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

「老師。」小女生很熱絡地在沁雙旁邊坐下,「今天怎麼有空來?」

柳沁雙大學剛畢業就和這出版社簽約,小沈也是從那時開始擔任自己的責任編輯,人長得嬌小、明眸皓齒的,看著比她小了一輪,在外面常被人家說是還沒畢業的國中生,可做事起來也挺可靠。

「剛和你們社長談完呢,約到期了。」

「哦。老師,你最近忙嗎?」

柳沁雙難得露出笑意,小沈從以前就很堅持要稱呼她為一聲作家老師,總覺得佔人家便宜,自己也不是特別有名的人,多年下來出版社換了很多制度很多員工,但就她、一點都沒變,說到底她其實骨子裡有點迂腐,她喜歡一成不變的事物。

「沒忙什麼。」

「那……你有沒有興趣寫專欄啊,連載的那種,我們出版社打算往網路app發展,現在這塊是交給我,其實現在大家都不怎麼買書,有些app有提供電子書的服務,可有些看到後來都要花錢,我就是想……」

柳沁雙想起剛剛小沈眼底的認真,她或多或少被感動到了一些,她喜歡寫故事,所以她專職寫書,一開始肯定沒賺什麼錢,她就去找點翻譯或是文宣的case來做,但要叫她認真去上班,她是不願的,但小沈的提議,她的確無法徹底拒絕。

「嗨!真巧。」

是南少禹。

柳沁雙微微點頭致意。

南少也不尷尬,依舊自來熟地湊近,「這一次兩次的我都以為是緣分了,上次沒問到你名字呢,這次可以給我了嗎?」

哦,是吳芮大學學長。

「沁雙,等久了嗎?」長臂一伸,美人在懷。

柳沁雙知道是誰,也不惱,「我也剛到,我還有約,走了。」後面那句是對南少說的,連個正眼也不給。

南少看著兩人走遠,舌頭抵著牙槽,嗤笑了下,「叫沁雙啊。」長得漂亮的人南少禹見多了,但長得能讓他偶然想起的女人,她還是第一個,眼底一股清冷,透徹地像山間的晨霧,剛那個男人,是識貨人。

一看到他們倆走在一起,那臉陰沈的,說沒吃醋,他呸!真不信,可這依然不影響南少禹欣賞的目光。

「想吃這個。」柳沁雙指著西瓜。

一個悠閒下午,何大律師十分有興致地翹班了。

陳廷隔著電話嚷嚷幾句,重色輕友啊,何楚墨!拋家棄子啊,何楚墨!

中午一頓飯吃得是無聲勝有聲,尷尬萬分,柳沁雙也知道他是惱了,可兩人也不點破,就這麼僵持著,也不知道是事務所生意不好還是怎樣,說陪她回家然後就陪她逛到超市來。

何楚墨看了看,「不行。」

「……」

聽說西瓜太寒了,對女生不好。

柳沁雙索性不說話了,扭頭出去。

煙癮又犯了,從口袋拿出煙盒她點了一根煙,輕輕吐出,抽到快完了,何楚墨也正好提著袋子出來,看了她一眼,臉更黑了。

「何楚墨!」她拉著他白色襯衫的衣擺。

何楚墨一撇頭看到細軟的小手,頓時心就軟了。

「柳沁雙。」

「嗯?」

「中午那男的喜歡你。」滿是苦澀。

「你怎麼知道?」

「眼神,人的眼神是會說話的。」

「噢,那你看我,我又不喜歡他。」

「那……」你喜歡我嗎?後半句話未出囗,他突然不想知道答案了。

手中的提袋掉到地上咚了聲,他撲天蓋地吻了上來,這人平時看著溫文儒雅,難得霸道地不留一點喘息的空間,吻了好一會兒,柳沁雙有些軟了,掛在他身上,低聲說:「律師嘴都很厲害啊……」

何楚墨爽朗地笑了。

只要此刻,你是我的,就夠了。

「姐。」

「什麼東西要給我?」

吳芮遲疑了會兒,「我……其實就是想你了,也順便把蜜月給你買的禮物帶來。」她拿了袋紙袋給她,分量不重,但看起來挺大包的。

「我們一起吃個午飯吧?駿甫等等也要來。」

柳沁雙不吭聲當是同意了,但她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

風鈴清脆地響了,一組西裝筆挺的男人進來,和一兩個利落套裝的女人。

吳芮說著蜜月的事,隔著屏風,柳沁雙裝作在聽,其實是在看剛進來的人,好像是高盡軒……但又好像不是,一個女的坐在他身旁,擋住了沁雙的視線。

「愛琴海啊,真的很浪漫……哎,你們來啦。」

「親愛的。」劉駿甫一上來,就先和吳芮來個長吻。

                          後邊跟著的南少禹無奈地看著柳沁雙。

最後她和吳芮坐一側,面對面坐著的是南少禹和妹夫。

「姐,你別介意啊,南少是我直系,還是駿甫的合作夥伴,大家就一起吃個飯。」

吳芮小心看向柳沁雙,看起來應該是沒生氣……吧。

「我去洗手間。」沁雙沒什麼表情,微微欠身,拿起腿上的餐巾。

西式的餐廳,燈光昏暗,悠揚的鋼琴和小提琴現場演奏,柳沁雙彎了嘴角,氣氛真適合相親。要經過長廊才到洗手間,走到一半有人抓住她的手,熟悉的氣息縈繞在鼻間。

「柳沁雙……你是生來氣我的是不是?」高盡軒把她摁在牆上,一時間曖昧的氛圍,走道裡就這麼兩個人影糾纏。

「放開!」

兩人就這樣僵持不下,高盡軒手撫上她的腰,這麼點小動作,都讓她覺得反胃。

原來女人心是狠的,一旦愛了就往死裡愛,但不愛了就真的不愛了。

「為什麼不質問我?」

「你們不是打算要結婚了嗎?」

「怎麼不問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不需要一次一次地從別人的口中,來驗證,我們不配,不差你這次。」她直直地看向他,垂在兩側的手緊緊握著拳頭,指甲深陷,身體不覺得痛但是心痛,我們在歲月的磨損裡,都變得不像自己,「我已經認了……我們……今生都不會是彼此的良配。」

高盡軒想說什麼卻又不知如何出口,眼睛氣得通紅,要是她哭著說要他和那女的分手,他會照做的,可是偏偏她知道後一句話也不吭聲,自顧自地搬出去住,為什麼……是因為太善良,還是因為真的不夠愛。

第一次分開,是她提的,他在她家樓下站了一宿,她沒出來,高盡軒當時想就這麼算了,照樣過自己的生活,其實日子過得很快,沒有人會因為這件事停擺,就是偶爾會有人提起她,只有那個時候,她才會真正地出現在他腦海裡,笑的模樣、生氣的模樣……想著想著,就自嘲地想著分手了會遇到更好的。但是他還是放不下她,兩人好不容易才又走在一起。

誰知道最終還是放了手,他看著柳沁雙的背影,心想:這女人,一轉身就不會再回頭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