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發紅包嚕~
HOT 閃亮星─東波書籤功能開放使用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天空藍 之一

***五年前***

      「喂,我是凌念鷹。」絲毫不帶一絲情感的語氣,使得電話的另一端愣了許久而遲遲未答話。「有話就快說,我很忙。」又是一句冰冷且毫無語調起伏的語句。

      「痾‧‧‧對不起啦~誰叫念鷹寶貝你每次講話都這麼冷淡,而且口氣又很兇嘛~~人家被你嚇到了啦,你要安慰人家~」電話另一端裡的嫵媚人聲響滿的整間辦公室。

      「是嗎?那明天早上,我接妳去蘭斯飯店吃飯。」凌念鷹嫌惡的皺了下眉頭,用食指按著太陽穴,煩躁的心情全寫在臉上。

      「真的嗎!你是要向我賠罪嗎?那明天早上十點,等我打扮好了再打給你。」電話另一端的女人幾乎用尖叫的音量表達出她的喜悅,她興奮的在房間裡手足舞蹈。

      「明天早上八點。」語畢,他立即掛上話筒,情緒由煩躁轉為憤怒。女人果然都是愛慕虛榮的動物。

      走回辦公桌前,他拿起話筒撥給了何秘書,交代完事情後,他又坐回辦公椅上繼續翻閱那一疊厚重如水泥牆的數據資料。

※    ※    ※

      「念鷹寶貝~~真是的,這麼早就出門,你是不是很想早點見到我啊~」曾以嵐用她嬌柔的嗲聲向坐在銀白色跑車裡臉上不帶任何表情的人呼喊道。

      「上車。」不想和她多說一句廢話,今日事今日畢,快速解決才是他的風格。

      「好嘛~你怎麼這麼急呢。」一坐上車,曾以嵐嬌柔的身體立即往凌念鷹貼上「寶貝,去吃飯前我想先去前面的珠寶店逛逛,好不好~」這並非詢問的口氣,令凌念鷹怒火直飆頭頂。

      「坐好!」他憤怒的吼道。這愛慕虛榮的女人,還真是令人作嘔。「我現在就要去餐廳。」

      「好‧‧‧啊!!」處於驚嚇的曾以嵐還未回過神來,不等她繫好安全帶,凌念鷹隨即將車子駛離這棟老舊的公寓。

      一路上的明媚風光被憤怒的心情和尷尬的氛圍給遮掩住了,路途中曾以嵐想開口卻不知如何開頭,而凌念鷹並無打算和她閒話家常、談天說地。直到駛達目的地───蘭斯飯店。一間外觀華麗,而走進內部時,更是能感覺到一種奢華的氛圍的高級飯店,從地上的高級紅色絲質地毯、使用乳白色大理石砌成的牆,到天花板上吊掛的絢麗水晶燈,都令人感覺自己身處在皇宮之中。

      「我是凌念鷹,昨天訂過位。」不拖泥帶水且簡潔的講完話,他隨即抽出黑卡遞給服務生。

      「是,裡面請,我替您帶位。」服務生迅速將收據和黑卡雙手交還給他,領著即將引發風暴的兩人進入餐廳「就是這個位置,凌先生請問坐在這裡可以嗎?若是有不方便之處,您可以告訴我。」服務生恭敬的講完每天必備的台詞。

      「好,這裡就行了。」拉開椅子自行坐下,看著眼前還站立的曾以嵐,他並不打算起身為她拉椅子。

      而這個女人似乎不怎麼會看人眼色,也似乎忘了前一秒有個男人才對著她發完火,竟站在椅子旁,用她擦著口紅的大紅唇對桌前的冷傲男子眉歡眼笑,等著眼前的男子為她拉開那張高級的座椅。

      「怎麼?不坐下,妳打算站著吃啊。」讀懂她的意思,但為女人拉開座椅這種事,可不是他──凌念鷹會做的蠢事,尤其是這種視錢如命的賣笑女子。在他們開始交往之前,原以為曾以嵐是家境可憐的弱女子,殊不知在交往後的第五天,這個女人就醜態百出,簡直拿他當提款機,令厭惡奢華生活的他嫌惡不堪。

      「什麼呀~念鷹寶貝,你應該要幫我拉椅子呀,男人應該替淑女服務的啊~」曾以嵐以一種理所當然的語氣向眼前即將爆發的男子說道。

      「要吃飯,妳現在就"自己"拉開椅子坐下,不想吃的話,妳現在就可以滾了!」一把火已燒到頭頂的冷傲男子向眼前沒大腦的女子吼道。

      「好‧‧‧好‧‧‧我自己‧‧‧自己拉椅子坐下‧‧‧」被念鷹突然的怒火給震懾住,她只好自己乖乖的拉開椅子坐在又回復面無表情的男人對面。

      「那個‧‧‧請問先生和小姐,您們要點餐了嗎?」還站在一旁的服務生用有點顫抖的語氣詢問著他,顯然也被他剛才的怒火給嚇住了,而顯得有些小心翼翼。

      「妳要吃什麼?」凌念鷹投以一個冷冽的眼神,問坐在對面還未停止顫抖的曾以嵐。

      「我‧‧‧你決定就好了‧‧‧」小心翼翼的回答著他,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又說錯了什麼話而招致禍害。

      「給我們兩份主廚推薦套餐。」

      「好的,兩份主廚推薦套餐,請您稍等一下,馬上為您送上餐點。」服務生收回Menu隨即離開那令人敬謝不敏的風暴區域。

      「那個‧‧‧念鷹寶貝,對不起!我剛剛是不是說錯什麼話了啊?」不懂為什麼要突然對她發火,她並沒有做錯什麼事啊。

      「妳說錯的話、做錯的事,我已經忍受很久了。」他用冰冷毫無情感的眼神瞪視著對方,想起過去一個多月,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喜歡過她,會交往也只是同情這個女人罷了,而現在想起倒也要嘲笑自己一番,何時自己竟如此的有同情心了。

      「念鷹寶貝,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想要和我分手嗎?」曾以嵐用幾近尖叫的嗓音問道,只不過這次的尖叫聲不同於昨夜那期待著來高級飯店吃飯的興奮感覺,她一臉驚恐,彷彿頓時失去了她的銀行存款和珠寶首飾一般。

      「正如妳所說,我的確就是那個意思。」這個冷傲且英俊的男子竟露出了一絲笑容,那笑容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為‧‧‧為什麼?我到底做錯什麼事了?你告訴我啊,我可以改的!」第一次見他笑,竟是如此令人恐懼!但他可是凌念鷹,是個身價非凡的集團總裁,我是絕對不會放了他的,否則我又會淪落到那賣笑的場所裡去了,天底下有哪個女人會想如此作賤自己呢?所以,就算會被他嚇到休克,我也要永遠佔住總裁的女朋友這個名號。

      「妳做錯的事不是區區幾根手指就數得盡的。我帶妳來這吃飯,就是要和妳把話說清楚,而這頓飯就當是送妳離別前的奢華大禮吧。」說完這番話凌念鷹有種"終於解決了"的快感,就如同天下太平、拔掉了心頭的一根刺一般。

      「你!你在說什麼!你把我當歡場上的女人嗎?」曾以嵐快要發瘋似的驚聲尖叫著,整間餐廳都聽得見她銳利的尖叫聲,引起其他桌位的客人們的關注。

      「怎麼?難道妳不是嗎!還有,這裡是公共場合,放低妳那刺耳的聲音。」凌念鷹加重音量提醒她。

      「你!太過分了!我那麼愛你,你難道都沒有感覺到嗎?」她用請求的語氣,表達出她並不想要分手。

      「我的確感覺到了,妳對我的金錢那種可怕的慾望,妳可真是愛我。」他冷笑,讓人完全猜不出他內心的想法。

      「我‧‧‧我沒有,念鷹寶貝,我是真的愛你!」她心虛的說著「我真的‧‧‧」還未說完,一位女服務生端著前菜走到他們面前,打斷了曾以嵐。而剛才那位男服務生,似乎被嚇著了,所以找來了一個替死鬼。

      「不好意思,這是套餐的開胃前菜。」女服務生小心的將餐盤放置在絲質桌巾上,就怕一個不小心打翻了盤子而弄髒桌巾,這樣老闆又有理由唸她了。

      「妳沒看到我們正在忙嗎?」曾以嵐氣憤的對著女服務生怒吼,憤憤的瞪著她。

      「妳可以先走了。」他對整頭霧水、滿臉問號的女服務生點點頭,示意她最好不要淌這渾水。

      「是,那請您們慢用,主餐隨即為您們送上。」她並沒有被嚇到或是驚愕,只是覺得莫名其妙,這就是所謂的"歹年冬,厚瘋人"嗎?

      「這女人真是莫名其妙,都不會看場合、看人的臉色嗎?」她一臉"服務態度真差"的表情,而這表情也正好再一次觸發了凌念鷹的怒火。

      「再怎麼不會看臉色,我想也不會比妳更厲害。」壓抑住怒氣,他冷冷的回應了一句,但他的表情也足以顯示出───若這白目的女人再不將她那張塗滿鮮豔口紅的血盆大口停下來,他將會爆發。

      「我怎麼了嗎?」又是一臉無辜,此時凌念鷹似乎理解出為何這女人從前會如此落魄了。

      「不好意思,這是兩位的主餐。」是剛剛那位幸運脫離暴風圈的女服務生,看來她還真是天不怕地不怕,也或許她根本不知道這兩人正在"談判"。

      「妳這個女人真的很煩欸!是沒看到我們在協議嗎?莫名其妙!」她猛然地起身,對著無辜的女服務生咆哮,彷彿全世界都欠她一樣。

      「這裡是公共場合,注意妳的言行舉止。還有,我沒在和妳協議,更沒要爭取妳的意見,我們完全不適合。」他終於止不住憤怒,重重的拍了桌子並站起身來,這一起身就令全餐廳的人都為他的威嚴而靜下聲。

      「你‧‧‧你現在是在幫她說話嗎?你竟然護著這個微不足道的服務生,我可是你的女朋友啊!」曾以嵐憤恨的瞪著她,並且動手推了這個剛被她罵完的女服務生。

      這個動作立即讓凌念鷹怒火直燒頭頂,女服務生手上的餐盤砸到她的左手,盤子的碎片劃傷了她的手。

      「妳在做什麼!」他拉住女服務生的手,頭也不回地走向櫃台,不想再花任何心力去管身後正在大叫的暴躁女人。

      「凌念鷹!這女人和你是什麼關係?你給我回來!」她氣得跳腳,瘋狂的叫聲令所有人不敢恭維。

上一章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