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 週週都有新節目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叫祝宜凌,祝福的祝,宜室宜家的宜,盛氣凌人的凌。

          「小朋友們好!我是你們的老師,我叫劉秀雅。」前面有個大姐姐這樣講,她看起來好年輕,不像個老師的樣子,她不像我們幼稚園的老婆婆,她長的非常氣質。

            「老師好。」每個同學都是一號表情,依依不捨的向家長告別後,就一直呆著一張臉,從現在起,我祝宜凌是小學生了,希望我的小學時光能順遂阿~

              「每個人都先自我介紹一下喔,從第一排第一個開始呦~」劉老故意學習小孩腔調,好像很多大人都這樣。

              「我叫許佳琪,我功課很差,ㄅㄆㄇ不會拼,有耐心的可以來教我。」等等!我的位置是1-2欸!怎麼介紹呢…要說什麼呢…說什麼…說什麼啦…難到要拼注音阿…

              「換妳嘍~祝宜凌同學~」劉秀雅輕點我的小腦袋瓜,我站起來,不管了!隨便講啦!

                「我叫祝宜凌,祝福的祝,宜室宜家的宜,盛氣凌人的凌。」劉秀雅這麼驚訝看著我幹嘛?小學生說這樣的話奇怪嗎?

                  「宜凌,你好厲害喔!這麼小就會識字,誰教你的阿!」劉秀雅一臉崇拜樣,其他同學各個的魂還是停在家長依依不捨的離別,除了一個人,他很正常的直視我,打量我一番。

                    一節課過去了,劉秀雅該講的都講了,該實行的事情也都弄好了,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什麼時候我變成副班長了!班長又是哪個倒楣鬼?我看一下股長名單「班長齊洋翊…」齊洋翊又是誰?

                  「你叫我嗎?祝宜凌」長相還真是天然萌,眼睛也水汪汪的,嘖嘖好可愛的小學生呀~

                  「沒…沒…沒有,我只是看名單而已阿…嘿…嘿…」他的水汪汪大眼哪去了?我突然想到,那個在我自我介紹時打量我的男生,就是他!他跟我應該是同類吧?當朋友應該可以吧?嗯試試看能不能當朋友吧…

                  「欸,齊洋翊你回家走哪條?」我試試看提問。

                  「我不需要告訴你吧?」娃娃音加上毫無可愛表情完全不配…

                  「告訴我又不會死,如果順路我們放學一起走呀~」你以為我想知道你家在哪嗎?拜託我只是不想一個人走回家好嗎。

                  「放學後妳就知道了。副班長,等等老師要分配掃地工作,你要提醒何孟家,記得喔。」毫無語氣分別的一號腔調真的跟你那張可愛無邪的小臉不配啦~還有,裝什麼神秘啦?你以為我想知道喔?

                「好,我會去告訴何同學的。」嗯,我保證我心智年齡不只有8歲而已,還有我知道要去告訴何孟家公務的責任不是我的,但是為了要給個位可愛的同學有好的印象就做吧~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放學時,我跟著齊洋翊走,因為我家也是那個方向,然後一直走一直走,齊洋翊不只沒有出聲也完全沒轉頭,一種無視我的概念。然後他在我家隔壁的房子前回頭看著我說「謝謝妳送我回家呦~」他揚起可愛笑容,嘖嘖好可愛的小孩子,只是他真的太天真了吧~我送他回家幹嘛哩?我是回到自己家阿傻瓜,裝可愛的他,好可愛呦~

                「欸,我也謝謝你陪我到家呦~班長掰掰~」他的臉瞬間傻愣了五秒鐘,他的笑容垮掉,整個不可思議的表情貼在臉上,我要憋住,不能笑,不能笑啊!

                  他十秒後衝進自家,呵,好可愛的小男生喔~明天找他一起上學吧~

                  「早安阿,班長,我們一起走吧~」一早醒來就神清氣爽,今天會是美好的一天啊~

                  「早安,祝宜凌。」又回到不可愛的口氣了,唉算了,我也差不多習慣了。就這樣一天天的重複行程,我人緣很差,所以幾乎不會被打擾,但是,女同學對我的評價總是不是很好,例如「祝宜凌是在孤僻什麼?自命清高嗎?長的漂亮了不起嗎?」.「祝宜凌天天都黏著齊洋翊是怎樣,齊洋翊只是看她可憐才跟她做朋友的欸!」之類,第一次聽到這樣的酸言酸語,心就像是被扎了一針,血一直滴一直滴,我強忍著委屈到放學,齊洋翊一直問我怎麼了,然後我忍不住的眼淚就紛紛掉下。

                「哭什麼呀?愛哭凌。」他又在次問了。

                「齊洋翊,你是因為看我沒朋友才可憐我才跟我當朋友的嗎?」我的聲音非常哽咽,他看向我,突然噗哧的笑一下,「這有什麼好笑的?」我有點不高興他看我哭成這樣還笑的出來。

                「祝宜凌,我人緣好像也沒有多好欸,難道你是可憐我才和我當朋友嗎?」他笑著,但是我很清楚,他並沒有笑意。最後,我說:「可是我聽到劉真和謝潔杏的談話,她們說你可憐我…」他又笑了,然後說:「我幫你解決。」

              隔天劉真和謝潔杏吵架了,互相說什麼「忌妒祝宜凌就不要拖我下水,我才不像你到處講人家壞話!」還有「我講壞話時,你也幫腔阿!說笑話嗎!你才忌妒祝宜凌!」吵著吵著就被劉秀雅叫出去訓話了,然後我轉頭,齊洋翊朝我比了一個「我厲害吧~」然後我朝他比一個「還不錯。」心裡有甜甜的滋味。

                 

                    時間就像無情的雙手,人生就像一本自著的小說,很快很快的我的小學時光就到了尾聲,我茲小學的所有角落總有我和齊洋翊的足跡,我們是很好的朋友,但…國中生活,就不會再見他的身影了…有一點失落…

                  畢業典禮當天,我和齊洋翊在學校遊走,借著我和他當了六年班長和副班長的信用,說是「要去辦公」,但其實潛臺詞很簡單「我們要玩不要待在教室。」到了操場,這堂課無班級在體育課,我們走在空無一人的操場旁的草皮,座在鳳凰花木下乘涼,很有趣的是,我竟然想到國小回憶,與齊洋翊在音樂教室追逐,偷跑到圖書館裡聊天,在體育課時玩一堆奇奇怪怪的遊戲,還有還有!寫功課時,造樣造句種是編得無厘頭,例如「齊洋翊總是拿她妹妹的奶嘴吸,還會拿他弟弟的奶嘴給妹妹。」還有「祝宜凌有時會發神經,有時會耍白痴。」當然一到隔天就被老了六歲的劉秀雅退回,雖然劉秀雅沒有生氣,但她還要我們朗讀給全班聽,嘖嘖當時真後悔做這種事呀…

                想到這裡,一陣薰風吹過,眼淚不知不覺的掉下來,眼眶是紅了,嘴角卻笑著,我才發現,你一直在我世界裡頭,不斷重複打擾,但我卻不覺得厭煩。

                  「哭什麼呀?三八凌。」他笑著,我眼淚掉的更兇。

                  「欸,畢業快樂呀,你要認真讀書喔,在Y中好好玩喔,不要想我呦~」我裝的很假,我要裝的很開心,但是,我很難過,真討厭時間的腳步走的那麼快。

                      「妳也畢業快樂呦~高材生,在璽寧國中要繼續耍白痴呦~這樣我才可以說我有個國小同學很聰明但她很白痴。」他這時的燦笑,是我活到現在覺得最帥的…

                    「欸,我們來寫時光膠囊,十年後的今天,我們就約在這裡,放鴿子的會被鴿子大便襲擊!」他拿出紙和筆,還有一個木盒子,然後我在上面寫「十年後,我還要在你身邊耍白痴呀~齊洋翊」寫完,摺好,與他的信一起放進木盒然後在圍牆邊挖一個洞,把膠囊安置好,並祈禱著十年後,你齊洋翊不會違約。

               

                     

                    沒有齊洋翊的國中生活不會很難受,因為每天光是想念心中就會像有一股暖流般,璽寧國中是女校,基本上的學生是由臺灣全省收來的,在這裡我遇到了一位女孩,她就像齊洋翊一樣,帶給我溫暖…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