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2。兄弟都有病

      「小懿去幫我拿個紙筆。」

      「知道了。」小小的身影立刻消失不見,不過多久,手上便拿了個提籃,裡面裝端硯、湖筆、徽墨、宣紙,把一切都準備好了。

      「什麼時候妳編了個這麼合適的籃子?還挺聰明的。」黃趙笑了笑,將籃子拿過。

      「這樣比較快啊。」小懿純真一笑,圓圓的眼睛也彎成小橋。此時的她像極了她的親哥哥──四皇子郭皓,這讓黃趙心頭一緊。

      「嘻嘻鬧鬧的,沒個正經,不過是稱讚妳一下而已。」黃趙站直了身,臉色嚴肅的開始訓話。

      「總之,妳的身分特殊,不可以惹事,也不要被注目,平平安安的等到長大,然後出宮……知道嗎?」黃趙咳了一下,對於這孩子他可不能大意,若是被人發現她真正的身分,這下場可不會好看。

      「我知錯了,師父。」小懿立刻收起了笑容,這樣的懂事讓黃趙更是憐惜。

      「好了,紙筆拿來妳就去玩吧。接下來我去遞給主子就行了。」黃趙彎身摸了摸小懿的頭。

      「知道了,師父。」小懿這次很收斂,不讓自己有太多的情緒洩露在外,點點頭後便出了房門晃晃,。

      小懿一走就到了花園,她不太記得一切了,但她隱約能知道自己穿越了。

      還記得四年前,她一睜眼,便是黃趙一臉見鬼的表情。從他的話裡面可以知道……自己是變成了一個小嬰兒,而且估計原本是要被娘親悶死的孩子。

      看了看身邊的擺飾,她猜自己穿越到了古代……然後……她就過起了古代嬰孩的日子了。

      雖然不記得自己是誰,但因為自己是個嬰兒,所以也不太擔心,凡事從頭學過便是。

      原本是想等到學會說話後,便和黃趙說清楚。但越長越大,就發現自己身處的環境不單純。想想自己還在兩歲時,那晚黃趙便在喝醉後便把身世全和她說了。原來這身體本是一個小公主,但其娘親不得寵,為了讓兒子能夠被關注,所以自殺了,還順便帶著年幼的小公主一起赴黃泉了。

      結果宮中都傳兩人皆死,就怕死而復生的公主會被當妖孽,黃趙好心的收作自己的弟子。

      結果實在可悲,聽說這死訊不到幾天就像是被忘了一樣,誰也沒有對太監身邊突然多的嬰兒起疑心。

      小懿一笑,都說皇宮腥風血雨,她就好奇師父怎麼還能活到現在?收留一個理應亡故的公主,難道就不怕被牽連嗎?雖然小懿不知道自己在穿越前是個怎麼樣的人,但她假設如果是自己碰到,絕對不會想淌這混水。

      或許是被黃趙影響到,她也把平安長大出宮當成人生目標。

      「殺!殺!把壞人全部殺死!」不遠處傳來了小孩激昂的聲音,這讓原本恍神的小懿立刻警覺起,跑去躲在石頭背後凹下的小洞窟裡。

      這皇宮裡,不是所有小孩都可以亂跑的,能夠在花園裡這樣放肆大叫的,想必也只有皇子了。

      離皇子越遠越好,一直是黃趙掛在嘴邊告誡她的。

      尤其在她確認了自己同父異母的兄弟們幾乎各個都是驕傲自大的死小孩後,她更是能躲就躲。

      「你這叛國賊生的雜種!給我跪下!」這狂妄又驕傲的語氣,小懿不用看也知道是三皇子郭慶。她自嬰兒時期就有意識,所有事她都能聽懂也能大約記住……不,應該說是對於這麼驚悚的事是任誰也忘不了的。

      小懿差不多三歲時,曾在去宮中溜達,看見了當時年僅五歲的郭慶把不聽話的狗給活活踹死。

      那裡有不少宮女、太監經過,但完全沒人敢止下他的暴行。這也是為什麼她很確定她的兄弟有病了。只要不開心就打或殺,這可不是三皇子的專利,可以說宮中每一個皇族都有這毛病,不過是程度輕重罷了。但這也只能歸咎於當今聖上本是一個暴力的人,上梁不正下梁歪,也難怪他的小孩都被教成這樣。

      但好險黃趙是一個仁慈的人,那年青妃之死,善後的事落到他頭上,教育四皇子的事也變成黃趙的份內事。因為從小不得寵,所以四皇子郭皓並不會有做錯事還被稱讚好棒好棒的特權,這讓他養成了三觀正確,加上黃趙細心教導,可以說是所有皇子裡面唯一正常的。

      「臭狗!渴是不是?給我舔啊!」明明是小孩的聲音,卻如妖魔一般可怕。小懿偷偷探出半顆頭看著又是哪個倒楣的奴僕被當狗玩了,沒想到被糟蹋的人竟然是一個孩子。

      「倔強什麼啊!不過是叛國賊小雜種!你知道你娘你姐去哪了嗎?都給人做妓去了!全家都是爛貨!」郭慶看著不聽話的小男孩,更是昂起下巴笑說著殘酷的事實。

      「渴不渴啊!小雜種,池塘水你喝不喝?」郭慶用著鞋去點小男孩的頭,而他只是沉默不語。

      「臭啞巴!」在所有人的目光下,郭慶沒想到這人連理都不理他,怒氣之下就舉腳直踹對方腦門,這讓營養不良的小男孩重重倒地。

      「不好玩!我要跟父皇說!」郭慶此時氣鼓了兩頰,原本就有點福態的他看起來更圓了。

      「是是是,那主子我們不要理這臭狗了,就放他在這,他餓了自會爬回狗窩裡食狗飯。」一旁的人諂媚道,還在提到臭狗時,補了小男孩一腳。為了讓陰晴不定的主子開心,所有人無不附和。

      「嘖,好吧。我們去玩別的。」郭慶瞥了一下地板上的人,只覺得自己委屈,竟然得了這麼個啞巴狗。一點反應都沒有,根本不好玩。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