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忘羡1

    简体:

      蓝忘机夜猎回来时,房内烛火通明,那人正坐在桌前,手里拿着一个苹果,一边啃,一边翻着手边的书。

     看到他时,狠狠的咬了一口苹果,“呦蓝湛,你回来啦。”

     他应了一声,放下手中的忘机,走到他的身后抱住他,魏无羡习惯性的躺在他的怀里,笑嘻嘻的说道,“蓝湛啊,你家家规真有意思,你看这条,云深不知处禁淫乱。”

     他意有所指,又狠狠的咬了一口苹果。

     蓝忘机扯开他的衣带,淡淡道,“这是对外人来说。”

     他们是道侣,是天地为证的夫妻,魏无羡是上了他蓝家族谱的,百年之后,他的名字是要写在蓝忘机旁边的。

     魏无羡龇牙咧嘴,手里的苹果都不知道扔到哪去了,紧紧的护住领口,“别,你别过来,我那里还疼着呢。”

     蓝忘机皱着眉,一脸正色,“你答应过我的,天天就是天天。”

     魏无羡嚷嚷着,“那也得看什么情况啊,蓝湛,你们家家规都说了不能纵欲过度,会肾虚的。”

     这世界上也就只有魏无羡能把这么羞于启齿的话说的理所当然。

     蓝忘机弯腰抱住他,往床边走去,“我看看。”

     蓝忘机的床很软,足足铺了四层垫子,原本是云深不知处统一的硬板床,后来魏无羡嫌“深处交流”的时候硌的不舒服,硬是顶着蓝启仁诡异的目光换成了现在这样。

     他被小心的放到床上,白色的身影罩住他,白玉般修长的手指解开他的衣服,魏无羡心道:不愧是清风霁月的含光君,就算是现在都像是在做什么庄严的大事。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蓝忘机尽数拨开,他光溜溜的呈现在蓝忘机的面前,还笑嘻嘻的说道,“怎么样,身材不错吧。”

     蓝忘机分开他的腿,抬起来,“是不错。”

    魏无羡配合的张开,刚分开脸刷的就白了,一股撕裂的痛从后面传来,堪比他们的草丛第一次。

     “蓝湛你轻点啊。”

     蓝忘机垂着眼,动作更是轻柔了几分,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玉瓶,手指蘸了些药膏,小心翼翼的插了进去,涂抹开来。

     魏无羡嘶了一声,没过多久就呻吟了起来,药膏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他眯着眼,享受般的放松了身体。

    刚开始还好,没过多久却变了味。

     “啊……蓝湛……好舒服……”

     “往里面一点……啊……就是那里……嗯……”

     “嘶……轻一点……唔……重一点……”

      蓝忘机挑眉,看着他脸色潮红的呻吟着,心里八成猜到了些什么,难怪温情把药给他时候会露出那种表情,这里面应该是加了什么催情的药物吧。

     不知何时魏无羡睁开了眼,往日里邪肆的双眼带着一层水光,雾蒙蒙的,像是他养的那些兔子,他抬起腿,摩擦着蓝忘机的大腿内侧,若有若无的勾引着。

     蓝忘机眼底深色,清冷的眸中带着压抑的欲火,像是天上的仙人染上了几分人间的烟火气,这样的蓝忘机是魏无羡最喜欢的,他喜欢他为自己露出不一样的一面。

     脚趾隔着衣物玩弄着那早已硬挺的阳物,嘴里还发出刻意的呻吟声,“啊……蓝二哥哥……我好难受……”

     蓝忘机别开眼,面上一片正色,但魏无羡却看到了他绷起的手筋。

     “蓝二哥哥……肏我啊……我要你   ……”

     这句话让蓝忘机脑中紧绷的弦断了,清风朗月的含光君还是被这只不要脸的家伙带坏了。

    ……

    繁体:

   

    藍忘機夜獵回來時,房內燭火通明,那人正坐在桌前,手裏拿著一個蘋果,一邊啃,一邊翻著手邊的書。

      看到他時,狠狠的咬了一口蘋果,“呦藍湛,你回來啦。”

      他應了一聲,放下手中的忘機,走到他的身後抱住他,魏無羨習慣性的躺在他的懷裏,笑嘻嘻的說道,“藍湛啊,你家家規真有意思,你看這條,雲深不知處禁淫亂。”

      他意有所指,又狠狠的咬了一口蘋果。

      藍忘機扯開他的衣帶,淡淡道,“這是對外人來說。”

      他們是道侶,是天地爲證的夫妻,魏無羨是上了他藍家族譜的,百年之後,他的名字是要寫在藍忘機旁邊的。

      魏無羨龇牙咧嘴,手裏的蘋果都不知道扔到哪去了,緊緊的護住領口,“別,你別過來,我那裏還疼著呢。”

      藍忘機皺著眉,一臉正色,“你答應過我的,天天就是天天。”

      魏無羨嚷嚷著,“那也得看什麽情況啊,藍湛,你們家家規都說了不能縱欲過度,會腎虛的。”

      這世界上也就只有魏無羨能把這麽羞于啓齒的話說的理所當然。

      藍忘機彎腰抱住他,往床邊走去,“我看看。”

      藍忘機的床很軟,足足鋪了四層墊子,原本是雲深不知處統一的硬板床,後來魏無羨嫌“深處交流”的時候硌的不舒服,硬是頂著藍啓仁詭異的目光換成了現在這樣。

      他被小心的放到床上,白色的身影罩住他,白玉般修長的手指解開他的衣服,魏無羨心道:不愧是清風霁月的含光君,就算是現在都像是在做什麽莊嚴的大事。

      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身上的衣服已經被藍忘機盡數撥開,他光溜溜的呈現在藍忘機的面前,還笑嘻嘻的說道,“怎麽樣,身材不錯吧。”

      藍忘機分開他的腿,擡起來,“是不錯。”

      魏無羨配合的張開,剛分開臉刷的就白了,一股撕裂的痛從後面傳來,堪比他們的草叢第一次。

      “藍湛你輕點啊。”

      藍忘機垂著眼,動作更是輕柔了幾分,他從懷裏掏出一個白玉瓶,手指蘸了些藥膏,小心翼翼的插了進去,塗抹開來。

      魏無羨嘶了一聲,沒過多久就呻吟了起來,藥膏冰冰涼涼的,很是舒服,他眯著眼,享受般的放松了身體。

    剛開始還好,沒過多久卻變了味。

      “啊……藍湛……好舒服……”

      “往裏面一點……啊……就是那裏……嗯……”

      “嘶……輕一點……唔……重一點……”

        藍忘機挑眉,看著他臉色潮紅的呻吟著,心裏八成猜到了些什麽,難怪溫情把藥給他時候會露出那種表情,這裏面應該是加了什麽催情的藥物吧。

      不知何時魏無羨睜開了眼,往日裏邪肆的雙眼帶著一層水光,霧蒙蒙的,像是他養的那些兔子,他擡起腿,摩擦著藍忘機的大腿內側,若有若無的勾引著。

      藍忘機眼底深色,清冷的眸中帶著壓抑的欲火,像是天上的仙人染上了幾分人間的煙火氣,這樣的藍忘機是魏無羨最喜歡的,他喜歡他爲自己露出不一樣的一面。

      腳趾隔著衣物玩弄著那早已硬挺的陽物,嘴裏還發出刻意的呻吟聲,“啊……藍二哥哥……我好難受……”

      藍忘機別開眼,面上一片正色,但魏無羨卻看到了他繃起的手筋。

      “藍二哥哥……肏我啊……我要你   ……”

      這句話讓藍忘機腦中緊繃的弦斷了,清風朗月的含光君還是被這只不要臉的家夥帶壞了。

    ————————————————————————————————————————————————

    作者有话说:珠珠收藏评论走起来,强烈安利魔道祖师,作者菌坑品有保障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