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二、際遇(2)

  那種感覺很奇妙。

  只是去一趟保健室就能認識儀隊的隊長,這樣的巧合實在讓杜郁庭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下午的課程全因下腹的悶痛和意外認識馮彥君的迷糊感,全都恍恍惚惚地過了。

  她先前是沒聽過「馮彥君」這個名字的,但關於「儀隊隊長」著個名號,那可真的不少傳聞。包含他被戲稱為學妹殺手的事兒,包含他曾經被一個網美學姊倒追過——這樣的大紅人,自己居然能認識。

  「——然後你知道詠慧跟我說什麼嗎?……老杜妳有在聽我說話麼?」原先講個不停的劉品柔才發現杜郁庭的注意力一直都沒有放在她身上。

  「呃,什麼?」杜郁庭方如夢初醒:「喔,有啊,妳說詠慧怎麼了?」

  「最好是有,」劉品柔又道:「很痛嗎?感覺妳一整個下午都在狀況外欸。」

  「嗯……是有點痛。」杜郁庭有些心虛地別過頭去。她怎麼可能肯和劉品柔說她一個下午光想著馮彥君這個人了!

  「那妳今天晚上還要留下來練琴嗎?如果這麼痛的話,練習也沒什麼效果。」劉品柔聳了聳肩:「誰叫妳偏要挑李斯特,活該。」

  「別這樣,我原本還想彈蕭邦的。」杜郁庭擺擺手,道:「我是不太想留啦……可是校車已經開走了欸?」

  「蕭邦?練死好了妳。」劉品柔有些哭笑不得,又道:「那有什麼問題,姐陪妳搭公車!」

  學校附近的公車路線到她們住的市區還得從火車站轉乘,一來一去就要花上將近一個鐘頭的時間,這也是杜郁庭不太搭學校附近那條路線的原因之一,也因為那一線是幹線,常要人擠人的,這讓本身有點輕微潔癖的她更加無法忍受。

  等了約莫二十分鐘,公車的身影才緩緩出沒在遠方的轉角,早已等得不耐煩的劉品柔奮力揮了揮手臂,嘟囔道:「明明速限是60,偏要開20擋人家路,還要浪費別人時間……」

  一上車,果不其然,簡直是人滿為患。

  只能站著的她們散散地聊著天,從網美學姊唐茵淇不知為何話鋒一轉,竟轉到了馮彥君身上。

  「——我還真沒想過茵淇學姊會喜歡彥君那一型的。說到彥君,妳覺得他怎麼樣?」劉品柔滑開學姊的主頁,大大的2.5萬人追蹤明晃晃地直要亮瞎了眼。以為劉品柔猜中她的心思,杜郁庭心頭突突地一跳,不過在看見劉品柔注意力根本不在她身上,才發覺是自己多心了。

  「長相還可以,成績還可以,主要還是身高吧?」杜郁庭有些懶散地抓著自己頭髮玩:「叫那麼親密,Vic會吃醋喔。」

  「關他什麼事了,受不了欸。」劉品柔白了杜郁庭一眼:「彥君很可愛啊,不覺得嗎——妳看他的IG,超三八的,居然還設不公開。」她把馮彥君的IG主頁湊到杜郁庭面前。

  yjfeng_4719 馮彥君(17y)

  佰捌級儀隊

  「妳才三八吧,自己也設不公開還說別人。」

  「那不叫三八好嗎,那叫保護隱私。」劉品柔把鼻子翹得老高:「來追蹤一下好了。」說著便點下了追蹤按鈕,手機屏幕裡跳出了等待對方回覆的字樣。

  馮彥君粉絲並不多,只有一百出頭,這讓杜郁庭有點意外。就連平常不太發文的杜郁庭都有將近一百五十個粉絲,這樣實在是有些不合常理。通常這種學校紅人都會有至少過三百的追蹤人數的。

  「唉呀,我們等一下先去吃飯吧,好餓。」劉品柔見火車站的站別快到了,便收起手機,抬手按了下車鈴。杜郁庭笑著應了聲好。

***

  見杜郁庭不到八點就回到家了,她母親很是驚訝:「妳不是和品柔在學校練琴嗎?怎麼現在就回來了?」

  「一個月一次的大出血。」杜郁庭嘆了口氣:「很痛,完全沒辦法專心練琴。」

  「好吧,反正妳不要回來光顧著看手機就好。」

  「才不會好嗎!都要比賽了,今天沒練習到只是意外。」她對母親話雖說得冠冕堂皇,然而實際上,終究是忍不住。

  難得早早回家沒事做。於是杜郁庭也給了自己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手指習慣性的點開了IG的圖示,想著隨意看一下限時動態就收起來,研究她比賽演奏曲目的琴譜——李斯特的《即興圓舞曲》。

  但是那本琴譜卻是被深鎖在杜郁庭的書包裡不見天日。回到家中總是會有這種感覺,在學校緊繃的步調被放得緩上許多,連帶著整個人都懶懶散散的。

  「嗯?」動態頁面一跑出來,杜郁庭先是注意到了一個追蹤請求。她心下覺得奇怪,升上高二後就很少會有新的追蹤請求出現,也是因為大家都認識的差不多了,該追蹤的也老早就追蹤了。

  yjfeng_4719。

  才剛看過沒多久的用戶名稱赫然映入眼簾,杜郁庭心裡一個咯噔。讓學校紅人要求追蹤了,那種感覺,真的很妙。幾乎是沒有遲疑地便點下了確認,杜郁庭滑開馮彥君的主頁,試探性地也點下了追蹤鍵。讓她更意外的是,對方幾乎是馬上就通過了她的追蹤請求。

  驚愕之餘,馮彥君居然是逕自便傳了條訊息過來。杜郁庭覺得生命已經沒有什麼能夠嚇倒她了。

  7:54   PM

  yjfeng_4719:妳會彈鋼琴?

  對他突然丟過來的問題,杜郁庭還處在風中凌亂。一時間喪失組織語言能力的她,想了好久,才又敲了一串字回去。

  yuting_0811:嗯,你怎麼知道?

  馮彥君看起來是非常閒,聊天室馬上就呈現已讀狀態,隨後便跳出了正在輸入訊息的圖樣。

  yjfeng_4719:妳的PO文裡有妳彈鋼琴的影片啊

  被對方翻了之前的貼文,杜郁庭還真不知是該哭還該笑。

  yuting_0811:幹嘛偷看我PO文XD

  yjfeng_4719:妳都讓我追蹤了我還不能看喔

  真不知看請來一副老大哥樣的馮彥君,還有這樣一個無賴的表現。杜郁庭不禁搖了搖頭——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自己無法抑制上揚的唇角。

  yuting_0811:我都沒看你的了

  yuting_0811:傻眼欸orz

  yjfeng_4719:妳看啊,又沒說不讓妳看

  yjfeng_4719:不是都讓妳追蹤了

  什麼嘛——杜郁庭實在是有些哭笑不得。她才不會沒事去翻別人貼文呢!講這什麼話——

  yuting_0811:我又沒有翻別人PO文的愛好,受不了欸

  yjfeng_4719:隨便妳看啊,我這人沒什麼祕密的

  yuting_0811:沒秘密還設不公開,邏輯呢XD

  yjfeng_4719:沒秘密還不能設不公開喔,邏輯呢

  杜郁庭無法忍住翻白眼的衝動,卻同時也笑得很開心。明明馮彥君是只認識不到一天的人。平時她總是等人開啟話題的,天外突然飛來馮彥君這一荏,那是硬生生打亂了她平時和人互動的節奏。

  yuting_0811:算了你們理組生的邏輯我不懂唉

  yjfeng_4719:什麼話啊,你們文組生的邏輯才奇怪好不好

  從他的語氣裡杜郁庭幾乎可以看出馮彥君那種哭笑不得的模樣了。於是她又咯咯笑了好一陣子,才打算要回覆他。結果沒想到對方已經在輸入訊息了,她便把剛打上去的幾個字給刪掉。

  yjfeng_4719:我要先回去練習了,晚點再聊

  那段訊息才剛顯示出來,和馮彥君的聊天室便立刻變成一分鐘前上線的字樣,杜郁庭不禁為對方的效率而信服。

  結束了與他的對談,杜郁庭突然覺得心裡滿滿噹噹地,不知是被塞滿了什麼,只覺得心情特別好,特別開心。破天荒地,她從書包裡拿出了塞著琴譜的資料夾,呆呆站立了許久才往家裡練琴室走去。

  馮彥君說要回去練習,那麼不如自己也去練幾回琴吧。

  雖然家裡有專門的練琴室,但杜郁庭還是喜歡在學校的音樂教室練。畢竟家裡住的住宅區,晚上七點超過便不會再有太多的聲音了,更遑論其間略顯突兀的鋼琴聲。

  腳下踩著弱音鍵,杜郁庭從被老師特別註記的第二節開始練起。李斯特呀,也是個愛情生平不俗的傳奇作曲家呢。

  若不是學校向她們兩人提起音樂比賽的事,在升學高中待這麼久,關於這個在她高中以前每年都要參加的比賽老早就忘得精光了。鋼琴競爭大,不像劉品柔的大提琴,每年總有幾個特別厲害特別殘暴的選手把獎座抱回去。至今為止,杜郁庭也不過拿了幾座優勝,其他都是甲等。

  李斯特設計的曲子總是這麼好聽又坑爹。說起坑爹,那還比不上去年的比賽中有人喪心病狂的直接挑了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第三樂章來彈——一開始還有些跟不上節奏,到了後段便改善許多,雖有些音彈錯,但整體而言真的還不錯。然而還是輸給了李斯特的《鐘》。由此可見李斯特的曲子究竟有多變態。

  杜郁庭就是故意選李斯特的,但其實《即興圓舞曲》並沒有像他的那十二首超技練習曲那麼艱難,超技她怎麼沒練過!雖然也就練過《回想》而已,其他根本提都甭提。

  一首至多五分鐘的曲子被她硬生生地練了近二十遍。所謂鋼琴,就是一個一旦碰了就會忘記今夕是何年的東西,這杜郁庭完全可以深切體會,想想那逝去的兩小時,不禁有些驚恐。

***

  隔日到校,又同樣聽著劉品柔亂七八糟的碎碎唸。初秋的風微涼,學校尚未換季,女孩們直頂著一雙裸露的腿,卻一點都沒有冷的模樣。

  所謂世界三大耐寒動物,除了北極熊和企鵝以外,肯定就是冬天的女人了。

  「真不想換季。」劉品柔鼓起腮幫子道:「制服褲根本就是發明出來折磨女人的東西。」

  「乾脆冷死好了妳。」杜郁庭簡直是哭笑不得。

  她們正走在學校的中庭,社會組大樓和自然組大樓交接的地方,可以看見許多「跨系」的情侶們在相對隱蔽處幽會著。

  「唉,每次來這邊眼睛都要瞎了。」

  「別鬧,妳明明早就可以脫魯的,在那邊……」杜郁庭翻了個白眼:「人家Vic等得多辛苦啊,得了便宜還賣乖。」

  「到底關他什麼事呀。」劉品柔道:「我就現在不想啊——欸老杜妳看,那是彥君嗎?」她突然指向了往這方向走來的兩人。

  杜郁庭抬眼一看,便看到馮彥君和他數資的同學正面對著他們。心裡猶疑著要不要出聲和對方打招呼,卻又覺得自己跟對方根本不熟——正想著的同時,卻只見馮彥君一注意到她們,便開口道:「哈囉,語資的鋼琴小公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