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女巫搗蛋題:糖梅仙子

「不給糖就搗蛋!」

這已經是第幾家呢?要是糖果可以把袋子載滿就好了。

艾古和他臨時組成的同伴們,三三兩兩走近別人家門,雙手大大的拉開袋子,讓住在裡頭的一位仁慈太太,將一早準備好的糖果倒進裡頭。

「謝謝!」

當每一個人得到糖果之後便一溜煙散去,各自消失在街道裡頭,尋找下一家目標。

唯獨一位用白布蓋著全身的女生,沒有隨便跟從其中一個小團體離開,只是在艾古身邊低頭盯著自己的糖果袋,看著那個半滿的紫色布袋。

「嘩!」她忽然張開雙手大叫。「嚇倒你嗎?」

「這當然啦!」

「嘻嘻。我們去下一家吧,艾古。」

「麗絲,等我一下。」

艾古用繩子把袋綁好,追上光著腳丫在城鎮石路上奔跑的麗絲。打扮成稻草人的艾古行動並不方便,他身上彷如被人惡作劇般,塞滿了稻草。

先不說每一個動作都會弄得沙沙作響,光是稻草很扎人這回事,就已經令人苦不堪言,一點也不高興不起來。

但要是這一天不去搜集糖果,恐怕在接下來的一年,也要自己想辦法找零食了。

至於鄰居的麗絲也一樣,她的家裡也不會有閒錢,所以才會跟艾古一起作簡陋的打扮,到不同人家獲取糖果。

他倆沒有與那些裝扮姣好的人結伴,只是有時過去分一杯羹,沒有辦法跟他們成為朋友。

雖然在學校裡他們也有不少同伴,可是在這天裡頭,他們只想兩個人一起在街上走走,去不同的地方冒險。

「艾古,這間屋子還沒拿,去吧!」

——叩叩!

「不給糖就搗蛋!」

開門的男人用一張臭臉盯了他們一眼,然後便大力關上門扉,沒有給艾古他倆繼續說話的機會。

「那怎樣?要搗蛋嗎?麗絲。」

「不。走吧。我們去找下一家。」

這樣的事常有發生。縱使看不見白布底下麗絲的表情,不過從沙啞的聲線得知,她一定不會是笑出來。

「不如我們去遠一點吧。反正這街上要拿的都拿了。」

「嗯。」

麗絲用有點洩氣的聲音回答,於是艾古決定拉起她的手,往著街頭的盡頭奔去。

他們一直往前跑,避開了街上其他喧囂的小團體,繞開了繁華的街道,漸漸遠離了市中心,去到城鎮的邊緣。

到停下來的時候,他倆都俯下身子按著膝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然後在抬頭之際,便看到市鎮外不遠處的樹林,有著若隱若現的火光。

「要去嗎?」

麗絲沒有回答艾古的問題,她只是又再拉起了他的手,慢慢走出去石磚砌成的街道,前往那個並不茂密的小樹林。

用不著十分鐘,兩人便走到那光輝的源頭,去到一間木屋的門前。

那一間毫無特色的小木屋外頭,一個又一個南瓜燈堆疊起來,猶如一座橘色的小山,擋去了那樸素的外牆。

兩人從來都沒有來過這個地方,他們面面相覷,一時間不知道要留在這裡抑或是離開。

「好吧!」

麗絲似乎早一步做了決定,舉起手敲響門板。

——叩叩。

「不給糖就搗蛋!」

應門的是一位年約三十多歲的女性,她有著一雙細長的鳳眼,豐潤的朱唇上塗了淺淡的口紅,黑色的長髮及腰,妖媚的莞爾帶著成熟的風韻。

「是來要糖果的孩子嗎?」女人歪一歪她的頭。「喔!糟糕!忘了準備糖果啦。我還真是個冒失鬼。」

女人接著輕輕一敲自己頭頂。看著她的獨腳戲,艾古和麗絲不曉得該擺出怎樣的表情,有點不知所措的後退一步。

「你們只是想要糖果的對吧?」

「嗯嗯。」艾古和麗絲同時點頭回答。

「那你們進來吧。」

女人及後大大打開了門,向兩人招手,然後逕自回到屋內。儘管這事情令艾古有點猶豫,不過麗絲似乎拋開了一切顧慮,放開艾古的手走進屋內。

「艾古,來吧。」

披著白布的她揮手,然後躂躂躂躂地走進屋子。

縱使是有點魯莽,但是在麗絲的帶領之下,通常都不會有錯,這是艾古的經驗之談。

不會有錯的。

艾古跟著麗絲走進屋內。屋內燈火通明,只見麗絲走近那女人的身邊,去到一個櫃子旁邊。

「這裡應該有糖果才對。」

「是嗎?會不會在這裡?」

「應該不是。」

「那裡呢?」

「廚房?也有可能哩。過去看一看吧。」

她們兩人就像姊妹一樣在這屋內遊走,尋找所有可以收藏糖果的地方,只是她們找到的只有砂糖。

「不如我們來造糖果吧。」

「對。既然沒有的話,造出來便可以。」

「好哇!造出來的話可以造很多的吧。」

「就算叫多一點人來也可以喔。」

「艾古,我們去把其他人叫來吧。」

「嗯。去叫上同學來。」

「慢住。」正當艾古和麗絲一前一後跑向門口,女人忽然喊住他們:「造糖這回事我也是需要幫手的喔。」

麗絲看了艾古一眼,然後便說道:

「那我留下來吧。」接著再對艾古說:「你一個人去也沒問題的吧。」

艾古以點頭回答,接著便一個人回去城鎮裡頭。

要說怎樣找到同學的話,其實這一件事對艾古來說很簡單。

每逢節日他們都總會找個時間在老地方一聚,這天本來艾古在收集完一整袋糖果之後,也打算是這樣在鎮中心的噴水池交換想要的糖果。

不過現在似乎要找他們,一起造出自己想要的糖果這件事,比起交換在鎮上得到的糖果更具吸引力。

「艾古,我們還以為你不會來。」

「麗絲呢?」

當艾古來到噴水池前,幾個裝扮簡單得來而又古怪的孩子,便從通往不同地方的街道走近。

「她去了造糖果。」

聽到艾古所說後,每個人眼睛都好像閃閃發光似的,急不及待想要知道詳情。

「造多少也可以?」

「她現在在哪?吶,快點帶我們去!」

「來吧。跟我來吧。」

如事者,艾古花了不到半小時,又一次回到城鎮外不遠處的小樹林,去到那家堆滿南瓜燈的屋前。

他帶著同伴們敲響了那薄薄的門板,那個長髮女人又一次來應門。

「不給糖就搗蛋!」

這句話就像一個儀式,這句話是一句咒語。艾古的同伴們遵從規定,說出這晚獨有的社交辭令。

「不給糖就搗蛋。」女人也以同一句話笑著回應。「你把同伴帶來哩。一起進來吧。」

女人帶著這群小孩去到餐桌前,餐桌上滿佈糖粉,而且放滿了一個個盛載糖果的袋子。

艾古從女人手上接過其中一個袋,打開後瞥見裡頭全都是金平糖。他拿起了一顆放進口中,品嘗那甜膩的味道。

他想找到製作這糖果的人,可是左顧右盼都不見她的蹤影。

「麗絲去了哪裡哩?」

「你說跟你一起來的女孩?她已經回去了喔。」

原來已經回去了。

「她還拜託我把這個給你。」

女人接著在桌下拖來一個半個人高的大袋,放到艾古面前。

「把這些糖果都帶走吧。你一個人沒問題?」

「沒問題。」

這裡的分量吃一年也有餘,怎樣也要把這些帶回家。

——也可以分一點給麗絲啦。

他一個人背著那個大袋子回到鎮內,獨自走在夜晚的街上。屋子內的燈光照亮石磚砌成的道路,迎面而來的陌生孩子們,全都將目光投射到艾古的身上。

「你是怎樣得到這麼多糖果?」

「朋友造出來的。」

「造出來的?怎樣造?」

「鎮外的樹林有間屋子,門口全都是南瓜燈,就是在那裡造出來的。」

艾古說出這個答案之際,那群孩子便全速往他身後散去。艾古並沒有回頭去看他們,只是使勁的背起袋子,踏著沉重的步伐,往麗絲的家走去。

逐漸遠離石造的屋子,他再次經過噴水池,來到城鎮的另外一端。與之前的街區不同,這裡只有殘舊而且破爛的屋子存在。也不見得有裝扮奇特的孩子,在附近尋找會給糖果的好人。

艾古沿著熟悉的路徑,很快去到麗絲住的屋子,不過在那裡並沒有燭光,也沒有一點氣息。

即使敲了門也沒有回應。艾古於是打開了袋子,一邊吃糖果一邊等著。

艾古吃了大半袋,她都沒有回來。

於是他將糖果的袋子留下,回到街上想要找到麗絲的身影。

又一次回到噴水池前,只不過這裡沒有一個人,就連往常在這裡聚集的同學們也沒有回來。

他繼續往前走,走過那位仁慈太太的屋子前,走過石磚砌成的街道上,但到哪裡都不見其他孩子,也聽不到喧囂。

艾古因此一路走下去,走到城鎮外面的小樹林,走到那間本來應該遍布南瓜燈的屋子前。

可是那裡什麼也沒有。

沒有南瓜燈,沒有屋子,只剩下一堆比人還要高,宛如一個小山丘的金平糖。

對啦。那個糖果是什麼味道呢?

回憶起來。

——那是麗絲口味。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