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喂!交作業!」小老師在講台上竭力嘶吼著,但台下的同學們有沒有聽進去都不知道。

    畢竟有人還在後面打棒球……

    闕弦和將書包放在腿上,翻來翻去,只差沒把東西倒出來,但仍找不到那本筆記本。

    他可是把學習單夾在裡面啊!

    「該不會是放在漫畫店了?」嘴巴雖然是這麼說著,手還是不死心的往書包裡翻。

    「那個……弦和啊,可不可以請您捐獻一下作業?」

    「是啊,捐捐作業,救救腦殘。」

    一男一女蹲在弦和的桌子前,此刻看似和平,或許下一秒就會為了搶作業而廝殺。

    只見闕弦和一臉無奈,他拉了拉尷尬的笑容說道:「抱歉……很不巧的,它不見了……」

    「那我的給你!幫我寫!」

    「欸!臭婆娘!要也是弦弦先幫我寫!」

    「死屁孩!叫誰臭婆娘!」

    方才的男女現在正在展開一場激烈的口水戰,感覺口水都化為子彈隔空開砲。

    闕弦和沒受到半點干擾,埋首努力兩人份的作業。

    還好對多數的答案都還有印象,所以完成也不會花太多時間,尤其是在收作業的時候,腎上腺素飆升,寫下的算式都像是脫韁的野馬,無拘無束。  

    「弦和。」一位帶著圓框眼鏡的女孩走向闕弦和。

    但弦和以沈浸在思緒裡,所以女孩決定再喊一次。

    「闕弦和!」

    「……!」闕弦和愣了一下才看向女孩。

    女孩被這突如其來的視線嚇了一跳,雙腳不由得向後退了幾步,臉上漸漸浮出紅暈。

    「啊……那個……外、外找……」

    有人找我?我記得我在別班沒有認識的啊……

    弦和看向窗戶,有一位高佻的人影靠著牆佇著,但大部分被柱子擋住,無法清楚分辨是誰。

    但是,他很確定他們是不同年級的。  

    不會吧?我有得罪學長嗎?我都不跑福利社的啊!照理來說,我是沒機會插隊的啊!

    在闕弦和心底歇斯底里的同時,他已走到門邊。

    近看的學長更加帥氣呃……是更加可怕。

    「請、請問學長找我……什麼事?」弦和問得膽戰心驚。

    「嘿嘿、學弟長得挺可愛的,有沒有興趣跟我喝一杯啊?」

    「咦!」闕弦和臉都綠了一半。

    這不是他昨天漫畫裡渣男攻對男主受說的台詞嗎!

    他被當受對待了嗎!

    他等一下會被這樣那樣嗎!

    重點是,學長選擇當渣男攻啊!

    見到闕弦和嚇到大滴淚水都掛在眼角,景煬不禁噗哧地笑出聲。

    「開玩笑的啦!」話是這麼說,但景煬的手壓上弦和身後的那道牆。

    壁咚!

    啊啊啊啊啊啊啊——

    「學長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做了什麼讓您不順眼的事!我、我一定會改!如果要錢的話,我、我身上只剩五十塊……」

    「呵呵哈哈哈哈哈——」景煬再度笑出聲。

    好玩!真的太好玩了!不如說蠢到有點可愛!

    「學弟啊,你沒有做什麼讓我不順眼的事,你也不需要做什麼改變,我對你的錢也沒什麼興趣……」景煬勾起玩世不恭的笑容。

    學弟的反應一定很值得期待!

    「那學長您……」果然是貪圖我的肉體嗎!爸爸媽媽對不起……我從沒想過還未成年就要做壞事了!

    「不管你怎麼想,但我這趟是來當好人的。」景煬將筆記本輕輕拍在他頭上。

    闕弦和接下砸在他頭頂的筆記本,並以救贖的口吻向學長道謝。

    他很後悔為什麼自己要把佛心學長說成地獄色狼。

    「下次注意一點啊。」

    「嗯!謝謝學長!」

    「對了,你昨天的那本漫畫還挺有趣的呢。」

    聽到這句,闕弦和整張臉都發紅發燙了,好像還有白煙竄起。

    「哈哈,你果然很可愛。」景煬瞥了一圈闕弦和的教室,「你趕快回去吧!看來你的同學很需要你拯救。」

    闕弦和不太明白學長的意思。

    直到他看見一群為了寫到一半學習單不顧同學情面而大打出手的人們。

    弦和向景煬行了禮後便轉身步入教室。

    景煬卻勾住弦和的衣領,硬是把人拉回,把弦和嚇得正著。

    景煬欠下身,以低沈帶有磁性又戲謔的語氣在闕弦和的耳邊低語:「放學,我在自然實驗教室等你。」

    果然!不救只是覬覦我的肉體嗎!

    看到弦和崩潰的反應,景煬一臉吃飽饜足的神情返回他的教室。

    這就是他們之間的邂逅。

    方才隨口答應了學長的請求,他有點後悔,學長那種強硬的態度,加上死不要臉的個性,是不可能給闕弦和反悔的機會的。

    「哥哥!哥哥!樓下有一個好高好帥的男生說要找你欸!」弦和的妹妹——闕韶華,門也不敲地衝進弦和的房間,完全無視他哥哥正在換衣服。

    「……?又高又帥?啊!該不會……」闕弦和快速完成換衣的動作,衝下樓梯。

    沙發上坐著一道熟稔的身影,他正在和闕家女主人和樂地聊著天。他十分從容,態度大方,嘴角始終上揚,要不是他穿著制服,真的很容易被誤會成業務。

    「啊,弦和來了。你們慢慢聊,我去削水果。」弦和媽媽遮著嘴,卻遮掩不住此刻的興奮。

    「阿姨您太客氣了啦!不僅讓我蹭飯,還讓我分食水果,我佔這麼多便宜不好啦!」話是這麼說,但一點都沒出手阻止的意味

    「哪有佔便宜啦!就當是平常在學校照顧弦和的謝禮啊!」

    「這樣的話,那我就不客氣地收下囉!」

    弦和母親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到廚房,似乎拾起幾時年前的少女情懷。

    天啊!媽!要是被爸爸看到妳這種反應怎麼辦!這難道是婚姻危機?

    「哥哥,那個人是不是我們的新爸爸?」妹妹一臉眼神死的問著。

    「不、不是啦!他是我……我朋友!沒有什麼新爸爸!」闕弦和不知道要怎麼跟妹妹介紹景煬,他怕她亂想。

    其實,弦和會落得如此,闕韶華也要付一點責任。

    要是他沒有硬是逼哥哥看「耽美漫畫」的話,一向乖巧聽話的弦和從沒想過自己會對男的有感覺。

    聊完天的景煬看向樓梯口,有兩道可疑的身影就挨在扶手後頭。

    景煬向弦和招了招手,並用唇語命令道:「過來。」

    景煬是笑著的,但笑得令人心裡發毛,而闕弦和絲毫不敢違背學長的命令,像是人偶般,乖乖地走向客廳。

    「學長怎麼來我家?」闕弦和的笑容很扭曲,語氣很緊張,還時不時向妹妹投以求救的眼神。

    景煬拍了拍身旁的空位,示意要闕弦和坐下。

    他乖乖地坐下,只是坐得很遠、很端正,眼神從沒落在學長身上過。

    景煬將手勾在弦和的肩上,把弦和拉得和自己近一點,要不是念在這是家裡,闕弦和肯定忍不住尖叫了。

    「沒辦法啊,我是獨生子,爸媽明天才會回家,外食也吃膩了,我就想搞不好可以來你家蹭口飯吃。」景煬黏在弦和身上,像是喪失骨頭一般,軟趴趴的他,開始吃起學弟的豆腐。

    闕弦和沒有反抗,應該說他被嚇到全身肢體僵硬。現在的他很怕學長,很想逃避跟學長有關的一切接觸,他意識到自己做了壞事,他正在破壞一位少女的幸福。

    「啊呀!你們倆感情真好!因為弦和比較內向,很少跟人親近,看到你們這樣,真是太好了!」弦和母親一派欣慰地道。

    「不會啦!弦和在班上很受歡迎的!」實在說不出他是作業受歡迎。

    「是嗎!太好了!我還以為弦和這輩子都交不到朋友呢!」

    自己的媽媽在背後捅了好幾刀,原本涼了一半的心,就此化為灰燼。

    「媽!我肚子餓了!」闕韶華逕自走向餐桌,不等全家到齊,便拿起碗筷大啖美食。

    「哎呀!妳這孩子又這麼沒禮貌!」弦和母親一面罵小孩,一面向景煬笑著賠不是。

    「來來來,快來吃。」弦和母親拍著景煬的背催著他們入桌。

    完食後,景煬熱心地想幫忙洗碗盤,但都被回絕了。

    三個孩子就坐在客廳吃著水果,看著電視。

    沙發明明就很長,景煬還是一定要坐在闕弦和身邊,一定要死死地黏著他才爽。

    「呵呵呵,你看,好蠢哦!」景煬看著電視發笑,又咬了一口蘋果。

    闕弦和覺得,或許取笑他人早已成為學長生活中的一部分。

    景煬看弦和還是維持僵硬的姿勢,一驚一乍地戒備著他,就不自覺地,想要戲弄他!

    「吶、不想理我嗎?」景煬修長的手指滑下弦和的頸部,弦和微微顫抖了下。

    「學長……不要……」弦和淚眼婆娑地請求放過。

    「怎麼不要?」手掌開始不安分地在弦和胸前游移。

    眼看闕弦和真的要被自己用哭,景煬才悻悻然地塞了塊蘋果到弦和嘴中,香甜的滋味在嘴中擴散,令弦和稍稍放鬆了些。

    「記得,週末來我家。我們在校門口碰面。」景煬拍了拍弦和的背,隨後便踏出了闕家大門。  

    方才的一舉一動都盡收闕韶華眼底,在一旁沈默不語的她也為兩人拍了不少照片。

    沒辦法,這是天性!她可是個不折不扣的腐女啊!

    她沒在旁邊尖叫,喊著上他上他的就已經不錯了!

    「哥哥,原來你跟他是這種關係……」韶華故作正經地滑著她的手機。

    「怎、怎麼可能!我我我要去洗澡了!」闕弦和帶著一張滿是紅暈的臉衝進浴室。

    「一開始都不會承認的啦……」

    闕韶華滑開一個名為「腐女獸」的群組,將照片一張不留地上傳。

    就這樣出賣了自家老哥。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