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尋(1)

      我手上握著一封白色的信封,高跟鞋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喀喀喀喀,一下又一下迴盪在整個空間,維持著穩定的節奏發出清脆的聲響,我知道現在我走的每一步,都有一堆人探頭探腦的八卦,但我絲毫不慢下腳步,鎮定地繼續朝著一方前進。

      只有我自己才曉得,此刻握著白色信封的那隻手有些微微的冒汗。

      我站定後深吸了一口氣,確保了自己現在是最完美的姿態,然後──

      砰!我霸氣的踹開門,直接走到那男人的辦公桌前,不等他開口,乾脆俐落的把白色信封丟到他的桌上──啪!這聲音彷彿不是信封與桌子的撞擊聲,而是在他的臉上響徹徹的摑了一巴掌,我把「酷炫狂霸跩」發揮得淋漓盡致,最後加上充滿power的五個字:「老、娘、不、幹、了!」

      你愛玩誰找誰玩去、你愛跟誰曖昧跟誰曖昧去、你愛調戲誰調戲誰去,老娘一沒時間、二沒體力、三沒心情、四沒興趣!所以從現在起你給我滾遠一邊去!

      咳咳……以上只是我幻想了無數次的場景,事實上是──

      叩叩,我禮貌性的敲門,裡面的人只簡單回應兩個字:「進來。」

      推開厚重的辦公室大門,一個男人坐在辦公桌前專心的簽著文件,背後的陽光暖暖的照在他身上,讓他像是被鍍了一層金光,連平常冷冽的氣息都柔了不少,如果只單看長相,就是很多女孩子著迷的那一型。直到我走到他的辦公桌前,他都沒有抬頭看我一眼,好似早就知道是我一樣。

      現在真的站到他面前,那與生俱來的上位者氣場最終還是沒讓我像昨天幻想的那樣做,我把白色的信封直接壓在他正在簽閱的文件上,讓他一瞬間的視野衝入一片白。

      「這是什麼?」他停止手邊的工作,抬頭看我。

      「辭職信。」明知故問。

      「葉函曦,妳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我怎麼從來不知道,他一個堂堂大公司的總裁會這麼腦弱?「員工出於自願離開公司所遞交的書信。」看,我多好心,還幫他說文解字。

      他把辭職信拿到一邊,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哄著我道:「別鬧,回去工作。」

      「姚少寰,我沒鬧,你知道的。」

      他手上那支TIJ的鋼筆頓了下,終於放下手邊的工作,背向後靠,雙手交握放在交疊的腿上,勾起嘴角凝視著我,對我的話完全不放在心上,「妳知道我不可能批准的。」

      「人事命令等等就會公告出來了,我只是告知你。」我當然知道他的個性,不過說真的一個小小的員工,辭職哪裡需要動用到總裁批准啊!要不是因為他我才不用這麼麻煩,早料到會有這種情況,前幾天我就已經先去過人事部了。

      「函曦姐妳就別害我了,總裁要是知道是我最後批了妳的離職,還不把我給劈了!」想到那時候那個人事部經理的模樣,到現在我都還是覺得很孬,難怪在公司幹了大半輩子也只能做人事部經理。

      「行,那不用你批了,我自己批,你把電腦畫面調出來給我我自己改,要是你怕之後姚少寰找你麻煩,硬說是你未經過他的同意做的,那我現在也同意你全程錄影,到時候把影片交給他證明你自己。」

      「這……」見他那一臉為難,我在心裡翻了個白眼,不是吧!是有沒有那這麼怕死?

      我裝作不經意欣賞著辦公室,翻著一旁的文件,漫不經心的道:「如果我沒記錯,上次的員工旅遊,你在跟旅行社溝通時收了不少回扣吧!你說這是事要是在全公司上下傳開……」

      「函曦姐,別啊!我要是沒了這份工作,你讓我全家大小日子怎麼過啊?」

      我聳聳肩道:「你自己決定吧!別說得好像是我逼你的一樣。」日子怎麼過?喝西北風唄!跟我什麼關係?說他傻也真的傻,我這麼做也是在幫他呢!早點從這裡離開,搞不好到別的公司去職位更高也說不定,在這裡就算是待到退休,我保證他也「只會」是個人事部經理而已。

      「姚少寰,我不想再這麼跟你糾纏下去了。」

      「妳以為我在跟妳玩?」好像終於發現我是認真的,姚少寰站起身越過辦公桌走到我面前,居高臨下的俯視我,我甚至可以看到他臉上少有的怒容。

      我吞了吞口水,是有些害怕沒錯,畢竟我雖然看過他對別人發火,但他可從來沒這麼對我發火過。不過我也不是被嚇大的,「難道不是嗎?」

      他抬手捏住我的下巴,我感覺到一陣鑽心的疼,「給我一個理由,因為那個人嗎?」我倔強的抿唇不語,不得不承認,他戳到我的痛處了。

      「葉函曦,那個人有什麼好?七年了,他找過妳嗎?妳又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嗎?說不定他早就在哪個地方跟別人結婚,連孩子都有了!」聽見「孩子」,我反射性的像是刺蝟受到攻擊時豎起尖刺抵禦敵人──啪!這次是真的,我結結實實摑了他姚大總裁一巴掌。

      嘶──雖然感覺得出他平時有在保養,皮嫩,不過還是抽得我手疼,掌心大概就跟他現在臉頰上紅潤的顏色差不多。估計這要是別人可能早就被他轟出去,依傷害罪給告到身敗名裂了,但我知道對我,他不會。       他無形中給了我這樣的權力,我也不曉得是該感動還是該難過。

      姚少寰似乎也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所以閉上嘴不再開口,但那雙眼還是冒著濃濃的怒火,但疤都已經被赤裸裸地撕開了,我也不可能再對他有多好的臉色,「我跟那個人怎樣都跟你沒關係,如果你還想跟我當朋友,那我們就這樣就好。」別再下去了。

      我轉身推門之際,他朝我丟了一句:「晚上我去妳家找妳。」

      砰!我給他的回答──是門關上的聲音。

      他不可能再找到我了,因為今天晚上,我就要離開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