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

    終於到了週末。

    在這天之前,闕弦和絞盡腦汁地完美避開學長。

    像是提早或延遲十分鐘出門、每節下課都不見人影,好讓學長找不到他、放學乖乖地跟著人潮出校門,不在學校逗留。果真,還比預想的成功。

    但是答應別人的事還是得履行承諾,就算是隨口答應的也不能耍賴。

    闕弦和在房間裡很煎熬。

    他幾乎將整個衣櫃都倒出來了,床上堆成一堆凌亂的衣服山是他半小時來的傑作。

    現在的他就好像是情竇初開初次約會的少女,連挑件衣服所花的腦力都可以堪比NASA偉大的阿波羅計畫了。  

    叮咚——手機的訊息聲響起。

    「我到了。」

    是景煬傳來的,還附了一張他一臉不滿的自拍照。

    嚇得弦和隨手抓了件衣褲套上,背著背包衝出家門。

    夏日的早晨,配著淡淡的微風,不會很悶熱的空氣,人行道旁的樹木飄出淺淺的香氣。

    不算一個糟糕的早晨。

    但闕弦和踏著不算太輕盈的腳步前往預定地。

    「久、久等了……抱歉……」弦和客氣地說,他忘了與景煬的相處模式,只剩學弟對學長應盡的禮貌。

    「呵呵,幹嘛這樣說話?又不是服務生。還是說……你要把你裝盤給我吃?」景煬皮笑肉不笑地說著。

    闕弦和不禁打了一身冷顫,學長的笑話少了他往常的佞笑,就只剩下單純的寒意。令人毛骨悚然。

    景煬家門口有一對雕刻華美的鐵製柵門,薔薇般的細枝在欄杆間蜷曲環繞,幾片銀灰色的葉片交錯之中。

    到住處前,還有一片前院。但草坪上的小圓桌都積了一層厚厚的灰,感覺有很久都沒使用過了。

    景煬回頭望著遲遲沒有跟上來的闕弦和。他正直勾勾地看著那張圓桌。

    「如果你不想來我家,你可以選擇回家。」

    弦和緊張地搖了搖頭,邁出腳步跟上了在門後的學長。

    學長家風格簡單,木製地板中央鋪著一張黑白相間的地毯。三面灰白色的沙發圍著一張大理石桌子。

    前方65吋液晶電視完全吸住闕弦和的目光。

    「學長,這麼大的電視你都拿來幹嘛?」看恐怖片一定更加驚悚!學長喜歡那種刺激感?

    「打遊戲。不然你以為這麼大的電視要來幹嘛?」我說弦和啊,你的眼睛都黏在上面了。

    「你不會用它來看什麼嗎?」

    「如果是A片的話,會用電腦或手機。」

    「A片……?」嫣紅竄遍了弦和臉部的每一處,「我、我說的是電影!」闕弦和急忙澄清,他並不是學長想的那種人!

    至少現在不是。

    「別再盯著電視看了,我怕你的視線把它弄壞。」

    闕弦和眨了眨眼,立馬收回視線。

    他家可沒那麼多錢可以賠!

    「呵呵,來我房間吧!客廳電燈太暗了。」

    景煬的房間也以單調簡約風為主,深藍色的床鋪,和旁邊排列整齊的書櫃,闕弦和實在很難想像這一絲不苟的房間竟然是那個風流倜儻學長的。

    「隨便找個地方坐下吧。」

    景煬搬出了日式摺疊桌子,晃了晃下巴,示意要弦和坐下。

    「學弟你看我看那麼久,成績也不會比較好。還不如趕快拿書出來看比較實際。」

    真的是來讀書的啊……。闕弦和不知為何,竟然有些遺憾啊,明明幾天前多麼希望學長離自己遠一點的。

    看來希望學長使壞的他也是壞掉了,闕弦和和心底訕笑自己的矛盾。

    「學弟你這題算錯了。」景煬壓了兩下自動筆,挪到弦和旁邊,寫下一列列算式,時不時還抽問弦和觀念,細心、耐心十足地教導。

    學長你乾脆去應徵老師算了!你教的都比那個數學光頭要強得多!

    「這樣懂了嗎?觀念清楚,很快就能算出來了。」

    「懂了懂了,謝謝學長!」弦和滿臉崇拜,只差噴射愛心的眼珠了。

    闕弦和幹勁滿滿地抄筆練題。

    景煬看著看著忘了挪回自己的位子。  

    認真的男人真帥……

    事實上,景煬有些生氣,躲了自己這麼多天的學弟,竟然這樣就能讓他崇拜成這副模樣?

    那他乾脆去當老師算了!

    認真算題目的弦和,忽然發現有道灼烈的目光正睇視著自己。

    「學長……你不回去看書嗎?」弦和恢復了對學長戰戰兢兢的模式。

    景煬卻一臉不悅地回了原本的位置。  

    他和弦和不同,喜怒哀樂全都寫在臉上,而且翻臉比翻書快。這令被兇得一把的弦和更加覺得莫名了。

    我又做了什麼事?完了完了完了,學長這次看起來真的很不爽!是因為我很笨很難教嗎?還是因為太笨太難教了?

    「喂、最近幹嘛一直躲我?」景煬停下轉著筆的手,眼神毫不避諱地直直盯著闕弦和。

    兇惡的仿佛面前這個人犯下了什麼弒神之罪。

    「啊……呃……不、不是這樣……」弦和越講越心虛。

    「不是這樣是哪樣?」景煬逼問。

    「是、是學長有女朋友!你這樣子我、我壓力很大!」闕弦和奮力將筆拍在桌上,「砰——!」的一聲。

    景煬挑眉,貌似又更加不悅了。

    「這樣?」尾音拉高,聽似嘲諷。

    「那我現在就跟她分手!」景煬立馬起身,抓起躺在床上的手機。

    「不!等等!」

    闕弦和見狀後立即衝去阻止,他抓住學長的手腕,搶下手機。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他只是本能性地覺得不可以讓無辜的女孩受傷。

    搶到手機的弦和一臉警戒地往與學長相反的方向跑去。

    「不然你現在到底想怎樣?」景煬直起身子,雙手交叉在胸前,刻意抬高下巴,低睨著他。

    闕弦和被這個氣場嚇著,差點就飆出淚來了,但是他現在正在守護者一個素昧平生的女孩的青春與幸福,在氣勢這一點絕不可以軟弱。

    事實上,弦和早已停止思考,只憑直覺行事了。腦中是一團混亂的。

    「我不知道!但是我不可能讓你傷害她!」弦和將手機藏在身後,意志堅定。

    好你個濫好人!反正總得有個人受傷,那就讓殘破不堪的你更加支離破碎吧!

    景煬走到弦和面前,一把將學弟毫不留情地推倒在床,並俯身將亂逃亂竄的弦和壓制。

    「那就由你代替那個女生。」在景煬的眼中只能看見怒火。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