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扇雀(一)CH1-1 重生

      「哈啊!」彷彿溺水的人終於撥開水面、呼吸到新鮮空氣,扇雀嗆咳著睜開眼,狼狽的彈坐起來。

      「醒了、醒了!妳終於醒過來了,真是太好了唷!」

      即使意識還昏昏沉沉,但是本能的警戒讓扇雀五指蜷成爪狀,反射性順著聲源方向抓出去,沒想到卻掐到一手毛茸茸的觸感。

      她晃晃腦袋,讓自己清醒一點,直到焦距終於集中,適應光線的亮度。

      眼前不再是灰濛濛的綿綿陰雨,也不見骯髒泥濘的路面,取而代之的是一間豪華到她用言語也無法形容的偌大寢室。

      扇雀愕然的眨了眨眼。她為什麼會在這裡?她不是……死了嗎?

      她記得自己追著那些在孤兒院大門潑漆的小混混,來到一條偏僻的小巷子裡與他們發生爭鬥。

      然後、然後……

      「喵啊!會痛、會痛啊!妳這個人怎麼這麼粗魯,還不快放開我唷!」

      扇雀一驚,這才意識到手裡有什麼東西再拚命掙扎。

      那是一隻皮毛滑順、眼珠熒綠的黑貓,牠正不斷扭動身軀,試圖脫出她的箝制。

      黑貓的四隻腳掌踢踏在她手上,卻不知在顧慮什麼,沒有揮出尖尖的爪子。

      「貓為什麼……會講話?」扇雀的眼裡有一瞬間的茫然,但很快的,這絲茫然轉眼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不敢置信。

      自己的嘴裡竟傳出陌生的聲音,沙沙的,像是感冒傷了喉嚨的音線,卻還是透出了一絲稚氣黏軟,甚至有點口齒不清,簡直像是還沒長大的孩子!

      扇雀心頭一驚,一把扔開黑貓跳下床,甚至顧不得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個豪華陌生的寢室裡,朝著梳妝台直奔而去。

      不只是聲音,在奔跑的過程中,她敏銳的察覺視角高度也出現變化,明顯的降低不少,目測約一百三十多公分左右。

      當扇雀停步在梳妝台前,踮高腳尖,她驚駭的發現鏡中倒映出的竟是一張過於稚氣的臉孔,並不是十七歲少女該有的外表。

      金色直長髮、白皮膚、偏細長的綠眼睛,一點也沒有小孩子該有的圓潤及討喜,嘴唇雖然粉嫩卻偏薄,即使五官分開看都很細緻,但組合在一起卻構成了一張稱不上可愛的臉龐,不笑的時候甚至予人一種傲慢感。

      這是一名看起來只有十歲出頭的小孩子。

      但是,這不是她的臉、她的身體!

      扇雀不敢置信的瞪著鏡中人影,看見鏡中的小女孩也同樣一臉錯愕,細長的碧眼瞠得大大的,彷彿看見了什麼洪水猛獸。

      「喵~這是日日櫻大小姐唷。」

      黑貓靈巧無聲的躍上梳妝台,咧開嘴巴,露出像是在笑的表情,小孩子般的聲音尖細高亢。

      「也是妳現在的身體唷,扇、雀。」

      「我現在的,身體?你知道,我是誰?」扇雀放慢說話的速度,以免讓句子黏在一起。

      她捏起拳,將白嫩的手指一根根收起來,再緩緩鬆開,確認自己對這副軀體的主導權。

      「我都喊出了妳的名字,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妳是誰唷。沒有姓氏的扇雀,在孤兒院長大的扇雀,死去又重生的扇雀。看~我多清楚妳是什麼樣的人唷。」

      黑貓發出了像嘲笑般的語氣,輕甩著尾巴,在梳妝台上緩慢踏步,綠眼睛滴溜溜的轉動。

      「哪,扇雀,妳聽過日日保全集團嗎?全國最大的保全公司,妳所能想像得到的有力人士的貼身保鑣以及金融業界的保全部門,都是出自日日家唷。」

      扇雀沒有回應,她似乎還沒有從自己換了一副新身體的震撼當中回過神來,只是直勾勾的盯著鏡中人影。

      黑貓不以為意,自顧自說下去,「妳還記得嗎?上個禮拜,妳曾經救了一個小女孩唷。那是日日家的大小姐,日日櫻。」

      這句話顯然觸動了扇雀、眼珠子微微右移,看向黑貓的所在處。

      「其實唷,日日櫻大小姐有心臟病,醫生判定她可能撐不到十二歲的生日。」

      黑貓彷彿要把一肚子的話全部傾倒出來,饒舌的絮絮叨叨。

      「因為妳救了日日櫻大小姐一命,所以她決定將自己的身體送給妳,讓妳脫離那個貧窮骯髒的下等生活,重新展開一個美好的人生,並且代替她繼續活下去。」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連篇?」扇雀猝不及防的一掌箝住黑貓脖子,稚氣的臉孔襯著狠辣的眼神,突兀得讓人心底發寒。

      「喵喵喵!放手!妳這個無禮的下等人,居然敢這樣對我!我可是唯一能幫助妳的人唷!」黑貓氣急敗壞的叫著,長長的尾巴不斷擊打在扇雀的手腕。

      「說,你們把我弄進這個身體裡有什麼居心。」扇雀逐漸加重手指力道,勒得黑貓的叫聲越來越弱,「你又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貓會說話?」

      「我是……我是日日櫻大小姐的寵物,也是她、最忠心的僕人……是大小姐賜予我說話的權利……妳、可以喊我小櫻……」黑貓看起來快要窒息了,拚命的從喉嚨擠出聲音,「大小姐希望、妳替她完成任務……成為日日家的、繼承人……」

      扇雀鬆開手,黑貓頓時如驚弓之鳥的跳至地面,背部弓得高高的,尾巴毛髮根根豎起,一雙碧瞳更是猛地收縮。

      「什麼,任務。」扇雀的聲音又恢復到先前的緩速,先前一連串不算長的句子還是讓喉嚨隱隱作痛。

      她瞇細眼,與黑貓如出一轍的熒綠眸子瞬也不瞬的注視牠,像是暫時斂起爪子、靜靜觀察起獵物的野獸。

      黑貓不由得打了一個哆嗦,本來筆直豎起的尾巴蔫了似的軟軟垂下來,甚至忍不住往後退去幾步。

      直到覺得自己與扇雀之間隔了一但安全距離,牠才嚥嚥口水,以著像是怕被其他人聽到的音量,細聲細氣的開口。

      「妳聽過鬼與穢土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