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2

程瑜原本想搭捷運,但酒氣太濃,恐怕連捷運站都進不去就被站警攔下。

於是他從忠孝復興路口的酒吧穿出,穿過馬路,把自己的銀色檔車扔在邱泰湘的店前,緩慢地一路朝西走。他也沒打算搭計程車,嫌太貴,一個月賺才幾萬塊能省則省,他還想起了齊劭說的養老度假村。

就這樣一路走,經過無數數不清的紅綠燈,只有手機陪伴孤獨的他,播著一首又一首的流行樂,最後連手機也只剩1%電量,鞠躬盡瘁地黑掉螢幕。

不敢搭捷運、不想搭計程車,說穿了只是掩飾程瑜不切實際期盼的藉口,他始終期待著後面會有人追上來,攬住他冰冷的手,溫暖他,和他一起牽著手回家。

秋末的夜晚有些寒冷,走了許久連醉酒也清醒了,程瑜暗地嘲笑自己,自己也老大不小了,對愛情的期盼也太戲劇性了。

幻想終究只是幻想,齊劭選了他的人生,選擇討好得罪不起的上司,重新回到應酬的懷抱。結果那趟路程瑜走了兩個小時,回到家已經是凌晨三點了,是空無一人的家。

---

程瑜與齊劭交往了一年三個月,當初就是在那間知名GAY酒吧認識的———Drambuie。

位於鬧區精華地段,宛如天上明珠鑲在不夜之城,忠孝復興最負盛名的潮流GAY吧,朝聖者如瞻仰殉道者面容,一波接著一波來前來匍跪,只瞧一眼,便覺自己也在GAY圈有了一個地位。

那時候的Drambuie有個七夕的特別節目,說起來會讓所有成年人一陣尷尬,年輕小朋友笑倒在地。程瑜第一次來GAY吧就碰上這一等一雷人犯尷尬癌的活動,是一個老掉牙紙卡傳情,粉紅色的紙卡還印著“月老祝福”這四個字。

在紙條上寫你的手機號碼,投入抽籤箱,你也會得到一張寫著陌生人電話的紙卡。參加者可以選擇等待別人撥電話給你,也可以選擇主動出擊尋找手上號碼的主人。

旁邊模仿愛神邱比特造型的熱褲男孩笑得花枝亂顫,光裸的上身卻奇特地長出一對小羽翅,粉紅色的乳尖還掛著星型乳飾,一笑跟著晃動,戀愛之神赫然被曲解成性感之神。

小弟弟笑得臉色漲紅,尖叫說「這不就約炮嗎??搞得這麼煞有其事,還包裝得這麼美麗哦!真棒!我也想來個真愛啦!我撥出去一通,再接到一通,最好能來個3P!」

說完,小弟弟立即接到一通電話,撒歡地溜去找他的愛侶了。

這番大膽又直白的剖析,在場GAY眾們都心知肚明,其實程瑜不清楚那天怎麼就鬼迷心竅地走入Drambuie,真替自己的大膽感到害怕。

程瑜覷著自己手上的那張粉色紙籤,字跡工整漂亮,還畫了個小愛心。那瞬間所有的譴責跟可恥感一湧而上,果然這地方不是他該來的,他還是當個現實深櫃,不要做無謂的掙扎。

————程瑜的電話響了,上頭並未無顯示來電號碼。

那一刻他的心跳也跟著鈴聲躍動起來,程瑜有些驚慌,他猶豫了一下,才接起了電話。電話那頭先是一陣沉默,然後就短促的一聲「你好」,四周聲音太吵雜,酒吧音量太高,聽不出電話那頭的年紀與情緒。

怎麼會這麼有禮貌?程瑜有些訝異也有些害臊,也只是平板地回了句你好。他略微緊張地張望,想尋找電話那頭的主人,但四周全是提著手機講話的人群,根本分別不出是哪位。

電話在沒原由的情況下就硬聲掐斷,斷訊的聲音讓程瑜有些愕然,心想自己的表現恐怕不符合對方的期望。他盯著手機看了許久,腦子一直想著自己哪裡做錯了?

程瑜永遠忘不了第一次與齊劭見面的那一刻,一個乾淨的大男孩撞進了他的眼簾,笑起來陽光又帥氣。

「嗨,你好,是我拿了你的電話。」那時候的齊劭還喘著氣,露著牙,笑出一個迷人的酒窩,他說「抱歉,剛剛從二樓包廂看到你以後跑下來了,現在我點喘。」

他還記得昏暗的PUB內,只有他的笑容彷彿點亮了宇宙。

那天的歌是MUSE的《Hate   this   and   I   will   love   you》,琴弦撥動心弦,混雜著煙酒的迷幻氣息,就像這首歌的詮釋,注定他與齊劭的關係究竟是如此。

程瑜打開冰箱,生鮮食材從沒缺席,他撿出了兩顆雞蛋,挑了木耳、青蔥與老薑。

喝了酒,走了這麼久,胃部早已發出嚴重抗議。他把食材洗好,軟嫩木耳切絲,碧翠青蔥切段,在一點點少許的老薑,他喜歡接近冬天的時節補充屬於夏季溫暖的氣味,薑很適合,尤其是老的,切出一點點,隨著香氣,彷彿渾身的血又活了起來。

昨夜店裡用來提味的大骨高湯還剩一些,程瑜的老闆脾氣雖差,但卻不是個吝嗇的人,至少她還願意把店內的食物讓每個員工帶回去,一點都不浪費。聽說有些主廚為了保護商業機密,通常都會選擇毀屍滅跡,程瑜總是覺得這類不尊敬食物的人,怎可能對上天賜與心存感激?

薑先爆香,用熱火逼出屬於她的香氣,下蔥段的時候,不要太猛烈,讓熱氣賦予辛辣溫存的空間。接著是木耳,切記要溫柔地下鍋,讓她彷彿活了過來由柔軟轉成了嫩脆。雞蛋打散,隨著下鍋,蛋香炒過之後像交響樂中的溫柔的豎琴,充分地平衡了所有角色,達成一片和諧。然後是用骨湯川燙的麵條,下鍋後那股溫順的香氣瞬間濃烈,伴隨著火辣的嗆醋,宛如少女情竇過後的成熟,充滿誘人的韻味。

熱騰騰的上桌,程瑜完成了一道自製的簡易炒麵。

他把料理端到小小的飯桌上,滿懷感激地開動。他喜歡這樣安靜的吃著自己的料理,慢慢品嘗,料理是種撫慰,當人們享用了美食而因此開心,或者是與情人共享一道完美的晚餐留下美好回憶,那他的任務就成功了。

飽足過後的短暫偷懶,是他最喜歡的時候,全身放鬆,什麼都不用想,酒足飯飽,多麼美好。人的愛慾脫離不了貪嗔癡,但這一刻或許是最接近佛說的涅槃,無欲無求、四大皆空,程瑜認為,這就是至高無上的人間極樂。

眼皮有點沉重是享樂過後的副作用,程瑜打起精神,將桌上與廚房的鍋碗瓢盆洗得乾乾淨淨。他這人有個優點,專心致志就精神飽滿,顯然這時後並不是個發揮優點的好時機。

夜還濃沉,程瑜打算洗個澡結束這一天的疲勞,在此之前,他去陽台抽了根菸,算是最後的慰勞。晚風涼,城市高樓林立,四樓很難遠眺,只能勉強看見對樓的人,夜裡留了盞客廳小燈,小小發著暖光,像座遊子的燈塔,祈禱遠方的人能看見家的港灣,沒日沒夜地等著誰。

半夜四點,程瑜在這個家的陽台抽了第二根菸,他比對樓的更悽慘,直接站上望夫崖。

這裡是齊劭的家,他們兩人的愛巢,講起來肉麻至極,但齊劭總愛這麼說。這間套房是齊大少爺父母親買的,區段好,格局佳,但程瑜住起來有些不太習慣,仍堅持在外頭有租間房。齊劭常說他浪費錢,不過程瑜心裡頭認為,萬一有朝一日兩人吵架了,假設萬一,程瑜總該有個歸處,人都該有退路,該有一處得以依靠的港灣。

八成是自己預設了不安心態,種下因果,齊劭總愛在這點份上挑毛病,你愛不愛我,就是感情綁架最慣用的手段,程瑜是肉體與精神的妥協,但理智還是無法鬆懈。

邱泰湘分析過,他帶著鄙視與忌妒的心態說,程瑜是太愛對方,卻害怕有朝一日受到傷害,患得又患失。

程瑜抽完煙準備洗澡睡覺,小區樓下卻停了輛計程車。程瑜眉一挑,三更半夜的,該不會是對樓的遊子歸家了?

結果從計程車出來的是齊劭,讓程瑜有些意外。不過至少齊劭腳步是穩的,衣服是整齊的,代表他沒喝太醉。後座的車窗搖下,本欲離開的齊劭又彎著腰與後座的人說話,從程瑜的角度看不見車內的人,齊劭說沒多久,又仰天一笑,也不怕凌晨驚動周遭。

齊劭跟後座的人說說又笑笑,最後後座車窗裡露出一雙白皙修長的手,深藍色的袖口,腕上掛著一只漂亮的錶,程瑜記得今晚林蒼璿正是一身深藍色的西裝。

程瑜熄掉菸,轉身進入室內,他覺得秋末的未央天太冷,太冷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