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03-三級成人片

      這事解釋起來真的挺複雜的。

      「不複雜啊,就是我們這個那個了。」周祤笑容邪佞。

      還真感謝她在我弟妹面前懂得修飾,不過要是她能還我清白、撇清關係我會更感謝她的。

      我家那個皇太后啊,上來要我們下去吃早餐,她則是攜挽她家老爺,也就是我爸出門散步了。對我來說沒什麼比吃的更重要,前提是別噎死。

      「咳、咳……」我差點死於蛋餅之下,真是有驚無險。我憤懣瞪向始作俑者:「講什麼東西!不對……我突然想到,妳怎麼在我家?」

      周祤一臉「這裡有個傻逼」的眼神看著我說:「現在才問這問題?」

      「妳奶奶的!不就某個人把我搞瘋搞到正事都忘了!」我氣。

      「我奶奶很好,不用妳問候——嗯,兩個都很好。」她一邊說一邊惦惦自己的胸部,一臉認真:「妳想檢查嗎?」

      「我不想!」我崩潰。

      「姊,妳真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對面的小少爺一邊咬筷子一邊狐疑看著我:「一咪咪印象都沒有?」

      「別咬筷子。」我伸長手拍掉他邊沒好氣地說:「我要是知道還要問嗎?難道是我喝多了?」

      誰知我一問出口對面的少爺與女王極有默契地同時往旁看,我疑惑,正要轉頭問周祤她只抽了兩張衛生紙在我眼前晃:「嘴角沾醬油膏了。」

      「哦,謝謝。」我正伸手拿,誰知手腕被人抓住一股力量往後拽,我沒個防備地往前傾,濕熱的舌往我嘴邊舔!

      我一抖,從椅子上跳起來赧然瞪她:「周祤!妳這不要臉!」

      「要臉,特別要臉,我就靠這臉吃飯呢。」她愜意地用那兩張衛生紙往自己嘴邊擦:「我抽了是抽了,但沒說給妳啊。」

      「妳、妳……」我氣結。

      「姊。」少爺不知何時繞到我身後,拍拍我的肩膀道:「放棄吧,妳鬥不過周姊的。」還用默哀的眼神看著我是怎樣!

      女王在旁點頭附和,順便補槍:「有些事情躺著就夠了。」

      「啥?」我還沒跟上她腦袋迴路,倒是周祤那王八慢悠悠地收著餐具與她一搭一唱:「是啊,所以我手很痠,小蘇妳來洗碗吧。」三人就這麼把餐盤塞到我懷中,我在那覺得淒涼。

      「到底誰才是你們姊姊!」我朝著那兩個沒良心高中生背影啐嘴。

      「妳啊。」少爺回頭,給我了一個特別天真無害的笑容:「聽大嫂的話沒錯啊,妳也要多聽老婆的話。」

      「吃屎!誰是妳們大嫂!」我差點就把碗盤給扔了出去。我頭疼,認命洗起碗來。

      說是這麼說,但他倆的剛才的反應實在有些不尋常,像是瞞著我什麼事似的,但除了我喝多喝到不省人事外,我實在想不到其他原因。至於前晚的聚餐,其實我也只記得五、六分。

      我是不記得我有打給周祤來扛人,但我那時喝多了我也不敢確定,我自然也是有查通聯紀錄的,但是沒有這回事,Line倒是有紀錄。

      我佩服起自己喝醉了還能打Line真是不容易,可我跟她說了什麼我真全忘了……畢竟有件事更重要。

      啪噠、啪噠。

      聽那腳步聲,肯定是周祤的!我嘿嘿兩聲,兩手沾滿泡泡,輕手輕腳往門口走,準備來個突襲!量她以後敢不敢上我!

      一、二……

      「小——」

      「看妳還敢不敢!」

      我一個不分青紅皂白的撲上去拼命往那人臉上抹,抹得正開心時,那人「哇」一聲,我瞬間背脊一涼,打個寒顫。

      「……小蘇,妳想死吧?」這話是站在不遠處的周祤不可思議地看著我倆所下的評語。

      我猶如天打雷劈,呆杵在那,看著滿臉泡泡的皇太后嘴角抽了下:「蘇、懿、茜,妳給我去旁邊面壁思過去!」

      我多大的人了這……我癟嘴,瞪了眼一臉無辜的周祤後默默往牆角蹭去,我一個二十二歲的人還被自己媽媽罰站這傳出去我還要嫁人嗎!

      「妳沒差啊,妳就我媳婦兒了。」不知從哪冒出的周祤湊到我旁邊笑瞇瞇地說:「我陪我媳婦兒罰站啦。」

      「誰要嫁給妳!」我壓低聲音狠瞪她,「妳不給我抹臉的這筆帳看我怎麼跟妳算!」

      「床上跟我討回來如何?」

      我翻白眼:「三句不離性還要不要羞恥心。」

      「我羞恥心都在妳身上了,妳抖抖看呀。」

      「……貧嘴。」我哼了聲,瞪著眼前落地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周祤在旁輕輕哼著,我餘光偷覷眼她,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她不說話時,還是我那個認得的閨密,可她一說話與我調情,我就覺得既陌生又熟悉,這越想腦袋越是要炸開般的疼。

      我氣不過只有自己這麼惱,於是我偷偷往她腰上捏一把,誰知被她早一步抓到,她勾起唇角,拐了下我的後腿,我便無法控制地向後倒。

      「妳知道有句話叫做『不做死就不會死』嗎?嗯?」周祤的笑容狠是迷人,帶有邪氣的那種。她像是優雅的獵豹伏在我身上壓低身而來,眼裡微光閃爍。

      見那紫羅蘭色的落地窗簾一下下往她身上拂,午後暖陽灑進,影影綽綽。我看著看著,她便說:「怎麼?看我看到失神了?」

      「哦,對啊,我覺得妳胖了。」

      「……」

      那瞬間,山雨欲來。

      不妙,真不妙了。見她眉間凝聚群嵐,我打哈哈:「呃,不是,我的意思是,這角度難免……」

      「蘇。」

      我笑得很是諂媚:「周大人,我那是無心之言,妳——」我都還來不及求饒,她那指尖便一路從我眉心滑啊滑,滑到了胸口。

      「我真不介意在妳家滾過每一處的,在每個角落留下妳的OO。」由於那兩字太骯髒,容我自行打碼謝謝。

      「我介意!」我才剛抗議,她連忙用手摀住我的嘴,湊近我瞇起眼低斥:「妳想把阿姨叫來嗎?」

      如果可以我真想叫我媽來幫我報警,然而她見著了也只是問我是不是在演大法師,我不哭暈在廁所對不起自己好嗎。

      我沒啥優點,就是柔軟度不錯,學生時期做肢體前彎總是嚇死老師的那個。

      「小蘇啊。」

      看,說曹操曹操到。我趕忙起身,雙手攀著沙發爽朗應:「媽!妳找我幹嘛?」我尾巴搖得可勤了,希望「求放過」這三字大大印我臉上。

      可惜皇太后不領情,漠視我問:「有沒有見到小周?她與我約好要去超市的啊。」

      我才正要說您要找的大野狼正蹲在我身後,誰知周祤那王八蛋往我臀上一摸!我差點沒嚇得往前撲。

      「怎啦?不會站到腿軟了吧?」

      「妳跟阿姨說我不在。」

      她倆是同時與我搭話,只是其中一個用只有我倆聽得見的音量如此說。我才正要把她抓出來戴罪立功,她那手開始撫摸一邊說:「妳要是不照做……我就帶妳滾遍妳們家每、個、角、落。」

      警察!這裡有流氓!哪來的流氓王八!

      我堆起滿臉違心笑容朝皇太后說:「周祤剛剛出去啦……」我一邊說她一邊在底下忙著,忙著分開我雙腿,我那個心驚膽戰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

      「好吧,那我趁機跟妳聊下弟弟妹妹的事。」

      臥槽,皇太后就這麼坐到沙發上好整以暇地看著我:「上次我去班親會知道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彷彿在演三級成人片!

不要問我為什麼(抹臉)總之我就是寫出來更新還開書整理短篇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