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五)

吳建杼在曼尼百貨旗艦店的大門口來回踱步著,思考著是否該直接殺進去找梁世芸談談,但猶豫了半天還是打不定主意,只得在門口唉聲嘆氣的徘迴著。

「建杼姐,進去吧。」祈雨月拍了拍吳建杼的肩膀道。

「月月,等等…」

那天祈雨陽和祈雨月的姐妹對話之後,祈雨陽便馬上打了電話給吳建杼,兩人商量了好一會,知道既然吳建杼根本沒打算要分手,那現今最要緊的當然就是要趕快把梁世芸給追回來。

但問題是梁世芸對吳建杼始終避不見面,三人討論後的結果,大家都知道梁世芸一向十分疼愛祈雨月,或許有祈雨月在身旁替吳建杼多說點好話,梁世芸多少會接受也說不定。

於是祈雨月便自告奮勇的說要陪吳建杼來追回梁世芸,兩人便一同來到了梁世芸工作的地點,也就是曼尼百貨旗艦店。

梁世芸大學畢業後就進了曼尼百貨從基層開始做起,幾年的磨練下來,她目前已經是營業部襄理,負責的工作項目又多又繁雜,每天簡直是忙得不可開交。

況且現在已是九月中旬,夏天已經快要結束了,緊接著下來就是迎接秋季的百貨週年慶檔期,每當這個時節,梁世芸每天幾乎都會忙到沒有時間吃飯,如果沒意外的話,她現在大概百分之九十九一定是待在公司吧?

「建杼姐,走吧走吧!別再考慮了啦!」

「月月,再等等…」

祈雨月一向性急,她不管吳建杼的抗議,連拖帶拉的硬是把吳建杼推進了曼尼百貨裡。

唉,好吧,不管如何,早說晚說,總得跟梁世芸解釋清楚的,吳建杼只好帶著祈雨月熟練的走進樓管辦公室,她一眼就看見了梁世芸忙碌不已的身影。

梁世芸紮著馬尾,穿著曼尼百貨制式的套裝,看起來既幹練又專業。

「嘿!世芸姐在那裏!」祈雨月興奮的拉著吳建杼的手,走到了梁世芸面前向她打了招呼,「嗨,世芸姐!」

「月月?妳怎麼會在這裡?」

「建杼姐有事情要跟妳說。」祈雨月說完,便把吳建杼推到了梁世芸的面前。

一見到吳建杼,梁世芸瞬間變了臉,冷冷的說道,「妳來這裡做什麼?我很忙。」

「世芸姐,妳吃飯了嗎?跟我們一起去吃個飯好不好?」

「月月妳乖點,我現在真的很忙,妳跟…嗯…妳們先去吃好嗎?有什麼事情等我下班後再說。」

「世芸姐,吃個飯花不到妳一個小時吧?妳一定還沒吃飯對吧?沒有吃飽要怎麼有力氣工作?跟我們一起去嘛!走嘛走嘛!」祈雨月挽著梁世芸的手一臉撒嬌的說。

「哎…月月…真是的…」

眼見祈雨月的計畫正要成功之時,一個感覺既威嚴又強悍的女人意氣風發的站在辦公室門口,用命令似的口吻的對著梁世芸說道,「梁襄理。」

「是。」梁世芸愣了一下,連忙放開了祈雨月的手,戰戰兢兢的站在原地。

「跟我來我辦公室一趟。」

「是。」梁世芸恭恭敬敬的說道。

那女人望了一眼梁世芸,然後把眼神轉移到吳建杼身上,毫不客氣的對著她語氣冰冷的說道,「吳建杼,做不到的事,就別輕易的給出承諾。」

「楊若辰…」吳建杼咬著牙,忿忿的叫著那個女人的名字。

楊若辰不屑的瞪了一眼吳建杼,然後便不發一語的轉身走了。

「月月,抱歉,我可能沒時間跟妳去吃飯了…」

梁世芸摸了摸祈雨月的頭髮,然後連忙急急忙忙地追上前跟在楊若辰身後,眼見兩人的背影越走越遠,吳建杼心裡實在是無比的複雜。

剛才,梁世芸甚至連看都不看吳建杼一眼。

「建杼姐,這個叫楊若辰的女人是什麼來頭啊?怎麼世芸姐看起來好像怕她怕得要死?」

「她是曼尼集團百貨旗艦店的店長,辦事能力一流,短短幾年內就接連擊敗了各部室的高階主管,還不到四十歲就接任店長的職務,在她的帶領下,曼尼百貨的業績一年年的扶搖直上,梁妍熙和何騏對她可是信任至極。近年來梁妍熙漸漸的把曼尼百貨的一切事務全權交給楊若辰掌管,她現在可以說是曼尼百貨最高的負責人了。」

「哦?所以世芸姐就算是她的下屬囉?」

「是啊,不過聽世芸說過,楊若辰是從前何騏在台灣定居時的隔壁鄰居小孩,所以和她們家交情頗深。世芸從小和她一起長大,對世芸而言,楊若辰就像是她的姐姐一樣。」

「那妳跟她很熟嗎?」

「沒有,楊若辰在公司的職位一直很重,她實在是太忙了,這麼多年來,我只有在世芸她們家的家族聚會和她打過幾次照面而已。」

「嗯,她看起來好兇喔…」

「聽世芸說楊若辰其實私底下是個很好相處的人,不過我根本完全看不出來。」

「對啊,她感覺比梁董還要可怕一百倍呢。」

「唉,或許是吧?」

吳建杼深深的嘆了口氣,以楊若辰剛才對她嗆聲的那句話看來,梁世芸一定是跟楊若辰說了些什麼吧?

楊若辰一向是把梁世芸當成親妹妹在疼愛,也難怪她剛才對吳建杼沒有擺什麼好臉色。

「建杼姐,我們走吧!」

「去哪裡?」

「這還用說嗎?當然是店長辦公室呀。」祈雨月露出調皮的笑容,一臉邪惡的說。

--

楊若辰關上辦公室的門,她始終扳著的臉孔才終於鬆了開來,她忍不住捧腹哈哈大笑著,「嘿!世芸,妳剛才有看見建杼那張臉嗎?實在是太好玩了!」

「小辰…妳非得要這樣捉弄建杼不可嗎?」梁世芸苦笑著說。

梁世芸知道吳建杼心裡深處還是愛著她的,就算她心裡還有祈雨陽又如何?這些年來她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嗎?

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這樣苦苦哀求自己,甚至看起來明顯的消瘦不少,吳建杼這幾天一定過的很不好吧?梁世芸實在是心疼不已。

梁世芸一向是個很容易心軟的人,她心裡早就原諒吳建杼了,只是梁世芸實在是很想親眼看看,吳建杼究竟能夠為了她卑躬屈膝到什麼地步。

「誰叫建杼那個傢伙要讓妳傷心難過?她就是看準了妳愛她愛的要死這一點,所以才老是吃妳夠夠,不給她一點教訓,她是不會學乖的。」

「教訓?什麼教訓?」

「我把妳和她發生的事,全部都告訴騏了,依照騏的個性,她肯定會馬上告訴熙,她們應該會馬上回來一趟吧?」

「什麼!?」梁世芸嚇得臉色發白,不可置信的說,「妳把這件事告訴騏了!?」

「是啊。」楊若辰坐在一旁的沙發上,老神在在的說。

「天啊!小辰,這不是開玩笑的!妳知道我媽是真的會殺了建杼的…」梁世芸嚇的大驚失色,她完全可以想像梁妍熙知道這件事情後會有多生氣,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哼!我當然知道,不過吳建杼這女人總得要有人來治一治她吧?世芸,妳就別再替她說話了。」

「小辰…」梁世芸嘆了口氣,哀怨的說,「妳明知道我愛她…我不想讓她受到傷害…」

「但她卻讓妳受到傷害了,唯有這一點,我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世芸,妳和熙還有騏,都是我最重要的人,只有在妳們三個人面前,我才會展現真正的自己。我會保護妳們,不讓妳們受到任何一點傷害,吳建杼膽敢傷害妳,無非就是在挑戰我!」

楊若辰的臉色突然變的很凝重,她又接著繼續說了下去,「從騏把我從乞丐堆撿回來的那天起,我就在心裡發誓,為了妳們三人我願意做任何事,就算是要我馬上去死,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去做。」

「小辰,妳別這樣子說,妳永遠是我們的家人,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變。」梁世芸坐到楊若辰的身旁握住了她的手,發自內心的說道。

「世芸…」聽見梁世芸一臉誠懇的說自己是她們的家人,楊若辰心裡一陣感動,她忍不住抱緊了梁世芸以示感激。

砰!!!

辦公室的門瞬間被推開,吳建杼怒氣沖沖地走了進來,指著楊若辰說道,「楊若辰!妳在幹什麼?妳給我放開世芸!」

「吳建杼,這裡是我的辦公室,妳怎能擅自闖進來?妳有沒有禮貌?」楊若辰站起身,氣勢驚人的走到吳建杼的面前說道。

「妳對世芸手來腳來的做什麼?她可是我的女朋友!」

楊若辰冷笑著,一臉不屑的說,「哼!女朋友?我記得妳們分手了不是嗎?」

「才沒有!我可沒有同意!」

「吳建杼,妳沒聽過一段至理名言嗎?在一起是需要兩個人同意,但分手,只需要一個人同意就夠了。」

「那是什麼屁話?」

「分手就是分手了,妳幹嘛一直糾纏世芸?妳不是愛上別人了嗎?」

「我…我是…」吳建杼脹紅了臉,一時之間還真不曉得該說什麼。

「妳心裡明明就有別人,為什麼還一直回頭找世芸呢?啊,還是因為,妳捨不得她家的財產啊?」

「小辰!」梁世芸嚇了一跳,她完全沒想到楊若辰竟會說出這句話,趕緊拉了拉她的衣角,示意她別再說了。

這句話對吳建杼而言可是禁忌,梁世芸知道吳建杼生平最痛恨的,就是被別人說她是因為覬覦梁家的錢才和梁世芸在一起。

當初吳建杼拼命省吃儉用的存錢準備開樂器行時,梁世芸怕吳建杼太辛苦,總是偷偷塞錢給她,但吳建杼卻連一毛都不肯收,就算是向梁世芸借錢,她也不會超過一個月還錢,她和梁世芸之間把錢分得清楚,就是不想要被別人說閒話。

眼見著吳建杼一臉鐵青,楊若辰心裡一陣得意,她知道該怎麼戳到吳建杼心裡最深的痛處。她悠哉地坐到她的辦公椅上,繼續加油添醋的說了下去。

「吳建杼,妳長的那麼美,一定很多人追吧?那妳為什麼會選世芸而不選妳真正愛的人啊?嘖,果然啊,錢還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不是嗎?嗯?」

「楊若辰!妳她媽給我閉嘴!」吳建杼是真的發火了,她一怒之下重重的拍了楊若辰的辦公桌,桌上的東西被反作用力彈起,變得東倒西歪的。

楊若辰從椅子上站起身,抓著吳建杼的衣領大聲咆哮,「媽的!吳建杼!妳憑什麼生氣?妳有什麼資格生氣?我只不過抱了一下世芸妳就大吃飛醋,妳有沒有想過,妳可是和別人上床!妳又知道世芸是什麼感受了嗎?」

吳建杼自知理虧,會發生這些事實在也是自己咎由自取,她只好把楊若辰說的那些羞辱的話拋在腦後,低聲下氣地說,「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世芸,我今天來,就是要來求她原諒我的。」

「哼!事到如今有什麼用?」楊若辰用力的甩開了吳建杼的衣領,冷冷的說道,「世芸這輩子都不會原諒妳的,她已經答應要跟梁董去巴黎了,我看妳就死了這條心吧。」

「什麼?」吳建杼訝異地看著梁世芸,「世芸,這是真的嗎?」

「這…」梁世芸聽到這句話顯然也吃了一驚。

楊若辰站上前,擋在梁世芸的面前對吳建杼一臉不爽的說道,「吳建杼!妳再不滾,我就要叫保全了。」

「世芸姐,是真的嗎?」站在一旁始終不發一語的祈雨月,終於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我…」梁世芸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的,但卻也沒有否認。

「啊!妳這孩子…是不是…」楊若辰若有所思的望著祈雨月,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她似的。

「如果妳想說的是我長得很像誰,那大概就是指何騏阿姨的前助理花花吧?」

「對對對!我剛才就在想…妳真的長的很像花花…她是妳的誰?」

「她是我媽媽。」

「啊,她有孩子啊?都已經長這麼大了。」

還有另外一個更大的呢!祈雨月在心裡苦笑著,另外的那一個,也就是她的姐姐祈雨陽,正是害的梁世芸痛苦不已的元兇。

祈雨陽跟祈雨月的父母,曾經分別擔任過梁妍熙跟何騏的助理,這件事情她們沒有跟任何人提過,但祈雨月長得非常像她媽媽,所以她們覺得梁妍熙跟何騏應該隱隱約約知道吧?

看著楊若辰用溫柔的神情望著自己,祈雨月心想,楊若辰似乎的確是個蠻好相處的人,並非是像表面一樣強勢,她的強勢可能只用於某些部分,而很顯然的,吳建杼便是觸碰到了那個部分。

「建杼姐,楊若辰看起來可不是好惹的,我看我們還是先走吧,回去想個對策再說。」祈雨月偷偷的在吳建杼的耳邊說道。

「可是…」

「走啦!」祈雨月死命的、使盡吃奶的力氣才把吳建杼拉出了辦公室。

等到吳建杼和祈雨月離開後,梁世芸才無奈的說,「小辰,妳何必騙她們?」

「哼,不給她一點苦頭吃,她是不會發自內心的珍惜妳的。」

叩叩叩!!!

此時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楊若辰便高聲的說,「請進。」

一個營業部的樓管走了進來,向楊若辰恭恭敬敬的鞠了躬然後問道,「店長、梁襄理,您們在忙嗎?」

「沒有,怎麼了?」

「董事長跟何小姐回台灣了,現在正在VIP室等您們。」

--

一回到小套房,祈雨陽馬上脫光了全身的衣物跳上床,她心情愉快的想道,既然事情都解決了,生活總算可以重新回到軌道上了。

自從祈雨陽得知吳建杼已經決定全心全意追回梁世芸後,她便開開心心的搬回小套房住,她還是比較習慣待在小空間裡,安喬的房子雖然住起來很舒適,但是空間太大卻讓人很沒有安全感。

說到底祈雨陽也已經翹了很多天班了,最近的時事她也沒怎麼在關心,她興沖沖的開了電視一台台的隨意轉著。

「再來我們看到的是知名歌手安喬…」

什麼?安喬?祈雨陽嚇了一下,趕緊轉回上一台。

「安喬演出法籍新銳女導演執導的女同志電影”春”,爆出與該片另一女角張予寧假戲真做,兩人在片場互動曖昧頻繁,戲裡戲外都火熱。安喬日前接受訪問公開坦承自己欣賞張予寧,稱讚她是台灣新生代最美、最有氣質的女演員,張予寧也表示自己是安喬的歌迷…但兩人對於戀情皆是矢口否認……」

祈雨陽看著報導,實在是越看越火大,新聞甚至還帶到電影花絮其中的一幕,安喬和張予寧半裸著上身演床戲頻頻NG的畫面。

祈雨陽再也忍受不了,她關上電視,氣沖沖的撥了安喬的電話。

「唷,妳總算打給我啦?怎麼?終於想我了嗎?」安喬愉快的說道。

「妳那則新聞是怎麼回事?」

「哦,妳說跟予寧的那緋聞嗎?看也知道是炒新聞的,大概又是電影公司的策略吧?宣傳電影的手段罷了,妳打來就是為了問這個嗎?」

「所以妳真的有在欣賞張予寧嗎?」

「怎麼?妳吃醋啦?」

「妳回答我!」

「予寧很美又有氣質是事實啊,難不成我要說她又醜又三八嗎?」

「妳…妳為什麼又要搞出這種緋聞?」

「怎麼啦?雨陽,妳生氣了?當初不是妳推薦予寧給我的嗎?」

「妳為什麼總是不顧慮我的感受?妳和那個張予寧每天膩在一起,還要拍吻戲跟床戲,妳又說妳欣賞她,我怎麼知道妳會不會真的愛上她?」

「傻瓜,那是演戲,只是工作啊。」安喬咯咯笑著。

「只是工作的話妳又為什麼要說出那種話?」祈雨陽的語氣明顯的不悅,「妳到底有沒有在乎過我的感受?」

「祈雨陽!妳夠了喔?妳發這麼大脾氣幹什麼?」

「喬,妳是真的愛我嗎?」

「愛啊,妳幹嘛沒事鬧什麼小孩子脾氣啊?很幼稚耶。」

「妳愛我?那妳為什麼總是要搞出一些有的沒的緋聞讓我擔心那麼多?妳以為我看到這種新聞心裡是做何感想?」

安喬沒好氣的說,「拜託,祈大記者,我有三分之二以上的緋聞都是妳替我搞出來的,妳說呢?」

「那些是我胡謅的嗎?那些小開、公子哥難道不是真的對妳有意思嗎?」

「妳現在跟我吵這個幹什麼?妳別鬧了好不好,無聊!」

「鬧的人是妳!要是、要是建杼就不會這樣子!」

話一說出口,祈雨陽頓時嚇了好大一跳,天啊,她怎麼會突然提到吳建杼的名字?

「啊?妳覺得吳建杼比較好是嗎?好啊!那妳去跟她在一起啊!我才懶的理妳!哼!再、見!」安喬說完便氣呼呼的掛上了電話,似乎覺得祈雨陽很無理取鬧。

祈雨陽結束了與安喬的對話,還來不及深思,她的電話又響了起來,是祈雨月打來的。

「哎呦,慘了啦,姐!妳快來!」

「怎麼啦?」

「梁董回來了啦!」

祈雨陽錯愕的說道,「什麼?這麼快?」

「對啊,而且她好像已經知道了所有的事,她剛才氣沖沖的打給建杼姐,叫建杼姐立刻去曼尼百貨的VIP室見她。」

「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祈雨陽掛了電話,匆匆的穿上衣服,不知道在她趕到之前吳建杼還能不能活著?

唉,實在是太糟糕了

To   be   continued…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