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發紅包嚕~
HOT 閃亮星─東波書籤功能開放使用啦耽美稿件大募集

何以當真?!

何以臻,今年16歲,目前就讀第一學府北怡中學的音樂班。主修鋼琴,副修倒是挺多的,像是小提琴、烏克麗麗...

她長相挺普通的,而且就和大多數的女孩子一樣,是長頭髮和妹妹頭瀏海,身高165公分,體重50公斤。

早晨的陽光真的令人舒服,以臻身穿著學校的制服。平時她總是騎自行車去學校的,可是很不巧的,今天被母親騎走了,所以她只好認命一點,乖乖的走路去學校。

因為時間還早,所以路上幾乎沒有車子。

「話說...今天出門沒遇到謝宇賢。」她心想。謝宇賢是她的青梅竹馬,其實他們的父母本來就很要好,而且很有緣分的,剛好也是鄰居。謝宇賢比她高個十公分,178公分的他也挺高挺帥氣的,長相清秀,功課不會差校排第一名的太多,在學校是個風雲人物呢!頗受女生歡迎的,畢竟...陽光暖男的個性,哪個女孩不會心動的?我們的青春猶如豔夏,才正要開始盡情的揮灑著人生中的序幕呢!「不知道他到了沒有...」抱著好奇的心情的我,一路上都被這個莫名奇妙的問題困擾著呢!「我到底是怎麼了...」以上都是內心的聲音而已,講出來好像在自言自語的瘋子。

我們的學校,總會讓人有種大學的錯覺,一向講求自由,而空間呢也相當舒服自在。光是個圖書館就蓋了一棟大樓呢!我們的教室位於圖書館對面的那棟大樓,位置在3樓。至於便利店則在我們這棟大樓的一樓。感覺今天大家都特別早到呢!我很快的就來到教室了,將東西放下後,我不禁看向宇賢的位置;那桌上少了滿滿重點的筆記,椅子上也少了他的身影。「哎..果然還沒來嘛⋯⋯」只覺得有些失望。我走出教室打算去看看空中花園的花,反正時間很早。才剛走出教室,在走廊上邁出的步伐還不到十步時,忽然間有人喊了我的名字。「何以臻!」回頭一看,叫我的是個長相挺好看的男生,皮膚白白的,大概180公分吧?!也是瘦高型的。不過,我根本不認識他啊!他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啊?不過他到底為何要叫住,與他擦身而過的我啊?現在感覺所有人的視線都向著這兒。他究竟是何方神聖?而有冰山美人之稱的葉霜宜也瞪著我呢,我平常和她們那團人可是無冤無仇的,難道我往後的生活要因為一個,我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而改變嘛!可是...葉霜宜不是只喜歡那個校排第一名的陸紹嘛?還是說...?

而此時剛好看到陸紹經過的方曉喬,不懷好意的笑著,她看著葉霜宜問說:「我說,陸紹怎麼會經過這裡?」她雙手懷繞在胸前。

在一旁的陳采柔也睜大眼睛看:「對欸...那他為什麼要來這裡啊?」她笑著看葉霜宜。

葉霜宜:「你別問我,我也不知道。」她表面上看似淡定,內心卻暗自竊喜。

可是當她一走出教室時,卻聽見陸紹口中所說出的名字,並不是自己,而是那個「何以當真」!

她氣得滿臉通紅,覺得面子丟盡的她轉身回座位。

「怎麼了?」陳采柔好意的向前關係,但卻無辜討罵。

「閉嘴。什麼都別說。」葉霜宜生氣的說到;她趴在桌上。葉霜宜平時是不會有任何表情的,除了看見陸紹。她從小就喜歡陸紹。她有著烏黑的秀髮,一雙大大的眼睛;平時都綁著髮帶。身高165公分,體重50公斤。功課中下;唯一的缺點就是她的公主病了。

至於她的那兩位朋友,坐在她前面的女生是她的心腹—方曉喬,有著咖啡色的捲短髮,大概到肩膀的長度,身高166公分,體重48公斤,可說是紙片人!總是習慣在臉上畫上淡淡的妝。功課中上,大概在十五到二十名之間。心機很重。家庭背景也和霜宜不相上下,都相當富裕。

至於...一臉擔心的站在她旁邊的那個女生是陳采柔,身高165公分,體重45公斤,功課和曉喬差不多。長相屬於甜美可愛型的。有著妹妹頭瀏海,頭髮的長度剛好到肩膀,但她總是綁著馬尾。個性天真,而且很善良。至於為何能和她們好上?因為她是陸紹緋聞女友喬蔓的好閨蜜。所以她對葉霜宜而言,多少有點利用價值。不然以她那樣平凡又普通的,葉霜宜才懶得看她一眼,更別說當什麼朋友了;因為這根本就是   天方夜譚!

「同學。我們,認識嗎?」畢竟長相俊秀的,我看過還是會有點印象的。

「妳難道沒聽說過我嗎?」在他冰冷的語氣裡,似乎還俠帶著一點怒氣。但他臉上依舊掛著微笑。

「我應該要知道你是誰嗎?如果沒事,我可要走了。」我最不喜歡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人了!

「我是陸紹。」他冷冷的說。等一下,陸紹不就是葉霜宜暗戀的對象嘛。這下兩年半可好受了!

「這樣啊。很高興認識你。」我敷衍的回答,只想快速的離開,但卻慢了一步。

他腳步快速的逼近我,使得我不得不向後退。而這一退呢,便是好幾步了。直到我的背和某個堅硬的東西觸碰到,我才發現自己已經碰到牆壁了。根本毫無退路可言了!

他的手—撇的一大聲,貼在我頭上方的牆壁。這個姿勢...難不成是!「同學,你知道你這是在做什麼嘛?」我緊張的問到;[這是在開玩笑吧?!]

「知道。我正在向何以臻同學表白心意。我喜歡妳,何以臻。」陸紹的眼神像極了餓壞的大野狼盯著眼前的獵物那樣專注,但他冰冷的語氣,讓我不得不懷疑他是不是在開玩笑。

接著他的嘴突然移到我的耳邊,他用氣音說:「何以臻,不管妳今天有沒有拒絕我。葉霜宜勢必會找妳渣的。妳難道要一個人自己面對他們嗎?」見以臻沈默不語,陸紹冷笑了一會。隨後他又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說:「所以...妳的答案是什麼?」

「這就是她的答案!」謝宇賢仍下了書包,衝到中央用力的將陸紹推開。

突然間他的身體重心往右邊倒去,這時印入眼簾的是另一個身影—謝宇賢!

「你看不出何以臻對你沒有太大的興趣嗎?你看不出來她不喜歡嗎?」謝宇賢生氣的說。

「這不關你的事吧。」陸紹瞪著宇賢說。此時圍繞在這看戲的人又更多了。

「她的事,就是我的事。」謝宇賢將何以臻拉了過來,並把手搭在她的肩上,隨後他一臉嚴肅的說:「她已經是我女朋友了,請你離她遠一點。」[女朋友?!]何以臻滿臉臉紅的看著謝宇賢。

接著原本搭在以臻肩上的那隻手突然放下,接著緊緊握住以臻的手。他牽著她快速的離開那兒。

陸紹瞪著他們離去的背影,並沒有說什麼,就快速的往反方向走了。

他可是有多少女孩倒貼著呢!從來就只有他拒絕過別人的心意而已。剛剛那個女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現在居然被她,何以臻當眾拒絕。這叫他情何以堪啊?再說自己並非喜歡那個女生,只是為了要氣氣他的女友,準確來說是他的前任。[從來就只有我可以拒絕別人。謝宇賢,你等著吧。從來沒有我追不到的女生。]他心想。也許是因為不習慣被人拒絕吧;越得不到的東西,他越想要。

「怎麼啦   兄弟,一大早臉也太臭了吧!」說話的人是陸紹從小玩到大的朋友,張馮。他在學校也頗受女孩們的歡迎,但卻不像陸紹被男生們嫉妒而招人討厭。張馮各個方面也都不會輸陸紹,不論是課業還是才藝。身高和體型也和陸紹完全一樣。

陸紹冷冷的說到:「沒事。我能有什麼事?」他冷冷的回答,並加快了腳步往教室走去。

見到好友這樣的反應,張馮似乎不太意外,也許是從小就認識的關係吧!他在後面大吼到:「沒事怎麼可能臉那麼臭?」隨後他趕緊追上前去,和陸紹一起回教室去。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