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季芳】那些壓得我喘不過氣的美夢 (1)

直至現在,我還是無法原諒我自己。

然而,我卻沒辦法討厭當時的我。

每當看見他們的默契,我總是感到難受。

他們只要一個眼神,一句話,甚至是一個字,即能知道對方需要的、想要的是什麼。

其實我都知道,他們對彼此的感情這般明顯。就差那一步,那麼一點點,只要有個人推他們一把,他們就會在一起。

但我並沒有這麼做。

沒錯,我不想這麼做。

「季芳。」游德煬喚了我一聲。

我轉身看向他走近,遞出面紙:「辛苦了。」

「都打完了,萬盈盈還沒來。」他翻了個白眼,輕嘆了口氣。

我笑了一聲,「原諒她吧。」

「季芳,我是不是沒有跟妳說過,我喜歡盈盈?」他皺眉突然說道。

我看向他,勾勾嘴角,不禁失笑,「不用說也知道啊。」

「妳怎麼知道?」游德煬的臉猛然漲紅,雖然是剛打完球,臉本來就頗紅的。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吧。」我笑道,極力壓低自己心裡的難受。

「她就看不出來。」他嘀咕道,「盈盈有跟妳說過對我的看法嗎?」

我輕輕點頭,「她說你是好姐妹,不可能在一起的那種。」但盈盈說這句話只是開開玩笑。

後面那句我並沒有說出口,只輕笑了一下。

「你們在討論什麼?」盈盈輕快的聲音打斷了游德煬張嘴的動作,轉身看向盈盈,而這時我心中的愧疚感不斷提升,幾乎快淹沒我,使得我無法喘氣。

「說妳壞話。」我開著玩笑,她卻反而笑得一臉狡猾道:「欸?那是不想要喝飲料了?」語畢,她提起手上那袋裝著兩杯飲料的塑膠袋,嘻嘻笑著。

「當然要啊!」游德煬開口,雙手叉在胸前,故作不滿地看她:「還知道要買飲料來道歉啊?」

「唉唷,又不是故意的,要不是家裡有事,我也很想來幫你加油啊。」盈盈邊拿出飲料邊說:「反正只是友誼賽嘛哈哈,給你,椰果綠。」

將椰果綠遞予游德煬之後,她又拿出了另一杯,「季芳的珍珠百香紅!」插下吸管她將手上的飲料交到我手上,我接下喝了一口,看向游德煬,只見他望著盈盈。

我又想些什麼呢?看著自己心儀的對象本就是理所當然的。

「妳沒喝嗎?」他問了一聲,對著盈盈,只見她搖搖頭,而游德煬將飲料湊到了盈盈面前,她也見怪不怪就喝了一口,直皺眉:「椰果真的很難吃。」

「哪有啊?」游德煬又喝了口,搖搖頭。

「你們真的是很自然的在間接接吻耶。」我這句話一落,兩個人的臉都瞬息紅了一片,而盈盈為了打破尷尬,笑了笑回道:「哪是,我只把他當姊妹啊!」

游德煬的臉上好似蒙上了一層霧,瞬間垮了下來,我卻忍不住勾起一抹笑。

我知道這樣的一個念頭很自私,但我並不排斥這般自私。

自私是本性,是人性。

*

「妳在想什麼?」

突然察覺右手被緊握了一下,我轉頭望向我身旁這人,搖頭笑了聲,回:「想我國中的事。」

「如果累了我們就先回家吧。」他抓起我雙手替我取暖,「妳的手冷吱吱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