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正值初夏,風光正好。

湖邊的柳樹隨清風搖曳生姿,放眼望去,遠方山巒疊翠,盎然明媚,無一不是心曠神怡。

遠處停著一輛馬車和幾名護衛。

湖畔有兩名女子正在釣魚。

「青卿,等魚兒上鉤了,妳給我做道清蒸的吧?聽說這湖裡的魚,肉質可好了!或者紅燒的也行!」輕甜的嗓音軟而脆,字字皆如珠落玉盤,宛轉動人。

青卿無奈地瞥了眼自家姑娘,扯了扯釣竿。

「姑娘,我瞧這湖裡根本沒魚吧?咱們都在這裡兩個時辰了,別說魚了,這竿子連動也沒動啊。」

葉憐憐坐在葉青卿身旁,執團扇的手朝她的方向搧了搧。「我的好青卿,咱們再等等嘛,許是魚兒躲起來了,耐心等一會兒?熱了我給妳搧搧風?」語畢,朝她笑得甜美可人,晶瑩如雪的肌膚,在日光下更顯剔透,精巧的五官無一不是昭示此人絕美的容貌。

好吧,誰叫她是小姐她是婢女呢?

青卿:「……那先說好,再一個時辰沒魚上鉤,就回府。」

葉憐憐燦笑,又朝她搧了兩下。「哎好!」

忽然,湖畔的對面有一道身影,踉蹌地跌出了柳樹的遮掩,筆直地跌在地上。

葉憐憐驚叫一聲,扯住青卿的衣袖。「有人!」

不用她說她也知道,青卿當下丟了釣竿,勾起葉憐憐的纖臂,把她往護衛那裡帶,堅決不讓她遭遇任何一絲危險。

卻在兩步之後被葉憐憐一扯,猛地停下腳步。

她疑惑地看向她。

葉憐憐指著前方那倒下的身影。「人在那兒,我們要去救人──」

青卿一把按下她指著前方的手指,將她小手包在自己掌心裡頭,攬過她的腰肢。「我們沒要救人!平白無故倒在這裡,指不定是個大麻煩──錯了,鐵定是個大麻煩!」說著,就要把葉憐憐拉走。

「不行呀!」葉憐憐反手抱住青卿的手臂。「既不是平白無故倒在這裡,便是有難!我們不能見死不救啊!青卿啊,妳的良心過得去嗎?」

青卿撇過頭,一臉冷漠。「當然過得去!我向來沒良心。」

葉憐憐默了默,忘了自己的婢女不同一般,只好板起難得用上的主子面孔,嚴肅地道:「我不管,本姑娘就是要救他。」

滿臉的「我是主子妳還不聽我的嗎」。

青卿與她倔強地對視了半晌,終是扶額妥協。「好好,但我們跟護衛一起過去。」語畢,對護衛的方向招了手。

護衛一直觀望這邊,早在看到那道人影時就已經戒備,甚至有護衛已經搭上了弓箭,若是對方突襲,也能立即將對方斃命。

此時見青卿招手,那群護衛才敢靠上前來。

「跟我一起去看看吧。」葉憐憐扔下這句話後,也不管護衛什麼表情,拉過青卿就往湖畔對面奔去。

倒臥的男子一身黑衣,肋下的衣裳破損,露出猙獰的傷口,握在手中的長劍血跡斑斑,雖看不清傷勢,但渾身皆是血腥味。

面容雖沾染塵埃,仍能一眼辨出他極好的相貌。

──英挺俊美。

兩名護衛將兩個女子擋在身後,一名護衛蹲身察看對方傷勢。「姑娘,此人還有氣息。」

葉憐憐一喜,在青卿未得及發話的時候趕忙道:「事不宜遲,快將人抬上馬車,帶回去療傷!」

慢了一步見死不救的青卿:「……」

「是。」護衛兩人齊將傷者抬起,往馬車走去。

葉憐憐也跟著轉身,把青卿拉走。

上馬車後,青卿對駕馬的護衛道:「送到前面的石家村去,先讓那邊的大夫看看,不行再給他多請一位大夫。」

護衛沒多問,應了聲是,往石家村的方向前去。

葉憐憐看著躺在面前的傷者,待青卿吩咐完後問:「青卿呀,為何不直接送到城裡去呀?」

青卿坐下後,將葉憐憐從傷者面前扯開,不欲讓她沾到血腥氣。「不知他是何身分,不宜送往城中,要是他剛從那裡逃出來,我們不是又把他送入死地嗎?反正石家村離京城也不遠,他若要回城中,也費不了太久時間。」她解釋完,得到葉憐憐恍然大悟的點頭,和一個崇拜的眼神。

不料話還沒說,青卿又說:「妳的身分不比別人,若這不是善事而是惡事,也能避一避,省得直接撞上刀口。」

「青卿呀,妳真是我的好丫頭。」這廂,葉憐憐不吝惜誇讚她。

可惜青卿不為這等褒獎所感動,依舊帶著譴責的眼眉盯著她。

葉憐憐連忙討饒。「好嘛好嘛,將人放在石家村後,我就乖乖回府,不給妳惹事兒了好不好?」

青卿報以微笑道:「這才是我的好姑娘。」

葉憐憐:「……」

很多時候,她都覺得她的丫頭比她更像主子。

作者有話要說:

      不要相信文案,都是騙人的。隨時可能走針!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