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幕 被神選中的人(1)

謝怡甯是被神選中的人。

她光是站在那裡,就像個奇蹟,跳起舞來更是不得了,明明國中才開始學舞,卻能考上排名第一、只收三十個人的菁英舞蹈班──也就是我們學校的舞蹈班──並且永遠盤踞班上第一的位子。

我有時候會想,如果我早生個一年,或晚生個一年,避開和謝怡甯同年的命運,是不是人生也會有所不同?

在舞蹈教室裡,所有人不發一語的盤腿坐著。大家都低著頭,怕在鏡子裡看見自己或他人的表情。這種時候不管看到什麼,都容易讓人動搖。

我逼自己放空腦袋,絕對不可以往謝怡甯的方向看去。

舞蹈教室的牆壁上掛著時鐘,平時沒有感覺,現在卻覺得時針走時發出的滴答聲特別明顯。滴答、滴答、喀拉──

開門聲阻斷了時鐘的聲音,老師進來了,手上拿著一本簿子。

「大家都到齊了嗎?那我要來公布了喔。」

今天是要公布學期成果發表的曲目和人員配置的日子。

我們公演的曲目和舞蹈,一般是由老師決定和分配,只有高三的畢業公演才是學生們自主主導的。

成果發表雖說全部的人都會登台,但老師通常還是會選一個人當作中心進行編舞,那個人也會有自己的獨舞部分。

老師有說過,不管站在什麼位置,只要夠亮眼,都是中心。我覺得這只是漂亮的安慰話,誰來站中心,對我們這群十七歲的青春期少女來說,意義還是不同的。

我聽到某個人大力吞口水的聲音,不知道是誰。大家都很緊張,縱使早就知道誰會被喊到,還是忍不住起了妄想。

「怡甯,這次的隊形會以妳為中心編制,好好加油吧!」

我不是刻意要看謝怡甯的,只是抬起頭來望向鏡子,謝怡甯因為鬆一口氣而放鬆的肩膀就這麼剛好的映入眼簾。

「好的,謝謝老師!」謝怡甯開心的說。

我從幼稚園就開始跳舞了。

我身體的柔軟度很高,當同學們還在死命拉筋喊疼的時候,我已經輕易的完成劈腿動作,進行更高難度的訓練。

我也曾經被稱為天才,在高一上學期第一次成果發表的時候,老師對大家還不太熟悉,於是欽點了在舞蹈界小有名氣的我擔任中心。

「殷思岑,好好加油啊!」

那是老師最後一次對我說這句話。

在那次公演上,雖然我站在中心的位置,但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謝怡甯奪去,大家都在驚嘆,怎麼有個沒聽過名字卻跳得那麼好的女生,以前到底都躲去哪了?

謝怡甯成了當天討論的焦點。站在中間的人是誰?沒有人提及。

從此之後的每次成果發表,中心都由我換成了謝怡甯。

「思岑,妳沒有不好,但是──」

我知道,和以前相比,我並沒有怠惰練習,舞技更為精湛,在感情的表現方面也更上一層樓,只是有謝怡甯在,我永遠只能當第二名。

我沒有不好,只是謝怡甯更好。

在老師公布完站位和曲目後,練習立刻就開始了,我的位子在謝怡甯隔壁,勉強算是在中心圈。這只是自我催眠。

中間休息時間,我蜷縮在角落調整呼吸,突然一陣冰涼覆上臉頰,我驚訝地抬頭,發現謝怡甯拿了我的水壺,還替我裝好水了,正遞給我。

「妳還在記剛剛的編舞嗎?」

我尷尬地扯了扯嘴角。「算是吧。」然後接過水壺。「謝謝。」

「不會。」謝怡甯笑笑的在我旁邊坐下。「思岑記舞步很快,我覺得很厲害。」

「沒有啦……」

我和謝怡甯或許還稱不上朋友,但關係並不差,應該說她對班上每一個人都很好,就像天使一樣,讓人很難討厭。對於這點,我又更討厭了,但我不確定是在討厭謝怡甯這個人,還是討厭有這樣想法的我,或是什麼別的東西。

謝怡甯常常主動來和我交流跳舞的事,我的經驗比她豐富,也是班上的前段班,她會找我並不稀奇。

她可能把我當朋友,但在我心裡,她還不到那個程度。

練完舞後,大家回教室收拾書包,幾個熟人聚成好幾個小圈圈,各自往校門口移動。在這之中,以謝怡甯為中心的小團體人最多,我並不在那個圈圈裡。

「思岑,要一起回去嗎?」在我背起書包後,有個關係不錯的同學問我。

我看了看時間,如果準時下課的話,我通常是會和普通班的朋友白悅涵一起回家的,但練舞的日子會耽誤到放學時間,太晚了,白悅涵很沒耐性,早就跑了。

「好啊。」

沿途,我們聊著無關緊要的小事,比如學生餐廳新出了什麼新奇的便當,自以為有創意,其實超難吃,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終極失敗作;或是哪個高三學長因為聽說跳進學校的池塘裡就能考上台大,壓力太大真的跳進去了。

我們刻意避開跳舞和謝怡甯的話題,在站位剛公布的時候談這個太敏感了。我們心照不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