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水神篇(1) # 出嫁

睜眼所及之處盡是一片紅,程浚感覺自己屈腳坐在一個小車廂裡,搖搖晃晃的彷彿在水面上般。

他明明記得自己正開車要去一位新客戶家中拜訪,結果後來……

碰撞聲響和救護車刺耳的鳴笛宛如還在耳際,讓他頭痛欲裂。

此時外頭傳來一道道低語,用他從來沒聽過的口音說著一句句讓他摸不著頭緒的話。

「真是可憐的孩子,年紀輕輕就這麼當祭品了。」

「可憐?那送妳的孩子去!」

「孩子,妳可別怨恨咱們,當了神明的新娘,妳也會成為神仙的。」

……

什麼神仙神明的,程浚一句也聽不懂,但四周漫來的水冷得他遍體生寒,他從來不知道水可以這麼寒涼,這種刺骨的冷讓他忍不住全身發顫,意識再次開始模糊。

在他閉上眼之前,似乎聽見有位女子發出淒厲的哭喊,嚷嚷什麼他聽不清,心裡只出現一個疑問--

他要死了嗎?

在車禍後,這是他第二次這麼想。

//

程浚小的時候家裡環境不太優渥,雖然如今的生活不成問題,但過去的貧窮生活仍然給程浚造成陰影。

他從初中開始就打工賺錢,還沒大學畢業踏入業務行業,努力掙了不少錢。還沒拿到大學畢業證書,他就已經把學貸還清了。

入社會第一年存到了一筆買房的頭期款,能有這番成就,他真的要感謝母親生給他一張討人喜歡的俊顏。

當他高興的買了房子,打算孝敬讓從小獨自拉拔他長大、總帶著他搬家租房的母親,沒想到才剛簽完買房的契約,還沒來得及告訴母親好消息,他就在一場車禍中喪命了。

還以為死後會到人們所說的黃泉或是天堂去,沒想到還沒到陰曹地府,程浚就面臨第二次死亡,這次是活活淹死。

當他再次睜開眼時,眼前依舊不是地府,仍是一片赤紅,想伸手將蓋在頭頂的布拿開,卻發現自己使不上任何力氣。

忽然有隻大手抓住程浚的手腕,將渾身濕透的他用力拽出狹小的車廂,從布的縫隙裡面他看見車廂是用木頭製成的,那樣子……與其說是車廂,不如說是頂轎子!

「快快,水神大人已經在殿內候著了。」

耳邊傳來稚嫩的嗓音,讓程浚愣了愣,但感覺抓著他的人明明是個力大無窮的大漢。

他想抬頭看清楚身旁這個人的長相,但頭上的紅布幾乎阻擋他大部分的視線,加上使不上力氣的他只能被人連拖帶拽地往前走去。

一路程浚只覺得頭重腳輕,有種類似暈車的感覺襲來,讓他胃一陣翻湧。

「等、等等……」

虛弱的嗓音並沒有讓抓著他向前的人停下腳步,反而聽見他著急地回道:「吉時就快過了,不能等!」

他哪管什麼吉時、凶時!

程浚此時也來了火氣,想掙開對方的箝制,無奈他現在沒有半分力氣,只能忍著不適繼續往前走。

當這人終於停下腳步,程浚幾乎整個人倚在對方身上才勉強能站穩。

「水神大人,小的把夫人帶過來了。」

程竣抿唇不語,現在的他大概猜到自己已經不在原本的地方,他失去意識前明明是在車禍現場,現在卻從一頂轎子裡面被拖出來,頭上還蓋著一塊紅布……

一陣起雞皮疙瘩爬上他的手臂,沒想過他程浚活了二十三年,生命的喜樂都還沒經歷過癮就這麼一命嗚呼。

最令他無法接受的是--他不僅沒死,一醒來還發現自己即將被「嫁」了!

「嗯,新娘這趟勞頓,先帶她去廂房歇息。」

前方傳來一道低沉悅耳的嗓音,讓程浚忍不住想掀開紅蓋頭去看看那人的真貌。

「可是大人,這樣會耽誤……」

「吉時」兩字還沒出口,就聽見上位那人忽然轉為嚴厲的口吻:「即刻把人帶下去。」

程浚聽見抓著他的人吶吶地應了聲,隨後他感覺手腕又被人往後拽去。

在離開大殿之前,他依稀聽到有人略帶著嘲諷的說詞--

「這是第幾個了?你怎麼還沒打消娶親的念頭啊!」

殿內傳來的談話聲隨著他的離去逐漸淡去,程浚被帶到一處廂房,因為看不見周遭的狀況,他只好仔細聆聽四周的動靜,發現除了自己的呼吸聲,周遭出奇的寧靜。

連在他身旁的人,也感受不到有任何的胸膛起伏……

「在喜宴開始前請夫人先行歇著,晚些小的會差人備好食物,夫人不必擔心會餓著。」

說完也不等程浚反應,那人就這麼退出廂房,還順手帶上門。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