到沉默的狀態。

        一天,葉夏雨陪著孩子們出去採藥,幾個小孩開心的背著籃子在他身邊跳來跳去,似乎是因為太開心,他們走的比平常都還要遠,遠的讓葉夏雨又再次感受到那刨心之痛,小孩們疑惑的圍過來

「哥哥,你沒事嗎?」

「沒事沒事,你們不是想探險嗎?」

「哥哥看起來好痛,是怎麼了嗎?」

「啊,被下蠱罷了,沒什麼。」

「哥哥被下蠱啊?什麼樣的蠱能這麼痛?」

「聽說...叫做連心蠱吧。」

        小孩們齊齊一愣。其中一個小女孩不確定的問道

「哥哥身上的,是子蠱還是母蠱啊?」

「子蠱。」

        小孩們的臉色已經有些害怕了,推著葉夏雨直接往回走,葉夏雨還想表示他沒事一個小女孩卻很擔心的唸著

「子蠱就疼痛至此,那個擁有母蠱一定快痛死了,必須趕快回去才可以...」

        葉夏雨微愣

「母蠱的持有者也會痛?」

「當然呀!娘親說母蠱的疼痛是子蠱的百倍呢!那人是誰阿?哥哥快回去吧,她一定快痛死了!」

              百倍。

        葉夏雨不知道他當下是什麼想法,他只知道,當時他在藏劍時,她必然,生不如死。

        回去之後,靖冬雨還是倚在窗邊,手上拿著一只命令,看見葉夏雨進來,隨手把它丟到葉夏雨手中,轉身離開。

        藏劍有人中蠱,來尋求協助,靖冬雨領了命,門外,鳳雪問靖冬雨為什麼要去,靖冬雨只是一笑。

「他該想家了,我陪他回去走走。」

        葉夏雨越發不知如何開口,靖冬雨的心似乎已經死了,不知何時,他再也沒看過她開懷的笑,她的笑永遠平平淡淡,無奈又絕望。

        治好了那個病人之後,有人譏諷她,要她順便解開葉夏雨身上的蠱,葉夏雨本想斥責那人,畢竟她才剛幫助他們,卻見她從容的轉身,輕笑道。

「我早就解了。」

        語畢,靖冬雨緩緩步行離開,那人立刻抓著葉夏雨飛離好長一段,果然葉夏雨沒有感受到絲毫的疼痛,回到原處的時候,已不見靖冬雨的蹤影。

        她放棄了。

        她真的死心了,過往的她以為,只要他在身邊,久了,遲早可以恢復原樣的。

              我錯了。

              奇怪,明明蠱已經解了,為什麼,心還是痛呢?

        不久之後,葉夏雨開始工作,他已經不再參加名劍大會,成天就只知道鑄劍,偶爾會鑄幾隻簪子,卻不曾賣出或是送人。

              聽說,她收了徒弟,全部的心思都投注在她徒弟身上,她也....差不多忘了我了吧。

        葉夏雨靜靜地想著。

        又過了幾年,母親為他安排了親事,他,接受了。嫁給他的是一個大家閨秀,舉止得體,不無理取鬧,也不在意他被「關」在五毒的那段過往,一切似乎都安定了下來,這樣好像,也挺好的?

        一日,他的妻子告訴他,她想見見那個五毒的女子。

        她想知道,怎樣的女子,能讓葉夏雨朝思暮想,都過了這麼久,小孩都可以到處跑了,無論自己做什麼,他還是看不到,鑄出來的髮飾沒有一個送到她手中。

        葉夏雨點頭同意了。他也確實想去看看她了。

        憑著之前的印象,葉夏雨帶著妻小走到了靖冬雨的小屋,一個穿著五毒服飾的男子正在外頭翻草藥。

              這個人,是他的丈夫嗎?

「請問,靖冬雨在嗎?」

        那人抬頭,看著這一家三口沉默半晌,不知是不是看錯,他的眼中劃過一絲恨意,不過很快他便朝葉夏雨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藏劍的貴客有所不知,師傅她在十一年前就已仙去,左手邊的墓正是師傅的墓,若有話說,可以去那裡。」

        葉夏雨全身一震,跌跌撞撞的跑到墓前,墓碑被擦的很乾淨,清楚的寫著。

              靖冬雨之墓

        那個五毒男子從屋中抱出一把紅傘遞給葉夏雨,想起那晚,知道葉夏雨成親的師傅叫住他

「要是以後有個藏劍尋我....罷了,應該不會,這傘你拿去玩兒吧。」

「師傅,你怎麼啦?」

「徒弟,師傅給你幾條戒律,你以後盡量遵守,好嗎?」

「嗯!」

「第一、好好學蠱學醫,當個的好醫生

第二、好好學武,保護自己

第三、當個開朗的孩子,我徒弟笑起來最好看了

第四、好好對待鳳雪,我總覺得愧對她

第五、如果哪天我死了,把我葬在這裡,你也別住在這裏,去找個好地方生活

第六...連心蠱別用,沒有用的。

第七...第七.......永遠,不要相信中原人。」

              時隔十一年,那個人終於來找你了,師傅。

        葉夏雨跪在她墓前,這是他第一次在他人面前落淚,風很大,陰暗的天空飄著細雨,靖冬雨的徒弟拾起那把紅傘,將它取出袋子,卻發現,那紙張早已腐爛,骨架已經再也撐不開這把傘,葉夏雨神色一晃,低聲呢喃

「你怎麼死了?想要孩子,我給你就是了;想去燈市,我陪你去就是了;想要聽我說話,我天天找你講話就是了!想要見我,我待在你身邊不走就是了!想要我感受你的心痛!再種一次連心蠱,母蠱放我身上就是了!我早就信你了!我早就不怪你了啊!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你別走好不好....」

        從一開始的呢喃到最後的大吼,在靖冬雨的徒弟耳中,一點意義都沒有

「來不及了。」

        靖冬雨的徒弟冷聲

「早在十一年前,就都來不及了。」在你踏出五毒的那一刻,她的心,就已經死了。

        葉夏雨不知道自己怎麼回藏劍的,之後他閉關,不再鑄劍,打出來的所有物品都是髮釵,細心的人會發現,髮釵上的雕飾是一隻隻鳳凰,就像新娘頭上的鳳冠,而每個髮釵的末端都刻著細細的三個字—靖冬雨。

        不久之後,葉夏雨病死,在他的喪禮上,靖冬雨的徒弟前來給他上了一炷香,算是他有來見師傅的報答,他只是來幫師傅兩清!

        抬頭,兩隻彩蝶翩翩飛舞,一金一紫,飛向天際,靖冬雨的徒弟不再看,啟程回到五毒。

              也許世界上有些人,活著的時候被心結所困,到死,就能在一起了吧。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