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1)

        對我而言,比起輾轉難眠的失眠夜晚,被惡夢追逐的長夜更讓人害怕。

        凌晨三點十六分,窗外仍一片漆黑,可是我卻已經沒有了睡意。坐在床鋪上看著房內唯一的光源,我深呼吸了好幾回,但急促的心跳聲遲遲無法緩和下來,腦中迴盪著都是剛才出現在夢中的恐怖聲音。

        「我今天一定要打死妳!」

        在夢中,那些帶著威脅的怒吼聲中夾雜著玻璃破碎以及物品摔落至地面上的聲音,每一道聲響都讓我害怕不已。可是,更讓我害怕的是那些聲音不僅僅是出現夢中而已,而是都曾經存在於我的記憶裡。

        「旻嘉,妳怎麼了?睡不著嗎?」

        耳邊忽然傳來亦翔的詢問聲,我轉過頭,他仍平躺著,只是微瞇著眼,半睡半醒地看著我。

        我點點頭,「我做惡夢了。」

        「惡夢?」他愣了一下,隨後坐起身,拿起擺在床頭的眼鏡戴上,也順手將室內的燈光打開。當室內恢復了明亮,亦翔擔憂的表情清楚地出現在我眼前,「妳夢到了什麼?」

        回憶著夢中的聲音,我吶吶地說:「我夢到我爸發飆的樣子……」

        那是爸爸喝醉酒之後的聲音,我想肯定會是我這輩子想忘也忘不了的聲音。

        「難怪妳會流這麼多汗。」他皺了皺眉,伸手輕覆上我的額頭,他掌心中的溫暖一下子就取代了原本覆在額頭上的冰冷,「現在還好嗎?」

        「還好,但我很怕現在繼續睡會接續剛才的夢,所以不太敢繼續睡。」

        「那就起來上個廁所或是喝點水吧,我之前聽別人說過這樣就比較不會接續剛才的夢了。」

        「不好意思,三更半夜的就把你吵醒。」我抱歉地說。

        他莞爾,「沒關係,我剛好也想起來去一下廁所。」

        當冰涼的水流過乾澀的喉間,我才有一種終於緩和下來的感覺,只是心裡卻還是有點疙瘩,害怕待會再次入睡之後會出現同樣的夢境。

        「有沒有好一點了?」

        我回過頭,看著站在身後的他,心裡不禁多了一份踏實,「嗯,好多了。」

        「那我們去睡覺吧,有我在,妳不用怕。」

        我放下馬克杯,「嗯。」

        只要有亦翔陪在身邊,無論是多麼紛擾的情緒都能漸漸平靜下來,就連做惡夢的頻率都會跟著減少,也因為有亦翔在,我的家庭生活才終於不再像是惡夢讓人不安一樣的存在,而是讓我感到幸福和溫暖。

        平躺在床鋪上,我看著因為夜燈光芒的照映而顯得泛黃的天花板,此刻手心裡還有著亦翔的溫度。我轉過頭,身旁的他似乎是已經睡著了,他閉著眼,胸口隨著平穩的呼吸頻率而規律的微微上下起伏。

        此時,安靜的夜裡只聽得見他的微微呼吸聲和來自左胸口的我的規律心跳聲,很安靜,卻也靜得讓我睡不著。

        忘了以前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變得很容易做惡夢,我常常夢見自己在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奔跑,接著爸爸罵人的聲音還有各種物品破碎的聲音就會緊追在後,即使這樣的夢境已經經歷了無數次,但我還是無法克服心中的恐懼,每一次我都只是漫無目的地跑下去,直到被恐懼吞噬。

        只不過,當這樣的夢做久了,就會讓我漸漸變得分不清楚我現在身處在的究竟是現實還是夢境?明明覺得是在夢中聽見的聲音,可是很多時候當我隔天醒來時,卻會在房外看見滿地的碎玻璃,爸爸在客廳內留下的那片狼藉才讓我明白原來昨晚聽見的聲音不是夢。

        我有時候甚至會想,會不會其實都只是我一直都在做夢而已?只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會不會有一天我會徹底清醒過來?然後,我就會發現我們家其實是很溫馨和樂,沒有無謂的打罵存在。

        思緒至此,我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臉頰,痛覺頓時在手停留的位置蔓延開來。

        我不禁無奈一笑,為自己的異想天開感到好笑。

        如果真是我所想的這樣的話,這個夜晚未免也太長了吧?

        ※

        當我再次睜開眼,黑夜已經離去,明亮的晨光自窗簾的縫隙洩漏了進來,照亮了沒有開燈的房間。我轉過頭,卻發現身邊的人已經不見了,我坐起身,看向床頭櫃上的鬧鐘,現在才六點十分而已,距離設定的時間還有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

        奇怪?亦翔這麼早起床幹麼?

        我打了一個哈欠,腦袋仍覺得昏昏欲睡,現在完全沒有要離開床舖的念頭。

        大概是因為後來一直在胡思亂想,之後翻來覆去了好久都睡不著,直到四點多好不容易才終於睡著,滿滿的睡意讓我現在突然很希望夜晚能夠長一點就好了。

        「旻嘉,妳起來了啊?」

        這時,亦翔打開房門,從外頭走了進來,「妳怎麼不多睡一下?是不是我吵到妳了?」

        「沒有啦,我也差不多該起床了。」我說,發現他已經梳洗完畢了,好奇地問:「不過,你今天怎麼這麼早起來?才六點而已欸。」

        「今天早上要開會,我想先去公司準備一下。」他打開衣櫥,從裡頭拿出了外出的衣服換上。

        我一聽,不禁感到愧疚,抱歉地說:「對不起,你今天要忙,我昨天還吵你睡覺。」

        「都跟妳說了沒關係。」他向我走近,沿著床邊坐下,問:「倒是妳,後來還有再做惡夢嗎?」

        「沒有。」我搖搖頭,朝他攤開了右掌心,「後來有你牽著我的手睡覺就沒事了。」

        「是喔,我這麼好用?」他頓時笑了出聲。

        「是啊,你都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好用喔?」

        就好像是護身符一樣的存在,只要有亦翔在我身邊,感覺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心裡都能多一份安心和踏實的感覺。

        「那我們乾脆以後都這樣牽著手睡覺好了。」他笑著提議。

        「你確定要牽?你都不怕牽那麼久我會有手汗嗎?」我舉起雙手,朝空氣抓了抓,對著他揮舞。

        「當然確定,我不牽妳的話要牽誰?」他笑著抓住了我雙手的手腕,停下了我的動作,然後向前輕輕一傾,我整個人往床鋪向後倒去,他俯著身子,從上方朝我看來,晨光映照在他的臉上,感覺就連他的雙眼都跟著明亮了起來,他看著我,輕聲地說:「怎麼辦?我突然不想這麼早出門了。」

        「不行。」我朝他微微一笑,隨後從他的手中掙脫開來,「你今天要開會,為了我們三餐都有飯吃,你絕對不能遲到。」

        「是是是。」他坐在床邊,一臉無奈地笑著。

        「知道就好。好了,我也差不多該起床準備一下了。」我站起身,舉起雙手伸了一個懶腰,舒展一下筋骨。

        「還有一點時間,不再睡一下嗎?」

        「沒差啦,反正都起床了,現在睡也睡不了多少了。而且,我今天跟那個營造的何老闆約九點要在工地碰面,我也要提早出門先去公司拿資料,現在起床準備的話,我比較不會趕。」

        他站起身,看著我說:「其實,妳不需要這麼累,就算不去上班也沒關係,我比較希望妳能留在家裡,妳只要把我們的家顧好就行了。」

        「沒關係啦,我的個性也不適合當個全職的家庭主婦,一直關在家裡我一定會受不了。」我說:「而且,我也想替你分擔一些,雖然我的薪水沒有很多,但總不能只讓你一個人扛吧。」

        在結婚之前,亦翔就時常和我提過向公司辭職的事,比起我去上班,他更希望我能留在家裡,專心把家務事打理好就可以了。只不過,我還是比較傾向去上班,畢竟這是我們兩個人的家,我希望自己也能為我們的家盡一份心力,而不是讓他一個人獨自打拼,所以早在結婚之前就已經有向亦翔說明清楚我的意願了,但他似乎還是希望能改變我的心意,婚後也依然時常提起這件事。

        「那萬一將來有小孩之後怎麼辦?」他的臉上少了一點笑意,表情有些嚴肅地問:「妳總不可能一邊帶小孩一邊工作吧?我不放心把小孩交給其他人帶。」

        「唉,你煩惱那麼多幹麼?現在連小孩的影子都還沒看到,你就已經想到那麼久以後的事了。小孩的事就等有小孩的時候再來打算不就好了嗎?」我笑著說,雖然我能明白他的不放心,但還是覺得現在的他根本就是在杞人憂天。

        他一臉無奈,「看來我得努力一點才行了。」

        我不想再繼續討論這件事,只是笑了笑,然後說:「我先去刷牙洗臉,等等就去幫你泡咖啡。」

        他這才輕輕地笑了,「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