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01-臥槽被上了

      不妙,真的不妙。

      這可能是我這二十二年來面臨的最大危機。

      不不,我不信這枕在我胸口上睡顏像天使一般的女人真是她,這肯定是我喝太多產生的幻覺。

      我覺得不行,真的不行。

      不是……我們也不是沒有坦誠相見的睡過,不,我的意思不是那種睡,是清清白白——算了,當我沒說,總之沒睡!沒睡過!

      「一大早吵些什麼呢……」慵懶的嗓音撓過耳際,兩條藕臂虛虛掛在我脖子上,那條我羨慕忌妒恨的大長腿跨到我腰上晃啊晃,我默默拉高薄被想遮掩,誰知她一腳踹開,又往我胸口蹭。

      「……你他媽給我起來解釋。」

      「我媽在加拿大,他媽是誰我不知道,至於丈母娘我等會給她請安——」

      「……誰媽媽是妳丈母娘?」

      「妳媽啊,妳連妳媽都不認識?」她憐憫看著我:「唉呦,真可憐啊,沒關係,有我在呢。」我氣得一口老血險些噎死自己。

      我瞪大眼:「妳說什麼瘋話?誰媽媽是妳丈母娘!我不認!」我開始掙扎,誰知她雙手抓住我的手腕往上拉高,慢悠悠坐到我小腹上,我那個上仰的入目之處風景瑰麗,山巒起伏,山頭花開是嫣紅色……不是!現在不是欣賞她胸部的時候!

      「蘇——」她伏下身,我覺得身上正上演什麼山崩土石流之類的,幾乎要壓死我了好嗎!蘇什麼蘇!聽聽那柔媚的語氣瞬間讓我全身起雞皮疙瘩!

      「不是啊,妳總得讓我負責。」她笑吟吟的嬌顏在我眼前,她點了下我的鼻尖:「對吧?」

      「誰要妳負責!不是——妳要負責個屁!我倆什麼事都沒發生!」

      她瞬間委屈,癟嘴哀聲:「妳都對人家這個那個了,妳這沒良心……」

      「臥槽,妳別搶我台詞!」

      她一臉明亮:「對啊!妳這就是認了。妳不能因為我喝多了就原諒我上了妳這事對吧?所以我該是拿出誠意以身相——」

      我趕緊摀住她的嘴,免得她再顛倒是非,把我套入她文字陷阱裡。她這人中文系畢業的,文字邏輯比誰都強,搬弄重組她最會,我簡直兵敗如山倒……

      然後,我捕捉到了關鍵字:上我。

      這驚得我不要不要的。

      「誰給妳上了!」原諒我跟著降低格調,我現在正風中凌亂,一點記憶都沒有。我在她造成的山崩中夾縫求生存拼命呼吸:「誰讓妳媽把妳生成大胸部……我沒跟妳搞上!」

      我特別堅定,堅定我倆清清白白,不過是閨密。閨密再好也不會上來上去的好嗎!

      「沒有上來上去啊,妳是在下面那個。」她微微側過身子,單手撐起撥了撥髮,食指在我鎖骨劃來劃去:「妳怎麼會有自己不是受的錯覺呢?」

      臥槽,簡直人神共憤。

      「妳這人……」我承認我就是激不得,要不也不會她一撓我就反撲上去。我昂了昂下巴:「現在誰在下面?」我那個得瑟啊也沒得瑟太久,她瞇起妖嬈的明眸,蕩漾些許深意,我還沒來得及捕捉她眼底狡黠,她那手倒是滑了過來。

      「嗯,我在下面。」她一邊推開我的手,我一邊捍衛我的胸部拼命推阻:「妳別亂摸,現在是要演《葉問》膩?」看看我倆的手在空中進行的攻防戰,這不是《葉問》是什麼!

      「沒要跟妳演《葉問》,演《色戒》。」

      話落,她猛地起身,把我抱得滿懷,雙手在我後背上下撫摸:「看妳真不記得了……那我只好幫妳恢復記憶了。」

      我驚得不要不要的,誰要讓她恢復我記憶!她扣住我後腦,濕熱又柔軟的舌滑了進來,我「嗚嗚」悶哼幾聲,舌頭被她纏著不放,有點麻,麻癢中我感到一絲熟悉……

      ……等等,還真有點熟悉。

      『小蘇,妳看看妳,真色,舌頭伸那麼出來……』

      幹!那昏暗的畫面我真有印象了!讓我死了算了!她舔了下嘴角,嘖嘖兩聲,瞇起眼眸:「跟昨晚一樣美味呢,小蘇。」

      用枕頭悶死我,拜託。

      「不是,妳上我幹什麼!」在死前我總得知道自己怎麼死的,然而她卻不答反笑:「妳猜啊。」唇又壓了過來,這次我學聰明了,一把抓了旁邊的東西往我倆中間塞!

      我才正要得意的哼哼兩聲,我便覺得這東西哪兒不對勁……

      「小蘇啊。」她兩指捻起邊緣,挑眉看我:「我真不知道妳有這癖好……妳有這麼喜歡妳內褲喜歡到要讓我親一下嗎?雖然我的確是與它親暱接觸過。」

      難怪我覺得下面涼涼的……不對啊!我現在連這最後一道防線都潰堤了嗎!我覺得不行啊!我趕緊奪回內褲推開她,瞪她:「笑什麼笑!」我背對她手忙腳亂地穿好穿滿,忽略她那句「還不是會被我脫掉?」我華麗翻個白眼。

      妳知道的,士兵上戰場前也會穿戴整齊的赴死,我既然找到我的內褲當然也開始找起其他衣物,我在她含笑的視線下穿了短褲又找到上衣,就是沒找到胸罩。

      「我的胸罩呢?」我凶她。

      「藏起來了,太礙事了。」

      「妳這女人——」

      「小蘇啊。」是我家皇太后!我趕緊穿上T恤,瞪著床上打哈欠的她仍是一絲不掛,我衝上前用薄被拼命掩住她玲瓏有料的身材邊喊:「媽,幹嘛啊?」

      「我在樓下聽到樓上乒乒乓乓的,想說妳們在打架是吧?就上來看看。妳要是起床了就說一聲,讓我做早餐給妳們。」

      「我們的確是在打架。」她依在我耳邊低笑:「床上打架。」

      我趕緊跳開,瞪她:「妳吃屎吧。」

      「吃妳。」她長臂攬過我腰,我一個重心不穩跌往床,朝她懷裡撲。她摀住我的嘴朝門口說:「阿姨,抱歉,讓我們再睡一會好嗎?」妳說話就說話在我身上亂摸是怎樣!她不疾不徐道:「等會陪您去買菜呀。」

      「好好好,妳們多休息,別吵架啊。」

      我家那太后是外貌協會,對她可好了,聽她說個幾句就下樓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鬆什麼口氣,明明沒事!就是她、她……

      「妳不介意我先享用早餐吧?」她跨坐到我身上,手摸進衣襬:「嗯?」

      「妳去——」吃屎兩個字還沒說出口,門鎖倒先動了。

      「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