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2

      鄭沅恒走過來,直接把書包扔進花葵的車籃裡,打了個哈欠,「要不是邱江迷路了,不然我們早出來了。」

      邱江完全不覺得不好意思,他個子不高,踮腳拍了拍鄭沅恒的腦袋瓜,無辜地推卸責任,「學校太大了呀。迷路不可恥,可恥的是不承認自己迷路的人。」

      對方哦了聲再問:「那你承認自己迷路了?」

      邱江眨了眨眼,接著用無藥可救的目光看向他,邊無奈邊耐心地重複了遍,「是學校太大,本就不是我迷路了。」

      鄭沅恒:「呵呵。」

      再繼續跟一個叫不醒的人爭下去他就是狗。

      「走吧。」聽著他們兩個吵架,許清的睏意也消散了。她站起來,書包背起,便朝前走去。

      一般情況下,鄭沅恒都是給花葵載。前者一臉理所當然,後者心甘情願。

      原因很簡單,花葵喜歡鄭沅恒。從國中開始。這是許清自己發現的,所以每次花葵的後座她都會讓出來。替花葵製造兩人肢體接觸的機會。

      而鄭沅恒為何不騎車,只是因為他根本不會騎。似是平衡感天生不佳,學了幾小時仍是學不會,反倒給自己添了許多傷口,便挨不住放棄了。

      「邱江,上來。」剛一直沒說話的孫賀跨上車,朝邱江眼神示意。

      孫賀話不多,他覺得多講一個字都會要他的命。

      曾說過講話很累,人為何不能靠眼神與肢體溝通一輩子。

      簡而言之,就是個奇葩。

      他們四個都是。花葵是唯一的正常人。

      邱江沒買車,他把錢都花在遊戲上頭。每次總蹭孫賀的車。

      他們五人就許清一個用走的。她說這樣才不會睏,不然坐人後座很容易打瞌睡。

      ……自己騎車又懶。

      「妳們老師如何?有沒有遇到討厭的。」邱江站在孫賀後方,頭髮被風吹得凌亂,飽滿的額頭露出。一口白牙笑嘻嘻的。

      花葵專心騎著車沒聽清,反射性啊了聲。鄭沅恒嘆了口氣,耐心重複:「他問妳老師人好不好。」

      「哦哦,人都挺好的呀!」

      大家為配合許清慢吞吞的步伐,都騎得極慢,還有些歪七扭八。此時大家的視線聚集在她身上,而當事者則是淡聲開口:「嗯。」

      不明不白的一個字,其餘四人卻都讀懂了。邱江替她感到可憐,「遇到誰啦?」

      鄭沅恒也好奇,「哪科老師?」

      「英文老師。」許清撫平被風吹起的長髮,轉頭看花葵,「鄧安綺,妳有被她教到嗎?」

      沒聽過這名字,她傻傻地搖頭,「沒有啊,她是誰?」

      許清剛想告訴對方鄧安綺知名的外號,便有人插話進來,「鄧勢利啊?那看妳成績如何,成績好Lucky,成績糟就只能自求多福囉。」

      陌生的嗓音說罷,周圍一時安靜下來。

      許清瞇眼,看著前面這個平頭嘮叨男生,沒回話。

      對方也不覺得尷尬,自顧自接了下去,「看妳感覺成績就不太行啊,加油啦。」

      能考進第一志願的有哪個是笨蛋?

      許清突然笑了。

      「繼續。」

      平頭小子摸不著頭緒,愣愣地哦了一聲,還真不怕死繼續,「鄧勢利最討厭人家在她課堂上睡覺跟不專心了。妳別在她課上幹這些事啊,會被他針對三年的。」

      「我幹了。」

      對方一時沒反應過來,「啊?」

      許清沒打算再重複,從他身旁徐徐走過。隨後花葵與孫賀也跟上,鄭沅恒看了眼對方的學號表情有些異樣。

      「這人哪冒出來的?」花葵全程都頂著張茫然的表情,只從許清的幾句話中讀出了她不怎麼高興的情緒。

      孫賀睨了眼一副若有所思的人,「認識?」

      剛好經過一個人孔蓋,花葵沒閃直接騎上去。車子彈了下,後座的人屁股與坐墊分離了半秒,嚇得他連忙拉住花葵的衣襬,穩住身低喝:「別騎人孔蓋!」

      花葵整張臉都紅了,不敢吭聲,只有頭大幅度上下擺動。後座的人沒察覺她的異常。哼了聲,他這才回答孫賀的問題,「看那學號是隔壁班的。」

      邱江哎了聲,「這麼巧啊。」

      然後他又問:「你七班,這樣他不就六或八?」

      「……我哪時變七班的了?七班是孫賀,我是二班的。」

      邱江一臉無所謂,擺擺手,「都差不多啦。」

      鄭沅恒翻了個白眼,「天差地遠好嗎?」光樓層就不同了。

      然而跟一個路癡吵,是個不明智的選擇。若想不開,倒是可以試試。

      「妳倆幾班啊?改天可以溜去找妳們。」

      兩間學校是姐妹校,聽說很久以前還是合在一起的,不曉得因為哪些原因被拆成兩所。所以校內有幾處地方是相連接的。

      比如福利社、中庭、圖書館、操場。以及一條位於東棟二樓的連接走廊,但學校不允許學生隨意經過這條連接走廊。

      兩間學校校慶是一起舉行的,那兩天學校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紀律稍微放寬。

      「我八班,阿清一班。」此時花葵已經將情緒平復下來,語調跟平時無異,鄭沅恒沒發現她剛剛的異狀。

      五人漸遠,謝新冶見他們離開,這才收回眼神。他也意識過來剛剛許清那三個字所代表的意思了,懊惱地抓了抓頭,覺得自己要是早點講,也許可以讓對方免於未來三年鄧安綺的針對。

      他這麼理解鄧安綺,是因為對方是他阿姨家旁邊的鄰居。他阿姨告訴他的。

      幸好鄧安綺在一女,而不是一中。

      眼角發現那抹高大的身影,他連忙招手,「陳盼!」

      對方打了個哈欠,慢吞吞地走了過來,眼睛半抬,看向他剛剛久久注視的方向,「剛在幹什麼?」

      謝新冶哦了聲,如實以告,「跟咱們學校的和隔壁一女的聊天。」

      他認為是聊天。只是他沒想過對方根本不把那稱作愉快的聊天。

      畢竟他太過自來熟,常一不小心就冒犯到人。

      「聊天?」陳盼低低地咳了聲,嗓音清楚了些,「你不認識吧。」跟這傢伙從小到大待在一起,對方什麼性子他怎會不明白。

      「聽他們講到鄧安綺,有個女生被她教到了。」謝新冶嘆息,沒理會陳盼的話,「還在她課上睡覺了,她未來要慘了喔!」

      「還說了些什麼?」陳盼哦了聲,也不知道到底聽沒聽進去。

      謝新冶倒是有些意外,畢竟陳盼對這些幾乎沒什麼興趣。通常都是他專注地講,對方有沒有認真地聽就不知道了。

      其實陳盼只是因為今天睡挺飽,難得有那個耐心回應謝新冶罷了。常常放他一個人自己說話也不太好。

      「說她成績看上去不好,自求多福。」

      「哦。」陳盼把制服扣子又解開一顆,隨口問:「對方沒揍你?」

      「啊?揍我?」他愣了瞬,不解地反問:「沒事幹麻揍我呢?」

      陳盼扯了扯嘴角,一雙桃花眼微抬,「沒什麼。」

      「反正也不是你的事情。」

      這一句話稍顯冷漠,但謝新冶也沒覺得有任何不對,他習慣了。陳盼對自己以外的事物都保持著漠不關心的態度。

      許清於他而言,只是個陌生人而已。

      ×××

      幾個月後──

      陳盼:我倆關係可熟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