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1

    輕輕扔掉那瓣說不出品種的紅葉,待其降於泥砂土石之中,我才邁開步伐。

    腳下的枯枝落葉嘎吱嘎吱作響,伴隨每一步的踏出,夾雜紅、黃、褐的斑駁葉片不斷的揚起又落下,彷彿洩憤似的,我更加使勁的踩踏,將之碾碎至殘破不堪。

    嘴邊潛意識地喃喃自語,眉頭微微一蹙,任憑五官放肆地糾結在一起。

    我現在什麼都不想管,誰都不要看見我,誰都別想叫我回去上課,誰都別想……

    喀滋——

    兀地,左方草叢傳來一陣騷動,打破了膠結的寧靜,亦擾亂了我焦慮不安的心池。我抬眸凝望,一隻修長而截骨分明的手探了出來,直到露出整截溫潤如玉般光滑的手臂,便立馬縮了回去,向草叢內抓了幾下。

    咦?

    有人。

    正當我還未意識到這項顯而易見的事實時,低低的咕噥聲率先響起。

    「……阻礙我畫畫。」

    好有磁性。是我聞言後的第一個念頭。

    呃……不,隨後略一思索,縱使參雜幾分性感的磁性,卻難以掩飾本質清冷的事實。

    聲音的主人撐起上半身,有些率性隨意的把衣擺上的落葉拍掉,然後一個側手翻身,站了起來。

    「喂!」少年張了張嘴,視線飄向遠方。

    陽光透過枝椏間,斑斑駁駁的灑落一地。

    如墨玉般乾淨透澈的墨髮在零星幾點的陽光下備顯透明,看似柔軟,卻又張牙舞爪的刺向天空,稱不上偏長厚重,但還是有一定長度的,鬆鬆軟軟的讓人好想搓揉一把。

    我愣愣的盯著他的每一個伸展動作,充斥著少年特有的張力與狂妄。

    「喂喂。」

    直到他再度出聲提醒,這才發現『這個人』不僅出現在這裡,還聽見了我的呢喃,甚至念出來我的內心話。

    那句,阻礙我畫畫。

    「你怎麼知道的?!」想都沒想的,話不小心脫口而出,簡直是完全沒經過大腦的腦殘問題。

    老天像是和我作對般,有時就是這樣,嘴巴總比大腦快一步,以至於我常常語出驚人。

    咳咳……這絕對不是狡辯。

    「一直念。」

    他語速懒洋洋的回,然後打了一個大呵欠,甚至看都不看我一眼,不知道在忙些什麼的眺望遠方。

    嗯……

    此刻,他的聲音早已回復原狀,真高興我猜對了他的原聲。

    該怎麼形容呢?

    如若要我說……我想,那是一道十分乾淨清洌的嗓音,說是沁人心脾也不為過。方才大抵是因為睡意朦朧,聲音尚帶著幾絲暗啞,而備顯迷糊。

    可惜的是,顯然我的腦袋還處於當機狀態,只可辨聲,無法辨意。

    瞧他一臉昏昏欲睡,左手抬起揉了揉眉心,後慵懶地伸個懶腰。

    我將目光聚焦在他的臉龐線條上。

    親眼見證了何謂以鼻樑在空氣中刻勾勒出一道完美弧度。

    羨慕啊!

    咳咳……所以,他有說話嗎?

    思緒逐漸回神,我一定要把這種發呆魂飛的壞習慣給改掉才行!

    努力的思考,卻還是想不起來。

    我只得睜大了雙眼,發出「蛤?」的疑問詞,並且拖長了音。生怕他沒聽見,我特意大幅度的歪了歪頭,表達我的疑惑。

    不過,他似乎並不打算朝我這瞅一眼,非常直接地無視我的問題。

    「啊該死,沒睡飽。」少年自顧自的說起自己的話。

    這個人真的是……

    他單手搔著後腦勺,確切來說是他那頭凌亂的黑髮,但我怎麼看都覺得他是愈弄愈亂。

    連帶著我的腦子也開始糾纏不休,開始胡言亂語,開始想著不符合情況的話。

    「你幹嘛不回啊……」

    煩躁。

    他一定覺得我很莫名其妙吧!我抓了抓鬢角的幾縷髮絲。

    可是。

    「你說清楚行嗎!」

    不喜歡在打啞謎下去了。

    不滿的情緒宛若潮水,越漲越高,快要將我淹沒。

    思維不斷擴散。

    我一點也不想跟他說這些的。

    我抿起唇角,降下眼簾,十隻手指頭絞在一起。

    反覆搓揉著,彷彿這樣就能帶給我安全感。

    明知道這並非他的問題,我們只不過萍水相逢,也明白這是開學至今累積的壓力,抑或是那些破事直逼我的壓迫感,更明瞭我不該無緣無故對他發脾氣。

    但真的好累。

    一時之間,只有風簌簌地拍響枯枝落葉。

    他會生氣吧?畢竟是我口出惡言。

    「呃,咳咳……喂!」少年的聲音停頓須臾,再度響起,這次是帶點不知所措的口吻。

    果然?我抱持罪惡感。

    「你剛剛念了好幾次了!我想畫畫、我想畫畫、我想畫畫,跟臺複讀機一樣一直重複,你不煩我都煩了。」男孩偏了偏頭,口氣相當不耐煩的說道。

    難以言喻的氛圍在我們之間流淌開來。

    我難堪的垂下腦袋瓜。

    就在我以為對話至此結束時,他又開口了。

    「想畫就去畫啊,說什麼想而不是要。沒有行動,何來的後悔。」

    這次的語調明顯放輕放緩,但態度依舊理所當然。

    語落,他後腳跟輕提,眼見下一秒就要轉身離去。

    可是——

    『說什麼想,而不是要。』

    我腳下虛浮的踉蹌幾步。

    『沒有行動,何來的後悔。』

    你又知道些什麼了?!

    或許是感覺到我的舉動,他的動作微微一滯。

    我知道他的視線始終沒有停留在我身上,卻反而在不知情的狀況下佇立於我的問題上。

    就這樣。

    在陌生人面前,一次,一次就好,我可不可以放縱自己一次……

    雙腿一軟,我半攤在小徑上。

    一滴清澈透明的眼淚爬過我的臉頰,為了證明自己存在感般的溜進嘴裡,舌尖嘗到了苦澀的味道。

    三分鹹澀,三分惆悵,三分勉強,還有一分的解脫。

    眼前逐漸模糊。

    有時候就是這麼奇妙,在不相干之人的面前,反而能夠坦然面對自己。

    興許,是不擔心他說出去吧!

    在我瞳孔完整覆上一層薄霧之前,我清楚的瞥見他慌亂了手腳。

    而他的目光,終於對上了我的雙眸。

    如此的一針見血。

    我是陳畫意,我想畫畫。

    啪——地一下。

    白皙透亮的肌膚印上了通紅的五指印,沒安靜多久,下一串巴掌聲接連響起,似乎連甩了兩下。

    她不敢置信的瞪著我,手顫巍巍的抬起,輕碰一下臉龐,又發出嘶——地幾聲的哀嚎,眼眶中早已囤滿了淚水。

    神情異常驚恐,猶如遇見什麼天崩地裂的問題;好吧,我想,對於那種世家出身的嬌嬌女,這可能算得上晴天霹靂的大事件吧。

    但我就不是人嗎?

    唇角不由得勾起一道詭異的弧度。

    「這不過是回禮,禮尚往來罷了。」我輕飄飄的拋下一句。

    「你憑什麼打我?!」她的聲音很明顯在顫抖,卻還是想逞兇裝狠。

    這副模樣,真可悲。

    我嗤笑幾聲,引來她持續高漲的憤怒。

    我決定無視。

    無爪的貓,何必在乎?

    背叛的人,何必掛齒?

    無所謂的她,何必理會?

    我背過身。

    「你說啊!」卻不想女孩的聲音越發地拔尖,尾音顫抖不已,仍往前踏出一步。

    唉……真煩。

    我乾淨俐落的轉回來,緩緩傾身,藉著身高的優勢,半伏在她的耳邊,施以氣聲說道。

    「欸,妳不是很了解我嗎?我,林宥書啊,就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女魔頭。你賞我一巴掌,就要做好接受兩巴掌的回饋。」頓了下,我輕笑幾聲,「妳捫心自問,天底下哪有像我這等買一送一的好事!」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