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預選者

楔子——預選者

「相傳上古時期,有一位無所不能的神,他同時主掌了創造和毀滅,更有可以平衡世間一切原則的力量。他和人一樣,有七情六慾,會愛、會恨、會怒、會喜、會憂。然而,倘若一個主掌世界的人無法無情無私的話,那就算擁有主宰世界的力量也是會遭受萬物的制裁。在數萬年的時光流轉之下,這位神因為過度干涉人的生活,終於招致了天罰,雖然其為神仗義疏財、除惡揚善,但終究還是無法敵過天地的力量。最後他被迫封印住自身強大的力量,成為元神,讓人們在需要他的時候可以召喚其出來幫助人們解決問題。這就是屬於這位神的一切傳說。」台上鑽研古神學的講師正在滔滔不絕的講述著上古時期一位神祇的故事,而台下的學生則一個個交頭接耳,討論著即將到來的暑假該如何規劃。

「雖然我們現在是科技爆炸的時代,而且好像也沒有召喚術這種東西,但……神學的美妙之處就在於它是無窮無盡的幻想和令人沈醉的故事,究竟有沒有那位神祈我們也無從得知。好了,各位同學,我們今天的討論就到這裡結束,大家好好享受一下暑假吧!下課。」隨著放學鐘聲響起,講師也快速地做了個結論之後,就讓同學放學準備回家享受暑假的時光。

「哎呀~那個死老頭終於講完了,這節課還真是無聊啊!是吧?老梁。」一個有著一頭褐色金髮,穿著打扮時尚潮流的人對著一旁一位平凡無奇的人說到。

「嗯,應該吧。」旁邊那位平凡無奇的學生冷淡地說到。

「算了算了,說到那個老頭我就一肚子火,期末成績竟然只給我三十九分直接死當,還是換個話題吧!老梁啊~你暑假有要去哪裡嗎?」金髮男一邊做著誇張的動作,一邊持續地說著。

「應該沒有吧。」平凡的學生此時已經收完書包,背起書包準備轉身回家。

「喂!死老梁,等等我啊!」金髮男大聲地叫著,一邊追上平凡男。

就在平凡男打開教室的門時,突然發現眼前站著自己從小到大的青梅竹馬李曉霜。

「雨冬,一起走吧?」李曉霜微笑地對著梁雨冬說。

「嗯。」梁雨冬依然冷淡地點了點頭,就跟著李曉霜走了。

「YOU!前面那位姓梁的給我等一下。」金髮男一聲巨吼,隨即健步如飛地追了出來。

「呼呼……老梁啊~你就不能稍微等我一下嗎?真的是吼,讓我追得這麼辛苦……呦~我懂了,那老梁,暑假後學校再見囉!掰掰。」金髮男眼見梁雨冬身旁跟著一位漂亮的女生,誤以為梁雨冬跟她是男女朋友關係,隨即識趣地不想當電燈泡快速離去。

「嗯。」梁雨冬依然是冷淡地點了點頭後,又繼續跟著李曉霜走了。

兩個人就這樣默默無語的一直往回家的路上走去。一路上,夕陽斜照,將兩人的影子拖得很長很長。突然,李曉霜握緊了拳頭,心中下定了莫大的決心,一臉羞赧地開口對一旁的梁雨冬說:「雨冬,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梁雨冬一樣是簡短的回答後,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李曉霜突然加快了腳步,跑到梁雨冬面前站著,紅著臉卻一臉堅定地說到:「雨冬,我喜歡你,請你…請你跟我交往吧!」

梁雨冬聽完這番話之後,臉微微一紅,一臉的不知所措,在稍微冷靜了三秒之後,梁雨冬緩緩開口到:「曉霜,我…我…我也很喜歡你,非常喜歡你,但……很抱歉,因為某些原因,我不能跟你交往。」梁雨冬握緊了手中拳頭,眼眶帶著淚水,雖然心中早已對這個結果做好了心理準備,也認為自己可以瀟灑地無視一切,堅決地回絕李曉霜的告白,可是如今自己才發現,自己的心竟然像是被撕碎了一般,痛卻又無可奈何。

「嗯,好吧。其實我是騙你的,剛才的話你就當我是開玩笑好了。」李曉霜聽完梁雨冬的回答後,眼眶微紅,卻依然帶著微笑回答。

「曉霜……抱歉。」梁雨冬努力憋著眼眶中的淚水,不讓它在自己喜歡的女孩子面前落下。

「嗯,沒關係的,我突然想起我有急事,那……我就先走囉。」李曉霜說完,便快步向遠方跑去,無情的夕陽依舊耀眼,依舊將影子拉的長長的,這樣的景象看在梁雨冬眼中,是何等的殘酷,何等的傷痛。

「曉霜……曉霜……」梁雨冬將手伸向早已跑遠了的李曉霜,卻抓不住亦挽不回早已錯失的機會。

梁雨冬在夕陽下快步地奔跑著,彷彿要將心中的悲痛全部都給驅趕出去,但……傷痛卻依然沒有減少,依然是纏繞在心中,依然是痛徹心扉。

梁雨冬一直跑一直跑,腦中也不禁回想著幾天前李曉霜媽媽跟他講的一席話。

「雨冬同學,你喜歡我們家曉霜對吧?很抱歉,我不希望你們可以在一起。你要想想,你一個自力更生的孤兒,能帶給我們家曉霜快樂嗎?我們家可是世界三大集團之一的翔空集團啊~憑你一個孤兒也想高攀,真是不自量力。」

曉霜媽媽不留情面的言語在梁雨冬心中不停流轉,也讓他心中所積壓的負面情緒愈來愈高漲。

在不知不覺之中,梁雨冬已經跑到了附近的港口了,此時夕陽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滿天的星斗和皎潔的月亮。

夜晚的港口寧靜無聲,但這樣的場景卻更讓人感到悲傷和哀戚。

梁雨冬難掩心中悲痛,突然想起了古神學的講師所說的那位神祇,不禁仰天長嘯到:「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哪方神祇,也不知道你的名字為何,但……你說只要能將你召喚出來,你就能實現我的願望,解決我的困難,拜託你現身一見吧!」

就在梁雨冬喊完這一串話之後,突然發現天空竟然出現一個發著金光的奇異法陣,而一陣雄渾低沉的聲音也從法陣中傳了出來:「無知的凡人啊!你既然召喚出了孤,那孤就會幫你解決你的問題。說吧,何事需要孤幫忙的?」

梁雨冬發現了自己竟然真的召喚出了那位古神,難掩心中詫異也難掩心中激動,雖然害怕古神的突然出現,也害怕古神會對自己不利,但悲傷哀痛的心情淹沒了自己的理智和害怕,隨即他便將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講述了出來。

「喔~從小就被父母拋棄,親人完全不理,遇到喜歡的人還總是被對方父母阻擾,自己雖然自力更生卻依然受到旁人的白眼和欺負。嗯……確實悽慘,那麼……孤幫你處理掉這個問題吧!孤對於這種問題可是相當地拿手啊!」法陣持續運轉著,而那個未知的聲音也爽快地答應了梁雨冬。

「真的嗎!」梁雨冬難掩心中激動,大聲地喊了出來。

「當然。遇到這種時候,只要把世界毀滅重新洗牌就好了。」法陣中一個人影逐漸現形,強大的威壓讓梁雨冬幾乎停止了呼吸,生物的本能讓自己想要逃離現場,可是那顆誓不反悔的心,讓他依然堅持在當場。

「一身輕狂,笑看人間多少風雨紅塵,我自逍遙。一聲長嘯,震懾古今多少絕代梟雄,我自狂傲。」人影緩緩現形,狂妄的詩句也從神的口中緩緩吐出,但這時的梁雨冬早已不知道耳中所聽為何了,只是持續的陷在剛剛神所說的那句話中。

「遇到這種時候,只要把世界毀滅重新洗牌就好了。」

只見神緩緩地舉起手,強大的力量在手中凝聚了起來,隨即神將手緩緩舉向天空,大喝一聲:「滅世訣,天地同荒。」

強大的力量瞬間自古神手中衝出,宛若一場造就煉獄的流星雨一般,橫掃整個世界,毀滅一切所及之物,而底下的梁雨冬只來得及大喊一聲:「不!」隨即便陷入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

在黑暗之中,梁雨冬回憶起了過往一生,發覺自己一生之中唯一留戀的人事物只有一個,那就是自己深愛著的李曉霜而已,但想到李曉霜,自己的心又不自覺地痛了起來。

「唔……這裡是哪裡?為什麼是一片混雜的顏色。」梁雨冬摸著自己疼痛的腦袋,隨即便發現自己處在一處顏色混沌的地方。

梁雨冬轉頭看了看四周,發現四周也有其他跟他一樣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在四處東張西望。

「這是什麼情況啊?」梁雨冬心中存疑,但依然沒有向四周的人詢問,就在四周的人開始躁動不安時,突然天空中一個人影慢慢浮現了。

「各位預選者,你們是滅世之後唯一存在於世的一千個人,你們每一個人都被孤注入了一點靈力,讓你們可以透過修煉靈力來在這個新世界中生存。而你們身旁也有著一個圓形的物體,那是孤為你們所準備的武器,他們會根據你們的心來幻化出屬於你們自己專屬的武器,而之後你們所生下的孩子也會帶著這個圓形物體,可是幻化出的東西是什麼,就全憑自己的真心了。如今你們所在之處是孤草創的預選之地,等到孤等等說完相關事項之後就會放你們進入新的世界。」隨著神的說明愈來愈明確,底下的人哀號也愈來愈大聲。

「讓我們回到原來的生活。」「你以為你誰啊!憑甚麼改變我們原來的生活!」「不要啊!我要回家!」「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做!」

神以睥睨天下的姿態看著底下這些螻蟻,繼續開口到:「要恢復成以前的生活並不困難,只要你們能有足夠的力量通過孤設在新世界的通天塔——換冥天嶽,並且在頂層的第一百層擊敗孤的話,孤就會實現你們的願望,不管願望多麼的困難,孤都有辦法。最後補充一點,你們的壽命跟原來的一樣的,並不是無限的,可是可以透過修煉我給你們的靈力來維持生命,修煉到了極致之後更可以一窺神的境界,所以好好珍惜你們的生命並且在新世界中活下去吧!哈哈哈!」神一說完,大家便感覺一陣天旋地轉,隨即便發現自己站在一座高聳的懸崖之上,而往下俯看竟全部都是森林,而且還散發出一陣陣詭異的氣息,而他們身後則是一座充滿聖光的城市。

正當眾人陷入一片惶惶不安之中時,神的聲音又出現了:「換冥天嶽位於你們身後那座名為天魔帝都的城市西北方百里之處,在天魔帝都裡面有各式各樣的生活物資,而且永遠不會枯竭,還有一些關於修煉魔法的書籍可以讓你們觀看修煉,然後只要待在裡面便會有聖光保護,不會受到外在魔物的攻擊。對了,只要進入森林之後就會有一堆的魔物等著你們喔~而且他們的實力可是不容小覷的呢!哈哈,祝各位好運,孤在換冥天嶽第一百層等著各位前來挑戰。」

神的聲音依然飄盪在空氣中,而梁雨冬也暗自下定決心到:「如果李曉霜有在這一千人之中的話,那我一定要保護好她的周全。如果沒有,那我一定會突破換冥天嶽一百層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