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2章 (節2)

      天色已晚,南門燕自個兒坐在這邊的沙發上,一邊喝熱茶咬餅乾,一邊按手機看漫畫,電視機還開著呢。可憐那邊的南門希在背後搬搬抬抬,忙個不停。四年前兩個弟弟跟隨父親搬到G市居住,他繼承了父親留下的房屋。地方寬闊,四房一廳,空置房間多的是。

      「唔……」

      南門希環視么弟的房間。么弟南門雅跟他關係很差,成了大學生打兼職後更是唯我獨尊,不肯回來探望他。南門希也懶得管了,如今房間桌子、衣櫃、床頭櫃、地板等等四處全都積了厚厚的塵。

      「哎呀呀,好多塵啊,如果有人來幫忙一下就好了!」

      就算抱怨聲再大還是會被客廳電視機覆蓋掉,堂弟是不會幫忙打掃的。南門希怨念滿滿地瞄向客廳那邊一塊又一塊消失的餅乾,聽見堂弟看漫畫的歡笑聲,總算認清現實,咬緊牙關祭出雞毛帚和掃把了。

      冬天是個適合打掃的季節,南門希花了大半個小時就把房間清理完畢。南門燕禮貌地說句「謝謝堂哥」便拖著行李箱進入房間,一下子栽進厚厚的大棉被內。

      下一秒,南門燕抓緊被子鑽出頭來,望向牆鐘:「嗯?牆鐘不動啊,堂哥可以幫忙嗎?」

      南門希:「……」

      南門燕:「對不起,不修理也沒關係的。我想知道現在是不是晚飯時間而已。」

      南門希:「……」

      早前南門希還特地為漫長的聖誕假期購買各式各樣的泡麵,現在真的泡湯了。他得站在廚房裡下廚炒菜,扮演主人家的角色。

      如果有個會炒菜的老婆就好了,沒有的話,至少送個會炒菜的堂弟啊……他笨拙地用菜刀慢慢切洋蔥,切得淚眼濛濛。

      不消片刻,晚餐出爐:洋蔥炒蛋。

      那位從頭到尾都表現興奮的小堂弟看到晚餐時,那股熱情好像突然消散了,他眉毛垂下,眼皮垂下,嘴角垂下,淡然問:「沒有別的嗎?」

      「啊哈哈,抱歉喔,我不太會煮飯呢。」

      「……堂哥,你天天吃這種晚餐?」

      「才不是呢!我通常會買飯盒或泡麵。」

      「我現在可以去買杯麵嗎?」

      「乖乖,發育時期的孩子應該注重營養啊!」

      南門燕盯著這盤洋蔥炒蛋,不作評論,全程沈默地將晚餐吃了;南門希客氣地問他要不要添飯,他面無表情地搖頭,接著爽快地抱著碗筷走入廚房,搶先把碗筷洗乾淨,直斷後路。

      入夜了,堂兄弟沒有作深入的交流,僅是確認行李箱內的物品。南門燕該帶的都帶齊了,毛巾牙刷全都不缺,就是冬季衣物少,既沒手套又沒圍巾,兩件樸素的單色毛衣既是外出用的也是在家穿。行李箱內反倒是筆記本電腦、耳機、習作、記事本、筆袋等更顯得礙眼些。

      南門燕將冬天衣物隨意放在床上,筆電則穩穩妥妥地架在書桌上,以最佳位置插好火牛,旁邊再加個無線滑鼠。

      南門燕從房間探出頭:「堂哥家裡有Wifi嗎?有router嗎?沒有的話我可以幫你搞。」

      南門希:「……」

      這小子不像遊客,更像是搬到新宿舍的學生。

      要Wifi就要Wifi吧!人家說手機啊上網啊會減少人與人的交流,那就用力地減少吧!今天先後應付炮友和堂弟已經夠累了,大家一起上網,互不干擾,耳根清靜,最好不過。

      堂兄弟兩人快速洗澡,快速道了晚安,快速關上房門,快速結束了今日的交流。

      一坐到電腦桌前,南門希便二話不說打開瀏覽器,在Friends+這個知名社交平台上寫下今日的經歷:

      「今天發生了一件大大大事!

      我最小的堂弟在毫無預告之下突然造訪,還要賴到元旦才會走!

      他16歲,應該是高二生吧?

      三年一代溝,我跟他大概有三代的代溝了……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呢?

      心好慌,好亂,好無助。

      我見到他的行李箱裡藏有幾本作業,一定是寒假的功課,我教不了的。

      有哪位年輕的朋友願意幫忙照顧、指導他呢?

      PS.   小堂弟長得很可愛喔,絕對會讓你喜歡。聖誕節沒有伴的單身美少女們,來吃我家的小羔羊吧!」

      編寫完畢,發送到朋友圈。

      這帖子是在真實故事上再揮灑濃厚的調味料,完全不包含南門希的真實心情,他最擅長寫這些劇本了。歡樂有趣的文字能夠吸引大眾的目光,讓人蠢蠢欲動。

      不一會兒,無論是同學還是同事還是其他人,只要是認識他的朋友都會送個讚,有的更會留言。

      南門希看著一則則留言,心頭熱了起來。

      爸爸和兩個弟弟都在遙遠的城市,他沒有老婆或女朋友,但身邊還有很多伙伴。寂寞這回事,絕對輪不到自己。

      他自問是個很幸福的人。

      「嘿嘿,今年聖誕節也會過得好開心的!」

      南門希舔了舔唇,雙手鎖定在鍵盤上,第一時間回覆大家的留言。

      錢成傑:「今年還要炫耀弟弟?變態死弟控!」

      南門希:「堂弟不是弟弟,我不控!」

      珍:「弟弟跑了就要荼毒堂弟嗎?死弟控+1」

      歡歡:「你整個寒假都要陪你堂弟?抱歉,今年聖誕派對我不參加了,你跟堂弟慢慢玩吧,下年再見。死弟控+2」

      南門希:「不行!大家要過來啊,人家的聖誕好寂寞……」

      郭卓亮:「有堂弟你還會寂寞個屁?死弟控+3」

      Jackie   Tang:「死弟控+4」

      崔子行:「死弟控+5」

      宏毅:「死弟控+6」

      湯婉麗:「死弟控+6」

      宏毅:「喂喂,樓上重複了啊!」

      南門希:「我早就把公司裡所有弟弟的桌布都刪了啊!」

      小珊:「原來南門希前輩會把弟弟的相片當成公司電腦的桌布嗎?」

      張玄武:「豈止如此,他還會在桌上貼紙條:『早點回家,早點吃弟弟煮的飯菜!』」

      小珊:「為什麼我看不到?」

      張玄武:「因為證據在幾年前全被銷毀了,新人不知道他是弟控很正常。」

      湯婉麗:「@小珊,你跟我們一起去聖誕派對,你就會知道他是個變態弟控,他家客廳電腦的桌布就是他跟兩個弟弟,年年都不同。」

      南門希:「等一等,大家歪題了。這帖子的主角是堂弟,不是弟弟!」

      珍:「@南門希,弟弟好還是堂弟好?請回答。」

      南門希:「當然是弟弟!我家二弟是廚藝高手,堂弟肯定比不上!」

      Friends+的留言絡繹不絕。

      與其說這是開放給朋友閱讀留言的日常帖文,這兒更像即時聊天室,塞滿了毫無營養的廢話,卻是絕對歡樂。

      這一壁的人看著帖子,放任腦袋無限奔騰,連環回覆;另一壁的人看著帖子,左手托腮,右手安放在滑鼠上,與鍵盤保持了安全距離。

      再不小心,總不至於按錯了任何文字,把錯誤的留言連帶帳號名稱洩露出去吧。

      在Friends+平台上,南門希的朋友將近400人。

      不過,有些人不會分享,不會留言,不會按讚。

      例如他,就像一名沈澱至海底的隱形人,舉起望遠鏡,默默關注著遠方的最新動態。由始至終,都是如此。

      「自己不會炒菜就想要個會炒菜的堂弟?無恥之徒。」

      南門燕的目光從螢幕上的Friends+網頁轉移到房間牆壁,試著想像牆壁背後那人猛敲鍵盤的臉,不禁笑了一聲。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