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當我的胡桃鉗吧!!

「與仁同學!!」花棠舞拿著餅乾向劉與仁走去,劉與仁轉頭看向後方,「社團時間快結束了,我烤了一些低卡路里餅乾,要不要一起吃個下午——茶!?」

花棠舞的腳被地上的小石子一絆,整盤餅乾都灑向劉與仁的身上,坐在椅子上的劉與仁的面色變得有些灰暗,「哇啊——非常抱歉!!全灑到你身上了。」花棠舞急忙道歉。

劉與仁隨手拿起一塊掉在自己身上的碎餅乾,「我是沒關係啦,但是小舞...妳該不會打算用這些碎掉的餅乾......就想要收、買、我、當妳的胡桃鉗吧?」劉與仁抬眉一笑。

「可是......與仁同學你......身上不是穿著儀隊的服裝嗎?」,劉與仁微微抿唇,自己根本無法反駁花棠舞所說的話。

「明明左腳受傷無法參加儀隊的練習,卻還是配合我穿了這身衣服來。」花棠舞坐到劉與仁旁邊的空位上,

「別......別、別誤會了!!我只是閒到發慌!!」劉與仁咬了一口手上精緻的餅乾,「話說——還不都是因為妳說了奇怪的話!!」

花棠舞歪著頭有些疑問,「我嗎?」

「沒錯!!!」劉與仁馬上回答,

劉與仁慢慢回想,從未和自己說過一句話也沒有過任何交流的花棠舞,卻突然從隔壁班跑來。

「請你當我的胡桃鉗!!」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告白?!

不過當時這件事就在劉與仁僵住的反應下落幕了。

「為了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所以我才來赴約的。」劉與仁掩飾不住耳根的脹紅,尷尬的咬下餅乾。

「真的?」

「真的!!」

劉與仁正要伸手拿下一塊已經收拾到盤子的餅乾卻頓了頓面色微赧,「但是啊!妳說芭蕾什麼的,我可是一竅不通啊!!我只會儀隊......」劉與仁難為情的用手遮住了大半張臉,花棠舞起身道,「沒問題的!」

「你只要坐在旁邊陪我練習就行了哦。」花棠舞扭了扭腳踝。

「嗯?!」

「不過在那之前......」花棠舞微笑,「得先請你聽我說個秘密......」花棠舞將食指輕放在唇上。

身為芭蕾舞者的花棠舞......的秘密。

「六歲開始學芭蕾的我非常喜愛柴可夫斯基所編寫的芭蕾舞名劇胡桃鉗,連媽媽送的生日禮物都是胡桃鉗士兵娃娃,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我也為『演出胡桃鉗』這個夢想不斷努力著,終於,在這次演出徵選中我得到了演出女主角『克拉拉』的候選資格。」

「之後我每天拚命練習想要跳出最完美的胡桃鉗,原本一切都很順利,但是我只要看到舞伴穿著胡桃鉗的戲服就會緊張到無法發揮正常實力,我完全沒想到,小時候對胡桃鉗的憧憬會變成長大後練舞最大的障礙,我不敢向任何人透露,也不知該如何是好......」花棠舞講了很久才稍微停頓,「正當我困擾不已時,偶然看見隔壁班的與仁同學在預演儀隊操槍,當時就覺得儀隊服裝很像胡桃鉗,於是我在得知你左腳受傷得靜養一陣子無法練儀隊的消息後,決定請你在靜養的期間陪我練習芭蕾,我想......要是我看習慣胡桃鉗的服裝也許就能克服緊張了吧?」

花棠舞把腿抬起拉筋,「以上,就是這樣。」

劉與仁一驚,花棠舞居然一邊說話一邊做著高難度的拉筋動作。

原來那不是告白啊...?劉與仁輕嘆,隨後馬上吃了一驚,不知自己的失落從何而來,不過很快劉與仁便輕笑了幾聲,「我明白了,當人行立牌這種小事我還是做的到的。」

「太好了!!謝謝!!」

「要請我吃東西唷。」劉與仁笑道,

「這是一定會的!!不過......事不宜遲,我們現在開始練習吧!」

「現在?!在這?!」劉與仁拿起柺杖想起身,花棠舞喊住劉與仁,「與仁同學不用起來沒關係,我到中間的空地跳,與仁同學你就坐著看我練習就好囉!」

「離這麼遠有效果嗎?為了讓妳克服,我認為有必要縮短我們之間的距離。」劉與仁認真的分析,花棠舞想了想,「這樣說也沒錯啦,近距離製造出的衝擊感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囉!!」花棠舞向前伸手就抱住劉與仁,劉與仁的臉剎那間浮上一抹紅暈。

熊抱?劉與仁兩手懸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生平第一次被媽媽以外的女性抱,還是熊抱!!

劉與仁心想是自己提出縮短距離要幫助花棠舞克服障礙的便心一橫伸手要回擁,花棠舞卻突然退後道,「到此為止吧!!」

「好像有些過頭了,我現在反而覺得神清氣爽!多虧與仁同學。」劉與仁聽完一愣,看著花棠舞的鼻血緩緩流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