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4

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犯賤,為何自討苦吃。

程瑜整個人癱在沙發上,力氣隨著逐漸流失。

他很清楚自己的確是踩了李若蘭的地雷,沒有一個主廚能忍受自己的心血遭到侵犯。李若蘭脾氣雖壞,但只要給她一點時間冷靜,程瑜後續再解釋,給她一個台階下,李若蘭通常不會給程瑜太多刁難。

但程瑜累了。

身體的機能隨著焦慮厭煩呈現錯亂,胃部抽痛,太陽穴一跳一跳地疼。

工作再找就有,該換就換,那情人呢?

他實在想不透如果林蒼璿這麼喜歡齊劭,不,應該說如果齊劭這麼喜歡林學長,為什麼還要巴著他不放,放他自由不是很好嗎?大概人都是貪心的,手裡握著一個,卻覬覦著得不到的那個。

林蒼璿就是天上的那道柔軟的月光,讓齊劭憐愛地捧在手上,得不到的是上輩子點在心口的硃砂,想捨也捨不掉,手掌心只有錯了的紅蚊血,髒了的平庸的刺眼。

同性戀的愛情沒有法律約定互相承諾,遊戲沒有寫規則,戒指也只是種選擇。

程瑜攤開掌心,冷眼瞧著左手無名指上的銀戒。

他們交往的第五個月,齊劭就忍不住買了戒指,用承諾把程瑜緊緊箍在身邊。程瑜個性內向寡言,朋友極少,更別說認識圈內人。樂昏頭的齊劭,在交換戒指後的隔天臨時舉行了一場小小派對,都是圈內的朋友。

那天,林蒼璿也很賞臉地來了,一身輕便的打扮,還拎了只禮物過來。

交際並非是程瑜的強項,炒樂場子的任務只好交給活潑的齊劭,於是他躲在廚房忙著張羅一道又一道的美味佳餚,配上程瑜多年經驗建立起來不敗的選酒———花卷壽司搭配綠橄欖、紅酒浸潤的伊比利火腿夾著蓮子與花生粉、清爽的山羊起司與檸檬堅果、炸天婦羅配上微酸清淡的Petit   Chablis白酒,簡單又不昂貴,卻是十分絕配。

程瑜鮮少加入話題,不動聲色地忙碌,偶爾舉杯感謝道賀的人。齊劭像花蝴蝶一樣流連周遭,程瑜完美的一切就像光環披在他身上,替幸福潤色不少。

程瑜注意到角落的林蒼璿,像個走錯場合的王子安安靜靜地品著酒,與喝醉酒的眾人格格不入,連捧著酒杯的手都充滿慵懶高雅。像林蒼璿這種身份的人,身旁自然而然地就會聚集一票自願服從的僕人,僕從要迎合主人的喜好,也都那副裝模作樣的凜冽矯情。

林蒼璿搖著酒杯,輕輕說「他一定很幸福吧。」

程瑜一不留神就讓這句話話溜進耳裡,一句幸福聽不出真心,反倒嗅出一股不甘不願。程瑜與齊劭口中的林學長並不熟,但這句話就像鉤子,把程瑜的心吊了好長一段時間。

旁邊的僕從附和地說「程瑜運氣真的很好呢。」

運氣好不好,甫交往五個月的程瑜還不知道。

接下來的時光,無論是一起出遊巴里島還是社交應酬,愛熱鬧的齊劭免不了邀請林蒼璿。這根刺頭越扎越深,刺得程瑜渾身不舒服,但林蒼璿八成也同樣不快,忽視的態度越發明顯,最後連聚會邀約都只邀請齊劭一人,對程瑜視而不見。

朋友圈不同,程瑜也不勉強。

因為每每碰上林蒼璿,老實說,程瑜並沒有自信能贏得過這個勁敵。

程瑜只是普通職業學校畢業,出社會後的薪水也沒多高,唯一幸運的就是明白自己的喜好選擇當一名廚師。然而林蒼璿正是人們口中說的天之驕子,一流大學金融經濟學碩士畢業,商業大樓林立的CBD傳說中最強的股市操盤手,坐擁高樓豪宅,出入名貴跑車,年薪是數不清的那種。

銜著金湯匙出生的齊劭很適合被高貴所環抱,剛剛好適合林蒼璿,天作之合。

程瑜把無名指上的戒指推出一點點,卡在骨節上,跟愛情一樣進退兩難。

他想著齊劭,他們第一次約會,第一次接吻,第一次爭吵,第一次做愛,齊劭第一次笑起來帶著酒窩的面容。這個大男孩出身優渥,浸在蜜罐子養大,一派天真無憂無慮,他很單純,沒什麼心思,相處起來很愉快,他很喜歡齊劭。

但承諾對程瑜來說太難,對齊劭來說卻太簡單。

程瑜把邱泰湘傳來的那張照片,轉傳給齊劭,接著關機。手機螢幕漆黑安靜沉睡,沒有外界的侵擾,程瑜閉上眼,不知不覺就在沙發上睡著。

當程瑜醒來的時候,是被胃部餓疼的。

他頭有點痛,頸肩僵硬,渾身不舒服。沙發太窄小,橫躺一個大男人實在太勉強。抬眼一看,晚間六點,生理時鐘準時提醒放飯時間。

他在沙發坐了一會兒,今天一切種種惡耗像重播似地在腦海上演,令他更加厭煩。程瑜拿起手機,開機,大量訊息瞬間蜂擁灌入,除了餐廳同事之外,齊劭也傳了不少。

齊劭:你怎麼會有這張照片?

齊劭:寶貝,不要想太多,這是角度問題。

齊劭:寶貝,你今天沒上班去哪裡了?有沒有出去玩?

齊劭:你生氣了?怎都不回我?

齊劭:我要哭了![cry][cry][cry]

齊劭:?????

齊劭:[cry][cry][cry]

齊劭:我和學長的互動就是這樣,很平常,這不是曖昧什麼的,你不要亂想,不要誤會啊!

最後一句話簡直像條導火線,引爆程瑜腦中最後一點理智。

他氣笑了,簡直無奈。什麼叫做平常的互動?意思是他們就像個情侶一樣每日在大眾場合秀恩愛?親手做的午飯每日都餵給情敵也真他媽絕了,原來如此,難怪齊劭要求午飯不要魚。

因為林蒼璿說過他討厭魚。

當時話中究竟是程瑜的瑜還是鮮魚的魚,眾人皆無從考證,他還曾經因為林蒼璿這句話不爽過好一陣子。

感情被賤踏的無以復加,齊劭還認為這只是種無傷大雅的親暱,彷彿程瑜的吃醋與氣憤代表的是種幼稚,學會忍耐才愛情的成熟。

程瑜只給齊劭回了句:我們分手吧。

他以為分手是一道斬斷七情六慾的咒語,讓魂魄回歸不再掛心紅塵。卻沒想到文字按下送出的那一刻,心情卻像推上死刑台的罪犯,提心吊膽地等待審判,不知愛情究竟會復生抑或死亡。

他再度關機,沒用地選擇逃避,在沙發上深呼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

齊劭的房子內有不少程瑜的東西,他趁齊劭還沒下班返家,只拿了自己的一套刀具組,慣用的刀具就是廚師的命,剩下的再買就有。

走出門口的時候,才想到自己的愛駒還停在邱泰湘的店門口,帶著刀具絕不可能搭捷運。

他租的房子考量到租金只能選擇市區邊陲,並非在精華地段,從齊劭的家到他自己的房子,若是用走的恐怕跟昨夜一樣走到手機沒電。可是邱泰湘就不一樣了,有錢人相信物以類聚這一套,除了學校以外,連私宅都愛聚在一塊,程瑜只需要花時十分鐘就能找到救星。

程瑜透過社區大樓保全連繫上邱泰湘,跟保全領了電梯卡以後就直接往十六樓去。雖然程瑜不止來過一次,但每次來都差點被金碧輝煌的裝修閃瞎眼。

邱泰湘對於帶著刀具出現在他家門口的程瑜是心裡有數,並沒有過問太多細節,起碼刀具是乾淨的,沒有沾著誰誰誰的血。

有求於人的程瑜只好做一頓料理達謝邱泰湘的“載運”之恩,另一方面是自己也餓到前胸貼後背了。

雖然秋香大姊的家富麗堂皇,但打開冰箱的時候,程瑜以為自己是上了《拜託了冰箱》,數瓶不知存放多久的醬料,放到油醬分離,幾條快乾萎的蘿蔔、白菜看起來楚楚可憐,冰箱內部空蕩得十分淒涼。

邱泰湘大概是廚師的剋星,這輩子被派來毀滅中華料理界。

當不成特級小廚師的程瑜,最後勉強做出一道蔥花香油乾拌麵,雖然本人不怎麼滿意,但邱泰湘差點把這道料理誇上了天。

邱泰湘準備上班的前夕,一共換了七套衣服,從高衩旗袍到性感黑絲短裙,擁有恐怖兇器的女裝大佬完全沉浸在換衣服的快樂當中,一蹲下去還差點從裙底露出飽滿的餡。

程瑜「....................。」

程瑜被迫當個觀眾,精神有點耗弱,表示自己完全無法理解。

九點,邱泰湘準時抵達他的小酒吧,已經有兩個客人在場等候。暖場歌曲開啟,Placebo《Sleeping   with   ghosts》輕柔的歌聲流瀉而出。

只有靈魂的伴侶不會讓你哭泣,他會擦乾你的淚滴。

邱泰湘搖著馬丁尼,想招待程瑜喝杯酒。兩人都沒有戳破程瑜身上藏的那一點心事,那是邱泰湘太過善解人意,畢竟他也是傳照片的元兇,只有逗笑程瑜的份。程瑜苦笑,用騎車這個拙劣理由給回絕了。他沒有多留,跨上自己的檔車逃避似地離開。

等他回到久違的家,乾淨得不像人居,繃緊的神經再度鬆懈,忍不住癱軟在沙發上。程瑜鼓起勇氣再度開啟手機,湧入的仍是大量來自餐廳同事的訊息,但他第一個點開齊劭的訊息。

那句分手的字眼旁邊顯示已讀,但並無回音。

程瑜第一次意識到這個家如此冰冷,太久沒有一個人,感覺很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