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CH1-3

我的心重重跳了一下,連忙否認,「怎麼會?當然沒有!」

「哈哈哈,妳臉紅了耶,喜歡他的話就承認嘛!」她樂不可支地推我。

「真的沒有,我只是……看到他就會想起之前送錯情書的事,覺得他待人很溫柔友善,就這樣而已!」

聞言,艾亭收起前一刻的曖昧笑容,不再繼續鬧我,像是安下心似地說:「若是這樣那就好,宋任愷已經有一個交往很久的女朋友了。要是妳真的喜歡上她,我怕妳會難過。」

我呆了呆,好奇反問:「很久是多久?」

「我也不確定,只知道他們從國小到國中都是同學。他的女友是我們桌球校隊的成員,長得漂亮又很活躍,挺引人注目的,就算我不認識她,也知道她跟宋任愷的一些事。妳還沒見過他女友吧?下次如果在學校碰見,我再指給妳看。」

隔日,我和艾亭去到福利社買東西,她忽然拍拍我的肩膀,要我往冰櫃的方向看。

有三個女學生站在冰櫃前聊天,其中一位紮著短馬尾的女生,就是宋任愷的女朋友。

見到她廬山真面目的這一刻,我同時知曉了她的名字,余茉莉。

在親眼見到余茉莉之後,我便未再萌生一丁點「踰矩」的念頭,即便她和宋任愷曾鬧過那樣嚴重的衝突,而且看似關係可能會走到盡頭。

與其說是介懷余茉莉「宋任愷的女朋友」這個身份,不如說是在我的潛意識裡,並不認為自己可以贏得過這個人,儘管當時我根本還不確定自己對宋任愷究竟抱著何種感情。

但是余茉莉的存在,確實讓我對宋任愷的想像就此戞然而止,自那天之後,我慢慢不再如此關注他,也不再對他的事耿耿於懷。

我以為自己跟他的交集就到那一天為止了。

一個星期後,某堂下課時間,我走出洗手間,見到一群學生正好從前方的理化教室走出來,而宋任愷就在其中。

就在那時,我注意到幾步之遙的地上有支原子筆,連忙上前拾起,原子筆的頂端黏著姓名貼紙,上面的名字居然是宋任愷。

這應該是他剛剛不慎遺落的,我馬上帶著筆追上去。見他獨自走在人群最末端,就算叫住他應該也不致於太突兀,於是我便低聲喊出了他的名字。

他扭過頭,滿是意外的目光朝我看來。

我登時覺得口乾舌躁,「我……我在長廊那邊撿到這支筆,上面有你的名字。」

他瞥了眼我遞出去的筆,眨眨眼說:「這不是我的耶。」

「咦?姓名貼上的名字明明是……」我倏地打住話。

三秒鐘後,我與他異口同聲地說:「三年級的宋任愷!」

他噗哧一笑,我則尷尬萬分,居然又弄錯了!

「誰叫我剛好從那邊經過,妳會誤會也是正常的啦。」他親切地為我找臺階下。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恨不得挖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

「沒關係,那妳現在要把筆送回去給對方嗎?」

「嗯,當然還是要物歸原主比較好。那、那我先走了。」

我萬分困窘,正想要轉身跑開,他卻霍地抓住我的手腕。

「妳先把筆給我。」

我依言將筆遞過去,宋任愷迅速翻開自己的理化課本,用那支筆在其中一頁上試寫,卻不見墨水的痕跡。

「已經斷水了。」他宣布。

我睜圓了眼睛,「那怎麼辦?」

「只好丟掉了,既然不能寫,妳也用不著專程還回去了。」

「可是對方說不定正在找這支筆……」我有點意外他會這麼說。

「是沒錯,但老實說,我不太建議妳接近那個人。」他態度忽然變得有些嚴肅,「妳不能確定這支筆在妳撿起之前就斷水了,對吧?要是對方發現筆不能用,說不定會故意怪罪你。『那個宋任愷』惹過不少事,是個危險人物,我覺得妳就這樣去找他並不妥當。」

看來那位三年級的宋任愷,真的惡名昭彰到眾所皆知,居然連他都如此慎重地警告我。

然而比起另一個宋任愷的可怖,眼前這一個宋任愷對我表現出的擔憂,反而更令我緊張,呼吸略微急促了起來。

「既然這樣,我就不還給他了,當作沒這回事。」我決定聽從他的建議。

笑意自他嘴角綻開,「那我會替妳保密的。」

我的胸口微微一揪。

「妳喜歡哆啦A夢?」他提了一個風牛馬不相及的問題,指了指我隨意套在手腕上的哆啦A夢髮圈。

見我點頭,宋任愷眸底裡浮上一抹光芒,正要開口,上課鐘聲卻響起了。

「妳中午有沒有空?」他匆匆問:「方便的話,請妳一點的時候到圖書館大樓一趟。我有東西給妳。」

面對他突然的邀約,我沒有半點猶豫,傻愣愣地點頭應下。

到了約定時間,我帶著奇妙的複雜心情,來到離教室大樓頗有一段距離的圖書館。

我到的時候,宋任愷已經拎著一個紙袋站在那裡等我了。

他領著我到四樓資料室的樓梯間,從紙袋裡拿出一樣用透明包裝袋包裹的東西,是哆啦A夢的布偶。

「如果妳喜歡,這個給妳吧。」他說。

我大吃一驚,「那怎麼行?」

「沒關係,既然妳也喜歡哆啦A夢,那麼送給妳無妨,妳不需要介意。」

聽出這句話的弦外之音,我反問:「這是你本來打算送給別人的禮物?」

他頓了下,隨即坦然點頭,「老實說,這本來是要送給我女友的,她跟妳一樣喜歡哆啦A夢。今天是她的生日,我特意挑了這個布偶,作為她的生日禮物。」

我幾乎要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