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意外的一場旅途

「各位同學,明天校外教學的目的地是太魯閣喔,明天記得不要遲到囉~車子可是不等人的!」講臺上一位女老師認真地對同學叮嚀明天校外教學的重要事項,而台下的同學也自顧自地聊成一片。

「太魯閣啊~嘖嘖!感覺真是個不錯的好地方。」坐在最後一排的邱天宇翹著二郎腿,聽著前方老師喋喋不休的叮嚀。

「喂喂!天宇,明天太魯閣的校外教學跟我一組吧!」邱天宇的死黨-周語賢,伸長手拍著邱天宇的肩膀說到。

「我都ok啊!你高興就好。」邱天宇聳聳肩,表示無所謂地說到。

「YA!那明天的零食就完全靠你了!哈哈哈~」周語嚴高興地拍著手,跳起來哈哈大笑。

「語嚴同學,你在做啥?現在是上課時間,還不趕快坐下來!」台上的女老師看了看突然站起來拍手大叫的周語嚴,皺了皺眉頭,語帶嚴厲的說到。

「啊!老師不好意思,我們繼續上課、繼續上課!」周語嚴看到全班同學都在盯著他看,連忙害羞地鞠躬道歉,隨即立馬坐了下來,正經八百的樣子讓身旁的邱天宇看了都忍不住偷偷地笑了出來。

「零食你還是自己處理吧!我沒打算要帶。」邱天宇小小聲地跟周語嚴說到。

「我不管,你害我上課出糗,要付我精神賠償費用。」周語嚴一臉不甘心,咬著牙說到。

「那你明天準備沒零食吃吧!我要專心上課了,別吵我。」邱天宇接下來就完全對一旁的周語嚴不理不睬,讓周語嚴恨地牙癢癢的。

當清脆悅耳的放學鐘聲響起時,台下的許多學生都露出焦慮不安的神色,痴痴地等待著老師的聖旨落下。

「好吧!各位同學,今天就上到這裡,回去記得好好複習,然後明天校外教學記得不要遲到喔!」老師邊收拾自己的東西,還不忘提醒同學明天校外教學不要遲到。

「YA!下課囉!我終於解脫了。好期待明天的校外教學啊!天宇,明天記得別遲到欸~」周語嚴一臉興奮神色,大力地拍著邱天宇的肩膀說到。

「好啦!好啦!知道了,打這麼大力會痛的,還有別一直像蒼蠅一樣圍繞在我耳旁嗡嗡作響,很煩。」正當邱天宇隨意敷衍著周語嚴時,一個女生緩緩地朝邱天宇走了過來。

「天宇同學,明天跟我一組,可以嗎?」那個女生神色自若地帶著微笑,開口詢問。

邱天宇臉頰一紅,結結巴巴地說:「那個……不好意思,我已經……已經有組了,抱歉。」

「哎呀~有啥差別,班上四十一個人一定會有一組要三個人啊~沒差,就我們這組吧!哈哈~」周語嚴也是一臉害羞神色,卻強打著哈哈說到。

「那就這麼說定囉~拜拜!」那個女生一見他們答應了,就高高興興地轉身跑出教室,在走廊揮手向他們告別。

「哈哈~你賺到了欸!你最喜歡的班花來找你,要跟你同一組啊!你想想,在太魯閣那雄偉壯麗的大好山川景色,你牽著她的手漫步在其中,然後你轉身深情的面向她,喔~郁蘭,我喜歡你,喔~天宇,我也是,然後……啊~就生米煮成熟飯了!哈哈哈~根本神啊!」

周語嚴一個人高高興興的講個沒完,絲毫沒有發覺邱天宇的臉色正在緩緩轉變,只見邱天宇一臉淡漠的說到:「你信不信,如果你繼續講,等等你絕對會變成紅燒鹹魚。」

「我信我信,好!我閉嘴。」周語嚴馬上住嘴,但臉上還是帶著淡淡的笑意。

原來剛才那個女生是他們班的班花,名叫陳郁蘭,不但長得漂亮,個性也很溫柔,學業更是無人能敵,是他們班永遠的第一名。除此之外,她還是邱天宇從國小暗戀到高中的對象,因此才會有了剛剛那段由周語嚴主演的狗血愛情戲碼。

兩人將書包收拾了一下,背起書包,邊走邊打鬧地走出了教室,然而兩人卻沒發覺,教室一旁的窗戶外,竟有一個身著黑色長袍,手持鐮刀的人飛在空中,冷冷地注視著他們兩人的背影。

「他就是創世權掌所留遺書中的那個人嗎?如果是的話,看來我得先下手為強,將他拉入創世陣營,否則一旦被魔都之主或滅世那方的人馬給導入邪途的話,一切苦心就全付諸流水了。」那人話一說完,舉起手一揮,一陣亮光過後,人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唉~明天就要去太魯閣了,不知為何我的心中會如此的忐忑不安呢?真是奇怪……我到底是怎麼了……」邱天宇在自己的床上翻來覆去,百思不得其解,看了看身旁的鬧鐘發現已經過了三十分鐘,他索性直接坐起身來,隨手拿了一本書來翻閱。

由於他對於奇門遁甲、中國古道術非常感興趣,因此收集了一堆相關書籍,也學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道法。因為剛剛心神不寧外加隨手一拿的書籍竟然是奇門遁甲,他便決定為自己卜個一卦。

花了一會兒的時間佈了一下簡單的占卜用具,邱天宇開始以手勢和口訣,施展奇門遁甲中最為玄妙的一招-「鍵往知來」。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納天地之陰陽,窮萬物之造化。現天機,視未來,化天為地,轉陰為陽,窮天浩極,福禍自現。敕!」一陣華光忽現,桌上的占卜道具開始緩慢移動,最後停下之後很明顯地顯示出了一個卦象-大凶。

「嗯~大凶之相,物極必反,兇中帶吉,可能遭遇大禍,但如準備齊全,不但可以逢凶化吉,更可能有一段奇緣……嗯~真是奇怪的卦象。」邱天宇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突然一陣睏意襲來,一股疲倦感也快速地佈滿全身,邱天宇抬頭看了看牆上壁鐘,發現已經凌晨兩點多了,便隨手將東西收拾一下,躺回床上,轉眼便進入夢鄉。

「想不到他竟然還會算天卦,而且體內的靈力含量如此豐沛,嘖嘖……不容小覷啊!看來創世權掌遺書中所說的那個人應該就是他了。」下午出現在學校教室窗外的那位黑衣人這次直接出現在邱天宇的房裡,目光炯炯有神地望著熟睡中的邱天宇,但因為他隱形了,所以邱天宇完全沒發現他的存在。

「呵呵~也許我該先前往太魯閣稍微探察一下地形,否則明天要護好他恐怕有困難啊。」那人心中念頭一定,手一揮,一陣白光後,就消失在邱天宇的房中,只留下了一把木劍和一張紙條,紙條上寫著幾個大字:「攜此物,化劫厄,開奇緣,定重生。」

「邱天宇,醒來!孤有事情要交代予你。」一個渾厚且陌生的聲音在邱天宇耳旁響起。

「誰啊?」邱天宇揉揉惺忪的睡眼,緩緩坐起身來看了看四週,才發現自己正身處一處巨大的宮殿之中。

宮殿氣勢非凡,兩側刻有十個金雕像,每一個雕像都有著不同的氣勢和神韻;中間則是有三尊大型的金雕像,底下分別刻著:「青、紫、赤。」三字;而最後方還有一尊雕像,高度直達屋頂,是室內最大的一尊,雕像刻的栩栩如生,氣宇軒昂,可是邱天宇看在眼中卻覺得分外熟悉。

「咦!奇怪,我明明沒見過這個人,為什麼我卻會覺得這個人如此地熟悉?」邱天宇一個人暗自思索著,突然剛才出現的聲音又再次出現了!

「邱天宇,轉頭吧!」邱天宇聽到那個聲音,依言轉頭,只見一位身著白底黑邊長袍,背後背著一把墨色長劍,一頭飄逸的黑色長髮束成馬尾輕垂身後,五官秀氣斯文中帶著一絲霸氣,令人望而生畏,手中握著一把羽扇輕輕敲打著手掌,神色自若的神態令人摸不清他的心中究竟在想什麼。

「就是你找我?」邱天宇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緩緩站起身來,臉色的表情淡定而自信,彷彿對於眼前的一切毫不在乎。

「是,由於孤的時間不多,所以長話短說,孤留下了一把寶劍給你,你明日校外教學之時務必隨身攜帶,否則將會有血光之災,不但禍及自身安危,更會讓周遭的人一同陷入困境。」神秘人一臉神色凝重地看著邱天宇說到,而邱天宇自己也知道他說這件事情所言非假,因為從自己剛剛的卦象也能看出這個跡象。

「握著它吧!」神秘人憑空變出了一把寶劍,劍身純白無暇帶著一絲銀色金屬光澤,劍柄上方鑲著一顆巨大的綠色寶石劍柄用藍色的珍貴絲綢纏繞著,整把劍乾脆俐落卻不失王者霸氣。

「這是……」邱天宇走向前握住了劍柄,一股熟悉的感覺頓時湧上心頭,可是自己卻不知道這股熟悉的感覺從何而來。

「孤把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時候也差不多,孤先行告辭。」神秘人拱了拱手,身形逐漸淡化,而四周的場景也逐漸變暗,最後化為一片黑暗。

而邱天宇見到這種狀況,並沒有像一般人一樣驚慌失措,反而一臉淡定地盤腿而坐,雙眼一閉,瞬間進入禪定的境界。

隔日早上六點整

一陣震耳欲聾的鬧鐘聲響,把才剛剛睡下沒多久的邱天宇嚇得從床上跳了起來。

「奇怪,剛剛怎麼會有一個人在夢中交代給我一把寶劍呢?還規定我今天這趟太魯閣之旅一定要隨身攜帶,否則將會大禍臨頭?真是一個好奇怪的夢啊。」邱天宇抓了抓頭,翻身下床。但一下床他就驚呆了,因為眼前真的有一把跟他夢中一模一樣的寶劍,差別只在於一個是金屬,另一個則是木頭。

「昨天晚上鍵往知來所顯示的卦象是凶中逢吉、絕處逢生,莫非這把劍真的是我逆轉命運的暗棋?」邱天宇歪著頭,喃喃自語地思索著。

「算了、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自己也自備一些驅鬼斬妖的符咒好了。」邱天宇做了決定後,隨即轉身前往洗手間,稍微地洗漱一下,便回來準備要用的東西了。

到了出門的時候,邱天宇總共帶了十張咒焰符、五張破魔符、一個乾坤八卦鏡和那把木劍。

邱天宇雖然帶齊了東西,可是心中卻暗暗祈求著上天:「希望這些東西都用不到啊……」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來到學校的邱天宇,在看到了他的死黨周語嚴的裝扮後,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笑啥?有那麼好笑嗎?」周語嚴一臉不解又無辜地看著邱天宇。

「我們今天說要去哪?」邱天宇並不直接回答他,反而先拋出了一個問題。  

「太魯閣啊!」周語嚴露出了你連這都不知道的鄙視神情。

「太魯閣是在山上還是海上?」邱天宇翻了翻白眼再問到。

「當然是山上啊!你當我白痴啊!連這都不知道。」周語嚴大吼大叫了起來。

「那重點來了,去山上你穿海灘褲、花襯衫外加夾腳拖,大家不笑你、不斜眼你才有鬼。」邱天宇再次翻了翻白眼,用著鄙視的眼光,一臉我不認識你的表情觀望著他。

「隨便啦!有誰規定去山上不能穿花襯衫加海灘褲再外加夾腳拖嗎?」周語嚴怒氣沖沖地說。

「是沒人這樣規定啦,但……很奇怪還是很奇怪,哈哈~。」邱天宇強忍著想要爆笑的衝動,只是微微笑著回答他。

    正當周語嚴還想繼續爭辯時,老師緩緩地走上了講臺。

    「各位同學,我們等一下上車後按照組別坐好,三個人同一組的同學做最後面喔!好啦,各位同學,我們準備去中廊排隊上車囉!」老師跟同學吩咐一點事情後,就帶頭領著全班去中廊準備上車了。

「天宇同學,我們走吧!」陳郁蘭朝著邱天宇走來,只見她上身穿著一件漂亮的蕾絲白襯衫,下身穿著一條剪裁合宜的牛仔長褲和一雙褐色長馬靴,背後背著一個粉紅色的包包,一頭漂亮的長髮隨風飄逸,漂亮的神態令邱天宇當場看傻了眼。

「天宇同學?」陳郁蘭疑惑地看著一臉呆滯的邱天宇,周語嚴見狀急忙偷偷撞了撞邱天宇,讓邱天宇快速回神。

「嗯!沒事,我們走吧!」邱天宇一回神立刻踏步向前走去,一臉羞澀尷尬的模樣讓陳郁蘭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就是這種樣子,郁蘭同學別太在意了。」周語嚴正了正衣衫,一副紳士的模樣像陳郁蘭說到。

「嗯,我知道。」陳郁蘭點了點頭,朝著周語嚴一笑,隨即快步追上前方的邱天宇。

「嘛……也好。朋友妻,不可戲。我還是遠看而不要褻玩好了,否則天宇發起火來我可招架不住。」周語嚴自己暗自笑了笑,隨即也大步流星地向前方的邱天宇他們追去。

大家在中廊上規規矩矩地排著隊,依序一個接著一個上車,雖然還是有一些人很興奮地互相聊天嬉笑,可是整體來說依然是很完整的。

不一會兒,四百多個學生就全部上車了,而遊覽車也在七點準時出發,離開學校。

當車子緩緩駛上國道時,窗外突然烏雲密布,甚至隱隱有雷聲響動。

「可惡啊!好好的校外教學不會要下雨吧!」周語嚴和大部分的同學一樣發出悲鳴和抱怨,可是邱天宇卻依然靜靜地望向窗外,彷彿在注視著什麼不存在的東西,就在這時邱天宇發現天上似乎有著一個奇怪的東西在雲中翻滾,指引著風雷的方向。

「千里凝視,以靈感物。」邱天宇口中輕聲唸咒,雙眼一閉,瞬間將自己的感覺無限放大,想要感應看看那個東西究竟是什麼。

隨著邱天宇的感覺不斷地朝那個異物靠近,突然一陣麻痹之感襲上了邱天宇的靈識,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擋了他的感覺,甚至想要喧賓奪主,反噬邱天宇的感覺,奪取他對身體的主導權,邱天宇當下大驚,立馬收回自己向外放出的感覺,雙眼緩緩張開。

「天宇同學,你沒事吧?」坐在邱天宇身旁的陳郁蘭一臉關心的神色望著邱天宇,而邱天宇卻只是微微一笑,隨口敷衍了一下,就繼續望向風雲翻動的中心。

「那個究竟是什麼東西啊……」邱天宇沉默不語,凝神想要看清那個東西的形狀,可是只能隱隱看出是個像條繩子一般的存在。

隨著愈來愈接近目的地,天空的烏雲也逐漸散去,陽光逐漸穿透雲層而出,這讓原本失望透頂的眾人情緒又逐漸高漲了起來。

「太好啦!終於放晴了!」同學甲高興地呼喊到。

「還好、還好,校外教學差點被毀了。」同學乙一臉鬆了一口氣的表情說到。

「等等下車就可以開戰啦!」同學丙興奮地揮舞著手中的毛巾說到。

看著前方歡快的氣氛,後方的邱天宇等人就顯得冷靜很多。

邱天宇默默地望著窗外思考著剛剛的異常,陳郁蘭則是優雅地翻閱著手中的書本,至於周語嚴則是靠著另一邊的窗戶呼呼大睡,輕微且規律的鼾聲成為後方唯一的聲響。

過了好一會兒,車子總算開到了目的地——太魯閣,山川壯麗風光的景色總是有股魔力,可以讓人感覺到天地之間,自然萬物的造化之功,而眼前之景也令剛剛緩步踏下遊覽車的邱天宇驚嘆不已。

在邱天宇很小的時候他的父母就去世了,他完全是靠父母留下來的遺產一個人孤單的生活著,由於他們家是一脈單傳,因此也沒有什麼親戚可以照顧他,他就一個人堅強地自己活了下來。

因為很小就失去了父母的關係,邱天宇堅強不言放棄的精神也在潛移默化之下深深地刻在了骨子裡,當然沒有父母的他也很少會有機會出門遊玩,所以當他看到眼前太魯閣壯麗的山河之景時,不禁像個小孩子一般興奮地睜大眼睛四處張望著。

「哈哈!邱天宇你也太興奮了吧!像個小孩子一樣,完全沒有了你平常冷靜的樣子。」周語嚴一邊笑著,一邊拍打著邱天宇的後背說到,臉上也洋溢著屬於青春的笑容。

「各位同學,我們等等會先跟著導遊聽導覽喔!各位要跟好別走散了!」老師大聲地跟學生們說到,可是許多學生眼中卻都閃爍著狡猾的光芒,這當然也包括了周語嚴這個總愛惹事的大魔王。

「邱天宇,我們走旁邊小路,這邊我很熟的,知道哪裡有私房景點,包準你可以大飽眼福。啊!郁蘭同學妳也一起來吧!」周語嚴小聲地靠在邱天宇和陳郁蘭的身旁說到,邱天宇的內心頓時陷入了天人交戰,外表也出現了糾結的樣貌,而陳郁蘭則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彷彿接下來的所做所為和她完全無關。

「可是……老師說要我們跟著導遊……」邱天宇看了看前方的導遊,又看了看周語嚴,一臉難以抉擇的表情說到。

「放心吧!老師不會點名的,而且導遊的講解一定很無聊,你相信我一次吧!」周語嚴展露自信的笑容,露出潔白的牙齒說到。

「嗯……好吧!」邱天宇心中想要窺探奇景的心終究壓過了要遵守紀律的理智,點了點頭說到。

「郁蘭同學,那妳呢?」周語嚴轉頭看向陳郁蘭。

「如果景點真的令人驚訝的話,我就跟著去。」陳郁蘭微微一笑說到,風情萬種的笑容讓邱天宇差點又陷入了迷戀的魔咒之中。

「有我打包票,一定包君滿意的。」周語嚴興奮地拉著邱天宇和陳郁蘭的手,在大家都沒發現的情況下,悄悄地往一旁的小路鑽去。

然而,他們卻沒有發現到一件古怪的事情,那就是不知何時,在他們身後竟然跟著數道黑色的影子,詭譎的身影令人完全摸不清其為何物,而影子所帶的殺氣更是直指邱天宇等人。

「創世,殺。滅世,興。創世,殺。滅世,興。」黑影口中不斷地喃喃自語,望著邱天宇的眼神兇惡的像要滴出血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而在不遠之處的山崖上,一個多次出現在邱天宇身旁的黑衣人早已默默地站在那兒等候邱天宇他們多時了。

「就讓這場屬於滅世和創世的遊戲開始吧!孤魔皇可是很期待可以會一會這一次滅世權掌所派出的人啊……」只見黑衣人露出自信的微笑看著邱天宇等人和身後的黑影。

「遊戲,開始!」黑衣人瞬間消失在山崖之上,空蕩蕩的山崖只餘強烈的山風狂嘯,為接下來的一切揭開序幕。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