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之三-骨肉重逢只為離別

馬車還沒到紫府前,已經聽見遠處鼓聲以及炮竹霹靂趴啦作響的聲音,秋菊再次掀起簾子,不僅看見了紅色燈籠映的一條街似白天一般明亮,整條街上也是滿滿的人潮,好不熱鬧。

而妘嵐則是遠遠的就看見了以白髮蒼顏的父親,她的淚險些就要奪眶而出,當馬車停駛在家門口,家中的僕從婢女早早迎上來伸手攙扶著。

妘嵐的爹,眼中含著淚水,雖然父親的樣子在她心中始終存在,但今日一見,爹爹卻是比三年前看來更多了些滄桑,想必是這三年來找不著她傷心難過而致。

三年不見,弟妹也長高了不少,儼然已不再是當年只懂得玩樂了小不點了。

眼看著妘嵐就要上前抱住父親與弟妹,一旁的宸靖先開口說話了。

「紫大人,我已在江南替你尋回令嬡,這三年來紫小姐定是不好過,然皇上已決定一個月後接小姐入宮,三天後宮中的嬤嬤會來貴府教導小姐宮中規矩。」

他的話語果然提醒了妘嵐,她並不是單純的回到家中,這只是一個踏板,畢竟一個來歷不明的嬪妃,及使得寵了也毫無影響力可言。

「謝謝王爺,老臣不知該如何報答王爺的大恩呀!」

只見妘嵐的父親紫毅鵬跪下向宸靖行了大禮,府中上從余氏下至僕從婢女也都跟著紫毅鵬跪在地上行叩拜大禮,由此可見妘嵐真是這紫老的掌上明珠,這般真情流露更不在乎尚有其他街上的人,帶著一家大小當眾謝恩,難怪妘嵐被余氏趕出家門時,寧可一人躲著、凍著、餓著,也不願尋求其他親戚的照顧,就怕丟了紫毅鵬這禮部侍郎的顏面。

宸靖將紫毅鵬扶起,「大人只需好好的照顧紫小姐,直至她入宮服侍皇上,為皇家生下血脈,綿延子嗣就好。」

「老臣遵命。」紫毅鵬雖面有難色,不忍才剛返家的愛女須入那深宮之中,卻也無可奈何。

「那就好,紫夫人希望你領著全家女眷好生照顧未來的娘娘,別讓她受苦了。」他曉得余氏不見得會對妘嵐真的好,就算妘嵐已確定是皇上的嬪妃,但現在后宮中的第一人,獨寵已久的盈貴妃是余氏的親姪女,遂妘嵐的位份只要不比貴妃高,余氏必定不會好生對待。

被宸靖點名的余氏,像被貓抓了的老鼠一般,渾身發著抖回聲:「臣婦遵命。」

「你們都平身吧,好好享受這失去已久的天倫之樂,本王就先回府了。」語畢,他要上了馬背揚長而去,不願看妘嵐一眼。

妘嵐也只能望著宸靖騎著馬揚長而去的背影,她始終不曉得他對於她是如何想的,僅僅只是一顆可以利用的棋子嗎?

-------------------------------

夜已深,她卻沒有絲毫睡意,手仍翻看著越絕書,她不是西施,也曉得她和西施會不同,但她就想知道自己未來可能發生的遭遇。

當今的聖上年十七,名宸玹,年號承德,11歲即登上九五之尊,至今已有六年,膝下並無子嗣,未曾選秀,獨寵盈貴妃余氏仙蘭。

她就只了解她未來的夫君這麼多,其他的一概不明瞭,只曉得在人民心中,他是個好皇帝。

六年來未曾增加賦稅,即使因旱災部分縣府缺糧,他也總是能運糧救急,六年來從未曾有過內亂,其他邦國更是心悅誠服地上貢朝賀。

一陣敲門聲,拉回了她的思緒。

「嵐兒,你睡了嗎?」說話的是她的父親,紫毅鵬。

妘嵐上前拉開了門,迎父親進門。

只看父親一進門後,當場跪在地上,淚流滿面,妘嵐見狀立馬上前攙扶父親。

「嵐兒呀,對不起都是爹爹不好,不能保護好你呀。」其實他一直都知曉是余氏將她趕出門,他當日下了早朝回府後,命人到處尋找,卻怎麼也找不著,原本是想要休了余氏,余氏卻以妘綾和云傑要脅,鎮國公也出面,無奈下只能對外說是妘嵐失蹤了。

「爹爹你快起來,嵐兒不能承受爹爹此大禮呀!」

她攙扶起父親,她曉得父親的難處,所以從來就不怪父親。

那鎮國公祖上便是開國元老,鎮國公更是三朝老臣,孫女又是當今聖上的寵妃,即使爹爹曉得,也斷不能做出任何動作,何況還有弟妹,她曉得沒有娘的痛苦,也要弟妹承受沒有娘的難過嘛!

「若爹能保護好你,你也不必進宮呀,這一入宮門深似海呀!」

她倒了杯茶給紫毅鵬,她了解父親的顧慮,盈貴妃是鎮國公的孫女,余氏正是盈貴妃的姑姑,能讓皇上六年不曾選秀,一支獨秀肯定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爹爹您放心,我不會和盈貴妃硬碰硬,定懂得明哲保身,絕不讓紫氏家族蒙羞,更不會連累族人。」

聽見妘嵐這麼說,紫毅鵬的臉色稍稍的和緩了。

「除了秋菊外,你要不再帶個自家ㄚ頭進宮?你還記得云卉吧,她自己和你一塊長大,又是你乳娘的女兒,我相信她與余氏不會相互勾結,心思細膩,應當可用。」

在整個紫府裡,大多數的人都已經認同了余氏是紫府的大夫人,這使整個紫府很少屬於他父子倆的人,只要是不順的奴僕皆會被余氏趕出這府邸,若不好好選個忠心的人,只怕妘嵐進宮會是更加危險。

「女兒聽父親的。」她沒有告訴父親,其實她進宮是刻意的安排,她不想若日後失敗了牽連父親。

父女倆久別重逢,彼此講了許多心裡話,但是妘嵐始終沒有說她這三年一直都在京城中、一直住在康正親王府中。

更沒有說出其實她會入宮都是宸靖刻意安排。

「好了,妳早點歇息,別累著了。」他拍了拍妘嵐的手,起身離開她的閨房,獨留下黑夜和寂寞給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