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嚴以哲】致那個鮮肉包學姐 (2)

我說過,萬盈盈是我看過最會逃跑的人嗎?

如果沒說,那麼我現在說了。

總之連我自己都弄不懂我到底怎麼了,我想找她說清楚,但她還是一如以往的躲著我。

我知道白苡恩很喜歡盈盈。

我也知道連白苡妍都很想把他們兩個湊成一對。

我更知道我看到她跟白苡恩走在一起的時候我會覺得渾身不舒服。

我甚至發現了一件更糟糕的事——萬盈盈好像正打算放棄我。

其實我也很努力在說服自己這一定只是一個錯覺,我就說過了,我絕對不會喜歡上萬盈盈。

可惜我看到她被燙傷,我心臟會跟著她的腳一起痛,我就想用我最大的溫柔安慰她,告訴她有我在,別怕。

這句話好像想了很久,早在第一次看她慌張的時候,我好像就很想對她說出這麼一句話。

告訴她不管如何我都會在,要她別怕、別慌。

更不想看到她哭。

可她好笨。

萬盈盈說她知道我的答案是什麼。

說她以後再也不煩我了。

在那時候我還以為我那些煩躁都是錯覺。

就當她說她會把對我的感情轉移到白苡恩身上的時候,我的確感覺心臟被擰痛了。

然後我也很笨,我沒有留她。

我又讓她跑了。

就知道她不可能對我狠得下心。

咬定這一點,我讓自己的手受了點苦。

我故意讓她夾了我的手,她才願意把門打開,好好聽我說話。

可是她卻不相信我說我喜歡她。

甚至拿了一首傻笑來搪塞我對她的心意。

我開始害怕了,最怕她最後選擇白苡恩,而不是我。

*

「那妳為什麼不信我喜歡妳?」我握緊了萬盈盈的手,她抬頭看著我,眼神像在看神經病:「我信呀,什麼時候不信了?」

「高中我跟妳說我喜歡妳的時候。」我斜睨了她一眼,只見她的表情變得很不好意思,甚至紅了臉。

她傻傻笑了幾聲,又很認真的回答我的問題,「人都會不相信很不科學的事吧,例如一個帥哥說喜歡我什麼的。」

「那妳怎麼就信了白苡恩說的?」我又問,對,我就是在吃醋,吃那幾年前的醋。

我就不滿她都跟白苡恩走得這麼近,而不是我。

也不滿白苡恩對她說了這麼多次的喜歡她都信了就不信我的那一兩次。

她笑了笑,放開我的手,雙手環著我的脖子,她那身高把我的頭都拉低了,我只好望著她滿懷笑意的眼眸。

「因為他來得早呀。」

所以妳就信了?

我瞇眼,不太滿意地看著她。

「我勸妳給我一個我滿意的回答。」我皮笑肉不笑地扯扯嘴角。

她放開環在我頸後的雙手,低頭想了想,最後只抬頭,什麼也沒有講,卻踮起腳尖在我頰邊落下一個輕巧的吻。

她看著我,臉上寫著『這樣滿意嗎?』

我搖頭,「妳這什麼回答?」

「因為我真的想不到呀!哪有人在吃這麼多年前的醋呀!」她鼓起雙頰,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詭異。

捏了一下她的臉頰,我自己也覺得好笑地開口:「不吃醋了,現在妳在就好。」

「嚴以哲,你今天很奇怪。」她懷疑地望著我。

這有什麼辦法,這些事無論想個幾次我都不滿。

不滿她那時候對我的忽遠忽近。

但好像也沒關係了。

她現在就在這,我握得住的地方。

我一手把她拉進了懷裡,「最近時間少,沒見妳就容易胡思亂想。」

她喬了喬姿勢,也抱住我,「我開始懷疑你是不是要跟我求婚了,最近講話甜成這樣。」

我笑了一聲,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萬盈盈,調戲學弟成癮的萬盈盈。

其實我跟她大概都不會知道,這樣的擁抱好像從看見她第一次哭開始我就一直想著。

我抱緊了她,她的溫度剛剛好,最熟悉的、不會忽冷忽熱的她的溫度。

*

「要回家了嗎?」我發動汽車以後問她,她笑得一臉賊。

我挑眉就看她想說些什麼,她一臉猥瑣地看著我說:「回誰家?我家今天沒人。」

「萬盈盈,為什麼過了這麼多年妳還是這麼下流呢?」我睨了她一眼,踩下油門就往她家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