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四)

祈雨陽腦袋轟隆隆作響,她完全不敢相信吳建杼竟然會跟梁世芸分手,她抓住祈雨月的雙肩激動的說,「月月,妳說的是真的嗎?」

「嗯,我一開始也不太敢相信,不過既然是建杼姐親口說的,那應該就是真的吧?」

「她…她這傢伙…竟然真的拋棄世芸!?實在是太過份了!不可原諒!」祈雨陽氣得全身發抖。

認識梁世芸這麼多年,祈雨陽深知梁世芸愛吳建杼簡直是愛到走火入魔,為吳建杼付出了一切不談,還處處忍讓她古裡古怪的個性,也始終被她捉摸不定的脾氣搞的暈頭轉向。

梁世芸卻從沒抱怨過什麼,只是默默地待在吳建杼身邊,容忍她、包容她,付出自己所有的一切去愛吳建杼。

「建杼這個該死的傢伙…她為什麼會這麼狠心?為什麼要這樣子對待世芸?」

「姐,妳誤會了,提分手的是世芸姐,不是建杼姐。」

「是世芸提的?怎麼可能?」祈雨陽隨後就想到另一個可能,便氣急敗壞的說,「難道…是建杼跟世芸坦白一切,然後還故意不主動提分手,要讓世芸做壞人是嗎?」

「不是,建杼姐完全沒有想要分手的念頭,她這幾天一直苦苦哀求世芸姐不要跟她分手,但世芸姐就是鐵了心完全不肯理她,話說…建杼姐現在暫住在蓁蓁姐那裡……」

「什麼?那到底是怎麼回事?月月,妳話不要說到一半,一次講完好嘛。」

「我想講啊,可是姐妳一直打斷人家…」

「好啦,妳快點講,我不插嘴就是了。」

「嗯。」祈雨月喝了一口果汁,繼續把吳建杼和梁世芸分手的經過告訴了祈雨陽。

--

累了好一整天,好不容易等到樂器行打烊後,吳建杼才身心俱疲的回到了她和梁世芸同居的房子。

吳建杼的樂器行開幕至今生意一直都不錯,除了成功的宣傳,再加上店裡有個美若天仙的老闆坐鎮,也難怪客人始終源源不絕。

上了樓,吳建杼拿出鑰匙開了門,發現梁世芸已經回到家了,她正坐在沙發上,低著頭好像在看些什麼東西。

「世芸,我回來了,我先去洗澡喔。」

吳建杼脫了鞋,走進屋內,發現梁世芸對她回到家好像沒什麼反應,還是繼續低著頭看她的東西。

吳建杼好奇的朝著梁世芸走了過去,然後坐到了她的身旁,「妳在看什麼呀?」

「建杼…」梁世芸抬起頭來,一臉冷靜的對著吳建杼說道,「我們分手吧。」

「什、什麼?」吳建杼嚇了好大一跳,錯愕的說道,「為什麼?」

突然間,吳建杼瞄到了梁世芸手上拿著一張紙,也就是她剛才一直在低頭看的東西。

那張紙…看起來好像非常眼熟…吳建杼仔細的看了看梁世芸手裡的那張紙……

啊啊,對了!該死!這是祈雨陽寫給她的那封信。

吳建杼脹紅了臉,完全沒有辦法直視梁世芸。

她忽然想起把這封信帶回來的時候,剛好是梁世芸從巴黎回來的那一天,那時她好像在驚慌之中隨手把這封信塞進了沙發底下,後來卻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看來梁世芸似乎是無意間翻到了這封信。

「世芸,這封信是……」

吳建杼正開口想解釋時,梁世芸卻突然打斷了她的話,「我知道,我看了日期,這是雨陽好幾年前寫的,我並不怪妳,也沒有怪雨陽。妳這幾天態度這麼奇怪,是因為看到了這封信的關係嗎?」

「前幾天我去雨陽家無意間發現這封信…我…我的心情真的很亂…」

「建杼,妳不用瞞著我,我知道妳這些年來從沒有忘記過雨陽,我一直都知道的。」梁世芸苦笑著說。

「妳知道?為什麼?」

「妳真的想知道為什麼嗎?」

「當然啊,我…這一點連我自己也是看了這封信以後,思考了很久以後才明白的…為什麼妳會知道?」

「我當然知道,這些年來,妳偶爾會在半夜說夢話…叫雨陽的名字…」

吳建杼目瞪口呆的說,「什麼!?有這種事?我怎麼都不知道?妳為什麼都不告訴我?」

「告訴妳有什麼用呢?建杼,妳作夢時常會說夢話,而且大多數時候是叫我的名字的…所以…我也就不怎麼在意妳偶爾會叫雨陽的名字…就算妳心裡有她…我還是認為…在妳心裡我的位置還是勝過於雨陽的……」

「世芸…我愛妳…妳對我來說是真的很重要…所以我不能騙妳…雨陽在我心裡確實……」

「建杼,那天妳和雨陽說的話,我其實全都聽見了。」梁世芸咬著嘴唇,表情瞬間變的很複雜,「在我去巴黎的那段期間,妳和雨陽上床了…」

吳建杼頓時心都涼了一大半,原來梁世芸那天有聽見她和祈雨陽所說的話?

那、那為什麼………

「我知道那天是因為妳們喝醉,當下聽到的時候我雖然很生氣,但說實在,我其實也不是很在意的……」

「那妳為什麼想要分手?我並沒有…並沒有想要分手的意思……」

「建杼,妳知道嗎?即使我知道妳這麼多年來都一直對雨陽念念不忘,我卻還是想繼續和妳在一起,妳知道是為什麼嗎?」

吳建杼搖了搖頭,梁世芸便嘆了口氣,繼續說了下去,「那是因為我知道妳也是真心愛我的,還有,妳或許只是因為對過去那份感情的遺憾…才始終把雨陽放在心裡,但,現在既然我知道了雨陽也是愛妳的……」

「不!她現在已經不愛我了,她現在心裡只有安喬一個人,那天和我上床,雨陽也是一直叫安喬的名字……」

「妳別說了!我不想聽!我不想知道妳們上床時發生了什麼事!!!」梁世芸摀著耳朵,眼淚撲簌簌地直流了下來。

「對不起…世芸…我……」

「建杼,我們還是分手吧。」

「我不要!」吳建杼從沙發上跳起來一臉著急的說,「世芸,我知道是我錯了,我不想要失去妳…我心裡確實還有雨陽的影子,但…我會試著忘了她的…我不想要跟妳分手…我們都在一起這麼多年了…我是真的很需要妳……」

「建杼…我的胸襟沒有這麼寬廣…這麼多年了…我真的好累了…我們不要再欺騙彼此了好嗎?」

「我、我現在馬上打給雨陽和她說清楚,我再也不會再跟她連絡…我永遠不會再跟她見面…我求求妳了……」

「不要再欺騙妳自己,建杼,在妳心裡我和雨陽誰比較重要?妳應該很清楚吧?」

「當然是妳!是妳啊!世芸…」吳建杼說著也忍不住哭了,「別拋下我一個人…對不起…對不起……」

「別說了,讓我靜一靜好嗎?」

「我、我現在馬上打給雨陽…」吳建杼匆忙的拿出電話撥了祈雨陽的號碼,結果祈雨陽看到是吳建杼的號碼,當然不會接電話。

吳建杼又連續撥了好幾通,但祈雨陽仍然沒有接,梁世芸嘆了口氣,什麼也沒說就轉身進了房間。

吳建杼心想,似乎是該給彼此一點空間,等過幾天梁世芸冷靜下來,再好好地拿出誠意跟她談談,或許才會比較好的方式吧?

隔天,吳建杼也就不再打擾梁世芸,打了電話徵得李蓁的同意後,她便搬到了李蓁家住。

--

聽完了祈雨月的敘述,祈雨陽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幾天吳建杼瘋狂打電話給她,是為了要和她說清楚不會再打擾她,吳建杼已經下定決心要忘了祈雨陽、然後好好的和梁世芸在一起,就只是如此而已。

「所以建杼並沒有想跟世芸分手就是了?」

「是啊,這幾天她一直想找妳把話說清楚,可是妳就是死都不肯接電話,簡訊妳大概也沒看吧?」

「嗯,我一看到是建杼傳來的我就馬上刪掉啦,怕是看到什麼內容,讓我又會忍不住動搖了吧?」

「動搖?姐…不會吧?難道妳也還愛著建杼姐啊?」

祈雨陽深深嘆了一口氣,「畢竟我也曾經很迷戀建杼,她在我面前深情款款的說她愛我,我還能不心動是騙人的吧?」

「姐,有一個問題我一直很想問妳。」

「什麼問題?」

「就是那時候妳明明和建杼姐是相愛的,為什麼沒有在一起呢?而且最後妳們還各自喜歡上別人了?」

「唉,都怪我那時候把要給妳的信、和要給建杼的信寄錯了,不然的話…我可能真的早就跟她在一起了吧?」

「可是那封信我不是帶回來給妳了嗎?妳怎麼沒再寄給建杼姐呢?」

「來不及啦,妳把信帶回來時,我已經和喬在一起了,而且建杼跟世芸也很恩愛…所以就算啦!」

「吼唷,妳告白幹嘛用寫信的啦?直接和建杼姐講不就好了嗎?」

「可是我害羞嘛,我這輩子還沒主動告白過耶!像紹唯或是喬都是她們先主動跟我告白的,寫信已經是我最大的極限了!」

「搞什麼嘛!姐!妳真的很沒用耶!」

祈雨陽在心裡苦笑了一下,竟然會被小自己十歲的妹妹說沒用,她這個做姐姐的好像是真的很失敗。

「事情都過去啦,現在提這些有什麼用啊?」

「不管啦,姐,妳在把妳們過去的事情說清楚點給我聽嘛,我保證我絕對不會跟別人說的!妳告訴人家嘛!」

「嗯,好吧。」

祈雨陽闔上眼睛,開始喃喃的敘述起過去的那段往事。

--

(祈雨陽,19歲)

叮咚!叮咚!

祈雨陽開了門,發現吳建杼一手抱著書,另一手拎著一大串衛生紙,一臉冷冰冰的站在門口。

「妳又來幹嘛?」祈雨陽皺著眉頭說道。

「拿課本來給妳啊,我想這本妳應該還沒買吧?還有妳家的衛生紙好像快沒了,順便幫妳買了。」吳建杼說道,邊逕自走了進來,然後把書塞到了祈雨陽的手上。

「謝謝。」祈雨陽接過那本課本,又驚又喜的說,「啊,妳怎麼知道我沒有這本?」

「這本原文書要兩千塊,誰敢買新的啊?網路上二手的應該也很難買到,我剛好有多幾本,就拿一本來給妳了。」

祈雨陽好奇的說,「是嗎?妳怎麼會有?」

這本課本一向是各校的同科系教授愛用的教材,但因為實在太貴,學生們只好紛紛到網路上買二手書,在眾多學生搶購下,這本書變的一書難求,而由於這本書的原價不便宜,所以學長姐幾乎也不會送學弟妹,班上的人大多是買新書、不然就是用依然高的價位向學長姐購買。

「有幾個學長硬要搬來送給我的,我現在宿舍裡有一大堆重複的二手書,妳要不要順便來挑看看有缺哪一本?」吳建杼聳聳肩說道。

「唉,人美真好。」祈雨陽忍不住深深的感慨了一下,這課本她的學長還跟她開價一千五呢!幸好有吳建杼,這下子可省了這筆錢了。

祈雨陽自從和吳建杼第一次見面便莫名其妙的和她上了床後,越看見她就越覺得對不起紹唯,心裡實在是複雜的可以,祈雨陽受不了那衝擊,便放棄了和吳建杼當室友,選擇在外租屋。

不過即使祈雨陽搬了出來,吳建杼還是會找機會三番兩次的來造訪,一下子拿食物、一下子拿日常用品、現在又拿書來,搞的祈雨陽根本無法拒絕她,兩人之間的關係從此變得十分的曖昧不明。

吳建杼大喇喇的打開了祈雨陽的冰箱,拿出了一罐可樂邊喝,一邊指著牆上的海報說,「喂?這是什麼鬼東西?」

「安喬啊,她的歌很好聽耶!妳不認識她嗎?」祈雨陽笑了笑說。

「我對藝人什麼的沒興趣。」

「她現在轉學到我們班上,妳不知道嗎?」

「沒什麼興趣。」吳建杼直愣愣的盯著祈雨陽,像是在渴望什麼似的,祈雨陽馬上就了解她的眼神帶著幾分不懷好意。

「建杼。」祈雨陽嘆了口氣,「妳今天來,只是為了拿書給我嗎?」

「妳覺得呢?為什麼要明知故問?」吳建杼說完,便一把抱起祈雨陽,然後把她溫柔的放在床上,迫不急待的脫下她的衣服。

這半年多來,祈雨陽和吳建杼就一直維持著這樣子的關係,兩人並沒有交往,但依然會做愛。

而吳建杼還是一樣維持著一貫的作風,在做愛的過程中並沒有吻祈雨陽,而祈雨陽也不曾碰觸過吳建杼。

感覺起來,就好像是吳建杼單方面的在祈雨陽身上發洩什麼似的。

「喂…我們現在這樣…到底算什麼?」祈雨陽一邊喘息著,一邊喃喃的問道。

「那很重要嗎?我只是妳前女友的替代品,而妳……」

「我?」

「沒什麼,不重要。」說完,吳建杼便開始激動的吻著祈雨陽的身體。

好幾次都像現在這樣欲言又止,祈雨陽心裡很清楚,吳建杼大概已經喜歡上她了。

但,她對吳建杼是什麼感覺?單純的只是紹唯的替代品嗎?

為了不辜負紹唯,祈雨陽在床上始終是故意喊著紹唯的名字,但吳建杼卻不以為意,還是一樣熱情如火的在她的身上予取予求。

好幾次在高潮時祈雨陽都差點脫口叫出吳建杼的名字,但她拼命的克制住自己,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違抗自己的心意。

祈雨陽真的好害怕,如果她叫了吳建杼的名字,兩人的關係又會變得如何呢?如果吳建杼愛上的只是她的肉體,如果她只是想單純的把祈雨陽當成性伴侶……

如果…祈雨陽比吳建杼先認真的話…

若是…她真的愛上吳建杼的話…那麼……

「妳以後別再來了。」結束了一次高潮後,祈雨陽一邊喘氣,一邊對著吳建杼說道。

「什麼?」吳建杼迷迷糊糊的說道。

「建杼…我們結束這樣子的關係吧。」

「為什麼?」吳建杼顯然十分錯愕,她一臉不可置信的望著祈雨陽。

「我…我喜歡上別人了。」祈雨陽一時之間,也只好隨口胡謅了個謊言。

「是誰?」

祈雨陽腦袋一片混亂,她抬起頭看著安喬的海報,便喃喃的說出她的名字,「安喬。」

「妳胡說什麼?她是明星耶?」

「她跟我是同班同學,不算是遙不可及的人,我想要認真地追求她,所以我們從現在開始就結束關係吧。」

吳建杼的表情瞬間愣住了,過了好一會,她才默默的點了點頭,起身穿好衣服,離開了小套房。

或許是祈雨陽移情別戀的速度太快,讓吳建杼受到了重大的打擊,她真的從此就沒有再來了。

過了幾天,祈雨陽似乎漸漸覺得有點不太習慣,她甚至偶爾會妄想,吳建杼是否會又找藉口帶著什麼東西,再次來到小套房找她。

但半個月過去了,盼了又盼,吳建杼還是沒有來,或許她是真的下定決心不再和祈雨陽糾纏,在校園裡遇到也只是尷尬地打一下招呼,彼此也不會再多說些什麼。

實在是忍受不了,祈雨陽意外的發現自己對吳建杼的思念一天天的加深,她開始意識到,或許,她不只是單純的把吳建杼當成替代品也說不定。

吳建杼在校園裡一直非常受歡迎,也很受系上學長姐的青睞,很快的就變成了學校的風雲人物,她開始忙學會還有社團的事,追她的人也始終絡繹不絕,但吳建杼卻沒有接受過任何人的追求。

祈雨陽在心裡默默的想,或許,吳建杼還沒有忘記自己吧?

那,她們是否還有可能呢?

很快的學期結束,確定自己是真的愛上吳建杼後,祈雨陽猶豫了好久好久,才決定要寫一封告白信給吳建杼,剛好這時她在阿根廷的妹妹祈雨月生日快到了,祈雨陽順便寫了張生日賀卡,連同要給吳建杼的告白信一起寄了。

寄出信後,等了又等,卻始終沒有回音,和吳建杼在校園裡擦身而過時,吳建杼也沒多看自己幾眼。

祈雨陽消極的想,吳建杼大概已經對她沒有感覺了吧?愛上一個長的很像前女友的女人,本身就是一個錯誤吧?

又過了幾天,吳建杼突然到了祈雨陽的教室把她叫了出來,然後把祈雨陽寄的那封信遞給了她,「喂,這是妳寄的信嗎?」

「呃…是啊…」祈雨陽心跳的飛快,既期待又緊張的說,「妳看了嗎?」

「沒有,我不需要看吧?看了有什麼意義?」吳建杼表情冷淡的說道,然後便轉身離開了祈雨陽的視線內。

祈雨陽頓時實在是覺得打擊很大,她甚至沒有仔細看清楚,收件人上的名字是寫著祈雨月,原來是她把兩封信的地址寫錯了,把要給祈雨月的信寄給了吳建杼,而把吳建杼的信寄給了祈雨月。

但此刻祈雨陽哪想的到那麼多?她只單純的認為,吳建杼對她已經毫無棧戀,所以連看都不想她寄的信吧?

祈雨陽既痛苦、又掙扎了好久,才決定放棄對吳建杼的感情。

後來,吳建杼跟祈雨陽說她喜歡上了和她同是系學會的梁世芸,兩人才慢慢的從尷尬的狀態回復成朋友的關係,一直到了現在。

等到她發現寄錯信,已經是她喜歡上安喬、和安喬交往之後的事了。

--

「反正大概就是這樣子。」祈雨陽苦笑著說道。

「總之就是姐妳太笨啦,要是妳積極點,現在早就和建杼姐在一起了。」祈雨月忿忿不平的說道。

「積極有什麼好的?像妳那麼積極,根本就把文棋嚇個半死,有什麼管用的?」

「那是因為對象不同啊,建杼姐本身就是個很被動的人吧?」

「說的也是,不過想一想要是我和建杼在一起了,我現在就不會跟喬在一起啦。」

「是嗎?我覺得安喬姐跟建杼姐好像感覺差不多啊,都長得很美、脾氣一樣很差。」

「乍看之下是這樣,不過相處久了就知道,喬雖然個性幼稚而且又心浮氣躁,但她其實是個單純的人。建杼則是脾氣古怪又倔強,喬的心思一看便知,建杼則是深藏在心裡不易表露。以我的個性,比起和建杼在一起,我絕對是比較適合和喬在一起的。」

「不管怎麼樣,姐妳還是趕快打通電話給建杼姐吧,這件事情越快解決越好…不然的話就糟啦!」

「為什麼?」

「根據可靠消息指出,那個超級大魔王似乎會在近期內回台灣一趟。」

「超級大魔王?妳是說……」祈雨陽整顆心跳的飛快,不安的感覺迅速蔓延開來。

「嗯…」祈雨月一臉緊張兮兮地說道,「梁妍熙。」

To   be   continued…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