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花樣痞子

      「曉蘋,妳上火車了嗎?」

      對面的男生接起震動的電話,打斷我正讀過的那行字,書店的寂靜讓我無法忽視他說話的聲音,我不悅地用眼角瞄了一眼,才發現他身高好高,應該和我185公分的弟弟一樣高。

      「嗯、嗯、好。」

      他一邊應和著,一邊心不在焉地用手指掃著眼前的書堆,那手因為修長的指頭,看起來好美,若不是那堆不切實際的商業財經新書,我可能會對他有更美好的想像。

      「好,到家打給我。」

      他終於掛了電話,我的注意力可以回到書本,但才沒掃過五行,他的手機又震動起來。

      「喂?小麗?」

      另一個女生?

      「我今天在台中辦事,晚上沒辦法。」

      不是跟那個曉蘋約會嗎?

      剛剛你還叫曉蘋到家打給你耶?

      就在我為小麗和曉蘋感到生氣時,那個男生笑了,笑聲低沉而好聽,我忍不住定睛想要看清楚他的臉,在微捲的瀏海下有一雙又濃又黑的眉毛,和明亮的大眼,高挺的鼻樑,我忍不住和小麗與曉蘋一起看呆了。

      「好啦!好啦!妳這樣撒嬌誰受得了?明天晚上再跟妳確認時間。」

      他才掛了電話,電話又震動起來,他自己也被嚇一跳,但隨即接起。

      「子晴?妳快到了嗎?」

      所以,才跟曉蘋約會完,就跟小麗確認了週末的約會,接著又要在晚上跟子晴見面?

      長得帥就可以這樣嗎?

      我實在沒有胃口再站在他附近,開始轉身找尋其他地方的空位,但我的手機卻在這時響起。

      忘了切靜音的我慌張起來,手忙腳亂地從包包裡掏出,手機就這樣溜出我的掌控。

      「啊!」我跟他一起發出驚呼,接著他眼明手快地幫我把手機撈起,避免了裂痕的糾纏。

      「沒有啦!有個女生手機掉了。」他對我挑一下眉毛,然後微笑著把手機遞給我。

      那個笑容很美,但我不願意欣賞,朝他點了頭,趕忙接起手機:「喂?怎麼了?」

      『姊!不好意思,我的車半路突然拋錨了。』

      「拋錨?」

      那男的跟我異口同聲說出這兩個字,我們兩個都愣了一下,看了彼此一眼。

      「那不是很危險嗎?你還好嗎?」我緊張地問。

      「陳家豪怎麼搞的啊?」男生用興師問罪的口吻喊出弟弟的菜市場名,但萬年單身又害羞的弟弟,幾乎沒有異性朋友,不可能跟那個被腳踏三條船的子晴在一起,所以應該是另外一個陳家豪?

      『我還好,可是晚上來不及去吃飯了,我們直接在家裡見面好嗎?』

      「是喔……」

      『餐廳已經訂好了,我朋友也特地留在台中等我們,妳過去跟他見面吃個飯,應該沒問題吧?』

      「可是……」

      『可以的啦!他人很好,當幫我一個忙吧!姊!不然我會被他虧很久。』

     

      為了進行博論的田野調查,我在美國辦了休學回台灣,還在弟弟工作的城市找了兼職講師的工作,弟弟熱心地請朋友出租一間套房讓我安居,今天剛好他朋友來台中出差,於是就約了我們一起吃飯,當作是入住之前的招呼,沒想到卻演變成如此。

      拗不過弟弟的請求,我忐忑地前往餐廳,單獨和男生相處這件事,總讓我十分焦慮。

     

      「請問預約的大名是?」櫃檯的服務生禮貌地問著。

      「陳家豪。」

      「四位嗎?」

      「四位?」不是三位嗎?我狐疑起來。

      「是四位喔!」有點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我轉頭一看,居然是剛剛書店裡那位男生。

      「妳是陳家豪的姐姐吧?我是他的朋友,湯憲鈞。」他又擺出那漂亮的笑容,伸出右手。

      所以他剛剛對著那個子晴,說我弟弟的壞話?子晴到底是誰?就是那第四個人嗎?  

      我皺著眉,不知該擺出什麼表情,只知道自己不想握那隻手,我硬著頭皮轉身對服務生說:「請帶位,謝謝!」

      我緊緊跟在服務生身後,不敢回頭看,這麼沒有禮貌,他應該生氣了吧?

      到了位置,我緊張地坐下翻起菜單,從第一面的第一行看到最後一面最後一行,不知所措地想要從頭再讀一次時,一直默默坐在對面的他用右手敲了敲我的桌面。

      「都背起來了吧?可以告訴我哪一道菜比較好吃嘛?」

      我一抬頭,又是剛剛那個笑容,真誠得不像有任何怒氣。

      我趕忙低頭再度翻起菜單:「我不知道,但我想吃青醬海鮮義大利麵。」

      「前菜吃沙拉好嗎?飲料幫妳點個奶茶?妳這麼瘦應該不會忌諱加糖吧?」

      我用力搖頭。

      突然我感覺到他的手在我頭上輕拍了兩下,我嚇一大跳,身體急著往後縮,椅子不聽使喚地往後倒,他的雙手馬上伸過來,把差一點跌倒的我拉住。

      「妳沒事吧?」我抬起頭看到他擔心的眼神。

      「沒,沒事。」一意識到他的觸碰,我低下頭,全身僵硬起來:「可以不要隨便碰我的身體嗎?我不喜歡……」

      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後鬆開雙手,回到座位:「對不起,我很抱歉。」

      我慌張地把椅子扶正後,繼續低著頭坐下。

      他請服務生來點了我們兩個人的餐點,直到上菜前,他都不發一語地坐在對面,我則持續緊張地讀著菜單。

      「妳叫什麼名字?」主餐上桌後,他切了一塊自己的雞排給我。

      「陳欣怡。」

      他笑出聲:「陳欣怡和陳家豪?你們爸爸還真是可愛。」

      我瞪了他一眼。

      「真心覺得可愛,不是在取笑你們啦!妳知道陳家豪這名字之前害得我們有多慘嗎?」

      「家豪他很善良,才不會害人!」想到他剛剛在電話裡對弟弟興師問罪的口吻,我抬起頭生氣地抗議。

      「我不是說他害人啦……」他招架不住我的反應,搔起頭來:「是這個名字太普遍,讓我們很困擾。」

      「菜市場名礙到你了嗎?」

      他笑了:「還真的是礙到我們了。」

      我氣得起身,拿起包包,轉身想離開。

      「食物是無辜的。」他冷靜地說。

      「什麼?」

      「這些蝦子、蛤蠣和花枝犧牲了生命,來到妳的盤子上,妳要這樣拋棄他們嗎?」他用手托著下巴微笑。

      看在蝦子、蛤蠣和花枝的份上,我不悅地回到座位,迅速把麵扒完。

      「我送妳回去吧!」他先我一步起身。

      「我搭公車就好。」他的殷切讓我越來越焦慮,我不敢看他,慌張地拿起包包轉身就走。

      「晚了,妳一個人危險,我有開車。」他跟了過來。

      「不用!」我低著頭,加快腳步。

      好不容易離開餐廳,上了公車,到達家裡附近的站牌,想到下車後還有一段夜路要走,便有點緊張,為什麼家豪車子要拋錨呢?我埋怨起來。

      黑鴨鴨的巷子,只有路燈隱隱約約照亮部分的路面,還有好多地方陷在黑暗裡,總覺得哪裡會躲著一個人,朝我衝來,在邁過幾個街口後,我終於忍不住開始大步奔跑。

      起跑後,身後居然也傳來跑步的聲音,似乎真的有人跟著我,我更緊張了,使出吃奶的力氣,上氣不接下氣跑著,直到越過最後一個轉角,看到家豪倚在巷口等我,我才鬆了一口氣。

      「陳家豪!」我開心地揮手。

      「姊!」他抬起頭,露出那個我很熟悉的木訥笑容,向我揮手,自從上次他出差來美國找我,已經有好幾個月沒看到他。

      我衝到他的身邊,抱住他的手臂,放鬆地喘起氣來。

      「憲鈞?」家豪望著我身後說。

      我嚇了一跳,猛然回頭,看到那個男生就在我身後,微微喘著。

      「Hi!你姊還挺會跑的!」他笑著舉起右手招呼。

      「你的車呢?」家豪驚訝地問。

      「你姊堅持不讓我送,她這麼嬌小,我不放心她一個人,只好跟著她一起坐公車。」

      「姊!妳幹嘛這樣?」家豪不諒解地看著我。

      我覺得好委屈,他剛剛還在背後說你的不是耶!你這大笨蛋,怎麼會跟這沒品的花花公子交朋友?

      「你們姊弟倆要在外面聊到什麼時候?子晴等很久了!」大嗓門的爸爸從家門裡探出頭來。

      「子晴?那是誰?」我詫異地看著家豪。

      家豪脹紅著臉:「想給妳一個驚喜,就沒有跟妳說……」

      「等等!那男的是誰?」爸爸瞄到我們背後那個男生,穿著拖鞋衝了出來:「不會吧!我出運了嗎?陳欣怡!妳男朋友?」

      「才不是!你不要亂說啦!」我氣得迎上去,想把爸爸拖回屋子裡,但對身材高大的爸爸來說,猶如螳臂擋車。

      「Hi!陳爸!我是湯憲鈞。」那男生露出禮貌的笑容,向爸爸鞠躬。

      「你是陳欣怡的男朋友嗎?」爸爸興奮地看著他,眼睛裡有光。

      「我是湯子晴的哥哥。」

      「他才不是我(她)哥!」家裡探出一個從未見過的女生,和家豪異口同聲地大叫。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