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之二-骨肉重逢只為離別

他離家應該已經有兩個多月了吧,此次下江南去替他那皇帝弟弟體察民情,這六年來一直都是他在扶佐他那年少就繼承大統的弟弟,甚至父皇還未駕崩前,他就幫忙著父皇處理許多政務,對於國家大事可以說是瞭若指掌。

但是他的父皇卻從未想過要將那皇位傳給他,只因祖宗的規制是傳嫡不傳長,終歸他僅只是庶出,從出生開始就注定要輔佐未來的嫡子。

走到了靜慧軒的門口,門是半掩著的,他曉得那小妮子已經到了,那是多久前的事情了,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還只是個小孩子,現在已長大成人,相貌出眾。

他揮了揮手,示意要他身旁的隨從李賀離開,他推開那靜慧軒半掩著的門,裏頭的人正聚氣凝神的練字。

已經三年了,當初在市集上雪地裡撿回的小女孩,如今已至及笄之年,出落得亭亭玉立,惹人憐惜了。

她身上除了還有一絲當年的傲骨,更多了一絲難以言喻的沉靜之美,那大概就是身為紫府千金的天生貴氣吧!

她便是當今禮部侍郎紫毅鵬的掌上明珠,三年前被現在的夫人,當年的側室余氏給趕出家門後,至今禮部侍郎還只能對外宣稱他的大女兒紫妘嵐是三年前至江南遊玩時失蹤,下落不明。

但是其實她一直都待在京城裡,哪裡都沒去,就這樣被他好生養在王府裡。

他還記得當年的她因為遭逢變故,對於其他人是多麼的不能信任,拒人於千里之外。

他悄悄的走到妘嵐的身旁。

「這字寫得不錯,但是你似乎是無法靜下來了。」

她嚇了一跳,筆掉落桌面上,但是仍不忘向他請安行禮,「王爺。」

「行了,這裡就只有我倆,不必行禮。」

他拿起桌上的宣紙,細細端詳,上頭寫的『靜』,他了解妘嵐何以寫下這個字,自從他將她帶回王府後,只想安穩的度過餘生,即使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她就算再怎麼淡泊寡欲,仍然是改變不了她的身分。

從他第一眼見到她開始,就曉得她這輩子註定無法是平淡的度過。

歷史上這般沉魚落雁的人兒,總不會只是嫁給一般莊稼夫便安穩平淡的度過一生,上天給了她這樣的容貌,通常也會帶給她無上的榮耀,或是伴隨著災難。

他將『靜』放在一旁,隨即拿起一旁的筆,在新的宣紙上寫下一字—『動』。

「該是你報仇雪恨的時候了,現在這才是你應該做的。」他將寫好的字拿給了她,然後坐到了椅子上,端起一旁妘嵐已經準備好的茶,輕啜了一口。

「是雨前龍井,還是你了解我的喜好呀。」這兩個多月在外,他幾乎沒能喝上一口好茶,儘管喝的都是龍井,但是就是沒有她泡的好喝。

「「王爺,我不懂您的意思,現在是要我回紫府了嗎?是要去參加選秀了?」

當初王爺帶她來府裡就與她約定了兩件事情,第一是他絕對會助她奪回她該有的身分,第二是她必須進宮去幫助他奪回他應得的。

他放下手中的茶杯。

「皇上不打算昭告天下大選秀女。」

聽到這話她鬆了一口氣,因為原本王爺是打算讓她去參加選秀,再向皇上推薦讓她這個禮部侍郎之女雀屏中選,如果皇上不舉辦選秀那麼她也就不用進宮了。

或許這樣就無法她便無法像余氏報仇,但是至少這樣她也就可以一直待在康正親王府裡了。

「但是你放心,我已經同皇上說了,我此次在江南遇到了流落在棋館的紫家大小姐,熟讀四書五經,精通琴棋書畫,卻渾身是傷,原本被捉去當奴婢而我正好救下了你。皇上又不打算選秀,遂我便舉薦了你,我是他的親哥哥自然能成。」

他知道她方才聽見不用選秀她臉上的反應,但是這當今的聖上,登基六年從未舉辦選秀,僅獨寵從小就訂親的余氏盈貴妃,無皇后亦無子嗣,身為兄長的他甚為擔憂。

再加上如果他不能將妘蘭送進皇宮到皇上的身邊,那麼他便無法得到他所應得的一切,雖然他很不捨將妘蘭送給自己的親弟弟,成為自己的弟媳婦。

聽到這番話,她的臉一沉,她知道這是無法選擇的…

「那麼…我什麼時候入宮?」她手仍緊握著宸靖方才所寫的字,放在胸口。

她知道是會有這麼一天的,但是她還是不願意,若是沒有離開過紫府,也許在哪天選秀時她會認命,去服侍她那未見過面的夫君,或者是被撂了牌子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與一個門當戶對的夫君,但事與願違呀!

無奈她遇見了宸靖。

她永遠都記得,當她在雪地裡暈倒,醒來的時候是宸靖坐在床邊照顧著她,細心照料,即使知道了她是誰沒有多問什麼就直接收留了她,讓她在王府理依舊是個大小姐。

「一個月後,從二品嬪位。」他再輟了一口雨前龍井,放下茶杯,雙眼不移的緊盯著妘嵐。

她不語,只是繼續低著頭。

是的,她在等他,等他開口,但是她也曉得那是不可能的,他不可能開口要她不去當皇上的妃嬪,因為那是他所希望的,他希望她能夠名正言順地成為皇上的寵妃。

「我知道了,那麼我先去準備行囊,一會兒就能回紫府了。」

她了解宸靖,三年了,他總是做事果斷、不拖泥帶水,那麼她定會順他的心意,也算是她對他這三年來的報恩。

「去吧,我會帶你回去,秋菊也還是會跟著服侍你。」

他從椅子上站起走向書案去,拿起案上的筆,開始練起字,不看她。

他了解她的想法,所以寧可不願看她那落寞的臉龐,他害怕自己看著她那茫然若失的表情,那會使他無法下定決心。

妘嵐緩緩地離開靜慧軒,在她踏出靜慧軒那一刻,眼淚掉落了,即使三年前被趕出紫府也從未掉過一滴淚,但今日為了以後那不確定的幸福,為了宸靖,她哭了,雖然她的心中早就有所準備,但發生的時候她依舊是心如刀絞。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