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發紅包嚕~
HOT 閃亮星─東波書籤功能開放使用啦耽美稿件大募集

1 不撕不相識

      #我與妳之間,隔著跨不過的界線。

***

      「今天課就上到這邊……」

      「起立!敬禮!」、「謝謝老師!」我伸了懶腰,頭有點暈,剛剛上的課簡直有聽沒有懂……

      「蕙珠!陪我去一下福利社。」是美玉。「我沒吃早餐!」

      數學課結束得比較晚,美玉這個時間才要來擠,貨架上的東西幾乎已經被掃光。

      不過她運氣不錯,搶到最後一盒涼麵。

      混入麻醬跟醬油,還等不到回教室她就開始吃了,不過許多人都跟她一樣,尤其是男生。

      頭一轉,布告欄那張粉紅色宣導文,莫名吸引我的注意。

      「都快餓扁了……妳在看什麼?」

      我彈了一下公告。「這是老師上課一開始講到的事情吧?」

      她嚼著麵條,視線定在紙張上面兩秒後點頭,「對耶!是那個被綁架的女生的公告……好恐怖哦!我們這附近居然有這種人……嘖!當女生就是衰!她這三天一定過得很慘……」

      我們學校的人在放學途中被綁架了。

      就發生在上個星期的考試期間。

      三年級,女生。

      失蹤期間家長就曾經到學校來尋人,但是沒有下文。

      可是上星期六,也就是失蹤後三天,女生突然出現在家門附近的雜貨店。

      雖然被害者回家了,這起綁架案件——感覺是校方認定的——還持續被調查中。

      數學老師在課堂上宣導安全回家的重要,不外乎結伴同行、不輕易相信陌生人、要向家人告知去向之類的……以前校規還一度禁止學生帶手機來學校,只怕上課不專心。現在反而變成重要的求救工具,建議大家一定要帶、要開機。

      「老師沒說她怎麼樣了……」

      「一定不會講吧?搞不好被那個!」美玉吃好快,她丟掉盒子跟竹筷,連同抹過嘴巴的餐巾紙。「姓韓……欸!這個女生,該不會是之前我們一年級田徑社遇到的學姊吧?就她姓韓啊!又高跑得又快。」

      我翻白眼,「妳現在才想起來?」

      「啊……我腦筋哪有妳動得快?原來是她被綁哦……」

      另外一個角落也張貼相同的公告,而且正巧也有人在看。

      那女生戴著一副圓形的大眼鏡,圓圓而一絲不苟的學生頭在全校一千多個女生當中特別顯眼……簡直就像抹髮雕。

      她是三年級的!成績很突出,我記得她叫……

      我往她踏近,才一小步,背後冷不防被頂了一下!「吼!是誰……你幹嘛啦?」

      「連蕙珠、張美玉,妳們兩個在這邊痴痴地看著公告要幹嘛?」撞我的是同班同學,手長腳長又笑嘻嘻的,「吃完早餐回教室了啦!張美玉!妳吃完涼麵都不會擦嘴巴的哦?」

      美玉去抹嘴角,手指上乾乾淨淨的,才知道被耍了!「哈哈!笨蛋笨蛋,連有沒有擦都不知道?」

      「何家豪!你找死啊!」美玉追著他跑,上課鐘掩蓋了她的怒吼,我再望向布告欄的另一側,她已經不在那裡了——就連公告也不見了!

      公告……被她撕走了嗎?我摸著只剩訂書針的兩片紙角,她拿走這個做什麼……

      「同學!上課了還不回教室……」是教官的聲音!她就站在我身後,「公告呢?妳撕掉公告做什麼!哪一班的?學號幾號!」

      哇哩咧!糟糕!「不是我……不是我啦!」我拔腿就跑!

      「作賊心虛!公佈欄的公告怎麼可以隨便撕!給我站住!」

      衰……衰斃了。

      最後還是被教官登記學號,被要求午休去教官室報到;我要美玉幫我作證,而且重點是那張公告根本不在我身上,解釋老半天,教官才終於放過我。

      我這輩子還沒因為髮禁之外的問題而被帶進教官室,沒想到被逼得要請同學作證才能以示清白!

      「蕙珠妳不要這麼難過啦!至少沒被記警告啊?」

      走在同學之間,美玉搭著我,我抬頭,才發現另外幾個同學盯著我笑。

      「吼!妳又不是不知道女教很兇?我還被搜身耶……」還好我平常循規蹈矩,沒帶什麼違禁品,否則罪加一等!

      「噗!連蕙珠妳真的……搜身算什麼?大驚小怪!」

      「哎,妳又不是不知道人家是乖乖牌?考試成績都班上前三名的,對進出教官室看得比較嚴重啊?」

      雖然她們大概也沒別的意思……我卻有種被嘲笑的感覺,不太舒服。

      到校門口,幾個同學紛紛去等公車,「啊!我媽來接我了,蕙珠,明天見哦!」

      我對美玉揮揮手,「明天見!」有家長接送的,最幸福了,不用特地擠時間不穩定的公車,也不必受風吹日曬。

      或許是因為事情剛鬧大,教官跟老師都在校門口或等公車的地方頻頻宣導。

      「記得結伴同行哦!」女教拿著大聲公不斷叮嚀,哎,噪音汙染啊。

      美玉坐家人的車回家,我還能找誰呀我?抓緊背帶,何家豪的聲音冷不防在背後再度響起——

      「妳怎麼啦?連蕙珠……嗯?被張美玉遺棄哦?」

      我白他一眼,「她坐她媽的車啦!」

      他皮皮一笑,「就算人家有專車接送妳也不用罵髒話吧!」

      「我哪有罵……你真的很機車耶!」我往站牌靠,但他死纏爛打的貼上來,「你幹嘛一直跟著我?」

      「欸!妳家跟我家滿近的,不如我們一起回家吧?」

      我撇嘴,「只是在同一站,為什麼你要跟我一起回家?」選三類的女生本來就少,我平常都跟美玉在一起,跟他不過只是點頭之交。

      「妳沒聽到教官跟老師都在講要結伴同行?綁架學姊的歹徒還沒找到,萬一我被綁走了怎麼辦啊?兩個人在一起,至少妳可以保護我啊!」

      「誰綁你誰倒楣!再怎麼看都是我比較危險吧?」

      他挺胸,曲起右臂。「那我可以回過頭保護妳呀!」

      「誰要你保護……」真的很煩!我抱著書包,眼角不經意瞄到一個學生頭。

      那個整齊到不行的頭髮、高挑的背影、白色制服加上黑色百褶裙跟長襪……莫名讓我想到火柴棒。

      火柴棒學姊。

      就是她……就是她把公告撕掉!害我被誤會!

      「……妳這麼小隻!隨便颱風吹一下就飛走了,當然要好好的照顧一下啊……」

      「你說誰被一下就吹走!你這瘦皮猴!走開啦!」我抱著書包頂開他,往學姊的方向跑過去。

      我注意到了,她一個人。

      「等等!連蕙珠,妳要去哪啊?不等車嗎?」何家豪的叫喊被我甩在後頭。

      我緊盯著那個火柴棒學姊的背影,在她消失在圍牆轉角處之前開口喊她——「學姊!」

      她聽見了,停下腳步,回過頭,手上拎著一張粉紅色的紙。錯不了一定是公告!

      就是她害我被搜身、被誤會、被請到教官室的!

      「找我有什麼事嗎?」她微笑,以優雅從容的態度回應我的怒氣沖沖。

      我也跟著止步,不知為何,我的心跳撲通撲通跳個不停——當下的我把這誤解為憤怒。

      直到日後才發現……這是心動的反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