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

        也許是為了怕遇到尷尬,或是想離開中原,柳若鳶決定跟著自己現在的小夥伴葬秋回到她的故鄉-明教。

「喂,若水啊。」

「嗯?」

「既然都來明教了,我帶你晃晃如何?」

「妳不是回來辦正事的嗎?」

「是啊,沒那麼忙的放心吧,咱們先去光明頂朝拜,剩下的之後我帶你一一去看,啊,你不拜無妨的!」

        柳若鳶對葬秋點了點頭,葬秋的左眼是淺藍色,右眼卻是紅色的,柳若鳶第一次看到時還以為是其他原因造成,結果竟然是天生的,據葬秋所言,是他們信奉明教之後,明尊的禮讚。不過柳若鳶對葬秋的穿著還是覺得很奇妙的,雖然好看,但是要自己穿還真是....有些困難。

        葬秋穿的衣服以紅色和白色為主,完美的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白色的兜帽遮住她半邊的臉,若是她刻意低頭,還能營造一種神秘感。

        於是,接下來幾天柳若鳶就被葬秋帶著到處打陶罐,葬秋說大漠之中是有很多寶藏的,有時候確實有些漂亮的石頭,但有時候會爬出蛇或蜥蜴,最常的時候....是看到魚乾。

              葬秋其實是叫我來陪她找魚乾的吧.....那看到魚乾時興奮的踩著樹枝大笑的動作實在讓柳若鳶很想告訴她....

              孩子,你的舉動讓你春光外洩了你造嗎!?

        時間一天天這樣過去,雖然柳若鳶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跟葬秋待在西域,總有一天要回到中原的,不過她還是沒想到,回去的時間來的這麼快,而且,還是她自己要回去的。

「我說若水啊,我看你這幾天雖然還是不怎麼笑,但心情是好些了,怎麼突然就要回去?」

        柳若鳶看了她一眼,然後目光望回來了光明頂。

「昨日在遙遠綠洲,有個秀坊女子和你明教男子的談話被我聽了一些。」

        葬秋微微挑眉,略帶嫵媚的眼有些困惑的轉了下,似乎在搜索自己的記憶。

「那個秀坊女子,也是我惡人的人吧?」

        柳若鳶點頭,不出她所料,葬秋的記憶力一直很驚人,她根本不需要說太多葬秋就會自己想起來,儘管那是她完全沒注意過的事,這樣的特色也在他們辦事時起到很好的幫助。

「你是因為對方神醫沒了,趕回去開殺啊?這麼急?」

        柳若鳶搖頭,她聽見那女子說到墨寒鳶再一次衝突之中不知是被擄走還是重傷失蹤之後,柳若鳶便知道,自己是再也不能躲了。

              他找我這麼多年,我倒是沒想過,有我找他的一天。

        葬秋看柳若鳶一副若有所思,心中好奇更甚,自己家人父母也都看過了,安心安心的,就笑著提議。

「喂若水啊,那我跟你回去吧?」

        柳若鳶微微瞪大眼,葬秋則放下兜帽,露出她閃著幼稚....閃著童心光芒的雙眼。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我都跟你跑來跑去這麼久了,你要回去我當然也是跟著!」

「想玩的心思溢於言表。」

        被柳若鳶一語道破,葬秋搔了搔頭。

「哎呀別這麼說,我也是想去看看...我說我是關心你!」

        柳若鳶挑眉

「行,我做事你別阻礙我就行。」

        葬秋連忙快速的點頭。

        於是,兩個人依照葬秋奇妙記憶力所指向的線索,一步步尋了過去,葬秋的話也還是一如往常的多,不過   隨著兩人找的時間越來越久,葬秋看著柳若鳶的反應,有一天在揚州茶館中休息時,她歪了歪頭。

「妳想確認他的生死?」

        柳若鳶捧著茶,悶悶的應了一聲

「嗯。」

        葬秋一臉不可思議,最後還是沒說什麼,只是眼中好奇更甚。柳若鳶才懶得管她腦補了什麼,繼續喝茶聽人聊天,葬秋看他,微微鼓嘴,覺得這很不行,跟她坐到一張凳子,靠過去側頭看她。

        柳若鳶斜眼。

「做什?」

「你想找到什麼時後啊?」

「找到的時候。」

        葬秋無言了一瞬。然後看到一個丐幫男子坐在一旁,面前放了一個碗。她興奮的靠了過去。

「丐哥哥,你餓嗎?」

「還好。」

        柳若鳶遠遠看了他們一眼,嘆口氣,想想還是起身離開去走走,反正聽來聽去,最近討論他的人也少了。

              為那些人奔波這麼久,出了事卻是被當成茶餘飯後的話題聊幾天,然後從此被世人遺忘嗎........

              啊,下雨了。

        柳若鳶抬起頭,看了下雨中略帶朦朧的月,然後無視這場雨繼續走,在橋上呆呆的看著湖面,不知是沒注意到一旁的涼亭或是不想進去。

        有些往事開始閃過柳若鳶的腦海,她站在橋邊,感受雨水慢慢打濕她的身軀,但,雨卻停了,柳若鳶一愣。抬頭,卻是一把傘替她擋住了雨,柳若鳶這才發現身後有人,懊惱的回頭,感謝的話卻全噎在口中。

        持傘之人對她淡淡一笑

「我又一次找到你了。」別再走了,好嗎?

「墨寒鳶....」

「嗯。」

        柳若鳶張了張口,本想問墨寒鳶是不是故意騙她回來的,但轉念一想,這種明顯的事情,不問也罷。過往埋藏心底的千言萬語再次湧上心頭,柳若鳶看著墨寒鳶,最後只說了一句。

「沒事...就好。」

        墨寒鳶勾唇,輕輕把柳若鳶拉近懷裡,見柳若鳶沒什麼反抗才開心的回答

「你也是。」

        今天的霸刀山莊有點混亂。

        本來柳麟已經準備接手霸刀山莊,但柳若鳶回來了,瞬間,柳麟果斷的向父親表示:既然姐姐回來他就不跟姐姐搶,他要回蒼雲從軍了,後來因為和柳老爺吵太兇,一不小心抖出他喜歡蒼辰的事,柳老爺被他的言論氣的青筋直跳,臉色越發難看,所幸柳若鳶不只帶了墨寒鳶,還有葬秋...跟他的丐幫朋友。

        葬秋恨鐵不成鋼的看著那兩姐弟,衝上去一張巧嘴給把柳老爺說的服服貼貼,柳若鳶本來還是靠著墨寒鳶給的勇氣才回山莊見父親的,結果被這麼一鬧,本來的緊張沒了,要接手山莊的還變成了她,柳若鳶心裡說不懵逼都是假的!

        接受霸刀山莊後,柳若鳶本想給柳麟他們還唱盛大的盛世婚禮,可惜...

「不不!姐姐!我們在一起就好!不需要婚禮這種東西!」

「你們不以夫妻....夫夫相稱?」

「會啊?」

「那我霸刀的男兒出嫁怎麼可以這連個婚禮都沒有!?」

「不,這哪裡怪怪的吧!?」

        最後,柳若鳶還是很隱密的給他們辦了一場婚禮,不過來參加的人說多不多,說少....其實也不少,大多,都是早就心知肚明的蒼雲軍。

        當天,墨寒鳶也去了,柳若鳶還看到讓她在明教得知墨寒鳶「失蹤」消息的那個秀姑娘跟明教男子,兩人還很開心的對自己敬了酒....酒席間,墨寒鳶靜靜的撐著頭看著柳若鳶,柳若鳶被看得彆扭,只得扭過頭去問道

「做什麼?」

        墨寒鳶放下手,輕聲問

「你想要婚禮嗎?」

        柳若鳶一愣,眼睛突然瞪大

「什...!?」

「要不,我們也辦個?讓我娶你一次?」

        柳若鳶看墨寒鳶一臉認真

「要也是我娶你吧?」

        墨寒鳶還沒說話,葬秋已經拉著那個丐幫靠過來

「欸欸我覺得很可以啊,要不你們去我明教三生樹如何啊?我們明教啊有個傳說....從前...」

「秋。」

        丐哥哥發言,葬秋立刻閉嘴,還俏皮的對柳若鳶眨了眨眼,柳若鳶看著他們,默默給丐哥哥一個敬畏又欽佩的眼神,然後再看回墨寒鳶,墨寒鳶只是微笑。

「就明教吧。」

        三個月後,柳家老爺再次參加了自家孩子的婚禮,不過這次老爺異常堅持,年輕人結婚要去明教浪漫可以!霸刀山莊內的宴席必須有!

        拜堂時,柳若鳶有些恍然,至少他沒想過,這世界上竟然有人要她。然後,兩人當晚就趕了一路,偷偷跑去明教了,三生樹下,墨寒鳶的喜服沒退,和柳若鳶並肩站著,月下夜螢飛舞,笛聲飄揚,柳若鳶看著月光下墨寒鳶的側臉,臉上忍不住露出微笑,這一路走來,墨寒鳶一直沒什麼表示,也沒特別說過什麼,但是他,一直都在。

              要是能一直這樣...也挺好的。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