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拜託告訴我我在作夢

「嗚嗚…小姐…嗚嗚…您怎麼會想不開呀…」

「吵…」

誰?誰…在說話?我……?

身子好沉,回復意識後,沒來由的感到全身無力,呼吸也不太順暢…。

「咳…咳…」劇烈的咳嗽,吐了什麼液體出去,胃裡的酸液也連帶吐了許多,嗚…有夠難受的,我記得我是在……。

張開眼,愣了一下,眼前有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愣著看著我。

眨眨眼,「啊~」我拉著被子往後退。

這兩個女孩的穿著怎麼這麼奇怪?好像歷史劇裡的丫環裝扮……。

「小姐?」還沒等我想清楚發生什麼是,眼前藍色衣服的女孩,面無表情,只是眼底閃過一絲不安,隨即眼底毫無波瀾,看著我。

「小姐,還好您醒了…嗚嗚…如夢還以為小姐再也醒不來了呢…嗚…」粉色衣服的女孩不管眼前一片汙穢,撲向我,這一撲非同小可,碰~的一聲,我失去意識。

再次張開眼,是驚醒的,流了冷汗,好不舒服。

視線晦暗,晚上了?

本想起身,卻發現床邊有人,瞇起眼打量,才發現是稍早看過的那兩個女孩。

粉色衣服的女孩坐趴在床緣,仔細瞧還可以發現這丫頭睡著了卻還在流淚,下意識的皺眉,心底有些沉重,許是因為直覺她是為了我在擔心,所以才不忍的吧!

藍色衣服的女孩則環著粉色衣服的女孩,一起披著一件薄衣,皺著眉頭睡覺。

緩緩的深呼吸吐氣,視線越過她們透過床紗,往外看過去,咦?隱隱約約地看見外面還坐著一人…是誰呢?身形看起來似乎是位男子,但是那身裝扮好像也不太對勁,到底是哪裡不太一樣呢……?

這時,我驚訝的張大嘴巴,上上下下的瞧遍房間,這…這……這不會是……古代!?我怎麼會跑到這裡?難道…我……穿越了!!?怎麼可能!

驚訝過度的我,「啊~」的叫了一聲,倏然坐起。

瞬間,房間燈火通明,兩個女孩睡眼惺忪地看著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瞧見她們不知為何飄到旁邊,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我眼簾,一陣清香,我被來者擁入懷…這個懷抱很溫暖,抱著我的人有些激動,抱著我的手不由得圈緊,我差點斷了氣,不由得推了推他,在他鬆手後,我上氣不接下氣的呼吸。

半晌,我抬起頭,對上白衣的臉,那是一張怎麼妖孽的長相,天地皆因其而黯然失色,他是我見過最好看的男人,比女人還妖冶,他的眼睛細細長長的,黑白分明,眼底清澈卻十分勾魂,一瞬間我跌入他眼底的池潭。

「初雪?」男子似笑非笑,溫柔地看著我,完美的唇瓣揚起一個好看的弧度。

「你…是誰?」沒注意到他對我的稱呼,傻愣愣的,我問。

問完,我又一愣,這個聲音跟我原本的聲音一點都不像,是如此的婉約動人…。

這一問,那個男子不屑的看了我一眼,隨即擔憂萬分地望向我,很不幸的,我剛好捕捉到那輕視的瞬間,我對這個人的好感度瞬間歸零。

雖然他長的沉魚落雁,對我的態度也是十分要緊,但是那一瞬間,便暴露了他真實的想法,他很不屑我,可是不得不演戲,這一定有著很大的陰謀。

「小姐!」粉色衣服的女孩再次撲向我,只是這次被藍衣女孩拉住。

「大夫!沈大夫!」藍衣女孩不耐煩的往外喊,一手抓住死命想撲倒我的粉衣。

「你們所說的小姐,是我嗎?你們是誰?」嘆了一口氣,我問。

「嗚嗚…我是如夢呀…小姐…你怎麼能忘記我…嗚…」粉衣女孩淒涼的看著我,好像一隻被拋棄的小貓,委屈萬分,好不令人憐惜。

「小姐,你……」藍衣女孩吃驚地看著我。

「左小姐醒了,快讓老夫看看!」一個年邁的老先生急急忙忙地衝過來,那個步伐十分迅速,讓人措手不及,一點也不符合他的年紀的速度。

「等等。」老先生突然腳步一頓,轉了一圈背向我,眼前飄過一塊布,罩在我身上,原來是白衣男子把他的外掛披在我身上,他細心的替我穿好,此時我才發現原本的我只穿了薄博的紗衣,頓時臉紅,他的手明顯一頓,隨即幫我理好衣物。

「可以了,進來。」冷冷的,男子往旁一站,拉開床紗。

「左小姐,請把您的手借老夫一下。」老先生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毫不猶豫的,我伸出右手,隨即被他握住,之後不可置信的,老先生拉著我的手摸了起來,還一邊念著美人的皮膚就是好呀的碎語,我的身子不自在的僵掉。

啪~一陣風呼嘯而過,老先生消失在眼前,轉頭才發現老先生跌撞在一旁的櫃子邊,摀著頭哀號著。

再轉回頭,發現白衣男子不知從哪邊拿出水盆,黑著臉站在我面前。

「冷大人,讓如夢來吧!」粉衣女孩搶過白衣男子的水盆,仔細地替我淨手。

「沈大夫,你再不正經,就別怪如幻不懂的敬老尊賢了!」藍衣女孩不知怎麼有的力氣,拎起老先生的衣領,惡狠狠地警告。

隨後,老先生隔著布替我診脈,良久不語,隨即大笑。

「左小姐無大礙,就是身子虛了些,要好好調養。」老先生說完準備離開。

「她失憶了。」白衣男子撇了我一眼。

失憶?對他們來說是如此吧!殊不知…這是穿越呀!在內心尖叫吶喊崩潰中!

「嗯?」老先生走回來,一臉奇怪地打量我,隨即伸手…。

一瞬間,藍衣女孩握住老先生的手腕,滿臉殺意,沒錯,那是殺意。

「小姐,您真的記不得如夢了嗎?」粉衣女孩激動地搖晃我的身子,這個身子比我原本的瘦弱,她這一晃,天昏地暗的,我失去知覺,陷入一片黑暗。

呼呼~轟~好吵!再次張開眼,瞠目結舌的,我又穿越了?

發現自己身穿白衣華服,躺在一個類似祭壇的上面,你問我為什麼我知道我躺在祭壇上面?那是因為,我下面黑壓壓的跪著一片人,唯一站著的是一個穿著黃色道袍跳上跳下貌似道士的中年男子,一手破木劍一手紙符胡亂揮舞。

翻了翻白眼,直到瞧見自稱如夢的粉衣女孩跪在第一排哭哭啼啼的,恍然大悟,原來我還是在穿越來的那個時空呀!

「小姐醒了!」粉衣女孩對上我的眼眸,跳了起來,又要往我這邊撲。

無奈的,我坐起來,心想他們這是以為我死了在幫我辦法會,還是在進行某種儀式?黑壓壓的人群突然躁動起來,他們的表情皆是不耐煩…嗯,不耐煩?

……該不會是某種獻祭吧!不行,我得想辦法逃跑才行!

「天呀~那邊有飛碟!」我驚慌地指著人群身後的天空大喊。

沒想到沒有人回頭,眾人只是一臉茫然地看著我。

頓時我了然,這是古代,沒有人知道飛碟是什麼……。

「啊~那邊…有個……穿紅衣服的飄在樹上!」我臉色蒼白地指著樹林顫抖的說。

這時果然,嘩的一片,尖叫聲連連,那個穿黃色道袍的第一個跑得不見人影,敢請是個假道士?見道士逃跑,場面頓時陷入恐慌,眾人跑的跑,亂的亂,縱然有人安撫要其他人,依舊難以控制秩序。

此時不走待何時,噗哧一笑,轉身準備往另一邊逃逸。

入眼的是一片白,聞到一陣清香,心底一聲警示,抬起頭對上的果然是他!

「想去哪?」是昨天的那個男子,此時的他整個人比冰塊還冰,那個表情彷彿你跟他有著不共戴天之仇一般,恐怖的很。

「雪兒~我的雪兒呀~」一個長得很漂亮的男人晃到我眼前,激動的握住我的手,低頭看看我跟他交纏的雙手,再次抬頭,男人雙眼釋放著光彩,專情的看著我,ㄜ……專情…?他是我的誰?

「這位…大哥?」試圖抽出我的手,抽不出來,對著神采奕奕的男子,小心翼翼的,我開口詢問。

「你……還是想不起來?」男子似乎遭受到嚴重的打擊,眼神黯淡。

「左大人,這是急不得,我相信雪兒一定會恢復記憶的!」方才面攤的白衣男子,此時熱切地望著我,蹲下來摟著我的肩,深情款款地說。

ㄜ……這表情也轉換的太快速了一點!

真是一隻滿肚子,不知裝什麼壞水的狐狸。

嗯,他稱呼他左大人,昨天那個不入流大夫叫我左小姐,莫非…眼前這位是我親哥哥?

「哥哥?」看著眼前的漂亮男子,我試探的說。

「你說什麼?」漂亮男子一臉吃驚地望著我。

「哥哥。」看來猜對了,我微笑,再次稱呼他,有這麼個美人哥哥真是令人賞心悅目呀~而且看起來我跟他的關係很好,美人在側,這麼個穿越我也認了。

「天呀~我左玄之究竟做錯了什麼事呀!」面前的漂亮男子放開我的手,晴天霹靂的後退幾步,跌坐在地,而我則一臉疑惑,於是看向一旁變臉迅速的白衣男子。

「雪兒,他是你爹。」白衣男子溫柔地看著我,眼底閃過一瞬精光。

還來不及設想白狐狸眼底的思緒,我頓時傻了!

爹…那不是父親的意思嗎?這個漂亮的年輕男子是我爹?

有沒有搞錯呀!他是幾歲生我的呀?怎麼那麼年輕!

回書本頁下一章