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沁雙蹲在樓梯間的角落裡,瞥眼見三樓到四樓的樓梯上有很多菸蒂,點了一根煙叼在嘴裡後,才感覺右手的疼痛才舒緩了不少,也許只是心理作祟她想,深吸一口後緩緩地吐出煙霧,煙霧在眼前環繞,透得月亮隱隱約約像蒙著面紗的女人,打火機在要收回去口袋的時候掉了,掉在階梯往下個樓層的走廊,她懶得下去撿。

過了沒多久,隔著輕薄的煙霧她的視線裡出現了個男人,他看著一個女孩子抽煙表情不甚贊同,但還是默默撿起打火機,「接著。」

一個漂亮的弧度。

沁雙看得真切的只有他離去的側臉,皮鞋踏在樓梯上的聲音在樓梯間裡迴盪,舊式的公寓就是這樣,隔音效果真差。

「呀。」手上的煙頭不知道何時到了底,沁雙撫了撫微微燙傷的中指。

她把自己的煙頭帶回了四樓的房間,桌上有個不大不小的煙灰缸,一個一個堆疊在玻璃缸上的黃色煙頭顯得突兀。

手機在口袋中一陣震動,基本上她在家裡是不開鈴聲的,她怕吵,也不想接到一些所謂的騷擾電話。

她猶豫了許久,電話那頭像是不接不罷休樣,叫她無奈。

「你什麼時候回來?」一開頭,連聲「喂」都來不及說,對方頓了一陣,聲音帶有懊悔道,「我晚點去接你?」

「不用。」

「我晚點去接你。」這次是直述句。

對方似乎要再說些什麼,但她急性子地掛了電話,或者說是懶得理會。

想了想,她又傳條簡訊給他,我們已經沒關係了。

破舊的公寓樓下停了輛黑色賓士,格格不入的還有一名男子,身上是深灰色的西裝,頭髮上了點髮油,一直以來他都是這副有條不紊的模樣,或許柳沁雙便是他生命中的唯一變數,所以他才這麼放不下吧,說到底不過就是股不認輸的勁兒。

她攏了攏白色碎花的窗簾,上面泛著點黃漬,是前一個屋主留下的,花樣有些過時,不過她想著還可以用便留了下來,畢竟她現在也沒什麼錢可以亂花。

狹小的空間是密閉的、安靜的,而在某個黑暗的角落蛀蟲似是找到良好的棲息地,一波一波呼朋引伴,他們要的不是侵略,而是生存。

她忽視沙發裡的某一處,那不太真切的波動,敲打著空氣,本該令人心煩意躁,現下卻令她的心平靜如一潭深水。

她開了電腦開始碼字,平靜的心讓更多的靈感湧進,鍵盤上啪啪啪的聲音沒有間斷。

「叩叩叩!」門板上傳來有節奏感的聲音。

沁雙有些不快,但還是起身透過貓眼往外看,不是高盡軒,是傍晚遇到的那個男人,剛剛他走得匆忙,沒細看他究竟長什麼樣子,也是和高盡軒一樣的西裝領帶,不過透著更多嚴肅的氣息,他一臉不耐,解開了一兩顆扣子然後稍微把領帶扯鬆,她拉上門鍊,把門開了一小縫,「怎麼了嗎?」

他看著她一副防備的樣子倒也沒說些什麼,「樓下那個人是找你的?」

柳沁雙有些詫異,但還是清了清喉嚨道,「認識,但是我們已經沒任何關係了。」

他臉色有些微妙,約沉默了一分鐘,沁雙也不好意思直接關上門,但看眼前男人的模樣沒打算離開的意思,他蹙著眉心腦袋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抱歉,這麼晚打擾了。」他的皮鞋剛剛離地,爾後轉身一臉正經又說了句,「還有……抽菸對身體不好。」

他的嗓音帶著一絲清冷。

卻透著點溫暖的關心。

「我不恨,我只恨我存在的意義。」

  她有寫日記的習慣,她有太多太多習慣是那女人教的,想改掉卻不知如何改起,那天她在日記本上的最後一頁寫上這句話,後來搬家的時候也不知道放到哪裡去了,唯獨這句話一直存在她腦海裡,不停不停地回放便足以構成一段長久的夢境,猶如深淵。

柳沁雙有個毛病,就是認床。

每到新的地方似乎都睡不大好,出國玩樂去酒店睡也只能睡兩三個小時,她抬眼看了下手機,顯示三點三十五分。

天色還沒亮,沁雙穿著件薄外套準備慢個跑再去早餐店吃早餐。

雖說還早但永和豆漿這擠滿了人,清一色是早起的爺爺奶奶,她一眼就看到他,坐在靠窗的座位,熱騰騰的豆漿飄上煙霧掩了半個面,「姑娘,要來點什麼?」大嬸見是年輕人,輕笑了聲,「現在哦,難得有年輕人這麼早起來喝豆漿。」

也不知道是運動完的關係還是大嬸的調侃,臉略有些紅撲撲的,她放下餐盤在男人面前,「不介意吧?」

「沒關係。」這裡位置少,常沒位要和人併桌。

他倆無聲地各自吃著早餐,起初沁雙還想著要不找個話題聊,但是她不擅長做這種事,況且對面的男人也不太願意交談的感覺,旁邊又坐下了兩個老爺爺,應是退伍後的軍人,說話特別宏亮而且字正腔圓,沁雙聽到他們說著「連長」、「營區」……什麼的。

男人吃到一半接了個電話,還剩半碗豆漿,捧起來就喝掉全部,然後急沖沖地走了。

沁雙吃得半飽,也準備離開。

「小姑娘阿,你的錢包忘了拿。」老爺爺操著一口不知哪兒的口音,沁雙愣了半晌,看向桌上角落的黑色短夾,「不是我的阿。」

                     

「何律師,早。」

何楚墨停下了步伐,不失禮地也道了聲早安。

而後高跟鞋和皮鞋並進到了電梯口,穿著黑色套裝的女子抿了抿唇,「何律師,這個周末有空嗎?」

電梯叮一聲地開了。

何楚墨率先踏入電梯,「你想約我?」

女子有些害羞地偏過了頭,走進電梯後小心地打量著何楚墨的表情。

何楚墨整了整領帶,腦子浮現前幾日好友說的,也是時候該找個對象處了。

「禮拜天幾點?」

女子愣了會兒,「阿?喔,十點。」

何楚墨輕哼了聲,「在西城商場可以嗎?」

「好。」

電梯到了事務所的樓層,何楚墨拎著公事包走出電梯。

                     

「楚兄。」何楚墨一進辦公室,陳廷馬上跟在屁股後面進去,一臉八卦賊嘻嘻的模樣。

「恩?」

「聽說你早上……和十二樓的葉雨芃有愛的火花阿?」

「哪來愛的火花?」

「喔對,不是愛的火花,是粉紅色小泡泡,哈哈哈。」

  沉默。

陳廷老早就習慣這種他講三句,他只回一句的日子,而且那一句還是恩阿喔之類的,他也不冷場接著自己說,「我前幾天不是才跟你說嗎,這就對了,想開就好,找個對象好好相處看看,實在不行就再找,要是可以就趁機會結婚去了,還有阿你眼光真是不錯,那個葉雨芃其實也算是我們這棟樓的樓花,長相清麗脫俗,個性呢,小鳥依人,也挺活潑開朗……我看蠻多人都對他有意思的,你要是真喜歡,別說哥不是你朋友,我給你出主意阿。」

何楚墨扶額,有點後悔了不該聽好友的建議。

「何律師,有人說這個給你。」何楚墨接過錢包,正想問說是誰拿來的。

陳廷也止住話頭,從透明窗往外看,「唷,最近桃花不錯啊,又一個妹子,不過她比葉姑娘好看,該怎麼說呢,那種……古典美人,溫婉的氣質。」

「你要是閒得發慌,我那邊還有幾個case你拿去做吧。」陳廷一聽又要派工作給自己,連忙走出何楚墨的辦公室,「小陳,把後天要上庭的資料給我……」

楚墨走到外面沒看見人影,剛剛拿錢包的那個前台小姐解釋道,「她說東西交給你就好,她還有事就先走了。」

「我知道了。」

她才剛到家,電話就響了,是吳芮打來的,「喂?」

「姊,下禮拜六你一定要來啊……」吳芮的聲音突然高了八度,整個人心情似乎很開心激動,沁雙稍微移開電話,開了免提。

「你有沒有在聽阿?」講了好一會兒,吳芮才發現對方沒有回應。

「嗯,你繼續講。」沁雙漫不經心地回話,整副精神放在電腦上。

吳芮自己講了幾十分鐘才結束關於自己就要步入禮堂這個話題,「姊最近好嗎?」

「還行。」

「對了,下禮拜姊也帶你男朋友一起來吧,我都還沒見過他呢。」

「……我們分手了。」

「分手了?為什麼?」

「就是分手了。」

吳芮聽得出來沁雙不想談這話題,轉個彎又問要不要出去逛街買新衣服。

沁雙應好,「吳芮,我要忙了,改天再聊吧。」

沁雙他爸是大學教授,在沁雙還小的時候和母親離婚後,又娶了個妻子,然後生下了吳芮,吳芮隨母姓,就法律上的關係而言,吳芮是她的妹妹,小她三歲的妹妹。

沁雙忽覺心煩意躁,想從煙盒裡抽出根煙來抽,煙抵在齒間煙霧慢慢地飄了上來,她突然想起某個人義正嚴詞地說著抽菸不健康。

嗯,是挺不健康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