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始─那個月老所期盼的寧靜

她是九天之上最後一朵白瓣金蓮。

整座天宮都把她這朵稀有蓮花視作寶貝般小心護著。

若要論起為何會把她這脈蓮花搞到瀕臨絕種,就要談起萬年前的那場大災難。

那場災難導致了白瓣金蓮數量銳減,而一切的起因只是因為......白瓣金蓮很好吃。

在沒多少娛樂活動只好把品嚐美食當作生活調劑的九天之上,這一個大消息簡直是她族人們的大災難。

那個時候,大量的白瓣金蓮紅燒的紅燒、清蒸的清蒸,各種烹調方式應有盡有,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

然後白瓣金蓮就這般吃吃吃的,被吃到只剩下她這一朵了。

那時初生靈智的她為了保住一條小命,拚了命的將所有靈力用在自個兒的花朵骨上,原本白燦燦的小花苞瞬間變成路邊再常見不過的粉色小蓮花。

在耗盡靈力遮蔽外型後,她也就這樣陷入了沉睡。

保命太耗神,剩下的睡醒再說。

所幸也沒有一個仙會特別關注到一朵不起眼的小蓮花,她那粗陋的障眼法在這幾千年歲月來也就沒有被人識破。

又也許是因為她藏身藏的好,躲在月老的水上涼亭之下,跟著一片的蓮花搖曳生姿,只是她是沒有開花的那朵。

而在一片開得燦爛的蓮花當中,她這個連花苞都撐不開的小蓮花就更不會給人注意到了。

這寧靜的生活一直到某天她不明所以的甦醒與化形後。

理論上沒有刺激沒有靈力波動,她不該會化形的,但偏偏她就是化形了,還當著正準備要泡茶的月老面前。

一身妖豔紅袍的年輕月老對於忽然出現在自家涼亭的小花仙表示錯愕萬分。

且這小花仙還不知道是修練了多久還是吃了什麼東西,那修為都快超過他了。

這個認知讓修練近萬年的月老覺得內心受創。

再然後他又發現這忽然出現的小花仙居然是萬年前被吃光光的白瓣金蓮。

糟糕,想吃。

啊不是,這是天下間獨一朵珍貴的白瓣金蓮啊!

月老感到風中凌亂。

到底該吃還是該救了?

而這朵剛化形的白瓣金蓮在眾仙商討下,決定為了保護瀕臨物種以利後續復育,不吃她了。

回神後得知自己逃過一劫的小花仙差點淚灑月老殿。

接著又是幾千年的修行。

小花仙始終沒開花,每天在月老殿遊蕩,然後看著月老拉著各種痴男怨女的紅線,忍不住的想著......

「神仙的日子好無聊,月老爹爹我也想談戀愛!」

月老扭過頭看向那朵讓他起名做白染染的笨花仙,一雙衛生眼珠毫不客氣地甩了過去。

「我才不是你爹!」

然後一個怒的把小花仙白染染扔去凡間歷練個幾世。

悲催的小花仙在凡間奔走了幾個輪迴後,含著兩泡眼淚歷劫歸來,仍是沒有成功談到戀愛,她看著仍然風度不滅的月老詢問到:「我歷經各種凡世,花都開了卻還是沒能找到一個伴侶啊!月老爹爹是不是忘記拉我的姻緣線了?」

她算不清自己在凡世到底過了多少年,輪過幾場輪迴,而這伴侶還沒找到,那朵含了不知幾個千年的花苞總算開花了。

白燦燦鑲金邊的小蓮花很是漂亮,對此月老表示:看起來真好吃。

走題了,月老放下手上雜亂的紅線,一張臉面無表情地望著正憤憤不平的小花仙,幽然說到:「不,讓你去凡世歷劫單純是我嫌你太吵,丟出去清淨耳朵罷了。」

「......」覺得被坑了怎麼辦?

「還有我不是你爹。」想他一個大好青年,算起來還不到那些大神零頭的歲數,怎麼就成爹了?連那個年資最長的還在外面混的那位都還沒娶妻生子,他就莫名多一個女兒,這事說什麼都不幹!

「......」這倒底是有多在意?

月老看著散發著白瓣金蓮特有香氣的小花仙,心底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然後強裝鎮定的接續說著:「而你的姻緣不是沒有,只是你找不到罷了。」

他從手上那堆亂七八糟的紅線堆翻出了其中一條遞給了白染染。

「去吧,去偉大的航道上尋找你的另一半吧!」

「啊?」偉大的航道?那在哪她不知道啊!

「咳,抱歉,最近畫本看多了......你拉著這線跳輪迴池,就能尋找到你的另一半了。」

「唔?」這次月老真的靠譜了嗎?不是又想整她了嗎?「我怎樣才會知道自己找對人了?」

「......」儘管掌管天下人姻緣的月老,至今仍是單身狗一隻,對於如何感受到愛情的到來,他真心不瞭解:「當你感覺到心動的感覺就是了吧。」

說個那些有情男女間常會提到話,應該是不會錯的。

看著小花仙歡快的舉著紅線朝輪迴池奔去,他低下頭繼續整理那片滿是塵世情緣的紅絲線,內心一陣感嘆。

安靜美好的日子,我來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