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之一-骨肉重逢只為離別

三年後

一個長得亭亭玉立的女子坐在鞦韆上,陽光灑在她臉上顯得她格外美麗,一旁蓮花池裡的蓮花都不比她的美麗,不比她來著清新脫俗。

「小姐…」

遠遠傳來的呼叫聲,似乎正是叫著她。

「我在這呢!」她回應道。

一個跑得氣喘呼呼的女子來到她面前,一臉恐慌的樣子,令她不禁笑了出來。

「小姐,妳別笑我了…」她知道一定是自己又出糗了,趕緊整理自己的衣容。

「我不是笑妳,怎麼啦,有事找我?」

她撒了謊,她的確是在笑話她,因為她那慌張的神情。

她總是一點小事就緊張不已,又常常讓自己因此搞得蓬頭垢面,還不自覺,雖然很是心細,卻也常大驚小怪的嚇唬人。

她整理好衣容後,站到鞦韆後,替她口中的小姐推鞦韆。

「王爺已經從江南回來了,現在正前往皇城呢!王爺差了人請小姐午膳後至靜慧軒,王爺有要事商量。」

一聽到是王爺,她臉上的笑容退去,換上了一張愁容,又帶點畏懼。

這個王爺是當今聖上的兄長,康正親王—辰靖王爺,是先皇的長子,但是據說是因為生母不是皇后,而只是妃子,遂在先皇駕崩時才將皇位傳給當時只有十一歲的承德皇帝—辰玹,只因為當今的聖上是嫡出。

「秋菊,扶我去更衣。」

「是。」秋菊趕緊攙扶著她口中的小姐。

這位小姐是府裡的貴客,也極有可能成為這宅邸的女主人,王爺對她可是愛護有加,如今小姐也已經到了及笄之年,也許王爺此次從江南回京,就是要向皇上請求賜婚迎娶小姐過門呢!

午膳時,她有些坐立難安,她曉得為什麼王爺會刻意差人說今日要見她,她在這已經住有三年之久,他如果只是一般事情要找她,只需要到她的暖閣即可,不會讓她到靜慧軒的。

靜慧軒是王爺跟大臣們商量國事的地方,也是王爺的書房,從入王府至今只有第一次來的時候去過,爾後從來沒有。

她曉得該是報恩的時候了,從他將她領進王府那扇門起,她就曉得這一天一定會到來。

秋菊隨伺在一旁,她看得出小姐的臉色凝重,似乎是情不像她原本所想像的那樣單純。

她伺候小姐已經有三年之久,曾聽說小姐是京城裡某大戶人家的大小姐,遂一開始時她總是誠惶誠恐的伺候著,但是小姐卻一點也沒有貴族人家小姐的脾氣,凡事總是不喜假他人之手,親力親為,似乎都忘了自個兒的身分了。

「秋菊,將膳食給撤了吧。」她放下手中的碗筷,桌上的飯菜幾乎沒有動過,她眉頭深鎖著,沒有什麼胃口。

她起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拿起放在案上的書本。

秋菊向一旁的其他婢女招了招手,示意要她們收拾東西,又從其中一個婢女的手上接過茶杯。

「小姐,今日是普洱,是您平日裡最喜愛的。」

秋菊將用上好的青瓷茶杯盛著的陳年普洱遞到了她的面前,她眼睛仍離不開手上的那本越絕書。

「先擱著吧!」她放下手中的越絕書,看著秋菊問:「秋菊,妳覺得西施後來究竟有沒有與范蠡一起泛舟太湖作一對神仙眷侶呢?」

她拿起一旁的普洱,啜了一小口。

秋菊愣了一愣,只覺得今日她的主子很不正常,平日裡是不會這樣的。

雖說小姐本就喜愛越絕書,一個月總是會翻上一回,但是從未像過現在這般眉頭深鎖著問她這樣的問題。

「肯定有的,若我是范蠡怎會捨得這般為國為民更為了自己的巾幗奇女子呢!小姐,今日怎麼這般傷感?」

秋菊接過她手上的茶杯,放置在一旁的案上,她試探性的問著。

「沒事,走吧,該去靜慧軒了。」

她起身,臨走還看了一眼擱在案上的越絕書,關於西施的下落眾說紛紜惟有越絕書上的記載讓她覺得是最好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