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之四-骨肉重逢只為離別

一個月很快就過去了,今日正是妘嵐進宮的日子,早已看好了時辰,轎輦已到了玄武門。

「紫嬪娘娘,娘娘您雖不是皇后,卻是陛下登基六年來唯一入宮的妃嬪,陛下極為重視,所以一會兒便直接到太極殿進行冊封,這可是無上的榮寵呀!」

一旁的公公顯得比妘嵐還要開心,但是轎上的妘嵐是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現下她只是冊封嬪位而已,皇上就已經在文武百官的面前進行冊封,代表皇上對於她肯定是十分不同,就算是因為宸靖的關係也好,這樣她一進宮即便什麼都還沒有做,也還是先得罪她那沒有血緣的表姊盈貴妃—余仙蘭。

不行,她得想個法子,當初冊封余仙蘭冊封為貴妃時沒有在文武百官前進行冊封,那麼她既然只是一個嬪位,又無額外封號,冊封自然不能比貴妃還要盛大。

「唉唷…停一下,云卉、秋菊…」

聽見妘嵐的叫聲,云卉連忙大喊:「快停轎!」

「娘娘您怎麼啦?眼下這時刻就要到了,可不能誤了時辰呀!」此次負責冊封大禮的公公開始急了。

「我的頭…」她知曉,沒有人會真打開轎輦的簾子,尤其現在她若真不舒服的話,應該會直接將她送回寢殿,不會讓太醫在太極殿替她診治。

「娘娘,您要不忍忍?否則這誤了時辰奴才的腦袋可就不保了…」公公著急地跪在了地上,這太晦氣了,如果冊封大典妃嬪不能到那他…他都不敢多想了。

「放肆,娘娘的玉體豈是你一個奴才可決定請不請太醫的!若娘娘有個什麼意外,公公您可擔當的起!」

一旁的秋菊大聲地吆喝著,她最清楚妘嵐的身體,照顧了妘嵐三年寸步不離,即使不清楚妘嵐的真正想法,但是康正親王既要她跟著妘嵐入宮,自然得要她幫助。

「奴才不敢,奴才馬上去請太醫,請娘娘先移駕雲台殿歇息。」

被秋菊大聲訓斥後,跪在地上的公公才趕緊動身,替妘嵐去太醫院請太醫。

雲台殿上上下下的太監宮女們,正忙著打掃即將有主入住雲台殿,他們各個都深感無比榮耀,宮中已經許久未有正主,一直以來只有盈貴妃身旁的宮女太監自覺高人一等,他們這也算是出口惡氣了。

轎輦匆忙地進入宮殿之中,打散了一群宮女太監,云卉和秋菊趕緊扶著妘嵐入殿,等妘嵐躺在了床榻之上,才開始打點宮中人做事。

「來人啊!」秋菊吆喝著,招手要雲台殿所有宮女太監來到床榻之前。

「今日娘娘玉體微恙,遂不能坐在正殿打賞各位,這雲台殿主事的姐姐和公公是哪位?」

「奴婢冬芝向娘娘請安,另外還有翠兒、珠兒。」

冬芝的年紀約二十五、六,看起來相當沉穩、內斂,給人一種放心的感覺,妘嵐躺在床榻上就對她感到好感。

「奴才劉福向娘娘請安。」

劉福雖看起來有些浮躁,但是卻像是個相當機靈的人。

「這是娘娘入宮前準備的賞賜,只是現下娘娘玉體微恙,冬芝姐姐和公公就先拿下去分了吧,伺候娘娘得上點心,更要忠心,娘娘不會虧待各位。

云卉將手上銀子交給了冬芝。

「好了,先退下,劉福去看看太醫來了沒,翠兒去膳房替娘娘煲個雞湯,其他各自忙去吧!」

秋菊吩咐完後將所有人都打發走,只剩下她和云卉留守在妘嵐身畔。

「都走了吧!」妘嵐稍稍的掀開了被子,看了看四周。

「都走了,娘娘為什麼不去冊封大典?」秋菊倒了杯水,將妘嵐扶起深後將茶水地給了妘嵐,可她是滿腹的疑問,雖然陪妘嵐演了這齣戲卻不懂其用意為何。

妘嵐接過茶水,小酌了一口後說:「你問問云卉,她應當曉得。」

「奴婢猜測是娘娘不想風采勝過盈貴妃,當年皇上冊封貴妃時,雖昭告了天下,卻沒有接受文武百官的朝拜,而娘娘此時位份還比貴妃還小,甚至都還未曾侍寢,若冊封大典比貴妃隆重,那麼娘娘一入宮什麼都沒有就先得罪了盈貴妃,那個這雲台殿的每一個人都有危險,就連老爺以及康正王爺都可能危及到,娘娘是如此嗎?」

云卉緩緩道來,聽的秋菊目瞪口呆,而妘嵐更是打從心裡喜歡她,入宮前因為余氏的關係,只敢在入宮前匆忙與她一談,沒想過她竟比妘嵐想像的還要聰穎,深得她心。

「正是,盈貴妃專寵了這麼久,突然有人要和她分寵肯定是無法接受,若我真去冊封大典上,那麼她肯定不會就此善罷甘休。」她又喝了口茶,將空茶杯遞給了秋菊。

「娘娘您真是太聰明了,但是陛下那邊怎麼辦呢?」秋菊伸手接過茶杯,但她仍舊滿腹疑問,總不可能為了一個妃人而得對了皇上吧!

「傻ㄚ頭,你忘了王爺曾說過我這三年來過得極為清苦,那麼抱病便是人之常情,又怎會怪罪於我呢!」

秋菊聽了此番話之後,敲了敲自己的頭:「我這一入宮,就給忘了!」

「好啦,太醫也該到,別漏餡了!」妘嵐將被褥再次拉上,將自己包得密不通風。

其實雖然她這麼說,對於皇上她還沒有什麼其他的對策,暫時就先這樣吧,她雖然答應了要進宮,但是面對素未謀面就已成她夫君的皇帝,她心中的疑問恐怕不比秋菊少,而且還比秋菊多了份害怕。

當日下午,儘管妘嵐對外稱病,但是宮外命婦們仍就託宮裡的公公們送禮,都要踏平雲台殿門檻了。

「娘娘,魏公公送禮來了。」劉福大聲的喊叫著,然妘嵐也不急忙,只是緩緩地開口說:「云卉、秋菊快扶我到大殿上。」

當妘嵐坐在廳堂上時,盈貴妃宮裡的太監魏公公正好進來,帶著四個小太監,各個都拿著要送給妘嵐的物品。

魏公公一進門不慌忙行禮,反倒是先瞧了瞧一臉病容、打扮穿著樸素的妘嵐,爾後笑了笑:「紫嬪娘娘,這些綾羅綢緞及首飾是貴妃娘娘的一點心意,貴妃娘娘說了,待娘娘您病好了,定要和貴妃娘娘姊妹團聚。」

他比了手勢,在他身後的四個小太監便將手上的東西呈到妘嵐面前。

一旁的云卉、秋菊、冬芝、翠兒、珠兒很俐瑣的上前接過物品。

「謝謝魏公公,也請公公替本宮先謝過貴妃娘娘,本宮身體好些定會親自到合歡殿謝謝貴妃娘娘。」語畢,妘嵐揮了揮手云卉便拿出銀子,給合歡殿了魏公公及四個小太監。

「多謝紫嬪娘娘。」魏公公領了四個小太監向妘嵐服了服身子。

「本宮玉體欠安,就不留公公喝茶了。」

妘嵐知道魏公公為何而來,也知道他為何而笑,而余仙蘭又為何送如此厚禮,雖然方才僅是瞅了一眼,便發現余仙蘭送的可是上好的蜀錦、宋錦、雲錦。

不過只是余仙蘭認為她病得很是時候,沒有讓余仙蘭這貴妃後宮唯一的正主失了臉面,也讓魏公公藉此來看看她的樣貌,探探虛實。

確認是否會和余仙蘭分寵,見她換下了嫁紗,穿下一身樸素的衣裳,連髮髻都沒有盤,加上一臉的病容,那魏公公自然露出笑容。

「我這就回去稟報娘娘。」他低下頭,彎著腰緩緩地離開雲台殿正殿。

「娘娘是上好的蜀錦、宋錦、雲錦,這些個首飾、金釵更都是金雕細琢織物呀!」劉福可是笑得開懷,畢竟以前這樣上好的東西他連看上一眼的機會都難。

「貴妃娘娘對娘娘您真是極好,這幾匹可都是近日才得的貢品,貴妃娘娘肯割愛實屬不易,娘娘要不請尚服局裁製幾身衣裳?」冬芝拿著東西,問著妘嵐。

妘嵐看了看眼前的東西:「秋菊將蜀錦、雲錦送去尚服局裁製衣裳,記住,是給貴妃娘娘的!云卉,將那幾盒首飾挑選幾個較為樸素的收著,在挑出一個最出挑、最華美的用小宋錦盒裝著,其他的先一併收入庫房,註明一下以後留著賞人。」

盈貴妃的東西,愈是高貴的她愈是不能收,也不敢收,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歷代妃子都有結黨營私爭寵的例子,導致前朝后宮皆不安寧。

她此番入宮雖不想一開始就得罪這盈貴妃,可她也不想與這盈貴妃結黨。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