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Part1

他們之間毫無偏差的愛戀就像一則離奇的預言。

土方走出漆黑的巷子。

今晚連月亮都不願意露臉,如果沒有路旁一盞盞的路燈,隔三差五的用昏黃燈光照亮他,就不會發現他搖搖晃晃的走姿,就更別提那一滴滴奔離他身軀的黏稠液體。

土方十四郎穿著榮耀他一生的黑色鑲金邊警察制服,顫巍巍地走著,有一下沒一下的撞在路邊民房上,留下擦肩而過的血跡。

沒有人知道他傷的有多重,但土方自己知道,沒多少時間了。

他不願意停留在原處,他有個非得要去的地方。

因為他想起了,曾經某個亮晃晃的早晨。

“土方,如果要死,我一定要死在你手裡。”那個銀髮赤眸的男人說,眼瞳裡都是笑意,還微微倒影出墨黑髮色俊臉的,他的黑髮小男人。

土方十四郎穿著一件雲紋白袖的和服,盤腿坐在窗邊,猛吸了一口菸,白煙繚繞。

“是誰說,與其想著如何美麗的死去,不如堅強的活下去?白夜叉大人。”他用鼻子輕輕哼了聲。

坂田銀時露齒笑了,伸手去攬對方細緻的腰,捲髮在腰側蹭了蹭。

陽光十分廉價般,傾天傾地的砸在他們身上。

土方瑰異的希望世界停在這一秒,往前一步都是多餘。

土方嘴角揚起,想笑,卻只感覺一股甘甜的腥味從喉嚨上揚,暗紅色的液體流下嘴角。

那又怎樣,他想,就算是用爬的,他也堅持要回到銀時身邊,他從他身上得到心動心跳的感覺,也要在他懷中讓心臟歸於平靜。

催促腳步一分分邁進,朦朧中,熟悉的背影像在前方,乎近乎遠,一時清晰一時模糊,土方情不自禁伸出手,嘴唇顫抖著,吐出最珍重的言語,”…銀時。”

這兩個對其他人完全沒有任何意義的字眼,卻在這男人唇齒裡,飽含了愛意、留戀、遺憾、絕望與希望,千言萬語,傾倒一刻。

閃爍的背影轉過身,一頓後,狂奔。幸好,他還能落入這溫暖如冬日第一束陽光的懷抱。

坂田銀時快瘋了,後背上若有似無的呼吸聲要將他逼瘋,狂奔的像是有一頭張牙舞爪的巨獸猛力地追著他,甚至,他覺得自己的腿軟的像在雲端奔跑,卻又蹦蹦然地掃起一粒粒砂石。

他是瘋了,魔怔的想奔離這個世界,打破這層痛苦的現象,剝離背上男人的刀傷。他珍愛的,他的黑髮小男人。

坂田銀時落入一股漩渦,回到某天,他們醉醺醺地趴伏在定食屋的櫃檯桌面上,搖晃著酒杯,清苦的酒入口,燒灼著食道。

“我不是不愛她。”他說,臉頰紅透,”但是我不值得她伴著。”

“她可以更幸福的,比起跟我這麼一個隨時可能翹辮子的男人,她可以和一個溫柔、負責任、貼心的男人一起,過著平凡的生活。”

“我連最基本的安全都無法給予她,這愛說起來可笑。”

銀時看著他臉上的紅,紅入眼眶,卻沒有濃成一滴淚落下,竟顯得比哭出來更淒涼。

那天是三葉的忌日。

他伸手越過土方寬厚的背,他是可以將他脆弱的臉攬入懷抱的,但沒有,他只是在肩膀處拍了兩下。什麼都沒說。

坂田銀時想,愛、守護,或者什麼都好,你都不需要想。你只要是你就好,你單獨的矗立就是我的世界。

你是土方十四郎就好。

然而他的世界就像薄且透明,蟬脫離後的殼,一步步踏入腐敗,他只能奔逃。

“十四…醒著…再、再堅持一點。”銀時說,或許說給土方,或許是叫自己不要放棄。

即使身後人的身軀漸漸冰涼,還是要繼續奔跑。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