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三、試探

      「……」夢萱呆愣地杵在原地,無法言語。

      他剛剛在做什麼?好歹她也是堂堂一國公主,竟被如此欺凌。

      「你沒教養又沒禮貌的土匪!」夢萱杏眼圓睜,面如鐵色,這是她出生到現在頭一次被羞辱。

      但是,士可殺不可辱,這口氣她就算嚥不下去……也得吞下去!

      儘管洛煌的舉動讓她瞠目結舌,她也只能雙拳緊握,用力地深呼吸,試圖克制自己的脾氣。

      夢萱眼底有些慍怒,內心已想好回宮後如何折磨他,她一定要拿馬鞭抽他一百下,再命人打他一百大板,最後才關入大牢午後問斬,但問題是現在無法治他的罪,她只能忍氣吞聲、不得發作。

      這對夢萱來說實屬難得,在皇宮內沒人敢得罪她,大家謹言慎行、小心行事,誰也不敢讓她受到半點委屈。

      「抱歉,手滑了。」洛煌作勢漫不經心,但幽深的雙眼牢牢盯著夢萱。

      烈宇自然明白洛煌的用意,儘管做法不恰當,對夢萱覺得委實歉疚,但他選擇靜觀其變。

      『嘩!』聽完洛煌解釋,簡直是火上又添柴加火,夢萱實在忍不住,她用盡全身力氣將盆子裡的水全倒他身上,一滴也不剩。

      「……」洛煌眼神閃過一絲興味,臉上瞧不出任何的情緒波動,他雙手背在身後,悄悄運起內力將衣服烘乾。

      夢萱佯裝一臉懊惱,「哎呀!我也手滑,真不好意思!」雙瞳閃爍著慧黠,勞動後粉嫩的雙頰,為夢萱的嬌媚增添幾分美感。

      「受人『點滴』之恩,當『湧泉』以報,你說是不是,土匪?」插起雙手,靈活的雙眼瞅著洛煌。  

      都忍到這份上了,她豈有被人踩在頭上不還手的道理,這不過是小意思,幸好不是在宮內,否則她保證讓他哭著喊姑奶奶饒命。

      「這樣就算扯平了吧?好個不打不相識!」烈宇見狀,適時的緩解氣氛,當起了和事佬,拍拍兩人的肩,他可不希望因此誤了大事。

      洛煌微微仰起嘴角,不加思索地從自己的包袱裡拿出一件男裝,「賠禮,換上。」

      這下倒變成夢萱反常了,她一時之間無法接受他突如其來的好意。就在她還摸不著頭緒時,洛煌毫不猶豫地拉著烈宇出去,將房門關上。

      「欸欸,你們有沒有考慮過當事人的感受?」夢萱呆若木雞,剛才還想把人家碎屍萬段,現在卻拿著人家給的衣服,這到底換還是不換?

      「皇兄,你的目的究竟是……」烈宇滿頭問號,他相當不解對任何人都很冷漠的皇兄,為何對一名狐妖格外上心。

      「置她死地。」洛煌漠然地注視著房內的倒影,他從來不做無謂之舉。

      「你!」烈宇渾身一震,他試圖壓低音量,「皇兄這樣是否太過草率?」

      「我不過是測試她的身份跟修為,你未免反應太過了?」洛煌瞇起雙眼,歛了神色,迅速地攔住烈宇,定住他的穴道。

      他在烈宇耳邊輕道,「別忘了,她們擅長魅惑人心,蠱惑人的心智。」      

      「服下,我去查探情況。」洛煌彈指將清心丸遞入烈宇口中,他默默吞下清心丸,撇頭不看洛煌,朦朧的月光下看不清他的神色。

      夢萱杵在房內一陣子,她怎麼想都不對,憑什麼她得遵照他們的話做?她將衣服丟在桌上,不經意察覺衣服內層黏了一張黃色符咒。

      她將符咒撕下,仔細研究上頭的字。

      恩,她果然一個字也看不懂。

      「碰──」突然,房門應聲被推開,洛煌不請自入,上前托起夢萱的下巴,他沒想到她居然一點損傷也沒有。

      「喂喂,你怎麼三番兩次動手動腳?」打掉他箝制的手,夢萱一掌打在他身上,沒想到洛煌身材練的結實,紋風不動。

      洛煌幾不可察地挑起朗眉,「可惜功夫不及烹飪的水準。」打掉她蠢蠢欲動的小手,他在桌上放了碇金子,「再來間上等房。」

      「你吃過了?」夢萱一陣微愣,沒想到竟是他第一個品嚐自己的料理,她上前攔住他,「我的廚藝如何?」

      「挺吃驚的。」洛煌微勾起嘴角,僅是一瞬。

      「真的假的?」夢萱半信半疑,夾起一塊蘿蔔吞下。

      「噗--」

      隔天蘋兒回到客棧,一得知又來了兩位客官,那笑容甜得夢萱渾身起了雞皮疙瘩,要不要笑得如此開懷?

      不過當夢萱得知兩位貴客打算在客棧住上好些日子,她可是一丁點也笑不出來,不過幾天光景,洛煌就快把她折磨得不成人形。

      她凡事對他再三隱忍,盡量事事順他心如他意,每當她一受委屈便在牆上劃上一筆,待她回到皇宮,就算大海撈針也要把洛煌抓來好好毒打。

      真希望有人能勸勸父皇趕緊退婚,再不退婚,他的寶貝乖女兒還能完好無缺的回宮嗎?

      「蘋兒姐,妳剛剛叫我嗎?」看著蘋兒和天芯癡癡盯著洛煌的背影,夢萱不禁失笑。

      她實在搞不懂,為何客棧裡的姊妹對洛煌都情有獨鍾?當然,夢萱哪裡知道那是看食物的眼神,多麼色香味俱全。

      「幫我上街買些胭脂和日常用品。」蘋兒一回神,清了清喉嚨,拿出一長串的清單。

      接過清單一看,她頓時呼吸一窒,這是要過年還是普渡慶中元?不過,這點東西都遠比她丟給炎青買的還少。

      這肯定是父皇教育的好,父皇真是害人不淺,夢萱內心暗自腹誹。

      她痛定思痛的反省,如此鋪張浪費,回宮後一定要改掉此惡習。

      在人來人往的楚國大街上,不少商賈蜂擁而至,一派繁榮景象,但也因此混入不少地痞流氓,藉機敲詐勒索善良老百姓,大多數店家為求自保,只能乖乖繳納保護費。

      洛煌同一名黑衣男子走進陰暗的巷弄,巷弄人煙稀少,平時也不會有人往裡頭多看一眼,只見他們神情嚴肅,似乎在密謀什麼。

      「大皇子,王要你盡快回國。」侍衛恭敬的稟報南蠻王傳來的消息。

      洛煌輕聲允諾,顯然不想多講。

      「請問大皇子,軍隊要潛伏在哪?」侍衛拿出地圖,擺在洛煌眼前。

      洛煌指向地圖上某個位置,「不要打草驚蛇。」並將一張紙條交給侍衛,「務必交給父王。」

      「是!屬下告辭。」那名侍衛快速地走進大街,混入人群。

      夢萱左手提著胭脂水粉、衣服首飾,右手拎著一罈酒,胸前捧著一籃雞蛋,衣襟內插著兩把蔥,腰側各綁兩袋米。

      在皇宮何德何能看見她這副戰鬥姿態,只怕西楚皇已經開始焚香拜佛、謝天謝地了。

      連她都佩服自己的賢慧能幹,路人看到更是嘖嘖稱奇。當然,這時候如果能出現個熟人幫忙,那真是天時地利人和。

      彼時彼刻,眼前恰巧出現一個看似熟悉的身影,「等等,那個……」夢萱忘記來人叫什麼來著。

      「那個土匪,給我停下。」夢萱叫住洛煌,真是他鄉遇故知,得來全不費功夫。

      洛煌正要回客棧,似乎聽到熟悉的聲音,不自覺停下腳步,不過看見來人後,他悔不當初。

      只見夢萱汗如雨下,汗水都快匯聚成一條河川,估計不久便能海納百川,她欣喜地走向洛煌,她走一步掉兩樣東西,「土匪土匪,幫我拿樣東西好不好?」

      洛煌瞥了眼,順手拿了一籃雞蛋便轉身走掉。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等等!就拿一樣?」夢萱頓時愣了下,雙手伸到洛煌面前,理直氣壯地要他拿走,既然要幫就幫到底。

      「真挑。」洛煌瞧她身上掛滿包袱,只好拔出倒插的兩把蔥,頭也不回走掉。

      「臭土匪,你到底是雪中送炭還是雪上加霜?」夢萱瞪大雙眼氣得直跳腳,在宮內可沒人敢這樣忤逆她。

      「那當然是雪上加霜,外加冰天雪地。」沒想到這聲呼喊把真的土匪引來,對她百般糾纏,「小姑娘,有沒有銀兩給大爺花花?」土匪揚起淫邪的笑容,一臉橫肉隨著笑容顫動。

      夢萱怒懟一眼來人,來人大搖大擺地走到她面前,滿目邪光地盯著她瞧,後頭的兩位土匪囉囉狐假虎威地吆喝著,周圍的路人紛紛閃開,就連攤販也趕緊收拾東西。

      夢萱加大步伐,試圖甩開他們,她可不想陪這幾位地痞流氓耗時間,「本姑娘沒錢,臭土匪,還不快點過來幫我!」她急著呼喊走在前頭的洛煌,偏偏這聲土匪叫錯時機。

      「幫妳?要我幫什麼?」土匪老大緩緩走向夢萱,雙眼緊盯細緻的臉頰,慢慢地從上往下「觀察」。

      看什麼看?沒看過她這絕妙無雙的美貌嗎?看過都說品質有保證。夢萱想歸想,倒沒敢回應對方,她緩緩後退與土匪老大保持距離。

      「老大老大,這姑娘還真是好看!」土匪囉囉搓著手掌,一旁鼓譟。

      「嗯哼,是個好貨色。」土匪老大瞇起雙眼,眸中閃過一抹精光。

      「喂!」夢萱大喊一聲,洛煌聞聲回頭,仍站在原地不動。      

      夢萱一臉不明白,難道是她做人不夠成功嗎?為什麼洛煌可以這麼冷血,這幾天為他跑進忙出、衷心服務,客棧宛如他家,就差沒叫上一聲相公。

      就連最基本的人情義理也不懂,要是她當真喊他一聲相公,這絕對是菩薩開過最惡劣的玩笑。

      土匪囉囉嘖嘖幾聲,眼看夢萱呼喊的公子不願相救,態度更加猖狂,「姑娘,別這樣,這樣我可不好行事囉!」兩位土匪囉囉對視一眼,露出一抹淫笑,他們打算兵分兩路包圍夢萱。

      眼見他們步步逼近,夢萱內心咯登一下,這才驚覺情勢不妙。

      她蹲低姿態,緩緩放下手中的累贅,雙手呈掌狀護在胸前,她神色戒備地緩緩退後,觀望四周找救兵,哪怕一個也好,偏偏周遭的民眾沒人敢與她對視。

      面對天皇老子她能夠如魚得水,但面對江湖險惡的街頭混混,她從未遇過。對方可是混過江湖,與她這般皇室裡的嬌花相比,實力自然天差地別,論心眼、歷練她一樣也比不上。

      只是她沒想到路人居然視若無睹,大家只想苟活,不想惹出事端。

      尤其是洛煌,寧願站在一旁看,也不出手幫忙。就算第一天他拿著匕首嚇唬她,她也大人不記小人過,照樣把他伺候的服服貼貼,好歹相識幾天,為什麼能一副事不關己?

      想起近日委身在客棧裡當夥計,吃了那麼多苦,堂堂一個公主,招實覺得滿腹委屈苦不堪言。現在竟被江湖混混上下其手,她開始後悔是不是自己太倔強,不肯嫁給那個素未謀面的皇子?

      可難道她就不能有選擇的餘地,不能決定自己的終生大事嗎?她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哭,哭了會讓人看笑話,就算沒有父皇母后,沒有貼身侍衛,也要堅強,也要想辦法度過這關。

      土匪老大迅速抓住夢萱,魔爪準備伸入衣襟內。

      夢萱抿起唇,色若死灰,淚光在眼中充盈,她要強的不讓淚珠墜落,使出不堪用的花拳繡腿拼命抵抗。

      她帶著乞求的眼神看向洛煌,不料……他依舊冷冷望著她,不帶一絲憐憫。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