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3

正確來說,齊劭叫的那聲林學長只是高中時代錯別五年的擦邊球。

對於CEO身邊的紅人,能與年輕有為的林蒼璿牽扯上一點關係,這聲簡單的稱呼也顯得意義十足,與眾不同,就能比大公司的眾生螻蟻往上踏一步,更加貼近神佛的存在。

程瑜對於齊劭常把林學長掛在嘴邊,已經從吃盡老醋變成哀莫大於心死。齊劭心口的那道白月光,只要欺騙自己,程瑜就能假裝那只是水泥牆上的一道灰斑,髒了,他從新粉刷過就好。

程瑜洗好澡,擦著頭髮,齊劭才在玄關脫著鞋。四目相望的那瞬間,齊劭就是年輕不懂掩飾,從瞪大的眼瞳中讀出了慌張。程瑜覺得好笑,他又不是查作業的小學老師,寫錯作業就體罰。

齊劭的眼神還有些錯愕,大概是酒精作祟,透出點稚嫩的傻氣:「你怎麼還沒睡?」

程瑜隨口回答,卻也不假「剛剛餓了,所以做了道炒麵。」

齊劭「所以你一直在等我回家?」

程瑜「想太多了。」

齊劭蹙著眉說「我說你不用這樣,先睡一頓也行。」

經過這些時日的相處,程瑜明白齊劭的個性,直接透徹的,心思掩藏不住。他對於齊劭那一點慌張,只覺得好笑,他想不去細思這是愧疚還是惱羞成怒。

「我在沙發上睡過一覺了。」程瑜毫不猶豫地撒了謊「就剛剛好餓了才起床炒頓麵,所以現在才洗澡。」

初戀之所以難捨難分,就是因為自己作賤太深。

------

程瑜六點起床,替齊劭做好早飯與咖啡,利用剩餘食材準備好既完美又豐盛的午餐盒,接著又睡了一趟回籠覺。

十點起床,隨隨便便打理好,雖然他請假了,但沒有休假的理由,所以還是直接去上班。

東區一家高檔餐廳,灰白建築外觀,地錦綿延整棟建築,只有門口不起眼的燙金字體字體寫著《Hiver》,是知名美食雜誌年年評價上榜的此生必去餐廳之一,程瑜已經在這裡工作了九年。

餐廳內廚房的所有人,看見程瑜穿著T恤牛仔褲,準備換上廚師制服來上班,簡直像是得到上帝的光,指引照耀,彷彿耶穌食指點在額上說你得已復生,令人讚嘆神的奇蹟與偉大。

因為《Hiver》的老闆娘本身就是撒旦,是個看誰不順眼就到處噴火的母夜叉。

程瑜像《Hiver》救星般的存在,每每母夜叉抓狂摔盤子的時候靠得就是程瑜的調解。也是這股毅力,讓程瑜從助理廚師的小角色慢慢茁壯成《Hiver》唯一的副廚。俊帥溫柔又富有耐性,最重要的是能鎮壓瘋狂母夜叉,程瑜渾然不知自己已經成為《Hiver》女性員工中票選最想嫁的男人之第一名寶座。

要不是他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程瑜總說他有女朋友了———才一一打消那些女孩子們萌動的春心。

後來有些人認為,程瑜能忍人之所不能忍者,一定是母夜叉的小白臉才有這種能耐,不然誰有辦法在這環境下忍耐九年?

對此程瑜感到無辜,他不是被虐狂,也沒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更沒有特殊的嗜好與口味,他只是喜歡《Hiver》每一季極富創意的菜單。

在藍帶女主廚的巧思之下,春水穀雨、夏釀甘果、秋分豐收、冬至雪藏都能成為一道又一道令人驚嘆的料理,他每每折服於此。每一季菜單新亮相的同時,程瑜總是由衷地激賞她的才華。

「程哥、程哥」實習服務生小茹已經淚流滿面,她拉著程瑜的袖口,絕望地哀求「我剛把Riedel玻璃杯打破了.....一整組的玻璃杯全沒了。」

程瑜扣上領子最後一顆扣子「沒事,再買就有,別擔心。」

「我...我把玻璃杯摔在工作臺上。」小茹搖搖頭,止不住的啜泣,「碎片...碎片掉到的主菜湯品了。」

程瑜臉色一白,知道事情不妙了。服務生工作通道與內廚房是不同的區域,外場是時間的競賽,實習生常便宜行事抄捷徑走,果真釀成大錯。

「程哥、程哥,」小茹見程瑜悶不吭聲,哭得更加淒慘「我不能被解雇,我的實習學分如果毀了,獎學金就完蛋了。」

《Hiver》的名氣容易吸引明星學校或成績優良的孩子來此實習,說實話,依照程瑜的立場實在是無法替這孩子求情,廚房講究的就是規矩,尤其是在嚴格教育出身的人更該遵守。但人心都是肉做的,情理法三者並重的同時法官也須重輕量刑。

小茹是隔代家庭,半盲的奶奶在市場賣菜為生,全靠小茹賺錢養家兼讀書,可以想像少了這筆獎學金的衝擊將會有多大。

程瑜拍拍小茹的肩示意她放鬆心情,他立即著裝完畢,前往內廚房檢查今日該配妥的所有菜色,程瑜巡視過一圈,廚房內的所有人戰戰兢兢。

今天的湯底是馬賽魚湯,一道充滿地中海陽光的料理,用最新鮮的時令魚片下鍋與番茄熬煮,配上洋蔥、桂葉、百里香及番紅花,辛香襯托出肉質的甜與大海的鹹。這道普遍的料理,最令人驚艷的就是湯只是血橙與龍蝦的點綴,碾碎成半泥狀,沾上一點點湯一起享用,或是配上簡單的韃靼醬。

———那鍋湯底是毀了。

程瑜不能冒著客人的生命安全開玩笑,湯內有玻璃碎片,這種事情足以毀了一間店歷經千辛萬苦打造出來的名聲。

主廚還沒上班,重新採買新鮮食材的時間也已經來不及。程瑜莫可奈何,緊急把本次的湯品換成黑松露鼠尾草搭配朝鮮薊與羚羊骨熱熬,用清甜的湯與黑松露濃烈的麝香後韻,壓倒性得像與情人牽手的那夜綻放的煙花,柔美而撼動,一道宴席結束後留下殘存的松露餘韻,將會隨著記憶日夜糾纏不已。

很快的內廚房開始動起來,每個人擁有自己的使命,機械性的活絡運作,流暢無比。程瑜像交響樂的指揮,舉手投足之間就是一道步驟的完結,他監督每一種味覺、嗅覺,盤裝出賦有情調的視覺饗宴。《Hiver》女主廚是嚴厲出名,快嘴毒舌,在她長期的“精神訓練”下,程瑜練就一身高強度的抗壓,即便是面臨11點半開店時間,他也絲毫沒有懼色。

十一點十二、十一點十三、十一點十四,時間是最公平的酷刑,全餐廳的所有人如臨大敵,只為了呈現給客人最完美無瑕的記憶與印象。

十一點二十,女主廚毫無預警之下駕臨《Hiver》,像皇太后出巡一樣文武百官嚴陣以待。她今年不過四十五,就已經打造出全亞洲最負盛名的餐廳之一,歲月沒有在她臉上留下太多痕跡,像個養尊處優的貴婦,皮膚光滑緊緻,說三十也有人信。美麗的臉龐只有一張緊抿的唇,薄薄地撇向左邊,無時無刻充滿著敵對的姿態。

程瑜與她打招呼,開始匯報今日的狀況。

女皇帝,噢不,女主廚緩緩的巡視她的領地,從餐廳外場的桌巾細節,到廚房內場的地板清潔,全數經過她的手摸過一遍。程瑜耐心的陪伴她,她問一句,便答一句。

主廚的權位很高,餐廳就等於是她的天下,呼風喚雨,無人敢反抗,她沒說話,沒人敢插嘴。女主廚巡視一圈,她停在那鍋湯品面前———浮著朝鮮薊葉片與羚羊骨的湯。

她轉身,不由分說送給程瑜一巴掌。

巴掌響徹雲霄,嚇傻所有人。

女主廚說「你改了我的菜單?!」

一旁的小茹瞬間心寒,知道自己禍闖大了,害怕連累程瑜趕緊解釋「若蘭姊,不、不是...。」

「你給我閉嘴———!」李若蘭一聲抓狂似的尖叫,從美貌貴婦一轉眼化身成母夜叉「程———瑜————,你以為你自己權力多大?你以為你多厲害?敢改我的菜單?想搞垮我的店嗎?!!」

李若蘭向連珠炮似地狂吼,程瑜連解釋都沒有機會。

他還在那一巴掌的震驚當中,臉頰熱燙疼痛,《Hiver》九年的時光中,甚至是他此生這輩子二十九年以來,他可從來沒受過這等“殊榮”。

「有本事你就自己去外面開店!不要來我這!你這個性向有問題的廢物————!」李若蘭發了瘋似的狂罵,她發起瘋來六親不認「從現在開始,Hiver不需要你,你以後都不用來了!去外面等人操你吧!」

程瑜腦中一片空白,他毫無預警的被解雇,還被強迫出櫃了。

---

全《Hiver》知道這個秘密只有李若蘭,原因是連程瑜也都有點難以啟齒。

程瑜五官深邃,身材挺拔,求學時代不乏少女倒追。李若蘭單身,沒有家庭,沒有男朋友,對於這位脾氣溫和又善解人意,廚房裡最帥的一道風景深深動心,頻頻暗示好感。程瑜完全招架不住,再猛禽女多次求愛攻擊之下,差點沒嚇壞的程瑜只好對她坦白性向。

李若蘭這人敢愛敢恨,喜歡就要,不喜歡就算了,也不會因此由愛生恨。

那一巴掌結束,程瑜就換回自己的衣服默默地下班了,沒人敢在李若蘭氣頭上安慰程瑜。只有他手機的通訊軟體,一封接著一封來自《Hiver》上下的員工趁空檔偷傳的訊息,全部都是慰留及打抱不平。

惡龍自然要有騎士來鬥,現在唯一的騎士壯烈犧牲了,員工的惡夢要來臨了。

到家時候他累了,累慘了,他點開訊息,統一只回了句謝謝。不知道回了到底是第幾封訊息,等他點開以後才察覺這不是來自公司的同事。

是邱泰湘,通訊軟體上面的照片是個正常肌肉猛男,跟他晚上的打扮截然不同,略微粗獷,還帶著一點雅痞氣息。

邱泰湘的訊息寫著:這是你男朋友嗎?

配圖是一張照片,地點在CBD經貿大樓的十七樓露天廣場用餐區,齊劭端著程瑜極為熟悉的午餐盒,用筷子親暱地喂著對桌人吃飯。

對桌的人是程瑜最過不去的那關,林蒼璿。

晃動的程度像偷拍,這張照片比李若蘭搧的那巴掌更疼,痛得他喘不過氣。

程瑜憶起來了,邱泰湘的正職是AI研發公司的股東,地點剛好在CBD經貿大樓,與齊劭是同一棟。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